霸州市胜芳镇金典轧钢制管厂与唐贵宣确认劳动关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案例简介

2015年3月,经某轧钢制管厂职工唐某平介绍,唐某宣到个体企业某轧钢制管厂工作,从事裁剪带钢工作,该厂实行计件工资,按照裁剪带钢的重量计算工资。2015年4月8日9时许,唐某宣在从事裁剪带钢工作中左手受伤。唐某宣受伤后,某轧钢制管厂将其送往霸州市第二医院住院治疗,治疗费用由企业支付。

某轧钢制管厂认为,唐某宣系给本厂工作的一名工人帮工时受伤,并不是到本厂工作,对于此情形企业并不知情,所以双方之间并没有形成劳动关系。唐某宣向当地劳动人事仲裁委提出申请,要求确认其与该厂存在劳动关系。

唐某宣提供了医院诊断证明、住院病历、该厂员工唐某平、陈某某的书面证言、唐某平的出庭证言等证据予以证实。霸州市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委员会的裁决书认为:唐某宣从事某轧钢制管厂经营业务内的工作,受某轧钢制管厂的管理控制,并由某轧钢制管厂支付劳动报酬,双方之间存在劳动关系。

某轧钢制管厂不服,诉至一审霸州市人民法院。一审法院认为,某轧钢制管厂为合法的用工单位,具备劳动用工主体资格,唐某宣为合法的劳动者。唐某宣受某轧钢制管厂的劳动管理,从事某轧钢制管厂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某轧钢制管厂制定的各项劳动规章制度适用于唐某宣,唐某宣提供的劳动是其业务的组成部分,应当依法认定某轧钢制管厂、唐某宣劳动关系成立,对唐某宣主张双方存在劳动关系的请求,应予以支持。一审判决:原告某轧钢制管厂与被告唐某宣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

某轧钢制管厂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二审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号
(2016)冀10民终2945号
判决时间
2016年9月19日
判决原文

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冀10民终294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霸州市胜芳镇金典轧钢制管厂,住所地:河北省霸州市胜芳镇武平东路北侧。

负责人白翠,该厂厂长。

委托代理人袁宗宝,河北三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唐贵宣。

委托代理人杨杰,河北圣鼎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霸州市胜芳镇金典轧钢制管厂因与被上诉人唐贵宣确认劳动关系纠纷一案,不服河北省霸州市人民法院(2015)霸民初字第498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7月6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霸州市××芳镇金典轧钢制管厂对一审判决不服,向本院上诉称,请求依法撤销原审判决,发回重审或依法改判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其上诉理由是:1、被上诉人系给上诉人处工作的一名工人帮工时受伤,并不是到上诉人处工作,对于此情形上诉人并不知情,所以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并没有形成劳动关系;2、被上诉人提供的证人系利害关系人,其证言不具备真实、合法、关联性,不应予以认定。

被上诉人唐贵宣答辩称,被上诉人是经老乡介绍到上诉人处从事裁剪工作,被上诉人在一审期间已经提交了证据予以证明,上诉人对其上诉主张的事实和理由并未提交任何证据予以证明,上诉人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证据确实充分,程序合法,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审判决。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5年10月27日,霸州市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委员会作出霸劳人调仲案字(2015)第536号仲裁裁决书,裁决:唐贵宣与霸州市××芳镇金典轧钢制管厂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霸州市××芳镇金典轧钢制管厂不服仲裁,向本院提起诉讼。诉讼中,霸州市××芳镇金典轧钢制管厂主张,其制管厂不知道有唐贵宣这名员工,唐贵宣给其制管厂工作的员工帮工时受伤,所以双方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霸州市××芳镇金典轧钢制管厂对其主张未能提供相关证据。唐贵宣主张,2015年3月,唐贵宣经唐贵平介绍到霸州市××芳镇金典轧钢制管厂工作,从事裁剪带钢工作,计件工资,按照裁剪带钢的重量计算工资;2015年4月8日9时许,被告在从事裁剪带钢工作中左手受伤;唐贵宣受伤后,霸州市××芳镇金典轧钢制管厂将其送往霸州市第二医院住院治疗,治疗费用均由霸州市××芳镇金典轧钢制管厂支付;唐贵宣从事霸州市××芳镇金典轧钢制管厂经营业务内的工作,受霸州市××芳镇金典轧钢制管厂的管理控制,并由霸州市××芳镇金典轧钢制管厂支付劳动报酬,所以双方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唐贵宣对其主张提供了霸州市第二医院的诊断证明、住院病历、霸州市××芳镇金典轧钢制管厂的员工唐贵平、陈永贵的书面证言、唐贵平的出庭证言等证据予以证实。唐贵宣对霸州市××芳镇金典轧钢制管厂提供的证据均不予认可。上述事实有霸州市××芳镇金典轧钢制管厂提供的霸州市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委员会作出的仲裁裁决书、唐贵宣提供的霸州市第二医院的诊断证明、住院病历、霸州市××芳镇金典轧钢制管厂的职工唐贵平、陈永贵的书面证言、唐贵平的出庭证言及庭审笔录在卷佐证。

一审法院认为,霸州市××芳镇金典轧钢制管厂为合法的用工单位,具备劳动用工主体资格,唐贵宣为合法的劳动者。《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七条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即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用人单位应当建立职工名册备查。”唐贵宣提供的霸州市第二医院的诊断证明、住院病历、霸州市××芳镇金典轧钢制管厂的职工唐贵平、陈永贵的书面证言、唐贵平的出庭证言等能够形成证据链,证实霸州市××芳镇金典轧钢制管厂、唐贵宣之间存在劳动关系,霸州市××芳镇金典轧钢制管厂虽然否认双方存在劳动关系,但没有提出足以反驳的相反证据,本院依法确认唐贵宣提供的证据具有证明力,可以认定唐贵宣到霸州市胜芳镇金典轧钢制管厂处从事裁剪带钢工作,并在工作中左手受伤。唐贵宣受霸州市××芳镇金典轧钢制管厂的劳动管理,从事霸州市××芳镇金典轧钢制管厂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霸州市××芳镇金典轧钢制管厂制定的各项劳动规章制度适用于唐贵宣,唐贵宣提供的劳动是原告业务的组成部分,应当依法认定霸州市××芳镇金典轧钢制管厂、唐贵宣劳动关系成立,对唐贵宣主张确认霸州市××芳镇金典轧钢制管厂、唐贵宣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的请求,应予以支持。霸州市××芳镇金典轧钢制管厂主张的与唐贵宣不存在劳动关系,缺乏依据,应不予采信。原审判决:原告霸州市××芳镇金典轧钢制管厂与被告唐贵宣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案件受理费10元,由原告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查明,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上诉人唐贵宣于一审期间提供的证据依法具有证明力,能够证明被上诉人唐贵宣到上诉人霸州市××芳镇金典轧钢制管厂工作,接受上诉人的管理,并从事上诉人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依据法律规定,上诉人霸州市××芳镇金典轧钢制管厂与被上诉人唐贵宣之间存在劳动关系,一审法院判决与法有据,并无不当。上诉人霸州市××芳镇金典轧钢制管厂上诉主张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唐贵宣之间并不存在劳动关系,对该项上诉主张上诉人并未提交有效的证据予以证实,其上诉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上诉人霸州市××芳镇金典轧钢制管厂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霸州市胜芳镇金典轧钢制管厂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张欣

代理审判员 李成佳

代理审判员 杨莉

二0一六年九月十九日

书记员 于盟佳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