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瞒入职前被列为失信执行人,可否以此解除劳动关系?

案例简介

刘某于2015年4月26日调入甲公司从事驾驶员工作。《员工手册》规定严重违纪行为包括“通过提供虚假学历、年龄、重要经历或隐瞒与工作相关的重要信息等手段进入公司的,或提供虚假的与劳动合同直接相关的基本情况”。2016年8月10日,甲公司出具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言明刘某存在隐瞒入职前即存在交通事故事实且法院强制执行未履行等情形,故决定与其解除劳动关系。另外,某县人民法院曾判决刘某赔偿他人因交通事故产生的损失44683.47元。刘某因未履行生效判决所确定的义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一审法院认为:
关于用人单位以劳动者在入职前系失信被执行人为由进行处罚甚或解除劳动关系,是否合法的问题。就劳动合同法而言,用人单位在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时具有知情权,有权了解劳动者与劳动合同直接相关的基本情况,劳动者应如实告知,但是用人单位的这一知情权具有一定界限,限于“与劳动合同直接相关的基本情况”。首先,刘某的驾驶资格未被执法部门吊销,故刘某的失信被执行人身份与刘某是否可以继续在司机岗位正常履职之间不存在直接或者必然的关联;其次,政府对于失信被执行人的任职资格限制仅限于相关单位的高级管理人员以及负责人,并未就一般行业的普通岗位做出限制;再者,失信被执行人在现行惩戒机制下,出行受限,但刘某作为一名司机,本身并不需要搭载其他交通工具进行相应履职,并不影响其工作任务的开展。综上,一审法院认定刘某的失信被执行人身份和其与甲公司的劳动合同之间并不直接相关,刘某并无义务主动说明。因此,甲公司系违法解除。

二审法院认为:
虽刘某在入职前发生过交通事故并因此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但刘某的驾驶证未被执法部门吊销,其驾驶资格依然存在,刘某依然可凭其驾驶技能从事相关工作。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主要是限制其进行高消费、不合理消费及飞机出行等,并不影响刘某作为一名司机开展工作任务。故一审法院认定刘某的失信被执行人身份和其与甲公司的劳动合同之间并不直接相关,刘某并无主动说明的义务,本院亦予以确认。

案号
(2017)苏05民终5204号
判决时间
2017年6月26日
判决原文

品骏控股有限公司与刘正文劳动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苏05民终520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品骏控股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荔湾区芳村大道中314号自编之三。

法定代表人:沈亚,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科,该公司员工。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刘正文,男,1971年9月10日出生,汉族,住江苏省盱眙县。

上诉人品骏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品骏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刘正文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昆山市人民法院(2016)苏0583民初1729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5月3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品骏公司上诉请求: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上诉人无需支付被上诉人赔偿金25685.43元。事实与理由: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应当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刘正文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品骏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请求法院判令1.品骏公司无须支付刘正文赔偿金25685.43元;2.本案诉讼费由刘正文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刘正文于2015年4月8日进入唯品会(昆山)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从事驾驶员工作,2015年4月26日调入品骏公司从事驾驶员工作,品骏公司与刘正文之间签订有劳动合同,合同期限自2015年4月26日至2018年6月30日止,合同中关于工作地点一项约定为“乙方知道甲方的企业性质和经营模式,在不降低劳动报酬和劳动保护条件下,乙方同意甲方根据实际经营需要调动工作地点”,且合同第十六条第(二)项注明刘正文已阅读并签收《员工手册》。《员工手册》第9.4.10条规定“员工存在以下行为(包括但不限于)之一的,属于严重违纪行为,公司有权依法立即解除劳动合同,并不支付任何经济补偿金……2)同年度受到包括严重书面警告、减薪、降级在内的惩戒两次(含)以上的……12)拒绝公司的正常工作安排的,私自脱离工作岗位,消极怠工或严重失职者;13)公司内散布谣言、混淆视听、搬弄是非等影响团结、严重扰乱正常秩序的……25)通过提供虚假学历、年龄、重要经历或隐瞒与工作相关的重要信息等手段进入公司的,或提供虚假的与劳动合同直接相关的基本情况……”。2016年4月5日,品骏公司对刘正文进行处罚并出具《惩罚申请单》,申请单中载明刘正文犯有高速上出交通事故、做事情不知反馈、工作方式和工作态度有问题等过失,品骏公司据此对刘正文予以大过处罚,刘正文在该申请单中签字确认。2016年8月8日,品骏公司再次出具《处罚单》,其中载明“司机刘正文经查在2014年8月份有交通事故法院强制执行未履行,在2016年3月30日又出现交通事故,且其在工作中对退至装卸交接工作有抱怨,故调动其岗位……刘正文对此不服从安排,并在会上出言顶撞,故对其做大过处分”,刘正文未在此份处罚单上签字,且未前往所调岗位进行工作。2016年8月10日,品骏公司出具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言明刘正文存在隐瞒入职前即存在交通事故事实、入职后再次出现交通事故以及违反员工手册第9.4.10条(2)、(12)、(13)、(25)项的情形,故决定与其解除劳动关系。2015年8月至2016年7月,刘正文平均工资数额为8561.81元/月,品骏公司发放刘正文2016年8月份工资3121.01元,并已退还刘正文所交押金20000元。

另外,盱眙县人民法院曾作出(2011)盱桂民初字第0132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刘正文赔偿他人因交通事故产生的损失44683.47元,该案后进入执行程序。刘正文因未履行生效判决所确定的义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此外,依据品骏公司、刘正文提交的短信、微信聊天记录以及通话录音,刘正文曾于2016年8月4日在微信工作群中反映工作强度太大的问题,并与时任部门经理陈宁在微信工作群内、短信上就工作中的问题有过交流,此后品骏公司决定将刘正文调至其他岗位,负责车辆运配交接。

以上事实,由劳动合同、惩罚申请单、处罚单、短信及微信聊天记录、仲裁裁决书及当事人陈述、一审庭审笔录等予以证实。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在于品骏公司解除与刘正文之间劳动关系的行为是否系违法解除。品骏公司据以解除的《员工手册》经品骏公司、刘正文双方在劳动合同中的约定,已由刘正文阅读并签收,《员工手册》中的内容也无违反法律、法规等强制性规定的情形,故《员工手册》应为有效,因此本案实质上应审查刘正文是否如品骏公司所述,存在《员工手册》第9.4.10条第2、12、13、25项所规定的严重违反劳动纪律的情形。品骏公司曾先后对刘正文出具两份惩罚单,关于2016年4月5日的惩罚单,刘正文本人已签字认可,一审法院予以确认;关于2016年8月8日的处罚单,品骏公司作出处罚的理由为:1.刘正文入职前存在未履行生效判决且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的情形;2.在2016年3月30日出现交通事故;3.对装卸交接工作存在抱怨,经调岗后,不服从调岗安排并顶撞部门领导。关于理由2,品骏公司在2016年4月5日的处罚单中已经提及交通事故一事,在该次处罚中再次涉及系一事二罚,故该点理由不能成立;关于理由3,根据微信、短信记录记载,2016年8月4日,刘正文曾在工作群中就工作强度太大一事进行反映,而其与管理人员陈宁在此后的沟通过程中产生摩擦,并公之于微信工作群,2016年8月8日,品骏公司作出调岗决定。一审法院结合时间上的紧密程度、事情发生经过,认定调岗事件的起因是刘正文公开就工作强度表达了自己的意见,引起管理人员不满。一审法院认为,虽然刘正文的工作岗位即为运输司机,需要负责长时间驾驶车辆以及车辆装卸的工作任务,具备一定的工作强度,但品骏公司作为用人单位并不能以岗位需求为由就将员工反映工作强度过大的行为认定为“存在抱怨”,从劳动法角度而言,用人单位负有保障劳动者休息权利的法律义务,从道路交通安全法角度而言,驾驶人也负有禁止疲劳驾驶的法律义务,因此,在刘正文已就工作强度问题提出个人意见以后,品骏公司首先应对其安排给刘正文的工作计划和任务进行自查,在重新安排后刘正文仍然不能胜任的,可对其予以调岗,但在本案中,品骏公司未做上述工作即对刘正文进行调岗的行为缺乏合理性,也有违法律规定,故其不能以刘正文不服从调岗为由进行处罚。

最后,关于处罚理由1,即用人单位以劳动者在入职前系失信被执行人为由进行处罚甚或解除劳动关系,是否合法的问题,系本案认定之难点。一审法院认为,虽然从维护社会整体信用体系和国家司法权威来看,建立失信被执行人“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的联合惩戒机制十分必要,但惩戒机制的运行仍然应当严格限制在法律框架内,不可将失信“老赖”与合法解除或者劳动合同无效之间划简单的等号,就劳动合同法而言,用人单位在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时具有知情权,有权了解劳动者与劳动合同直接相关的基本情况,劳动者应如实告知,但是用人单位的这一知情权具有一定界限,限于“与劳动合同直接相关的基本情况”,那么本案中,刘正文的失信被执行人身份是否和劳动合同直接相关?首先,虽然刘正文招致失信的案件为交通事故案件,但对于一个以驾驶为职业技能的人来说,频繁得驾驶本身就不可避免得带来了相对较高的交通事故风险,刘正文因此出现交通事故份属正常,在此之后,刘正文的驾驶资格依然存在,未被执法部门吊销,其驾驶技能仍然可以得到施展,故刘正文的失信被执行人身份与刘正文是否可以继续在司机岗位正常履职之间不存在直接或者必然的关联;其次,刘正文的工作岗位仅为车队司机,并非品骏公司公司关键岗位的管理人员,其劳动关系的履行不以特殊的信任关系为前提,关于这点,从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所印发《关于加快推进失信被执行人信用监督、警示和惩戒机制建设的意见》的规定中即可看出,政府对于失信被执行人的任职资格限制仅限于相关单位的高级管理人员以及负责人,并未就一般行业的普通岗位做出限制;再者,失信被执行人在现行惩戒机制下,无法进行高消费或不合理的消费,出行受限,但刘正文作为一名司机,本身并不需要搭载其他交通工具进行相应履职,并不影响其工作任务的开展。综上,一审法院认定刘正文的失信被执行人身份和其与品骏公司的劳动合同之间并不直接相关,刘正文并无义务主动说明。另外,品骏公司、刘正文在劳动合同中约定如刘正文存在“欺骗、隐瞒行为致使公司利益受损者”,品骏公司可行使解除权,但本案刘正文未主动说明的行为未给品骏公司利益带来直接损失,故品骏公司亦不能以此为由解除劳动合同。因此,一审法院认定品骏公司在第二份处罚单中所载处罚理由均不成立,故品骏公司系违法解除,依法应当承担支付赔偿金的法律责任,结合刘正文的入职年限和解除平均工资数额,品骏公司应支付刘正文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25685.43元。关于刘正文主张的拖欠工资赔偿金,依据劳动合同法规定,应先由劳动行政部门责令支付,刘正文应先依该法定程序进行主张,一审法院不予理涉。关于车辆押金,品骏公司已经返还。关于车辆维修费用,不属于劳动争议受案范畴,一审法院不予理涉。关于社会保险费,不属于法院受理范畴,刘正文可另行向行政部门予以权利救济。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品骏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刘正文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25685.43元。如未按判决指定期限履行付款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收取计5元,由品骏公司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

本院查明事实与原审判决查明事实相一致。

本院认为:刘正文进入品骏公司工作,依法建立了劳动关系,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受到法律保护。劳动合同的解除是最关系劳动者切身利益的行为,用人单位单方解除与劳动者的劳动合同应秉承相当审慎的态度,以保障劳动者的合法权益不受损害。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品骏公司有无违法解除与刘正文的劳动合同。

本案中,品骏公司单方向刘正文出具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以刘正文存在隐瞒入职前即存在交通事故事实、入职后再次出现交通事故以及违反《员工手册》等情形与其解除劳动关系,品骏公司应就解除依据及解除行为的合理性、合法性进行举证。品骏公司的《员工手册》已约定在劳动合同中并由刘正文签收,故《员工手册》可以作为对刘正文的处理依据。根据品骏公司列明的解除事由,经审查,一是关于入职后出现的交通事故,品骏公司已经就此对刘正文出具过处罚单且涉及一事二罚,故该事由不能作为解除劳动合同的合理依据;二是针对品骏公司所称的刘正文违反《员工手册》第9.4.10条第12、13等规定的情况,刘正文于2016年8月4日在微信工作群中与时任领导反映工作强度太大的问题并产生摩擦,品骏公司随后于2016年8月8日即对刘正文作出调岗决定,一审法院依据时间紧密程度、事情发生经过,从而认定调岗系因刘正文公开就工作强度表达意见引起管理人员不满所致,该认定具有事实依据。因品骏公司对刘正文进行调岗之行为缺乏合理性,故其以刘正文不服从调岗为由进行处罚不能作为解除劳动合同的合理依据;三是关于刘正文存在隐瞒入职前发生过交通事故的情形,虽刘正文在入职前发生过交通事故并因此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但刘正文的驾驶证未被执法部门吊销,其驾驶资格依然存在,刘正文依然可凭其驾驶技能从事相关工作。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主要是限制其进行高消费、不合理消费及飞机出行等,并不影响刘正文作为一名司机开展工作任务。故一审法院认定刘正文的失信被执行人身份和其与品骏公司的劳动合同之间并不直接相关,刘正文并无主动说明的义务,该认定于法不悖,本院亦予以确认。此外,根据法律规定,用人单位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应当符合法定的条件和程序。用人单位单方解除劳动合同,应当事先将理由通知工会;用人单位尚未建立工会的,通知用人单位所在地工会。本案中,品骏公司在二审中陈述其尚未建立工会,但品骏公司也未提交证据证明其曾将解除事由通知公司所在地工会,故品骏公司的解除行为在程序上亦缺乏合理性。综上,一审法院认定品骏公司系违法解除与刘正文的劳动合同并无不当,一审法院据此判决品骏公司支付刘正文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于法有据,本院对此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品骏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元,由上诉人品骏控股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汪文

审判员  朱婉清

审判员  锁文举

二〇一七年六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  王蕾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