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市成长早餐管理服务部与金华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二审行政判决书

案例简介

骑车参加年会途中受伤,是否属于工伤?劳动者前往单位办公场所参加年会系服从单位安排的行为,在此途中发生非本人主要责任交通事故伤害的,应视同上下班途中。
金某系某早餐服务公司营业员。2014年1月22日下午,金某骑电动自行车到金华市田里路9号公司办公场所开年会,14时许,金某骑电动自行车与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金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直属四大队调查,于同日作出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金某无责任,楼某借道未让行、负事故全部责任。人社局认定,金某在上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属于工伤认定范围,予以认定工伤。

公司不服工伤认定,认为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属于经销合作关系,公司不对金某进行实质上的管理,公司据此提起诉讼。

法院认为,公司实质上对金某作出了约束及管理,双方存在劳动关系。金某前往单位开年会,是遵从公司安排的行为。金某前往公司单位开年会途中,应等同于上班途中。人社局按照上述事实及法律法规的规定,认定金某属于工伤,其行政行为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确实,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某早餐服务公司认为不应认定为工伤,无充分依据。
二审维持原判。

案号
(2016)浙07行终37号
判决时间
2016年4月28日
判决原文

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6)浙07行终3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金华市成长早餐管理服务部(个人独资企业),住所地金华市婺城区田里路9号。

负责人刘星,该服务部经理。

委托代理人林民强,该公司人事部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金华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金华市婺城区双龙南街801号机关大院主楼8楼。

法定代表人王丁路,局长。

委托代理人黄永贤,金华市劳动能力鉴定中心主任。

委托代理人傅红专,金华市劳动能力鉴定中心工作人员。

原审第三人金文娟。

上诉人金华市成长早餐管理服务部(以下简称成长早餐服务部)因与被上诉人金华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金华市人社局)及原审第三人金文娟工伤行政确认一案,不服婺城区人民法院(2015)金婺行初字第108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3月1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成长早餐服务部的负责人刘星及委托代理人林民强,被上诉人金华市人社局的出庭行政负责人徐金韩及委托代理人黄永贤、傅红专,原审第三人金文娟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成长早餐服务部系刘星投资开办的个人独资企业。第三人金文娟原系金华市成长早餐配送站营业员。2008年11月17日,金华市成长早餐配送站更名为成长早餐服务部。2013年1月5日,原告成长早餐服务部(甲方)与第三人金文娟(乙方)签订阳光营养早餐经销协议,约定:由乙方代办甲方在金华市区经销早餐业务;经销期自2013年1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经销点为金师附小东侧,经销时间为每天早晨5时至9时;经销提成计酬按乙方实勤计算,2个月后按级别保底,另加煤气费补贴每天2元(月销售额达5000元以上每月补贴80元),按销售额16%至18%提成,营业点位置服从原告安排;如遇特殊情况,乙方提出中断协议,需在半月前递呈书面申请,获准同意后才能中止,否则扣除1个月酬金。双方对其他事项也作了约定。期间,原告每月按上述协议支付给第三人报酬外,每月支付第三人保险金166.60元。2014年1月22日下午,第三人金文娟骑电动自行车到金华市田里路9号原告办公场所开年会,14时许,金文娟骑电动自行车在非机动车道由南往北途经金华八一北街世贸饭店门口路段时,被楼晓娟驾驶的沿八一北街由南往北行驶至此右转弯的浙G×××××小型客车碰撞,造成两车损坏、金文娟受伤的交通事故。金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直属四大队调查,于同日作出第201400859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简易程序),认定金文娟无责任,楼娟晓借道未让行、负事故全部责任。同年11月25日,第三人向被告申请工伤认定,并提交相关材料。同月27日,被告向第三人发出举证通知书。同年12月9日,原告提出书面异议,认为原告与第三人是合作经销关系,不存在第三人陈述的案发当天到原告处开年会的事实,并向被告提交经销协议1份。同月30日,被告受理原告的工伤认定申请。被告经调查审核后,于2015年2月28日作出金工伤字(2015)336号认定工伤决定,认为:金文娟在上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属于工伤认定范围,予以认定工伤。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职工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的,应认定为工伤。至于本案第三人能否适用该条规定而认定为工伤,一是第三人与原告是否存在劳动关系,二是第三人发生交通事故时是否在上班途中。原告称第三人曾系原告前身金华市成长早餐配送站营业员,但已中止劳动关系,案发时其与第三人属于经销合作关系。但根据现有证据,2013年1月5日,原告与第三人签订阳光营养早餐经销协议,从该协议约定内容看,第三人必须在原告指定的时间、地点、销售原告提供的食品,当天未售完食品、根据原告要求进行储存;第三人报酬按实勤计算,2个月以后按级别保底,按销售额16%-18%提成。同时,根据原告及第三人陈述,第三人每天的销售款上交至原告指定账户。由此可见,第三人销售早餐的过程,受原告管理和监督,收入亦根据出勤情况结合销售额确定。而且,原告每月固定支付第三人保险金166.80元。因此,原告与第三人所签订的虽名为经销协议,实际建立的是劳动关系。第三人前往原告单位开年会,是遵从原告安排的行为。第三人前往原告单位开年会途中,应等同于上班途中。被告按照上述事实及法律法规的规定,认定第三人属于工伤,其行政行为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确实,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原告认为其与第三人不存在劳动关系、不应认定为工伤,无充分依据。综上所述,原告诉讼请求无充分事实及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对被告抗辩及第三人陈述中合法有据部分,予以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规定,判决:驳回原告金华市成长早餐管理服务部的诉讼请求。本案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原告负担。

上诉人成长早餐服务部上诉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具体理由如下:一、本案的事实采信存在以下错误:(一)不存在劳动关系,而是经销合作关系:1.没有劳动合同,也不存在事实劳动关系只是经销合作关系,这是一种商业关系,即存在销售多少,得利润多少,是平等的。2.服务部与金文娟是合作经销关系,她从金华市婺城区华诺早餐配送站进货,货款也汇入华诺早餐配送站法人赵小平的账号中。她经销一天的早餐,才有一天的利润收入,如果不经销就没有任何利润收入。3.金文娟经销的地点是在中山路金师附小东侧,周六周日、暑假寒假等学校放假时,不经销早餐时,在服务部就没有利润收入。所有的关系都是建立在货物的经销前提之下,是真实的经销关系,没有哪种劳动关系是这样的。4.金文娟经销服务部的早餐实际所得比较少,她进货销售得到的利润才是大头,据她申请劳动仲裁时说每月收入1500元左右,实际按她最近一年所得的利润如下:2013年1月为670.4元,2月277.7元,3月721.1元,4月731.6元,5月668.3元,6月704.1元,7、8两月为零元,9月660.2元,10月581.5元,11月742.8元,12月678.7元,全年共计6436.4元,月平均为536.3元。由此,实际上她所说的在服务部得到的提成只有500多元,从外面进货得利则在1000元左右,所经销阳光早餐的产品只是很少的一部分,只是需要阳光早餐的一部车和一部分产品。而并非是劳动关系,更是一种交易。需要这样一部车才能摆摊,上诉人提供一部餐车,也能销售部分产品,仅是合作经销,互惠互利的原则。5.金文娟在2009年12月从点点公司转到成长早餐配送站的时候是成为配送站的营业员,自2012年底配送站变更业务范围(原制作配送早餐变更为餐饮管理)后,服务部再也不从事早餐制作配送了,所以,与原先的营业员也终止了劳动关系,改制成为经销合作关系。从以前的不允许私自进货到可以从外部进货,经销我服务部的只是部分产品。且经销不受约束,可经销可不经销自由进货。如果是劳动关系则绝对不会允许卖这些私自进货产品。经营更自由,获利更多。(二)一审法院在判决书中认定有误。1.“原告必须在第三人指定的时间、地点、销售第三人提供的食品”,成长早餐管理服务部作为原告,怎么可能在第三人指定的时间、地点、销售第三人提供的食品,这显然是认定有误,颠倒是非,错误之极。时间没有指定,当然早餐肯定会是在早上卖,而且她在下午放学的时候也完全自已进货卖,只是销售部份,她也在其它渠道采购。2.“第三人报酬按实勤计算”,这是经销协议当中断章取义,实为有保底酬金的前提下才有这项,而事实上,这份经销协议仅有销售额提成无保底酬金。更加证明只有销售才有酬金。实勤仅用来计算煤气补贴,这也仅是费用补助而不是酬金。3.“根据原告及第三人陈述,第三人每天的销售款上交至原告指定账户”哪个商家只送货不收款呢?华诺送货给第三人已不限定每天交款,货款已被第三人占用了还不用收款,哪个商人都会经营不下去的,只出货不收款这岂不是做公益了。4.“受原告管理和监督”,事实上不受管理和监督的,销售进货已经自行进货了,公司也没派人去检査,已成为事实,谈何监督。5.“收入亦根据出勤情况结合销售额确定”,收入除了销售166.8的支持政策外,全部为销售多少得多少利润,这完全是商业合作的模式。6.“原告每月固定支付第三人保险金166.80元”,这只是作为人情给予补贴,是销售政策。仅是为了能为上诉人销更多的货物。7.“第三人前往原告单位开年会,是遵从原告安排的行为”,没有任何可信证据是原告安排的行为,也没有开什么年会,且在录音证据中,原审第三人自已都弄不清楚是哪一天去开什么会。如要证实这点,应由证人作证。(三)一审法院对商业关系中的经销关系与劳动关系混淆不清,经销关系当中必然有经销期限、经销区域、货款回收的方式、销售支持政策、是独家经销或分销商,如是独家经销商,一般不能再经销同类产品,如是分销商,就可以多款产品同时销售。二、原审第三人前往上诉人单位开年会,是无根据的。原审第三人与服务部另两名经销商的录音光盘中,可以说明:1.原审第三人所说的保底工资只是说以前,是在2013年1月份签订经销协议之前,而之后是全部按17%作为酬金形式了。以前不可以到外面私自进货,改成公司进部份货,外面自由进货,公司不收租金已经不错了,正常情况是可以收费的。相当于公司只有部份产品,仅是她的一个供货商,外面进货才是利润的最大来源。包括录音光盘当中有体现,自已在外大量进货是事实。2.原审第三人自己说开会是22日还是24日,根本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在发生交通事故的那天。三、法律适用有误。《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事故的发生应当是在上下班的必经途中。而本案中,双方是经销合作关系,不存在上下班的事,不能证明当天是到公司开会。综上,被上诉人做出的金工伤字(2015)336号《认定工伤决定书》事实有误,法律适用错误,应予撤销。请求撤销原审判决,公正审判。

被上诉人金华市人社局答辩称:一、上诉人与原审第三人间签订的协议,名为经销协议,实际上是建立劳动关系的劳动合同,上述协议建立劳动关系的证明有证人证言以及原审第三人提供的销售打卡工资记录等。二、2014年1月22日原审第三人是到上诉人单位应上诉人的要求去开会的,开会应等同于上班,在去开会的途中发生交通事故,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14条第六项的规定。被上诉人基于以上二点对原审第三人作出工伤认定的决定,证据充分,事实清楚。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第三人金文娟陈述称:我是2014年1月22日到公司去开年会的路上被车撞的,其他同意被上诉人的答辩意见。

各方当事人在二审期间均未提交新的证据材料。

本院对原审法院审理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被上诉人金华市人社局作出的金工伤字(2015)336号工伤认定决定是否合法。根据在卷证据及审理查明的事实可知,原审第三人金文娟在销售早餐过程中受到上诉人成长早餐服务部相关制度的约束和监管,从事上诉人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原审第三人提供的劳动是上诉人方业务的组成部分,且上诉人为原审第三人每月固定缴纳保险金,被上诉人据此将上诉人与原审第三人之间认定为劳动关系并无不当。原审第三人前往上诉人办公场所参加年会系服从上诉人安排的行为,在此途中发生非本人主要责任交通事故伤害的,应视同上下班途中。综上,被上诉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的规定,作出涉案工伤认定有事实与法律依据。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金华市成长早餐管理服务部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冯少华

审判员 金莉

审判员 钟雪丹

二〇一六年四月二十八日

书记员 员朱丽敏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