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职申请书中原因注明“辞退”,是否认定为公司辞退员工?

案例简介

刘某与甲公司于2016年5月3日签订《劳动合同》,约定刘某的工作岗位是木韵木工部门机砂岗位。2016年6月22日,因工作之事双方发生争议,刘某填写《辞职申请书》,其中辞职原因填写为“辞退,拿工资走人。要求赔偿”,甲公司按照员工辞职的程序为其办理了相关手续。其后,刘某因经济补偿金、误工费等费用与甲公司协商不成,而向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甲公司不服仲裁裁决,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
本案中,被告系完全民事权利能力人,从事此行业类型工作多年,应当知晓其填写《辞职申请书》所具有的含义和可能带来的后果;被告在辞职原因处写有“辞退”的字语,并强调系被迫或被逼辞职,其理应承担举证义务,但被告在诉讼中未提供证实填写《辞职申请书》时存在强迫、威胁等情形致意思表示不真实的证据;原告根据被告所提申请,按照辞职的程序办理移交、审批等相关手续,并由被告在离职处签字认可。综上所述,被告填写《辞职申请书》、办理移交离职手续、领取劳动工资等系列行为,理应知晓其行为的性质和后果,应当视为被告主动辞职,即劳动者自行与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关系,由此可知,本案中,用人单位不存在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的法定情形。
二审法院认为:
本案中,上诉人刘某向被上诉人甲公司提交《辞职申请书》、办理移交离职手续等行为都体现出其辞职的自愿性、主动性;上诉人系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且对辞职与辞退认识清楚,虽然《辞职申请书》中辞职原因栏注有“辞退”字样,上诉人也一再强调系被迫或被逼辞职,但上诉人未提供有效证据证明被迫辞职或被逼辞职,亦未有证据证明存在重大误解、威胁、欺诈、强迫等意思表示不真实情形,且《辞职申请书》中明确约定“双方此后互不追究本劳动关系产生和引发的经济法律责任”,上诉人亦在《辞职申请书》上签字确认。故上诉人提出“上诉人系被上诉人辞退,被上诉人应支付赔偿金”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以采纳。

案号
(2017)湘11民终413号
判决时间
2017年4月7日
判决原文

刘洞庭与湖南吉星家居有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湘11民终41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刘洞庭。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湖南吉星家居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罗飞招。

委托诉讼代理人:谢国庆,湖南火龙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义荣。

上诉人刘洞庭因与被上诉人湖南吉星家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吉星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湖南省新田县人民法院(2016)湘1128民初97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3月7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通过阅卷、询问等方式,不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刘洞庭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2、依法维持新田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仲裁裁决;3、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1、法院事实认定不清楚,判决有失公允。上诉人未被安排工作,上班50天未领到工资,在向被上诉人讨要未果的情况下,无奈要求被辞退,但被上诉人称只有辞职申请表,上诉人不得已才填写,仍在辞职原因处写有“辞退,拿工资走人。要求赔偿”的字语,以示不自愿。2、新田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仲裁裁决合法合理。新田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仲裁裁决合法合理是根据本案的实际情况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47条的规定依法裁决的。

湖南吉星公司辩称,1、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判决公允;2、上诉人在《辞职申请书》中篡改内容不应被采信。

湖南吉星家居有限公司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法院判决原告无须支付被告经济补偿金人民币2,500元;2、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4,000元;3、责令被告在原告公司范围内公开向原告赔礼道歉;4、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原、被告经协商一致,于2016年5月3日签订《劳动合同》,约定被告的工作岗位是木韵木工部门机砂岗位、合同期限自2016年5月3日至2017年2月14日止。2016年4月29日被告刘洞庭填写《员工入职登记表》,其中载明上班时间为2016年5月3日、试用期限一个月、转正薪资4,900+100全勤等内容。2016年6月22日,因工作之事双方发生争议,被告刘洞庭填写《辞职申请书》,其中辞职原因填写为“辞退,拿工资走人。要求赔偿”,原告湖南吉星公司按照员工辞职的程序为其办理了相关手续。2016年6月22日,原告湖南吉星公司计算被告刘洞庭5、6月离职工资7,500.54元,2016年6月24日原告湖南吉星公司将7,743元通过中国农业银行网上银行转账至被告刘洞庭账户。其后,被告刘洞庭因经济补偿金、误工费等费用与原告协商不成,而向新田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该会审理后于2016年8月15日作出了新劳人仲案字[2016]第9号仲裁裁决书。原告湖南吉星公司不服该裁决,于2016年8月29日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民事法律行为是公民设立、变更、终止民事权利和民事义务的合法行为。本案中,被告系完全民事权利能力人,从事此行业类型工作多年,应当知晓其填写《辞职申请书》所具有的含义和可能带来的后果;被告在辞职原因处写有“辞退”的字语,并强调系被迫或被逼辞职,其理应承担举证义务,但被告在诉讼中未提供证实填写《辞职申请书》时存在强迫、威胁等情形致意思表示不真实的证据;原告根据被告所提申请,按照辞职的程序办理移交、审批等相关手续,并由被告在离职处签字认可。综上所述,被告填写《辞职申请书》、办理移交离职手续、领取劳动工资等系列行为,理应知晓其行为的性质和后果,应当视为被告主动辞职,即劳动者自行与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关系,由此可知,本案中,用人单位不存在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的法定情形,故,原告请求法院判决原告无须支付被告经济补偿金人民币2,500元,于法有据,法院予以支持。庭审中,原告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被告实施了损坏机器设备、侵害公司名誉的行为,也未能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证实的生产经营和公司名誉的实际损失,故,其请求判令被告赔偿经济损失4,000元和责令被告向原告赔礼道歉,证据不足,法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第二条之规定,判决:一、原告湖南吉星家居有限公司无须支付被告刘洞庭经济补偿。二、驳回原告湖南吉星家居有限公司其他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元,由原告湖南吉星家居有限公司负担5元,由被告刘洞庭负担5元。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证据。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对一审查明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被上诉人湖南吉星家居有限公司是否应向上诉人刘洞庭支付经济补偿金。本案中,上诉人刘洞庭向被上诉人湖南吉星家居有限公司提交《辞职申请书》、办理移交离职手续等行为都体现出其辞职的自愿性、主动性;上诉人系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且对辞职与辞退认识清楚,虽然《辞职申请书》中辞职原因栏注有“辞退”字样,上诉人也一再强调系被迫或被逼辞职,但上诉人未提供有效证据证明被迫辞职或被逼辞职,亦未有证据证明存在重大误解、威胁、欺诈、强迫等意思表示不真实情形,且《辞职申请书》中明确约定“双方此后互不追究本劳动关系产生和引发的经济法律责任”,上诉人刘洞庭亦在《辞职申请书》上签字确认。故上诉人刘洞庭提出“上诉人系被上诉人辞退,被上诉人应支付赔偿金”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以采纳。

综上所述,上诉人刘洞庭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刘洞庭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张海燕

审判员 陈俊

代理审判员 唐英虎

二〇一七年四月七日

书记员 廖娜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