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去职务是否等于辞职?

案例简介

2015年6月3日,叶某与甲公司签署一份劳动合同,约定:合同期限为2015年6月3日-2018年6月3日。其中2015年6月3日-2015年9月2日为试用期。双方签订有一份岗位协议书,内容为:叶某的工作岗位为常务副总经理,转正后月岗位工资为35000元(税前),试用期工资为30000(税前)。
2015年8月27日甲公司向叶某发出电子邮件《关于延长试用期的通知》:“鉴于您2015年7月KPI指标尚未达标等原因,经研究决定,适当延长您的试用期……”叶某回复:“关于集团通知我试用期延长的事宜,个人不能接受月度KPI未达成的理由。” 2015年9月15日,叶某发出电子邮件辞去常务副总经理的职务。2015年10月9日叶某与康某进行了工作交接。2015年10月9日,甲公司向叶某发出《终止劳动关系通知书》:“公司接受您2015年9月16日提交的辞职申请,并同意于2015年10月14日终止与您的劳动合同书及其一切合同关系。” 2015年10月13日,叶某向甲公司发送电子邮件,以其拖欠工资提出被迫解除劳动合同。

一审法院认为: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双方解除劳动关系的性质以及如何解除。根据审理认定的事实,2015年9月15日叶某辞去常务副总经理的职务,但辞去职务并非辞职,故不能产生解除劳动关系的法律效果。而甲公司就叶某上述辞去职务的意思表示作出《终止劳动关系通知书》,属于法律事实认识的错误,不能视为就劳动关系解除达成合意。
双方劳动合同明确约定2015年6月3日-2015年9月2日为试用期,而甲公司于2015年8月27日通知叶某延长试用期的行为属于对双方劳动合同约定的单方变更。该变更行为并未经双方协商一致。试用期的延长,同时意味着工资标准不会按照转正后的标准执行。叶某基于用人单位明示将不按照转正后工资标准足额支付,且客观上已经逾期未支付工资的情况下于2015年10月13日以用人单位拖欠工资为由提出解除劳动关系,并索要经济补偿金的情形,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及第四十六条的规定。

二审法院认为:
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案号
(2017)京02民终1926号
判决时间
2017年3月24日
判决原文

叶韬与中演票务通文化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京02民终192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叶韬,男,1969年6月24日出生。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俊利,北京市国睿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中演票务通文化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南大街甲3号15层。

法定代表人:张宇,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康勇,男,1973年4月23日出生,该公司副总经理,住北京市朝阳区。

上诉人叶韬因与被上诉人中演票务通文化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演票务通)劳动争议一案,不服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2016)京0101民初2212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2月20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叶韬上诉请求:撤销原判第四项,改判中演票务通支付我2015年6月3日至2015年10月14日期间的绩效工资38318.97元。事实和理由:中演票务通通过邮件发送绩效考核管理办法并未经我签收回复确认,因此,中演票务通并未尽到送达义务,其次我与中演票务通已约定绩效工资,故中演票务通应按约定将绩效工资支付给我。

中演票务通辩称,同意一审法院判决,不同意叶韬的上诉请求。

中演票务通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不支付2015年9月3日-2015年10月14日转正工资差额18161.17元;2、不支付2015年6月3日-2015年10月14日绩效工资38318.97元;3、不支付年假工资8626.69元;4、请求不予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15625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5年6月3日,叶韬与中演票务通签署一份劳动合同,约定:合同期限为2015年6月3日-2018年6月3日。其中2015年6月3日-2015年9月2日为试用期。双方签订有一份岗位协议书,内容为:叶韬的工作岗位为常务副总经理,有效期为2015年6月3日-2018年6月3日,转正后月岗位工资为35000元(税前),试用期工资为30000(税前);绩效工资约定为:绩效工资约为105000元,根据年度绩效考核结果年底核发绩效工资。中演票务通每月10日前后支付叶韬上个自然月工资。双方当事人均对上述事实予以认可,法院予以确认。

2015年8月27日中国对外文化集团公司人力资源部向叶韬发出电子邮件,邮件内容为《关于延长试用期的通知》:叶韬先生,您好。鉴于您2015年7月KPI指标尚未达标等原因,经研究决定,适当延长您的试用期,具体时间协商后确定……2015年9月11日叶韬回复了上述电子邮件:郑总好,抱歉,因世锦赛现场工作刚刚收尾,所以回信稍晚。关于集团通知我试用期延长的事宜,个人不能接受月度KPI未达成的理由。……集团出于综合考虑,因票务通重新定位各层级管理职责,作出一些个人利益的牺牲,作出新的试用期安排,我没有任何抵触,但基于指标任务未达成的理由,我不能接受……2015年9月15日,叶韬发出电子邮件辞去常务副总经理的职务。2015年10月9日叶韬与康勇进行了工作交接。双方对上述事实均予以认可,法院予以确认。

2015年10月9日,中演票务通向叶韬发出《终止劳动关系通知书》:1、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中演票务通特此通知您,公司接受您2015年9月16日提交的辞职申请,并同意于2015年10月14日终止与您的劳动合同书及其一切合同关系。2、您所认知的中演票务通将向您支付2015年9月1日-2015年10月14日的工资,并于2015年11月1日起停止为您缴纳社会保险及住房公积金……叶韬主张未收到上述通知书。中演票务通委托诉讼代理人康勇称系其本人送到叶韬办公室,叶韬拒签。但未向法院提交相应的证据。

2015年10月13日晚6:48,叶韬向中演票务通发送电子邮件,主要内容为:……公司无理的拖欠本人9月份的工资,拒绝按照双方劳动合同约定向我支付符合转正标准的薪酬;……其间,就发生了拖欠工资、不按劳动合同约定的转正薪资发放、拒绝合理休假申请、未按照约定年薪支付等情况。鉴于以上情由,公司已实际违反了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约定及国家《劳动法》律条,造成违约。使双方劳动合同自即日终止,所有违约及违法责任将由公司承担。中演票务通认可收到上述电子邮件,法院予以确认。

对于绩效工资是否应当发放,中演票务通提交了(2016)京方正内经证字24066号公证书,证明其公司负责人力资源工作的贾文松已经将2014年1月版本的绩效考核管理办法通过电子邮件送达给叶韬,而在该考核办法第三章规定,试用期人员不适用于此绩效考核管理办法,而叶韬属于试用期人员,因此不予发放。叶韬认可收到上述电子邮件,但主张收到电子邮件并不代表其已阅读及进行了学习。对于绩效考核管理办法送达问题,法院认为中演票务通通过电子邮件的方式进行了送达,并不违反法律规定,已经尽到了送达义务。

截止至2015年6月叶韬养老保险累计缴费202个月,自2015年7月起由中演票务通缴纳至2015年10月;且2015年6、7月缴费连续。对于劳动关系解除的日期,叶韬在劳动仲裁阶段主张为2015年10月14日,中演票务通在诉讼中予以认可,法院予以确认。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双方解除劳动关系的性质以及如何解除。根据审理认定的事实,2015年9月15日叶韬辞去常务副总经理的职务,但辞去职务并非辞职,故不能产生解除劳动关系的法律效果。而中演票务通就叶韬上述辞去职务的意思表示作出《终止劳动关系通知书》,属于法律事实认识的错误,不能视为就劳动关系解除达成合意。

双方劳动合同明确约定2015年6月3日-2015年9月2日为试用期,而中演票务通于2015年8月27日通知叶韬延长试用期的行为属于对双方劳动合同约定的单方变更。该变更行为并未经双方协商一致。试用期的延长,同时意味着工资标准不会按照转正后的标准执行。叶韬基于用人单位明示将不按照转正后工资标准足额支付,且客观上已经逾期未支付工资的情况下于2015年10月13日以用人单位拖欠工资为由提出解除劳动关系,并索要经济补偿金的情形,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及第四十六条的规定。现中演票务通要求不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就经济补偿金的具体数额,仲裁裁决结果不高于法院核算标准,中演票务通应支付叶韬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15625元。

按照双方劳动合同的约定,叶韬于2015年9月3日转正,中演票务通应按照劳动合同约定的35000元标准支付叶韬2015年9月3日-2015年10月14日期间工资48276元(32184+16092),现双方均认可中演票务通已经实际支付29092.19元(税后),仍存在差额19183.81元。现叶韬未就劳动仲裁裁决第一项结果提起诉讼,视为其认可该项裁决结果,故中演票务通应支付上述期间工资差额18161.17元。

就绩效工资一节,虽然双方约定了绩效工资标准,但双方岗位协议书上明确载明:根据年度绩效考核结果年底核发。叶韬于2015年6月3日入职,于2015年10月14日离职,供职中演票务通仅4月有余,对于用人单位的贡献很难做出量化评估。且2014年1月版本的绩效考核管理办法明确载明试用期人员不按照该办法进行考核。而叶韬亦未能提交其应获得绩效工资的相关证据,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据此,中演票务通要求不支付叶韬2015年6月3日-2015年10月14日绩效工资38318.97元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法院予以支持。

对于未休年休假工资一节,叶韬入职中演票务通前后养老保险缴费信息连续,依据《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第二条、第三条及第五条之规定,中演票务通应支付叶韬3天未休年休假工资。就未休年休假工资的具体数额,劳动仲裁裁决结果为8620.69元,不高于法院核算标准,中演票务通应按该标准支付。判决:一、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中演票务通文化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支付叶韬二〇一五年九月三日至二〇一五年十月十四日期间工资差额18161.17元(税前);二、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中演票务通文化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支付叶韬未休年休假工资8620.69元(税前);三、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中演票务通文化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支付叶韬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15625元;四、中演票务通文化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无须支付叶韬二〇一五年六月三日至二〇一五年十月十四日期间绩效工资38318.97元;五、驳回中演票务通文化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院二审期间,双方均未提交新证据。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另查明在2015年5月8日,中演票务通向叶韬发放的电子邮件录用意向通知书中载明:2、薪酬福利待遇信息:1、工资:转正工资总额525000元/年(税前),其中35

000元/月(税前)为基本工资,105000元(税前)为绩效工资(年终发放);试用期工资30000元/月(税前)……5、其他:本录用意向通知书有关薪酬福利的条款遵照公司薪酬福利的政策变化而变化。2015年6月3日,中演票务通与叶韬签订《岗位协议书》当中约定绩效工资约为人民币105000元整(税前);根据年度绩效考核结果年底核发绩效工资。

本院认为,中演票务通向叶韬发送的录用意向通知书中已告知叶韬薪酬福利的条款遵照公司薪酬福利的政策变化而变化,且之后双方签订的《岗位协议书》亦明确约定绩效工资根据年度绩效考核结果年底核发。在双方明确约定绩效工资需要年度绩效考核结果做出后才可发放的情形下,叶韬并未提供年度绩效考核结果,故其提出的上诉意见,与双方约定不符,本院对其上诉意见不予采纳。原审法院对中演票务通要求不支付叶韬2015年6月3日-2015年10月14日绩效工资38318.97元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叶韬的上诉请求无事实及法律依据,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叶韬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杨志东

审判员  王丰伦

审判员  刘艳

二○一七年三月二十四日

书记员  王伟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