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密期—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与陶佳庆劳动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案例简介

脱密期的正确使用方法

陶某于2013年入职Z银行,担任信贷员。2014年12月10日,双方签订有《脱密协议书》,其中写明“乙方的脱密期不超过6个月,脱密期自乙方书面提出离职申请之日起计算。如甲方认定乙方符合结束脱密期的条件,可提前结束脱密期”、“乙方提出解除或终止劳动合同,如乙方提出离职之日前6个月内(含)从事本协议第二条所述的岗位的,应按脱密期约定期限提前通知甲方,并服从甲方的岗位调整,因乙方原因致使劳动合同剩余期限短于脱密期限的,劳动合同期限自动延至脱密期满”等。2015年9月23日,陶某向银行提出辞职,但该银行一直未为陶某办理退工手续,陶某遂申请仲裁,后历经一审。
陶某认为,首先其岗位级别不应属于保密岗位,其次,按照劳动合同法规定于2015年9月23日提前一个月向陶某提出离职申请,双方于2015年10月22日解除劳动关系符合法律规定。陶某与银行签订的脱密协议与劳动合同法规定不符,属于无效合同。
法院认为,脱密期是指用人单位可以约定掌握商业秘密人员在离职之前必须提前通知用人单位,并为用人单位再工作一定期限,该期限届满,员工才可以正式离职。在这段时间之内,用人单位可以把员工调动至不需保密的部门工作,以确保员工不再接触新的商业秘密,因此,脱密期的实质为提前通知期。我国现行的劳动合同法规定劳动者提前三十日以书面形式通知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但劳动合同法没有明确规定用人单位不得设定脱密期。陶某与银行在履行劳动合同期间,签订脱密期不超过6个月的《脱密协议书》,系双方经过协商并在平等自愿的基础上达成的共识,该约定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陶某和银行理应遵守、按约履行。陶某在银行处工作期间,从事营销岗位工作,属于涉密岗位中的市场类岗位。因此陶某在2015年9月23日向银行提出解除劳动合同请求后至2016年3月22日期间,在银行要求陶某履行《脱密协议书》的情形下,双方的劳动合同尚未解除,该时银行不需为陶某办理退工手续,银行的诉讼请求本可以得到本院的支持。但由于本案作出判决时,已满双方约定的6个月脱密期,双方的劳动合同于2016年3月22日解除,银行应自劳动合同解除次日起及时为陶某办妥退工手续。

案号
(2016)沪0115民初1291号
判决时间
2016年3月25日
判决原文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沪0115民初1291号

原告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住所地上海市浦东新区。

负责人施顺华,行长。

委托代理人严海平,上海市金茂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林烽,上海市金茂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陶佳庆,男,1987年10月1日生,汉族,住上海市长宁区。

委托代理人朱煜,上海市远东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与被告陶佳庆劳动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月4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6年2月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的委托代理人严海平和被告陶佳庆的委托代理人朱煜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诉称,被告于2013年9月1日进入原告处工作,双方签订期限为2013年9月1日至2020年8月31日的劳动合同。被告属于市场营销人员,其所在岗位涉密,双方因此于2014年12月10日签订《招商银行上海分行脱密协议书》,约定“乙方的脱密期不超过6个月,脱密期自乙方书面提出离职申请之日起计算”、“乙方提出解除或终止劳动合同……应按脱密期约定期限提前通知甲方,并服从甲方的岗位调整,因乙方的原因致使劳动合同剩余期限短于脱密期限的,劳动合同期限自动延至脱密期满”。2015年9月23日被告向原告提出辞职,故其脱密期将于2016年3月22日届满,该时前双方的劳动关系存续,原告无需为被告办理退工手续。因此原告要求不为被告办理退工手续。

原告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提供如下证据材料:

1、劳动合同,证明双方劳动合同关系;

2、招商银行上海分行脱密协议书,证明双方就保密义务和脱密期进行了约定;

3、裁决书,证明本案经过仲裁前置程序。

被告陶佳庆辩称,被告的工作岗位不属于保密岗位。被告按照劳动合同法规定于2015年9月23日提前一个月向原告提出离职申请,双方于2015年10月22日解除劳动关系符合法律规定。原告与被告签订的脱密协议与劳动合同法规定不符,属于无效合同。因此被告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陶佳庆未提供证据材料。

经当庭质证,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至证据3的真实性无异议,本院对原告提供的全部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基于上述质证意见和当事人的陈述,本院确认如下事实,被告陶佳庆于2013年9月1日进入原告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从事营销岗位工作,担任原告的吴中路支行信贷员。2015年9月23日被告向原告提出辞职。因原告未为被告办理退工手续,被告于2015年11月2日向上海市浦东新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要求原告办理退工手续。2015年11月24日该委作出裁决,原告应于本裁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为被告办妥退工手续。原告不服裁决,因此诉讼来院。

另查明,2014年12月10日原告与被告签订《招商银行上海分行脱密协议书》,协议的第二条约定“涉密岗位包括任职干部、市场类岗位、信息技术类岗位以及其他掌握本协议第一条所列信息的岗位”,第四条约定“乙方的脱密期不超过6个月,脱密期自乙方书面提出离职申请之日起计算。如甲方认定乙方符合结束脱密期的条件,可提前结束脱密期”、“乙方提出解除或终止劳动合同,如乙方提出离职之日前6个月内(含)从事本协议第二条所述的岗位的,应按脱密期约定期限提前通知甲方,并服从甲方的岗位调整,因乙方原因致使劳动合同剩余期限短于脱密期限的,劳动合同期限自动延至脱密期满”等。

本院认为,脱密期是指用人单位可以约定掌握商业秘密人员在离职之前必须提前通知用人单位,并为用人单位再工作一定期限,该期限届满,员工才可以正式离职。在这段时间之内,用人单位可以把员工调动至不需保密的部门工作,以确保员工不再接触新的商业秘密,因此,脱密期的实质为提前通知期。我国现行的劳动合同法规定劳动者提前三十日以书面形式通知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但劳动合同法没有明确规定用人单位不得设定脱密期。原告与被告在履行劳动合同期间,签订脱密期不超过6个月的《脱密协议书》,系双方经过协商并在平等自愿的基础上达成的共识,该约定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原告和被告理应遵守、按约履行。被告在原告处工作期间,从事营销岗位工作,属于涉密岗位中的市场类岗位。因此被告在2015年9月23日向原告提出解除劳动合同请求后至2016年3月22日期间,在原告要求被告履行《脱密协议书》的情形下,双方的劳动合同尚未解除,该时原告不需为被告办理退工手续,原告的诉讼请求本可以得到本院的支持。但由于本案作出判决时,被告已满双方约定的6个月脱密期,双方的劳动合同于2016年3月22日解除,原告应自劳动合同解除次日起及时为被告办妥退工手续。因此原告的该项诉讼请求,因已符合办理退工手续的条件,而不能得到本院的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条第一款和第五十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原告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为被告陶佳庆办理退工手续。

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计5元,免予收取。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朱力

二〇一六年三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周密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