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死亡”是否可被认定为判断工亡的死亡时间?

案例简介

李某生前在某公司从事保安工作。2017年4月13日8时40许,李某在工作期间突发疾病,随后被送往医院抢救,同日10时38分,李某经入院诊断送入医院神经外科一病区抢救。2017年4月15日8时30分左右,李某的主治医生日常查房时发现李某出现“脑死亡”的生理特征,遂告知家属“患者脑死亡,生还可能性极低,随时可能因呼吸循环衰竭死亡”,但家属不愿意签字放弃治疗。2017年4月15日15时33分21秒,医生宣布李某因呼吸循环衰竭临床死亡。人社局于2017年7月17日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一审法院认为: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视同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二)……”,该条规定的“48小时”的起算时间,应以医疗机构的初次诊断时间作为突发疾病的起算时间,在本案中,李某突发疾病被送往医院,于2017年4月13日10时38分经入院诊断送入神经外科一病区抢救,其初次诊断时间为“2017年4月13日10时38分”,2017年4月15日15时33分21秒医生宣布李某因呼吸循环衰竭临床死亡,李某的死亡时间为“2017年4月15日15时33分21秒”,超出了48小时的法律规定。工伤认定具有严格的法定性,《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规定的是三种“视同工伤”的情形,本身是对“工伤认定”的拓展,在适用此条时,应遵守48小时的法定条件。综上,人社局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并无不妥。

二审法院认为:
本案争议焦点是对其具体死亡时间及标准的认定。本案中,患者李某于2017年4月13日10时38分被送往医院抢救,4月15日8时30分,医生告知家属现患者“脑死亡”,生还可能性极低,随时可能因呼吸循环衰竭死亡,因家属出于亲情不愿意放弃治疗,在15日15时03分患者开始出现心跳停止, 15时33分被宣布临床死亡。关于患者李某是否“脑死亡”的问题,李某家属提交了医院病程记录,可以证明李某于突发疾病48小时内“脑死亡”,人社局和公司没有提出足以推翻患者“脑死亡”的证据,因此,人社局和公司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结合《工伤保险条例》第一条“保护劳动者权益、分散工伤风险”的立法本意,针对本案李某抢救时间的认定,应当作出对劳动者有利的解释。李某于2017年4月13日10时38分被送至医院抢救,于2017年4月15日8时30分被告知为“脑死亡”,由于家属出于亲情不愿意放弃治疗,患者继续依靠呼吸机辅助呼吸和药物治疗才致使抢救时间超过48小时。对于李某这种特殊状态的出现,应认定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的视同工伤的情形。人社局作出的不予工伤认定决定和一审法院作出的判决,本院依法予以撤销。

案号
(2018)鄂10行终2号
判决时间
2018年3月1日
判决原文

田清芳、荆州市沙市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管理(劳动、社会保障)二审行政判决书

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8)鄂10行终2号

上诉人(一审原告)田清芳,女,汉族,1966年2月2日出生,住荆州市荆州区。

委托代理人彭德江,湖北楚韵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荆州市沙市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荆州市沙市区红门路51号。

法定代表人常自松,局长。

负责人唐中,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郭峰,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杨元章,湖北博智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第三人荆州市津楚保安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荆州市沙市区中山路商业步行街A10-13栋5-8楼6号。

法定代表人陈家贵,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孙大强,男,汉族,1972年11月20日出生,系公司副总经理,住荆门市掇刀区。

上诉人田清芳因诉被上诉人荆州市沙市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区人社局)及一审第三人荆州市津楚保安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津楚公司)工伤认定一案,不服湖北省荆州市沙市区人民法院2017年11月23日作出的(2017)鄂1002行初31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1月2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田清芳及委托代理人彭德江,被上诉人区人社局的负责人唐中、委托代理人郭峰、杨元章,第三人津楚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孙大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查明,原告田清芳与李传斌系夫妻关系,李传斌生前为第三人津楚公司员工,被津楚公司安排至荆州市人民银行从事保安工作。2017年4月13日8时40许,李传斌在工作期间突发疾病,随后被送往荆州市中心医院抢救,同日10时38分,李传斌经入院诊断送入荆州市中心医院神经外科一病区抢救,2017年4月15日8时30分左右,李传斌的主治医生日常查房时发现李传斌出现“脑死亡”的生理特征,遂告知家属“患者脑死亡,生还可能性极低,随时可能因呼吸循环衰竭死亡”,但家属不愿意签字放弃治疗。2017年4月15日15时33分21秒,医生宣布李传斌因呼吸循环衰竭临床死亡,于同日15时38分18秒出院。后原告田清芳于2017年4月28日向被告申请工伤认定并提交了相关材料,被告区人社局于2017年5月24日作出受理决定,于2017年7月17日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沙人社工伤决字[2017]52号),认为李传斌在工作期间突发疾病至死亡,期间超出48小时,不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视同工伤”的情形。原告不服该决定,遂诉至法院。

一审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的规定,“国务院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全国的工伤保险工作。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被告是作出工伤认定决定的行政主体,依法处理工伤认定申请是被告的法定职责。《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视同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二)……”,该条规定的“48小时”的起算时间,应以医疗机构的初次诊断时间作为突发疾病的起算时间,在本案中,李传斌突发疾病被送往医院,于2017年4月13日10时38分经入院诊断送入神经外科一病区抢救,其初次诊断时间为“2017年4月13日10时38分”,2017年4月15日15时33分21秒医生宣布李传斌因呼吸循环衰竭临床死亡,李传斌的死亡时间为“2017年4月15日15时33分21秒”,超出了48小时的法律规定。期间,尽管李传斌的主治医生于2017年4月15日8时30分左右,告知家属“患者脑死亡,生还可能性极低,随时可能因呼吸循环衰竭死亡”,但是不能据此认定李传斌的死亡时间为“2017年4月15日8时30分左右”。首先,主治医生告知家属“患者脑死亡”是在其日常查房的过程中根据患者的生理表现作出的主观判断,不是医疗机构最后的诊断结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十五条的规定,“自然人的出生时间和死亡时间,以出生证明、死亡证明记载的时间为准,没有出生证明、死亡证明的,以户籍登记或者其他有效身份登记记载的时间为准。有其他证据足以推翻以上记载时间的,以该证据证明的时间为准”,故在本案中李传斌的死亡时间,应以医院出具的《死亡记录》上记载的时间为准;其次,根据主治医生的判断,患者是存在生还可能性的,但是概率极低,证明李传斌并未进入死亡状态,而是生命垂危状态,医生告知家属患者“脑死亡”是征求家属意见是否放弃治疗,而非向家属宣告患者死亡。工伤认定具有严格的法定性,《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规定的是三种“视同工伤”的情形,本身是对“工伤认定”的拓展,在适用此条时,应遵守48小时的法定条件。综上,被告区人社局于2017年7月17日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沙人社工伤决字[2017]52号),对原告的工伤认定申请作出不予认定为工伤的决定并无不妥。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田清芳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田清芳承担。

上诉人田清芳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李传斌的主治医师告知家属,患者已“脑死亡”,只是家属不愿意放弃治疗,致使连续抢救时间超过48小时,上诉人认为,在李传斌被宣布为“脑死亡”时,其已经事实死亡。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由被上诉人承担本案一、二审诉讼费。

被上诉人区人社局答辩称:一、被答辩人主张李传斌在48小时内已经脑死亡没有证据支持。二、被答辩人主张以“脑死亡”作为死亡标准没有法律依据。三、答辩人以医疗机构出具的《住院病案首页》《死亡记录》等为证据,认定李传斌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在超过48小时之外死亡,是正确的。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维持一审判决。

一审第三人津楚公司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视同工伤”。本案各方当事人对李传斌系在工作时间、工作地点突发疾病被送往医院抢救后死亡的事实并无异议;争议焦点是对其具体死亡时间及标准的认定。本案中,患者李传斌于2017年4月13日10时38分被送往荆州市中心医院抢救,4月15日8时27分,查房医师李宪国、医师郭帅告知家属患者神志深昏迷,双瞳散大,气管插管,呼吸机辅助呼吸,血压为多巴胺维持,8时30分,再次告知家属现患者“脑死亡”,生还可能性极低,随时可能因呼吸循环衰竭死亡,因家属出于亲情不愿意放弃治疗,在15日15时03分患者开始出现心跳停止,血压测不出,15时33分被宣布临床死亡。关于患者李传斌是否“脑死亡”的问题,上诉人提交了荆州市中心医院病程记录,可以证明李传斌于突发疾病48小时内“脑死亡”,被上诉人和第三人没有提出足以推翻患者“脑死亡”的证据,因此,被上诉人和第三人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结合《工伤保险条例》第一条“保护劳动者权益、分散工伤风险”的立法本意,针对本案李传斌抢救时间的认定,应当作出对劳动者有利的解释。李传斌于2017年4月13日10时38分被送至医院抢救,于2017年4月15日8时30分被告知为“脑死亡”,由于家属出于亲情不愿意放弃治疗,患者继续依靠呼吸机辅助呼吸和药物治疗才致使抢救时间超过48小时。对于李传斌这种特殊状态的出现,应认定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的视同工伤的情形。一审法院和区人社局认定李传斌经抢救无效死亡超过48小时,属对法律理解不当,应予纠正。区人社局作出的不予工伤认定决定和一审法院作出的判决,本院依法予以撤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荆州市沙市区人民法院(2017)鄂1002行初31号行政判决;

二、撤销荆州市沙市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沙人社工伤决字[2017]52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三、被上诉人荆州市沙市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六十日内对上诉人田清芳的工伤认定申请重新作出决定。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50元,由被上诉人荆州市沙市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欧阳庆

审判员 孙开炎

审判员 王阳

二〇一八年三月一日

书记员 李丽红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