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业限制协议在哪些情况下会被认定无效?

案例简介

郁某于2014年3月进入甲公司工作,双方签订了《员工商业机密保密协议》,约定郁某在劳动合同终止后两年内,不得组建、参与或就业于与甲公司有竞争关系的公司或单位,否则应向甲公司支付违约金10万元,并赔偿损失。2015年9月23日,郁某提出辞职,并签订《保密竞业补贴协议》,约定郁某在离职后二年内不得从事石墨相关行业工作,也不能将知悉的公司商业秘密泄露给任何第三方,故甲公司给付郁某竞业补贴5000元。2015年10月15日,郁某入职于中易公司,中易公司营业执照上的经营范围与甲公司一致。甲公司申请仲裁,要求郁某返还竞业补贴5000元,支付违约金10万元及赔偿损失1500万元。仲裁委员会裁决郁某返还甲公司竞业补贴5000元,支付违约金10万元,驳回甲公司其他仲裁请求。双方均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用人单位对于处于竞业限制期限内的离职劳动者应当按月给予经济补偿,月经济补偿金不得低于该劳动者离开用人单位前平均工资的三分之一,用人单位未依法按约支付经济补偿的,劳动者可以不履行竞业限制义务。本案中,甲公司与郁某约定的竞业限制经济补偿额不符合法定要求,郁某可以不履行竞业限制义务,故对于违约金及赔偿损失不予支持。由于郁某未履行竞业限制协议,应当返还甲公司已经支付的竞业限制经济补偿5000元。

二审法院认为:竞业限制的主体范围限定于用人单位的高级管理人员、高级技术人员和其他负有保密义务的人员。郁某作为甲公司的普通员工,其如需负担竞业限制义务,必须以其知悉、掌握公司商业秘密为前提条件。本院经审查后认为,郁某日常工作中接触的技术属于公开范围,并非涉及公司商业秘密,因此,郁某不符合竞业限制的特定主体身份,双方签订的《保密竞业补贴协议》对其不具有拘束力。故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号
(2016)苏05民终9139、9140号
判决时间
2016年12月11日
判决原文

苏州格优碳素新材料有限公司与郁灯虎劳动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苏05民终9139、914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被告):苏州格优碳素新材料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赖优萍,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袁团卫,江苏誉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永明,系公司副总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原告):郁灯虎。

委托诉讼代理人:郭巍,江苏尚韬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时英婷,江苏尚韬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苏州格优碳素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格优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郁灯虎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不服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法院(2016)苏0509民初8968、902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11月1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格优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被上诉人向上诉人支付违约金10万元、赔偿上诉人经济损失1500万元,由被上诉人承担一、二审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第一,双方签订的保密竞业补偿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上诉人支付经济补偿金5000元,但被上诉人离职后即进入嘉兴中易碳素科技有限公司工作,已违反协议约定,给上诉人造成巨大损失,故应当支付违约金10万元、经济损失1500万元;第二,根据最高院劳动争议司法解释第六条,竞业限制协议未约定竞业限制经济补偿或约定不符合法定标准的并不必然导致协议无效,双方可以更改或补充。

郁灯虎辩称,第一、一审法院查明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维持一审判决;第二,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签订的《保密竞业补贴协议》及《员工商业机密保密协议》均约定了离职后两年的期限,两年的期限上诉人一共只支付了5000元,该标准低于法律规定的标准,被上诉人可以不履行竞业限制义务;第三,被上诉人不属于法律规定的竞业限制人员范围,被上诉人只是基层一线操作员工,其工作内容不能接触到商业秘密;第四,双方约定的竞业限制地域范围不清楚,上诉人单位在苏州,而被上诉人离职后在浙江省嘉兴市就职;第五,被上诉人到嘉兴的企业任职的是仓库的搬运工,仍然是纯粹出卖劳动力的最基层员工,不存在对上诉人构成泄露商业秘密的行为,被上诉人从两家单位离职均因要带小孩看病,并不存在主观泄密的过错。

格优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除劳动仲裁裁决内容外,郁灯虎赔偿格优公司损失1500万元,并由郁灯虎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郁灯虎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请求法院判决郁灯虎无需返还竞业补贴5000元,无需支付违约金10万元,并由格优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郁灯虎于2014年3月进入格优公司工作,双方于2014年6月签订了《员工商业机密保密协议》,约定郁灯虎在劳动合同终止后两年内,不得组建、参与或就业于与格优公司有竞争关系的公司或单位,如郁灯虎不履行该协议规定的保密义务,应向格优公司支付违约金10万元,并赔偿格优公司损失。2015年9月23日,郁灯虎以个人原因为由向格优公司提出辞职,2015年9月30日,郁灯虎与格优公司签订《保密竞业补贴协议》,约定郁灯虎在离职后二年内不得从事石墨相关行业工作,也不能将知悉的公司商业秘密泄露给任何第三方,否则格优公司将按照《员工商业机密保密协议》提起诉讼,故格优公司给付郁灯虎竞业补贴5000元。郁灯虎于当日离开了格优公司,其在职期间平均工资为5178.84元,后格优公司向郁灯虎支付了上述补贴5000元。2015年10月15日,郁灯虎入职于中易公司,中易公司营业执照上的经营范围与格优公司一致,2015年12月11日,郁灯虎以小孩身体不佳,需要照顾为由从中易公司处离职。2016年2月29日,格优公司向苏州市吴江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郁灯虎返还竞业补贴5000元,支付违约金10万元及赔偿损失1500万元。2016年6月6日,苏州市吴江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裁决郁灯虎返还格优公司竞业补贴5000元,支付违约金10万元,驳回格优公司其他仲裁请求。郁灯虎及格优公司均不服上述裁决,遂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用人单位对于处于竞业限制期限内的离职劳动者应当按月给予经济补偿,月经济补偿金不得低于该劳动者离开用人单位前平均工资的三分之一,用人单位未依法按约支付经济补偿的,劳动者可以不履行竞业限制义务。本案中,格优公司与郁灯虎约定的竞业限制经济补偿额不符合法定要求,郁灯虎可以不履行竞业限制义务,据此,格优公司要求郁灯虎支付违约金及赔偿损失,没有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由于郁灯虎未履行竞业限制协议,应当返还格优公司已经支付的竞业限制经济补偿5000元。综上,一审判决:一、郁灯虎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格优公司返还竞业补贴5000元。二、郁灯虎无需向格优公司支付违约金10万元。三、驳回格优公司的诉讼请求。(2016)苏0509民初8968号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5元,由格优公司负担;(2016)苏0509民初9025号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5元,由格优公司负担3元,郁灯虎负担2元。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上诉人提交发明专利证书(ZL201410114472.X、ZL201410700634.8)及文件审核会签表,证实被上诉人作为生产技术领班,系负责石墨温度控制,该温控属于公司商业机密。被上诉人质证认为,第一,对发明专利证书真实性认可,但两份专利的申请公布日期均在被上诉人离职以前,既然公开,不存在所谓商业秘密“保密”的问题,且被上诉人工作有关联的烧结锅炉作业只是分段升温控制气氛和压力的一个环节,其不可能了解整个生产工艺的秘密;第二,文件审核会签表没有被上诉人签字,真实性、关联性均不认可,且被上诉人只是副领班,材料载明的领班工作内容与被上诉人职责无关。

对当事人二审争议的证据,本院认定如下:第一,对发明专利证书的真实性予以认定;第二,文件审核会签表为公司单方制作,被上诉人对此不予认可,且因被上诉人系副领班,与该材料反映的领班职责并不完全相同,故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本院无法确认。

二审查明的其余事实与一审法院一致。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三第二款、第二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竞业限制的主体范围限定于用人单位的高级管理人员、高级技术人员和其他负有保密义务的人员。郁灯虎作为格优公司的普通员工,其如需负担竞业限制义务,必须以其知悉、掌握公司商业秘密为前提条件。格优公司主张郁灯虎作为生产技术副领班,其日常工作中接触、掌握了公司石墨片温控技术,属于竞业限制的主体范围,并为此提供了发明专利证书等证据证明。本院经审查后认为,依据专利制度公开原则,即使郁灯虎日常工作中可能接触、掌握该温控技术,该技术也是属于公开范围,并非涉及公司商业秘密,故格优公司的上述举证不足以证实郁灯虎系负有保密义务的人员,因此,郁灯虎不符合竞业限制的特定主体身份,双方签订的《保密竞业补贴协议》对其不具有拘束力。格优公司据此主张郁灯虎支付违约金及赔偿损失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不能成立。综上,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格优公司的上诉意见依据不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苏州格优碳素新材料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朱立

审判员  沈莉菁

代理审判员  孙楚楚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十一日

书记员  王媚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