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人单位未向员工公示不定时工时制批文,员工能否要求按标准工时支付加班工资?

案例简介

杨某系Z公司牵引车操作工。经上海市浦东新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批准,Z公司的牵引车操作工岗位自2014年4月1日至2018年3月31日期间实行不定时工作制。杨某与Z公司签订的最后一份劳动合同期限至2018年6月4日,合同约定杨某的岗位实行不定时工作制,每月工资为1,480元+绩效工资。工作期间,Z公司提供宿舍,杨某24小时待命,有任务时出车。2017年6月8日起,杨某因病住院接受治疗,双方劳动关系未解除。
  2018年1月11日,杨某向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认为Z公司并未向其公示操作工实行不定时工作制的批文,故该批文对其不产生效力,因此要求Z公司支付其2015年6月5日至2017年6月4日延时加班工资、休息日加班工资共计188,166元。仲裁委裁决不予支持杨某的请求。杨某不服上述裁决,遂提起诉讼。

法院认为: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杨某的岗位是否实行不定时工作制。
虽然杨某主张Z公司并未向其公示不定时工作制的批文,但是杨某与Z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中明确约定杨某的岗位实行不定时工作制,故杨某对其自身所属工作制系明知。结合双方陈述的杨某的日常工作状况及Z公司为杨某提供休息场所的事实,可以认定Z公司对杨某实际实行不定时工作制。实行不定时工作制的职工,不受我国劳动法第四十一条规定的日延长工作时间和月延长工作时间标准的限制,但用人单位应采用弹性工作时间等适当的工作和休息方式,确保职工的休息休假权利和生产、工作任务的完成。
综上所述,法院驳回了杨某的诉请。

案号
(2018)沪01民终8560号
判决时间
2018年9月25日
判决原文
杨炯诉上海拯救汽车服务有限公司追索劳动报酬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原告):杨炯,男,1976年2月27日生,汉族,户籍地上海市奉贤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拯救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浦东新区枣庄路665号224室。
法定代表人:林强,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敏,男,上海拯救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工作人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滕琼,女,上海拯救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工作人员。

上诉人杨炯因与被上诉人上海拯救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拯救汽车服务公司)追索劳动报酬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2018)沪0115民初2933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7月1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杨炯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支持其在一审中提出的所有诉讼请求。主要事实和理由:被上诉人拯救汽车服务公司提供的不定时工时制批文未向其公示,对其不产生效力;其做六休一,工作当日24小时须在拯救汽车服务公司待命,故应按照标准工时制核定其延时及休息日加班工资。
被上诉人拯救汽车服务公司表示不接受上诉人杨炯的上诉请求,辩称其上诉请求并无依据,应予驳回。
杨炯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拯救汽车服务公司向其支付:1、2015年6月5日至2017年6月4日期间休息日加班工资28,171元;2、2015年6月5日至2017年6月4日期间延时加班工资254,174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
杨炯系拯救汽车服务公司牵引车操作工。双方签订的最后一份劳动合同期限至2018年6月4日,合同约定杨炯的岗位实行不定时工作制,每月工资为1,480元+绩效工资。工作期间,拯救汽车服务公司提供宿舍,杨炯24小时待命,有任务时出车。2017年6月8日起,杨炯因病住院接受治疗,双方劳动关系未解除。
经上海市浦东新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批准,拯救汽车服务公司的牵引车操作工岗位自2014年4月1日至2018年3月31日期间实行不定时工作制。
2018年1月11日,上海市浦东新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受理了杨炯的仲裁申请,杨炯要求拯救汽车服务公司支付2015年6月5日至2017年6月4日延时加班工资、休息日加班工资共计188,166元。2018年3月1日,该仲裁委员会裁决对杨炯的请求不予支持。杨炯不服上述裁决,遂提起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杨炯的岗位是否实行不定时工作制。杨炯主张该批文未向其公示,故不能对其适用。经审查,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中明确约定杨炯的岗位实行不定时工作制,且拯救汽车服务公司亦提供了涉诉时间段内该岗位实行不定时工作制的批文,故对杨炯的该项主张难以采纳,杨炯的岗位应实行不定时工作制。实行不定时工作制的职工,不受我国劳动法第四十一条规定的日延长工作时间和月延长工作时间标准的限制,但用人单位应采用弹性工作时间等适当的工作和休息方式,确保职工的休息休假权利和生产、工作任务的完成。故杨炯请求判令拯救汽车服务公司支付2015年6月5日至2017年6月4日延时加班工资、休息日加班工资,于法无据,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十六条第一款、第十七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三十九条规定,一审法院于2018年5月25日判决:驳回杨炯的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计5元,免予收取。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未补充新证据。
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无误,双方当事人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杨炯主张,因案涉不定时工作制批文未向其公示,故该批文对其不产生效力。然根据查明事实,杨炯与被上诉人拯救汽车服务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亦约定对杨炯实行不定时工作制,故杨炯对其自身所属工作制系明知。现杨炯主张其实际实行标准工作制,且存在加班,但并未提供证据证明。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九条规定,劳动者主张加班费的,应当就加班事实的存在承担举证责任。结合双方陈述的杨炯的日常工作状况及拯救汽车服务公司为杨炯提供休息场所的事实,本院可认定拯救汽车服务公司对杨炯实际实行不定时工作制。由此,杨炯主张的相关期间延时加班费及休息日加班费,并无依据,本院难以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杨炯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蔡建辉

审判员: 杨 力

审判员: 叶 佳

二O一八年九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仇佳艺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