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人单位是否有权因员工违纪对其进行罚款?

案例简介

乔某系T公司的员工。2015年8月27日起乔某无故旷工18天,T公司遂对乔某作出除名处理,在T公司内部的劳动纪律处罚通报及OA系统上发布、公示,并对乔某进行罚款4500元。2018年7月12日,乔某向T公司缴纳了罚款,T公司向乔某出具了罚款收据。2018年7月26日,乔某向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T公司退还罚款4500元。乔某认为,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必须程序合法、内容合法,罚款的权利主体只有行政机关,企业无权罚款,用人单位作出的罚款决定无效。仲裁委最终裁决T公司返还罚款4500元。T公司不服裁决,认为公司关于罚款的规章制度已在公司适用多年,且乔某也是明知的,其依据公司规章制度对乔某罚款4500元合理合法。遂诉至法院,要求不予返还对乔某的罚款。

法院认为:
本案的争议焦点问题是:T公司是否有权对乔某罚款4500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规定:“用人单位根据《劳动法》第四条之规定,通过民主程序制定的规章制度,不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及政策规定,并已向劳动者公示的,可以作为人民法院审理劳动争议案件的依据。”用人单位有权根据经营管理需要,制定内部规章制度,但用人单位制定的规章制度不得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及政策规定,不得损害劳动者的合法权益。我国现行法律没有赋予用人单位对员工进行罚款的权利,企业规章制度中的罚款条款没有法律依据。因此,用人单位不能在企业规章制度中约定罚款条款。
综上,T公司无权对乔某进行罚款,法院驳回T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号
(2019)鲁08民终1461号
判决时间
2019年6月4日
判决原文
山东省天安矿业集团有限公司、乔友福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原告):山东省天安矿业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曲阜市玉兰路666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70000767797334N

法定代表人:刘佩成,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亚鲁,山东众立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孔茹,山东众立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乔友福,男,1982118日出生,汉族,住曲阜市。

上诉人山东省天安矿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安矿业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乔友福劳动争议一案,不服山东省济宁市曲阜市人民法院(2018)0881民初340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326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天安矿业公司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曲阜市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0881民初3402号民事判决,改判上诉人不应返还被上诉人4500元;2、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一、本案中的罚款是上诉人依据劳动合同及公司的规章制度对被上诉人采取的内部惩罚措施,并非行政处罚。1、公司规章制度是上诉人严格依照《劳动法》、《劳动合同法》制定的,并经由民主程序表决通过,在实施前已公示告知全体员工。如公司员工违反该规章制度的规定,公司有权依据该规章制度对员工进行处罚。220158月,被上诉人无故旷工18天,被上诉人的行为已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及相关法律规定,为公司造成了不良影响及相应损失。在此情况下,上诉人依据公司规章制度对被上诉人作出除名、扣罚工资4500元的处罚措施,合理合法。3、上诉人对被上诉人作出的惩罚并非行政处罚,是依据公司规章制度所做的一种违章处罚。在大量司法实践中,该种类型的处罚是被认可的。首先,该处罚制度内容经民主程序确认;其次制度经由公示程序确已告知员工;再次,制度本身规定的罚款额度与其过错相适应。二、一审法院依据《最高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规定作出返还罚款的判决,系适用法律错误。《最高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规定:“用人单位根据《劳动法》第四条之规定,通过民主程序制定的规章制度,不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及政策规定,并已向劳动者公示的,可以作为人民法院审理劳动争议案件的依据。”本案恰恰是上诉人依据已公示的规章制度,对被上诉人作出的惩罚,一审中,上诉人提交了公司的规章制度,该规章制度已在上诉人公司适用多年,被上诉人也是明知的。一审法院应当依据该规章制度的规定,判决不予返还对被上诉人的罚款,但一审法院却依据该规定判决返还对被上诉人的罚款,适用法律错误。

乔友福未作答辩。

天安矿业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决原告不予返还被告罚款4500元;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被告乔友福与原告有劳动合同关系,2015827日起被告旷工18天,原告对被告作出除名处理,在2015年第九期劳动纪律处罚通报上发布,在原告OA系统公示,原告并对被告进行罚款4500元,原告未作罚款决定,2018712日被告缴纳了罚款,原告向被告出具了罚款收据。2018726日被告向曲阜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用人单位山东省天安矿业集团有限公司退还罚款4500元等,仲裁委作出曲劳人仲案字(2018)第210号仲裁裁决书,仲裁委认为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必须程序合法、内容合法,罚款的权利主体只有行政机关,企业无权罚款,用人单位作出的罚款决定无效,裁决返还罚款4500元等。原告不服仲裁裁决诉来法院,要求不予返还罚款4500元。

一审法院认为,罚款是行政机关处罚措施,公司、企业等用人单位无权罚款,原告既无罚款权利,也没有收取4500元的决定,原告收取被告罚款4500元应予返还。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四条、《最高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规定,判决:原告山东省天安矿业集团有限公司返还被告乔友福罚款4500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案件受理费10元,由原告负担。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阶段的争议焦点问题是:上诉人是否有权对被上诉人罚款4500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规定:“用人单位根据《劳动法》第四条之规定,通过民主程序制定的规章制度,不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及政策规定,并已向劳动者公示的,可以作为人民法院审理劳动争议案件的依据。”用人单位有权根据经营管理需要,制定内部规章制度,但用人单位制定的规章制度不得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及政策规定,不得损害劳动者的合法权益。我国现行法律没有赋予用人单位对员工进行罚款的权利,企业规章制度中的罚款条款没有法律依据。因此,用人单位不能在企业规章制度中约定罚款条款。故上诉人主张依据其公司规章制度对被上诉人罚款4500元合理合法,理由不当,不予支持。上诉人无权对被上诉人罚款4500元,一审法院判决上诉人返还被上诉人4500元,并无不当,应予维持。

综上所述,天安矿业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山东省天安矿业集团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闫先东

审判员: 宋汝庆

审判员: 史海洋

二O一九年六月四日

书记员: 刘纯子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