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人单位倒签劳动合同,员工可否要求双倍工资?

案例简介

2017年6月19日,孟某到YY公司从事切割岗位工作。直到2017年10月16日,双方签订劳动合同,孟某在YY公司提供的劳动合同上签名后将合同文本交给YY公司,合同期限显示为“自2017年6月19日至2018年6月19日”。因YY公司单位经办工作人员疏忽,劳动合同落款处未加盖YY公司公章,也无法定代表人签名。2017年12月27日,孟某离职并向YY公司索回之前签订的劳动合同。
  2018年1月19日,孟某以YY公司未按法律规定签订劳动合同要求支付双倍工资为由,向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仲裁委裁决YY公司一次性支付孟某三个月未签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
YY公司不服该裁决,认为双方于2017年10月16日签订劳动合同并将日期补签到实际用工之日,应视为YY公司与孟某对此达成合意,而孟某签字确认也表明其认可双方补签劳动合同系其真实意思表示,故孟某要求YY公司支付二倍工资毫无依据。据此,YY公司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无需支付孟某未签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

法院认为:
建立劳动关系,应当订立书面劳动合同。已建立劳动关系,未同时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自用工之日起一个月内订立劳动合同。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超过一个月不满一年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可见,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是用人单位的强制性义务。
本案中,孟某于2017年6月19日进入YY公司工作,YY公司未在法定期限内与孟某签订劳动合同,后YY公司直至2017年10月16日才与孟某签订了书面合同,且该劳动合同中载明的落款日期提前至YY公司用工之日,YY公司的上述行为属于倒签劳动合同的情形,而所谓“补签劳动合同“的签订时间应为合同实际签订日期,故YY公司主张其属于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之间补签劳动合同与事实不符,本院对此不予支持。因用人单位倒签劳动合同与劳动合同法关于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应及时签订劳动合同的立法本意相悖,不利于保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用人单位采取此种方式并不能掩盖其在用工之日起一个月内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事实,故法院判令YY公司应向孟某支付未签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
综上所述,法院支持了孟某的诉请。

案号
(2018)苏13民终4828号
判决时间
2019年2月15日
判决原文
江苏豪雅家居科技有限公司与孟凡涛劳动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原告):江苏豪雅家居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沭阳县经济开发区南园区长兴路西侧。
法定代表人:郁文忠,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吴新全,江苏德沛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许智,江苏德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孟凡涛,男,1992年1月3日出生,住江苏省丰县。

上诉人江苏豪雅家居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豪雅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孟凡涛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沭阳县人民法院(2018)苏1322民初704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11月16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豪雅公司的上诉请求为:1.撤销一审判决,改判豪雅公司无需给付孟凡涛未签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9621元;2.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孟凡涛承担。事实和理由:2017年6月19日,孟凡涛至豪雅公司上班,至2017年7月中旬,豪雅公司多次要求与孟凡涛签订劳动合同并为其办理社会保险手续,但孟凡涛一直以不要求办理社会保险为由,拒绝签订劳动合同。后双方于2017年10月16日签订劳动合同并将日期补签到实际用工之日,应视为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对此达成合意,而孟凡涛签字确认也表明其认可双方补签劳动合同系其真实意思表示,故孟凡涛要求豪雅公司支付二倍工资,于法无据,不应得到人民法院的支持。
被上诉人孟凡涛辩称,其进入豪雅公司工作后未接到签订劳动合同的通知,该公司直至2017年10月16日才与孟凡涛签订劳动合同,但该合同中没有加盖公司公章或经法定代表人签字,故该劳动合同未生效,豪雅公司应支付二倍工资至2017年12月27日孟凡涛离职时止。因孟凡涛在收到一审判决书后未在法定期限内提起上诉,现其表示认可一审判决结果。
豪雅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撤销沭阳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的沭劳人仲案字(2018)第149号仲裁裁决,改判豪雅公司无需给付孟凡涛未签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9621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7年6月19日,孟凡涛到豪雅公司从事切割岗位工作。2017年10月16日,双方签订劳动合同,孟凡涛在豪雅公司提供的劳动合同上签名后将合同文本交给豪雅公司,合同期限自2017年6月19日至2018年6月19日。因豪雅公司单位经办工作人员疏忽,劳动合同落款处未加盖豪雅公司公章,也无法定代表人签名。2017年12月27日,孟凡涛离职并向豪雅公司索回之前签订的劳动合同。孟凡涛在豪雅公司工作期间的工资由工商银行代发,其自2017年7月至12月期间的月平均工资3207元。
2018年1月19日,孟凡涛以豪雅公司未按法律规定签订劳动合同要求支付双倍工资为由,向沭阳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该劳动仲裁委于2018年3月30日作出沭劳人仲案字(2018)第149号仲裁裁决:豪雅公司按月平均工资3207元计算,一次性支付孟凡涛三个月未签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计9621元。
一审法院认为,孟凡涛于2017年6月19日到豪雅公司工作,双方建立劳动关系。依据《劳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满一个月的次日未与劳动者订立劳动合同的,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豪雅公司未在规定的时间内与孟凡涛签订劳动合同,直至2016年10月16日才与孟凡涛签订劳动合同,迟延签订劳动合同三个月,豪雅公司应按规定支付孟凡涛二倍工资差额。豪雅公司主张之前已经多次通知孟凡涛签订劳动合同,孟凡涛对此不予认可,而豪雅公司仅提供自己打印的一份通知予以证明,故豪雅公司的该项主张依据不足,对此不予支持。另外,用工单位对于拒绝签订劳动合同的劳动者可以拒绝录用,对豪雅公司主张因孟凡涛拒绝签订劳动合同,该公司不支付二倍工资的理由亦不予支持。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七条、第十条、八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规定,判决:豪雅公司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五日内一次性支付孟凡涛未签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9621元。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收取5元,由豪雅公司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上诉人豪雅公司为证明其上诉主张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1.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苏03民终1486号民事判决书打印件一份,该民事判决书中载明:“劳动者与用人单位补订劳动合同,并在书面劳动合同中将劳动者的入职时间作为劳动合同起始日期,应视为双方认可自劳动者入职时就签订了书面劳动合同,对劳动者要求用人单位支付书面劳动合同补签之前的二倍公司,不予支持”;
2.《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十一条第一项的规定,用人单位和劳动者补签劳动合同,该补签行为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劳动者主张补签之日前劳动合同期内的双倍工资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上述两份证据旨在证明双方已补签了劳动合同,豪雅公司无需向孟凡涛支付未签劳动合同二倍工资9621元。
被上诉人孟凡涛对上述证据质证后认为,豪雅公司提供的民事判决书、指导意见中涉及的都是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同意补签的情形,但孟凡涛与豪雅公司在本案中并未就补签劳动合同达成一致意见。
二审查明事实与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案二审中的争议焦点是:豪雅公司应否向孟凡涛支付未签劳动合同二倍工资9621元。
本院认为,建立劳动关系,应当订立书面劳动合同。已建立劳动关系,未同时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自用工之日起一个月内订立劳动合同。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超过一个月不满一年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可见,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是用人单位的强制性义务。本案中,孟凡涛于2017年6月19日进入豪雅公司工作,豪雅公司未在法定期限内与孟凡涛签订劳动合同,后该公司直至2016年10月16日才与孟凡涛签订了书面合同,且该劳动合同中载明的落款日期提前至豪雅公司用工之日,豪雅公司的上述行为属于倒签劳动合同的情形,而补签劳动合同的签订时间应为合同实际签订日期,故豪雅公司主张其属于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之间补签劳动合同与事实不符,本院对此不予支持。因用人单位倒签劳动合同与劳动合同法关于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应及时签订劳动合同的立法本意相悖,不利于保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用人单位采取此种方式并不能掩盖其在用工之日起一个月内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事实,因此,一审法院判令豪雅公司向孟凡涛支付未签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豪雅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江苏豪雅家居科技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孙芳远

审 判 员: 庄业富

审 判 员: 王冬冬

二O一九年二月十五日

法官: 助理 孙 笑

书 记 员: 杨紫棋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