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卫工责怪路人乱丢垃圾,争执中被打伤,是否是工伤?

案例简介

陈某在璧山区璧泉街道办事处从事环卫工作,主要负责工业街等路段的清扫。2017年1月5日,张某领着其小孩到璧泉街道工业街凉亭附近玩耍时,其小孩将柑橘皮扔在了街面上。随后,负责该路段清洁卫生的环卫工曾某发现后,就对张某说“年轻人这样要不得”。双方由此发生争吵。其间,刚清扫完路面准备清扫凉亭的陈某闻讯赶来,看见街面上的柑橘皮等垃圾后,即与张某理论,继而发生争吵。期间,因陈某的不当语言,双方发生肢体冲突,导致陈某受伤。2017年4月12日,陈某向社保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2017年5月5日,社保局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陈某不服,提起诉讼,请求予以撤销。

法院认为:
本案中,争议在于:陈某是否属于履行工作职责中受到的暴力伤害。对此,本院认为,从本案查明事实来看,陈某的工作职责既包括了对路面(街面)的清扫,也包括了对乱扔垃圾等不文明行为的劝阻。本案中,陈某是在对乱扔垃圾行为进行劝告过程中与张某发生争吵,继而相互抓扯导致其身体受伤,故陈某所受伤害与其履行工作职责之间存在因果关系。需要指出的是,陈某劝阻有碍市容环卫的不文明行为时,同样也应当做到文明礼貌。本案中,陈某的不当言语虽是激化矛盾和导致其受伤的原因之一,但不影响对陈某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事实认定。综上所述,陈某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的伤害。社保局认定陈某受到的伤害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的规定,属适用法规错误。判决:撤销社保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案号
(2017)渝0120行初24号
判决时间
2017年11月14日
判决原文

陈兴蓉与重庆市璧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伤行政确认一审行政判决书

重庆市璧山区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7)渝0120行初24号

原告陈兴蓉,女,1959年10月9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璧山区。

委托代理人李阳炳,重庆竞豪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黄勇,重庆竞豪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重庆市璧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重庆市璧山区璧城街道璧渝路388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115002270093446271。

法定代表人李定明,局长。

委托代理人熊兰亚,重庆市璧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作人员。

第三人重庆聚贤人力资源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重庆市璧山区璧泉街道文星路281号1单元2-1,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00227588929135E。

法定代表人蔡国淑,经理。

委托代理人卢应奇,重庆聚贤人力资源管理有限责任公司职工。

原告陈兴蓉不服被告重庆市璧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璧山区人力社保局)工伤认定一案,于2017年5月22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同日立案后,又于2017年5月24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6月2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陈兴蓉及其委托代理人李阳炳、黄勇,被告璧山区人力社保局的委托代理人熊兰亚,第三人重庆聚贤人力资源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聚贤人力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卢应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7年5月5日,被告璧山区人力社保局作出璧人社伤险不认字[2017]5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陈兴蓉于2017年1月5日受到的事故伤害,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十五条规定的认定工伤或者视同工伤之情形,决定对其所受的事故伤害不予认定工伤或视同工伤。

原告陈兴蓉诉称,原告系第三人招用的工人,经第三人派遣在璧泉街道办事处从事环卫工作。2017年1月5日19时许,原告在工作中因行人乱扔果皮与之发生口角,继而被行人打伤。经诊断为:1、左胸第7、9肋骨骨折;2、左胸肋部软组织损伤。原告就其受到的伤害向被告申请工伤认定,被告受理后于2017年5月5日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的行政行为。原告认为其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三项的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为此,请求依法撤销被告作出的璧人社伤险不认字[2017]5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的行政行为。

原告向本院提交并举示了以下证据:

1、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拟证明原告的起诉符合条件;2、调解协议书、陈兴蓉、张徐、曾随全、周远丽、郝春燕的询问笔录。你证明原告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伤害,依法应当认定工伤;3、照片、视频资料(光盘)。拟证明原告对其受到的暴力伤害无过错。

被告璧山区人力社保局辩称,原告虽在工作中受到暴力伤害,但其受伤与工作无关。导致原告受伤的原因是其咒骂他人小孩,并非履行职责。被告作出的本案被诉行政行为合法,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向本院提交并举示了以下证据:

1、工伤认定申请表。拟证明原告于2017年4月12日提出工伤认定申请;2、陈兴蓉身份证复印件、第三人公司基本情况查询件。拟证明原告具有劳动者资格,第三人具有用工主体资格;3、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关系转移信息表、个人缴费通知单。拟证明原告没有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4、劳动协议。拟证明原告系第三人招用后派遣到璧泉街道从事环卫工作;5、调解协议书、公安机关询问笔录(陈兴蓉、张徐、曾随全、周远丽、郝春燕、任开英)。拟证明原告在工作中因谩骂他人而受到故意伤害;6、诊断证明。拟证明原告受到暴力伤害;7、非工伤举证说明。拟证明被告告知了原告享有的举证权利;8、受理决定书、举证通知书、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文书送达登记表。拟证明本案被诉行政行为程序合法。

第三人聚贤人力公司述称,原告虽在工作中受到暴力伤害,但其受伤与工作无关。导致原告受伤的原因是其咒骂他人小孩,并非履行职责。被告作出的本案被诉行政行为合法,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对被告所举证据的质证意见:对证据1、2、3、4、6、8无异议。对证据5、7有异议。即对调解书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无异议,但对被告的证明目的有异议。对询问笔录的关联性无异议,但对证人部分陈述内容的真实性有异议。询问笔录系证人证言,证人应当出庭作证。对非工伤举证说明真实性无异议,但不能证明原告不是工伤。

第三人对被告所举证据均无异议。

被告对原告所举证据的质证意见:对证据1无异议。对证据2、3的真实性无异议,但不认可其证明目的。

第三人对原告所举证据的质证意见:对证据1、2、3的真实性无异议,但不能证明原告受到的伤害属工伤。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被告举示的1、2、3、4、6、8项证据,因原告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被告举示的第5项证据系公安机关办案过程中依法形成的调解书和询问笔录,其来源、形式合法,与本案具有真实性、关联性,本院予以采信。被告举示的证据7系聚贤人力公司在行政程序中认为原告不是工伤的陈述材料,与本案具有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本院予以确认。原告举示的证据1、2、3与本案具有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本院予以采信。

经审理查明,原告陈兴蓉系第三人聚贤人力公司招用。原告经第三人派遣,于2015年7月1日到璧山区璧泉街道办事处从事环卫工作,主要负责工业街等路段的清扫。工作时间为早晨6点至中午1点;中午1点至晚上8点。2017年1月5日18时许,张徐领着其小孩带着小孩玩“嘎嘎酒”的柑橘皮到璧泉街道工业街凉亭附近玩耍时,其小孩将部分切成块的柑橘皮仍在了街面上。随后,负责该路段清洁卫生的环卫工曾随全发现街面上有很多柑橘皮和瓜子壳,并看见张徐手里提着一包切成块的柑橘皮和瓜子壳,就对张徐说“年轻人这样要不得”。张徐对此称“是小孩顽皮乱扔的”。双方由此发生争吵。其间,刚清扫完路面准备清扫凉亭的陈兴蓉闻讯赶来,看见街面上的柑橘皮等垃圾后,即与张徐理论,继而发生争吵。期间,因陈兴蓉的不当语言,双方发生肢体冲突,导致陈兴蓉受伤。经诊断为1、左胸第7、9肋骨骨折;2、左胸肋部软组织损伤。2017年2月23日,陈兴蓉与张徐在公安机关办案民警的主持下,双方达成了如下调解协议:“一、由张徐一次性赔偿陈兴蓉的医疗费及一切费用35000元(三万伍仟元整),陈兴蓉不再追究张徐的法律责任,双方达成谅解,……。”2017年4月12日,原告陈兴蓉向被告璧山区人力社保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并提交了劳动协议、诊断证明等材料。同月14日被告对原告的申请作出受理决定。同月18日,被告向第三人聚贤人力公司发送了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2017年5月5日,被告作出璧人社伤险不认字[2017]5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聚贤人力公司于2015年7月1日派遣陈兴蓉到璧山区璧泉街道办事处从事环卫工作。2017年1月5日19时许,陈兴蓉上班过程中因行人乱扔果皮问题与行人发生口角,继而相互抓扯,抓扯过程中陈兴蓉受伤。经诊断为:……。对此,被告认为陈兴蓉于2017年1月5日受到的事故伤害,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十五条规定的认定工伤或者视同工伤之情形,决定对其所受的事故伤害不予认定工伤或视同工伤。原告不服上述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依法予以撤销。

本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的规定,被告璧山区人力社保局具有工伤认定的行政职权,其受理原告陈兴蓉提出的工伤认定申请符合法律规定。本案中,各方当事人对第三人招用原告并派遣至璧泉街道从事环卫工作,以及原告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受到暴力伤害的事实无异议。争议在于:原告是否属于履行工作职责中受到的暴力伤害。对此,本院认为,从本案查明事实来看,原告系第三人招用并被派遣至璧泉街道从事环卫工作,其工作职责既包括了对路面(街面)的清扫,也包括了对乱扔垃圾等不文明行为的劝阻。本案中,原告是在对乱扔垃圾行为进行劝告过程中与张徐发生争吵,继而相互抓扯导致其身体受伤,故原告所受伤害与其履行工作职责之间存在因果关系。需要指出的是,原告劝阻有碍市容环卫的不文明行为时,同样也应当做到文明礼貌。本案中,原告的不当言语虽是激化矛盾和导致其受伤的原因之一,但不影响对原告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事实认定。综上所述,原告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的伤害。被告认定原告受到的伤害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的规定,属适用法规错误。为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撤销被告重庆市璧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璧人社伤险不认字[2017]5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诉讼费50元,由被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陈伟

人民陪审员  陈语

人民陪审员  王花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十四日

书记员  罗春兰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