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准工时制更改为不定时工时制是否需要经过员工同意?

案例简介

2016年12月2日,丁某与L公司签订劳动合同,约定劳动合同期限从2016年10月17日起至2020年3月31日止,从事酒店管理工作;实行每周5天工作制,即每日工作8小时,每周工作40小时,月工资为20300元。2017年2月16日,L公司将丁某委派至X酒店任业主财务代表及酒店副总经理,L公司及X酒店每月发放丁某工资29000元。此外,2016年11月30日经相关单位批准X酒店的总经理、总监、经理计14人实行不定时工作制,实行期限2016年12月1日至2017年11月30日。
2017年5月25日,L公司以丁某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为由,解除了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丁某遂向杭州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L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双休日加班工资、节假日加班工资等费用。
庭审中,丁某认为自己在与公司签订合同时明确约定了按照标准工时制执行,L公司就应当支付自己延时加班费。L公司则认为虽未通知丁某标准工时制的变更,但是丁某的岗位已经获得了相关部门的批准实行不定时工作制,因此根本无需支付丁某任何加班费。
仲裁委最终裁决L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但驳回了丁某的其他申请请求。丁某不服该裁决,认为双方在签订劳动合同时约定实行标准工时制,L公司应当向其支付加班费,故向法院提起诉讼。

法院认为:
对劳动者实行何种工时制是劳动合同的重要内容,在丁某与L公司已约定实行标准工时制的情况下若变更为不定时工时制,须由双方协商一致才能进行变更。
虽然L公司抗辩根据X酒店获批的不定时工作制所对应的岗位,丁某被委派至该酒店任副总经理应适用不定时工作制,但丁某与L公司在签订劳动合同时约定对丁某实行标准工时制,且L公司并未提交其与丁某已协商变更为不定时工作制的证据,故L公司仍应按标准工时制计算丁某的加班工资。
综上,法院最终判决L公司支付丁某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及加班工资。

案号
(2018)沪01民终1422号
判决时间
2018年5月31日
判决原文
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丁硕宸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被告):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杭州市西湖区天目山路373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30000ma27u06e3g
  法定代表人:李青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沈逸,浙江天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丁硕宸,1972109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黄浦区。
  委托代理人:刘婷婷,上海欧森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丁硕宸劳动争议一案,不服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2017)浙0106民初1056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8326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根据有效证据及双方当事人的庭审陈述认定事实如下:
  2016122日,丁硕宸与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签订《劳动合同》一份,约定劳动合同期限从20161017日起至2020331日止,试用期自20161017日至2017116日;丁硕宸从事酒店管理工作;实行每周5天工作制,即每日工作8小时,每周工作40小时;丁硕宸试用期及试用期满后的月工资均为20300元。
  2016122日丁硕宸签收了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的《员工职位薪酬调整通知书(b版)》,载明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自2016121日将丁硕宸的标准年薪由44.28万元(月薪3.69万元,按12个月固定发放,年终奖金根据酒店业绩考核计发)调整为46.4万元(薪酬结构详见附件《薪酬预算表》)。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提交的丁硕宸的《薪酬预算表》载明:丁硕宸年薪标准46.4万元,起薪时间2016121日,丁硕宸的薪酬由固定薪酬、浮动薪酬构成,固定薪酬12个月基本工资243600元,浮动薪酬包括12个月绩效基数104400元和年底绩效116000元,年底绩效随经营、个人表现浮动。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自201612月起每月发放丁硕宸工资29000元,其中包括月基本工资20300元(243600元÷12个月)及月绩效工资8700元(104400元÷12个月)。此外,2017124日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还另发丁硕宸工资9700元,对于该款的性质庭审中双方陈述不一,丁硕宸认为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发放的201612月工资29000元对照调整后年薪46.4万元的标准计算未足额发放,其向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提出异议,故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又补发了9700元予以补足月工资额;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陈述201612月开始执行薪酬调整内容,故丁硕宸在2016年有一个月须进行年底绩效考核,该9700元系丁硕宸2016年一个月的年底绩效考核工资。
  2017216日,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将丁硕宸委派至新昌绿城雷迪森大酒店(以下简称雷迪森酒店)任业主财务代表及酒店副总经理,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及雷迪森酒店每月发放丁硕宸工资29000元。此外,20161130日经相关单位批准雷迪森酒店的总经理、总监、经理计14人实行不定时工作制,实行期限2016121日至20171130日。
  丁硕宸在雷迪森酒店工作期间,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安排其清明节假日值班3天(201742日至4日);20172月至5月期间每月有丁硕宸的考勤记录。
  2017525日,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向丁硕宸送达《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解除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解除理由是丁硕宸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
  2017825日,丁硕宸向杭州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30587元、2016121日至2017525日工资差额52668元、双休日加班工资60445元、节假日加班工资5333元。仲裁委审理后裁决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30587元,驳回丁硕宸的其他申请请求。丁硕宸不服该裁决,于2017117日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1、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支付丁硕宸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30587元;2、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支付丁硕宸201711日至2017525日工资差额48300元;3、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支付丁硕宸20172月至20175月双休日加班工资60445元;4、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支付丁硕宸2017年清明节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5333元。
  原审法院认为,一、关于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单方解除其与丁硕宸的劳动合同是否构成违法解除。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以丁硕宸严重违反规章制度为由解除其与丁硕宸的劳动合同,庭审中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陈述其有权单方解除合同的事实依据是丁硕宸伪造学历证书、违反报销制度和招聘制度以及旷工。对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是否构成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应针对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解除劳动合同当时所提出的事由或情形来审查,但2017525日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通知丁硕宸解除劳动合同时未说明任何可构成严重违反规章制度的解除理由,在此情况下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单方解除劳动合同,故认定其行为已构成违法解除,现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在解除行为发生后再来事后补充说明解除的事由或情形,则不予审查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所述的理由是否成立,且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也未对仲裁委裁决其因违法解除合同所应承担的责任提起诉讼,应视为其服从该裁决内容;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应按经济补偿标准的二倍向丁硕宸支付赔偿金,因解除劳动合同前丁硕宸的工资高于丁硕宸所在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的三倍,则在计算经济补偿时应按杭州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的三倍计算(2016年度杭州市区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为61174元),根据丁硕宸在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的工作年限,应计算1月工资,故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应支付的赔偿金为30587元(61174元÷12个月×3倍×2倍)。二、关于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是否已足额发放丁硕宸每月工资。根据丁硕宸签收的《员工职位薪酬调整通知书(b版)》内容,自2016121日起丁硕宸的标准年薪由44.28万元调整为46.4万元,但上述通知书同时还载明46.4万元的构成详见《薪酬预算表》,庭审中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提交了《薪酬预算表》,丁硕宸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但丁硕宸又不予提交其认为真实的《薪酬预算表》,在此情况下对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提交的《薪酬预算表》的证明作用予以确认。根据该预算表所载内容,丁硕宸的年薪中每年基本工资243600元、每年绩效基数104400元,该两项工资按12个月平均发放,故丁硕宸每月应发工资合计29000元,该金额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已足额发放,年薪中剩余的116000元载明系年底绩效工资,需随经营、个人表现而浮动,审理中丁硕宸主张年薪46.4万元按12个月平均计算即为其每月应发的工资金额,该主张与《薪酬预算表》所载内容不符,至于2017124日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发放给丁硕宸的9700元款项性质,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的陈述符合《薪酬预算表》,予以采纳,因丁硕宸主张的每月应发工资金额无依据,则其按该金额作为计算标准要求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支付工资差额不予支持。三、关于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是否应支付丁硕宸双休日及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丁硕宸与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在签订劳动合同时约定对丁硕宸实行标准工时制之事实清楚,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辩称根据雷迪森酒店获批的不定时工作制所对应的岗位,丁硕宸被委派至该酒店任副总经理应适用不定时工作制。对劳动者实行何种工时制是劳动合同的重要内容,在丁硕宸与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已约定实行标准工时制的情况下若变更为不定时工时制,须由双方协商一致才能进行变更,但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未提交其与丁硕宸已协商变更的证据,故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抗辩对丁硕宸应实行不定时工作制、继而无需支付加班工资的意见不能成立。丁硕宸请求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支付加班工资,对是否存在加班的事实丁硕宸负有举证责任,审理中丁硕宸提交了其在雷迪森酒店20172月至5月的考勤表及2017年清明节的值班表予以证明其主张,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考勤表还须经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审核,加班须提出申请,丁硕宸提交的考勤表已载明该考勤表为员工薪资发放、考核的基本依据之一,故该考勤表具有证明作用,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虽陈述考勤表最终需经其审核,但至今未提交关于审核结果及相应理由的证据,至于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所述加班需提出申请的规章制度未有证据证明已公示或告知丁硕宸,在此情况下,根据考勤表及值班表的内容来审查确定丁硕宸是否存在加班事实。20172月考勤表中18日、19日、25日、264天的双休日考勤内容有涂改,“本月加班统计”也为“0”,在3月的统计中也未有上月转入的加班统计,故丁硕宸主张的该4天加班依据不足,不予认定;3月考勤双休日加班8天予以认定;42日至4日清明节假期丁硕宸值班3天,其余双休日加班8天;5月未有加班,该月丁硕宸调休6天(考勤表中调休5天及522日休息1天);对于3天节假日值班,丁硕宸将其等同于加班而主张加班工资,丁硕宸值班主要应对可能出现的突发事件和紧急公务,其虽需在岗,但工作特点、工作任务及工作强度与加班并不相同,丁硕宸要求将3天值班作为加班而要求支付加班工资无法律依据,丁硕宸也未提交值班应享受何种待遇的证据,结合实际给予相等时间的调休较为合理,故在本案中值班时间可与调休时间相抵。综上,丁硕宸双休日加班16天,值班3天,调休6天,经折抵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尚应支付丁硕宸13天双休日加班工资,按丁硕宸每月工资29000元计算为34667元(29000元÷21.75天×13天×2倍)。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辩称丁硕宸的年休假时间也应与加班时间折抵与法律不符,不予采纳。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四十四条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七条之规定,判决:一、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支付丁硕宸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30587元、加班工资34667元,合计65254元,该款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付清。二、驳回丁硕宸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免收案件受理费。
  宣判后,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称:一、一审法院对于解除劳动合同的基本事实认定不清,证据不足。一审判决以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在通知丁硕宸解除劳动合同时未说明任何可构成严重违反规章制度的解除理由,认定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构成违法解除,且不予审查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在解除行为发生后补充说明解除的是理由或情形。该认定与本案的事实情况不符,理由如下:1、丁硕宸在与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时已充分了解并自愿遵守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制定的,包括但不限于有关劳动报酬、工作时间、休息休假、劳动安全卫生、保险福利、职工培训、劳动纪律以及劳动定额管理等各项规章制度,且该等制度系《劳动合同》的一部分。2、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在丁硕宸充分了解并自愿遵守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制定的各项规章制度,且丁硕宸严重违反多项规章制度的情形下,以丁硕宸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为由解除与丁硕宸的《劳动合同》符合《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即“劳动者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故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虽未在向丁硕宸发送的《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中明确其具体违反的公司规章制度的条款,但并不影响丁硕宸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的事实。一审法院并不能以《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中未列明规章制度的条款就认定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系违法解除。二、一审法院对丁硕宸的加班事实认定不清,证据不足。一审判决认定丁硕宸适用标准工时制,且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应向丁硕宸支付加班费的事实认定与本案的事实情况不符,理由如下:1、虽然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与丁硕宸签订的劳动合同中约定的是标准工时制,但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系于2017216日将丁硕宸委派至雷迪森酒店担任财物代表兼酒店副总经理职务,且丁硕宸已对该职务予以签字确认。而雷迪森酒店于20161125日已向当地新昌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就总经理、总监、经理、销售、司机岗位申请了不定时工作制,并于20161130日获得审批同意。故丁硕宸至雷迪森酒店任职时对其工作岗位已使用不定时工作制应是知晓的,且丁硕宸也已通过实际履行雷迪森酒店排版的方式默认了调整工时制度,应视为双方对工作时间的变更已达成一致。故在实行不定时工作制的情况下,丁硕宸的工作时间不受工作时间标准的限制,不存在支付加班工资的问题。2、即便丁硕宸仍应使用标准工作制,在丁硕宸提交的考勤表仅有其单方签字,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并未对该考勤情况进行确认的情形下,一审法院并不能仅以丁硕宸提交的未反映真实情况出勤的考勤表来认定丁硕宸的工作时间。丁硕宸提交的20172月至5月这4个月的工勤表中,就存在多处与事实情况不符的记录;如20172月份员工考勤记录,明显存在丁硕宸擅自修改的痕迹;且在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与丁硕宸已于2017525日解除《劳动合同》的情形下,在20175月份员工考勤表记录中526-28日、31日依然记录为行政班,529-30日依然记录为加班,且丁硕宸亦对此进行了签字确认。故显然,丁硕宸提交的考勤表并不能真实反映丁硕宸的工作时间,一审法院并不能仅以丁硕宸提交的考勤表认定丁硕宸的工作时间。综上,请求撤销原判第一项,维持第二项并由丁硕宸承担本案一审、二审诉讼费。
  被上诉人丁硕宸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故一审判决不应当被撤销。1、一审判决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违法解除劳动合同事实清楚,依据充分。首先,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在仲裁裁决后已经向丁硕宸支付了违法解除合同赔偿金,且未就仲裁裁决提起诉讼,应视为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对仲裁委裁决其承担违法解除合同赔偿责任的服从及认可。其次,劳动合同解除的意思表示一经到达对方,解除即生效,且解除理由应当依据解除时事由及情形来审查。本案中,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于2017525日单方解除与丁硕宸的劳动合同,理由为丁硕宸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却未向丁硕宸明示具体的违反事项及条款。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的解除行为明显不符合法律规定。再次,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于庭审时提供的所谓的违规材料,一、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一审提供的材料均是事后准备,丁硕宸从未见过,且依据《劳动合同法》规定,合法的规章制度应经过相应的法定程序制定、公示。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提供的材料不符合法律规定;二、真实性无法认可,且不能证明丁硕宸有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的行为;三、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提供的证据明显系伪造证据(515日即知晓丁硕宸522日会不在岗等)。一审判决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支付加班工资事实清楚,依据充分。根据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与丁硕宸双方的劳动合同约定,丁硕宸的工时制为标准工时制,工作时间为周一至周五,每周不超过40小时。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虽主张相关岗位为不定时,但未与丁硕宸约定变更丁硕宸的工作工时。丁硕宸向一审法庭提供的考勤证据已经明确了丁硕宸的加班日期及天数,且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也予以认可。因此,丁硕宸加班事实已明确。至于一审的计算标准及依据,虽然与丁硕宸要求有差异,现丁硕宸认可一审的计算标准。综上,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人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和被上诉人丁硕宸在二审期间均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证据。
  经二审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所认定的事实正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八条的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对上诉请求的有关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审查。”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于2017525日向丁硕宸送达了《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解除的理由是丁硕宸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陈述丁硕宸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主要表现为:伪造学历证书、违反报销制度和招聘制度以及旷工。但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并未提交有效证据证明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在作出《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前或向丁硕宸送达《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时,向丁硕宸告知其严重违反规章制度的解除理由,原审法院对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在解除行为发生后再说明解除的事由或情形不予审查并无不妥,据此,原审法院认定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已构成违法解除,并判决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支付丁硕宸赔偿金30587元并无不当。根据丁硕宸与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约定丁硕宸实行的是标准工时制,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其与丁硕宸已协商变更为不定时工作制的证据,故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仍应按标准工时制计算丁硕宸的加班工资。原审法院根据丁硕宸提交的考勤表,认定丁硕宸双休日加班13天,判决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支付丁硕宸加班工资34667元并无不当。综上,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的上诉理由依据不足,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和实体处理正确。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绿城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赵为民

审判员: 徐 丹

审判员: 毕克来

二O一八年五月三十一日

书记员: 项 琳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