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福道与宁波住重机械有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案例简介

案情简介:员工无证驾驶摩托车上下班,公司可以以违纪为由单方解除吗?

杨某原为Z公司员工。2015年9月10日,杨某骑摩托车上班途中发生与一辆电瓶车相撞的交通事故,Z公司得知杨某未取得摩托车驾驶证,杨某驾驶的摩托车也未经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登记。2015年9月11日,杨某就无证驾驶无牌摩托车上下班的行为向Z公司作了书面检讨,并承诺“以后保证不会再驾驶无牌无证车,如再有类似事情发生,任公司领导处罚”。2015年11月9日,Z公司在抽查无牌无证机动车通勤情况时,再次发现杨某无证驾驶无牌摩托车上下班。2015年12月3日,Z公司在通知工会后,以杨某“在2015年11月9日再次驾驶无证无牌摩托车上下班,严重违反劳动合同及公司规章制度”为由,解除了与杨某的劳动合同。公司解除所依据的规章制度条款如下:“惩罚方式A级:公司单方解除劳动合同,不设预告期,并不支付任何形式的经济补偿、经济赔偿”,“在公司内有损害自身生命健康安全或危害他人、公司生命健康、财产安全的行为,处A级惩罚”。
杨某认为公司解除违法,遂诉至仲裁,后经一审、二审。
一审法院认为:杨某无证驾驶摩托车上下班,不仅损害自身安全,也会危及他人的生命健康、财产安全,杨某无证驾驶摩托车上下班在进出厂区时会危及其他员工生命健康、财产安全,对公司的财产安全造成损害。在Z公司对杨某进行教育后,杨某承诺不会再驾驶无牌无证车,如若再发生任公司处罚。但在两个月后,杨某再次无证驾驶摩托车上下班,违背自己的承诺,也违反了诚信原则。Z公司就杨某无证驾驶摩托车上下班的行为,依据《公司就业规程》中的《员工惩罚实施细则》,解除与杨某的劳动合同,符合法律规定。杨某要求Z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法院不予支持。
二审法院认为:杨某对其在2015年11月9日无证驾驶无牌摩托车的事实并不否认,亦认可曾在同年的9月11日因无证驾驶该无牌摩托车发生交通事故而被公司处罚,并作了相应的书面检讨的事实。故杨某的违规行为并非初次,其应明知无证驾驶无牌摩托车的危害性,亦应明知公司对此类违规行为的处理后果。公司的解除行为并无不妥。

案号
(2016)浙02民终1731号
判决时间
2016年7月25日
判决原文

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浙02民终1731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杨福道。

委托代理人:叶华盈,浙江和义观达(宁波经济技术开发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宁波住重机械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宁波市北仑区恒山西路775号。

法定代表人:石川胜博,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冯坚坚,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波,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

上诉人杨福道因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浙江省宁波市北仑区人民法院于2016年5月5日作出的(2016)浙0206民初111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6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经阅卷和询问当事人,事实已核对清楚,决定径行判决。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认定:杨福道于2011年5月23日进入宁波住重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住重公司)工作,双方签订了劳动合同,最后一份劳动合同到期日为2016年5月22日。2015年9月10日,杨福道骑摩托车上班途中发生与一辆电瓶车相撞的交通事故,住重公司得知杨福道未取得摩托车驾驶证,杨福道驾驶的摩托车也未经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登记。2015年9月11日,杨福道就无证驾驶无牌摩托车上下班的行为向住重公司作了书面检讨,并承诺“以后保证不会再驾驶无牌无证车,如再有类似事情发生,任公司领导处罚”。2015年11月9日,住重公司在抽查无牌无证机动车通勤情况时,再次发现杨福道无证驾驶无牌摩托车上下班。2015年12月3日,住重公司在通知工会后,以杨福道“在2015年11月9日再次驾驶无证无牌摩托车上下班,严重违反劳动合同及公司规章制度”为由,解除了与杨福道的劳动合同。《宁波住重机械有限公司就业规程》中的《员工惩罚实施细则》第1条、第3条6-60规定:“惩罚方式A级:公司单方解除劳动合同,不设预告期,并不支付任何形式的经济补偿、经济赔偿”,“在公司内有损害自身生命健康安全或危害他人、公司生命健康、财产安全的行为,处A级惩罚”。

后杨福道向宁波市北仑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住重公司向其支付2015年12月份工资661.72元,并支付违法解除的赔偿金47975.10元,但该委驳回了杨福道的上述仲裁请求。

杨福道因不服仲裁结果,诉至原审法院。杨福道在原审中起诉称:杨福道于2011年5月进入住重公司工作,双方签订过两份劳动合同。杨福道在工作中一直遵守公司各项规章制度。2015年12月3日,住重公司以驾驶无证无牌车辆为由单方违法解除了与杨福道的劳动合同。双方劳动关系解除前一年杨福道月平均工资为4797.51元。现起诉要求住重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赔偿金47975.10元。

住重公司在一审中答辩称:2015年9月10日,杨福道骑摩托车上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事后公司得知其摩托车未经交通管理部门登记,其也没有取得摩托车驾驶证。因无证驾驶无牌摩托车上下班的行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不仅危害员工自身生命安全,对公司其他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及公司的财产安全也会造成危害,当日杨福道上司对其进行了教育,要求其纠正并提交检讨书。2015年9月11日,杨福道提交检讨书,写明“保证不会再驾驶无牌无证车,如再有类似事情发生,任公司领导处罚”。2015年11月9日,住重公司抽查员工驾驶无牌无证机动车通勤情况时,发现杨福道再次无证驾驶无牌摩托车上下班。杨福道行为不仅违反国家强制性法律规定,也违背自己的承诺,其驾驶摩托车进入厂区会危害其他员工的生命健康、公司财产安全。住重公司在通知工会后,依据《劳动合同》第9条第1款、第10条第5.2款、第15条第6款、《员工惩罚实施细则》第3条2-45、第3条6-60的规定,解除了与杨福道的劳动合同。杨福道在解除劳动合同同意书上签字是对住重公司解除劳动合同行为的认可。故住重公司无需向杨福道支付任何赔偿。

原审法院审理认为:杨福道无证驾驶摩托车上下班,不仅损害自身安全,也会危及他人的生命健康、财产安全,杨福道无证驾驶摩托车上下班在进出厂区时会危及其他员工生命健康、财产安全,对公司的财产安全造成损害。在住重公司对杨福道进行教育后,杨福道承诺不会再驾驶无牌无证车,如若再发生任公司处罚。但在两个月后,杨福道再次无证驾驶摩托车上下班,违背自己的承诺,也违反了诚信原则。住重公司就杨福道无证驾驶摩托车上下班的行为,依据《宁波住重机械有限公司就业规程》中的《员工惩罚实施细则》,解除与杨福道的劳动合同,符合法律规定。杨福道要求住重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原审法院不予支持。综上,原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的规定,作出判决:驳回杨福道的诉讼请求。

宣判后,原审原告杨福道不服,向原审法院提起上诉称:请求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被上诉人支付上诉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47975元。理由如下:1.被上诉人单方解除劳动合同,不符合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之规定,应支付上诉人赔偿金。上诉人无证驾驶摩托车的行为未达到“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严重程度,也未达到“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的程度,被上诉人以此为由解除劳动合同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2.被上诉人提供的《就业规程》和《员工惩罚实施细则》的产生未经合法程序,不具有合法性,不能作为惩罚上诉人的依据。上诉人认为,条文规定的“在公司内有损害自身生命健康安全或危害他人、公司生命健康、财产安全的行为”,应理解为损害自身生命健康安全或危害他人生命健康财产安全的行为结果已经实际发生时,公司才具有单方解除权,不能理解为存在上述各种危害发生的可能性时用人单位即具有单方解除权,本案的上诉人的行为显然没有造成相应的结果发生。3.被上诉人的解除行为,不因上诉人此前“如再有类似事情发生,任公司领导处罚”的承诺而合法化,同时上诉人的承诺也没有明确表示放弃向被上诉人主张相应权利的意思表示。是否系违法解除应由法律强制性规范规定,不因上诉人的表述或承诺改变行为本身的法律性质。

被上诉人住重公司答辩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判决正确,要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向本院递交新的证据。

二审审理过程中,双方当事人对原审认定的事实均无异议。故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被上诉人解除与上诉人之间的劳动关系这一行为的合法性认定。故在本案中,首先要审查上诉人所制定的规章制度的实体及程序是否合法;其次要审查被上诉人是否存在违反规章制度行为;最后要审查被上诉人解除程序是否合法。具体而言,首先,本案的被上诉人据以处罚上诉人的规章制度系《宁波住重机械有限公司就业规程》(以下简称《就业规程》)中的《员工惩罚实施细则》第1条、第3条6-60之规定,该规定为“惩罚方式A级:公司单方解除劳动合同,不设预告期,并不支付任何形式的经济补偿、经济赔偿”,“在公司内有损害自身生命健康安全或危害他人、公司生命健康、财产安全的行为,处A级惩罚”。被上诉人在向一审法院递交《就业规程》的同时还递交了《职场说明会签到表》、《告知确认书》等,且上诉人在一审庭审中明确表示对《就业规程》等上述文件不持异议。现上诉人认为《员工惩罚实施细则》并非《就业规程》中的一部分而否认该细则在实体上及程序上的合法性,但上诉人并未就此提供相应的反驳证据以支持其主张,故本院不予采信。其次,上诉人对其在2015年11月9日无证驾驶无牌摩托车的事实并不否认,亦认可曾在同年的9月11日因无证驾驶该无牌摩托车发生交通事故而被被上诉人处罚,并作了相应的书面检讨的事实。故上诉人的违规行为并非初次,其应明知无证驾驶无牌摩托车的危害性,亦应明知被上诉人对此类违规行为的处理后果。最后,根据被上诉人在一审中提供的《致工会函》,可知被上诉人就解除其与上诉人之间的劳动关系的事宜已经向企业工会告知,说明上诉人履行了解除员工的相应的程序义务。综上,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判决得当。上诉人之上诉请求,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曹炜

审判员 梅亚琴

代理审判员 刘建军

二〇一六年七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员许玲儿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