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琛与易财行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案例简介

人事经理“封杀”爽约应聘者后遭解聘,解聘合法否?
2015年8月12日,李莫愁进入古墓公司从事人力资源部招聘经理工作,双方签有期限为2015年8月12日至2018年8月11日的劳动合同,约定每月工资15,000元,双方还就其他事项做了约定。
2016年2月至3月期间,案外人小龙女先后二次至古墓派公司面试,后古墓派公司通知其于2016年3月15日第三次面试,但2016年3月15日,小龙女并未至古墓派公司面试,李莫愁通过电话询问其原因,小龙女表示其已拿到其它公司的入职邀请,两人遂起争议。同日,李莫愁向小龙女发送内容为“脑子有病就早点治,别他妈出来祸害别人”的微信,之后又将小龙女个人简历发至理财行业人事招聘的微信群,并发送内容为“大家注意这个人”、“垃圾”、“理财端千万别要”的微信。
2016年3月16日,小龙女针对李莫愁的行为进行报警,警察至古墓派公司出警处理。同日,小龙女就该事件与古墓派公司副总裁林某通过微信进行交涉,主要内容为小龙女要求古墓派公司提供李莫愁个人信息方便进行起诉,古墓派公司希望小龙女不要起诉李莫愁并保证会尽快处理该事件。
2016年3月17日,古墓派公司因李莫愁泄露公司机密、攻击候选人对公司造成不利影响,以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以及严重失职,给用人单位造成重大损害为由解除劳动合同。
法院认为,根据已查明事实,李莫愁作为古墓派公司人力资源部招聘经理,在招聘过程中对应聘者进行人身攻击,并将应聘者个人简历擅自发送至理财行业负责人事招聘的交流微信群,并对其进行人身攻击,导致应聘者报警并有警察至古墓派公司出警,其行为已严重违反其作为人事招聘人员的基本职业操守,对用人单位造成严重不良影响,古墓派公司据此解除李莫愁劳动合同,合法有据,李莫愁要求古墓派公司支付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李莫愁认为公司的解除行为违法,遂申请仲裁,后诉至法院。

案号
(2016)沪0104民初20299号
判决时间
2016年11月18日
判决原文

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沪0104民初20299号

原告:李琛,女,1990年3月1日出生,汉族,户籍地湖北省武汉市青山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程跃,上海胜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易财行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注册地上海市奉贤区奉城镇新奉公路XXX号XXX幢XXX室,主营业地上海市徐汇区龙华中路XXX号上海绿地中心A座1904室。

法定代表人:赵梁,职务不详。

委托诉讼代理人:安延花,女,易财行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工作人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武莎娜,女,易财行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工作人员。

原告李琛与被告易财行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财行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16年9月2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李琛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程跃、被告易财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安延花、武莎娜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李琛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易财行公司支付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30,000元;2.易财行公司支付2015年8月12日至2016年3月17日延时加班工资3,620.69元。事实和理由:2015年8月12日,李琛进入易财行公司从事人力资源部招聘经理工作,双方签有期限为2015年8月12日至2018年8月11日的劳动合同,每月工资15,000元。2016年3月17日,易财行公司以李琛严重违反规章制度,严重失职,给用人单位造成重大损失为由解除劳动合同,但李琛不存在以上行为,易财行公司所依据的员工手册制定未经法定程序,且李琛并不知晓该员工手册,易财行公司系违法解除,应当支付赔偿金。另外,2015年8月12日至2016年3月17日期间,李琛存在延时加班,易财行公司应当支付加班工资。

易财行公司辩称,李琛作为人事招聘经理,在招聘过程中对应聘人员进行人身攻击、骚扰及诽谤,并泄露应聘人员个人信息,其行为严重违反规章制度,易财行公司据此解除李琛劳动合同,合法有据,无需支付赔偿金。根据易财行公司员工手册规定,员工加班需履行加班申请程序,填写加班申请单并经领导批准,且2015年9月、10月以及2016年2月易财行公司已支付过李琛加班工资,现李琛要求易财行公司支付2015年8月12日至2016年3月17日延时加班工资,缺乏事实依据。综上,请求驳回李琛的诉讼请求。

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2015年8月12日,李琛进入易财行公司从事人力资源部招聘经理工作,双方签有期限为2015年8月12日至2018年8月11日的劳动合同,约定每月工资15,000元,双方还就其他事项做了约定。

在职期间,李琛正常上班时间为周一至周五上午9:00—11:30以及下午13:30—17:30,易财行公司对其进行考勤。易财行公司除每月正常支付李琛工资外,另在2015年9月支付加班工资840.52元,2015年10月支付加班工资129.31元,2016年2月支付加班工资323.28元。同时,易财行公司每月将工资单通过电子邮件形式发送给李琛。

2016年2月至3月期间,案外人吴某某先后二次至易财行公司面试,后易财行公司通知其于2016年3月15日第三次面试,但2016年3月15日,吴某某并未至易财行公司面试,李琛通过电话询问其原因,吴某某表示其已拿到其它公司的入职邀请,两人遂起争议。同日,李琛向吴某某发送内容为“脑子有病就早点治,别他妈出来祸害别人”的微信,之后又将吴某某个人简历发至理财行业人事招聘的微信群,并发送内容为“大家注意这个人”、“垃圾”、“理财端千万别要”的微信。

2016年3月16日,吴某某针对李琛的行为进行报警,警察至易财行公司出警处理。同日,吴某某就该事件与易财行公司副总裁王某通过微信进行交涉,主要内容为吴某某要求易财行公司提供李琛个人信息方便进行起诉,易财行公司希望吴某某不要起诉李琛并保证会尽快处理该事件。

2016年3月17日,易财行公司因李琛泄露公司机密、攻击候选人对公司造成不利影响,以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以及严重失职,给用人单位造成重大损害为由解除劳动合同。

另查,2015年9月及同年10月,易财行公司人力资源部负责人吕烨通过内部通讯系统通知李琛等人加班;2016年2月19日,李琛填写2016年2月1日及同年2月2日的加班申请单并经领导批准。易财行公司表示员工加班需要填写加班申请单并经领导批准或者由公司安排,2015年9月及10月易财行公司安排李琛加班,2016年2月李琛填写加班申请单并经领导批准,故易财行公司支付李琛加班工资;李琛表示易财行公司除通过内部通讯系统安排其加班外,也会以口头形式安排其加班,李琛实际加班时间超过易财行公司确认时间。

2016年3月21日,李琛向上海市徐汇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易财行公司支付:1、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30,000元;2、2015年8月12日至2016年3月17日工作日延长工作时间28小时的加班工资3,620.69元;3、2016年3月1日至同年3月17日工资差额2,004.92元。同年4月19日,该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一、易财行公司在裁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支付李琛2016年3月1日至同年3月17日工资差额1,517.66元;二、对李琛的其他申诉请求不予支持。李琛不服该裁决,向本院提起诉讼。

以上事实,除当事人陈述外,另有劳动合同、考勤管理制度、工资单、电子邮件、微信截屏、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内部通讯系统截屏、加班申请单等证据证明,本院予以确认。

李琛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交:

1、2015年10月至2016年3月考勤记录,李琛表示易财行公司内部考勤系统的考勤记录显示日期,该考勤记录由李琛从公司电脑中打印而来,无法显示日期,2015年11月之后的考勤记录不完整,李琛工号为103号,证明李琛存在延时加班,易财行公司应当支付加班工资。

易财行公司对证据1真实性有异议,表示该考勤记录无具体日期且不完整,易财行公司的考勤记录是该种格式,但显示日期。

本院采证意见:关于证据1,易财行公司对其真实性有异议,因该考勤记录无具体日期且不完整,李琛亦未提供其他证据证明其晚于规定时间下班系从事单位安排工作或者经单位批准,再结合易财行公司在2015年9月、10月及2016年2月支付加班工资系公司安排或李琛提交加班申请单并经领导批准的情形,故本院对证据1欲证明目的不予确认。

易财行公司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交:

1、证人吴某某证言(出庭作证),吴某某表示其于2016年2月至3月期间至易财行公司面试两次,后来李琛电话通知其第三次面试,吴某某表示同意,但由于其收到其他公司的入职邀请,故未去易财行公司面试。2016年3月15日,李琛电话联系吴某某,吴某某告知未去面试原因,李琛遂在电话中对吴某某进行人身攻击,后又多次打电话并通过短信、微信对吴某某进行人身攻击。后来吴某某得知李琛将其简历发送到多个理财行业负责人事招聘的微信交流群,并告知其他公司不要录用吴某某。吴某某遂报警并与易财行公司相关负责人协商,易财行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会处理该事件。由于李琛的行为,原本给吴某某入职邀请的公司最终没有录用吴某某。证明李琛对吴某某进行人身攻击,泄露其个人信息;

2、2015年6月易财行公司员工手册,其中对违纪及加班有明确规定,易财行公司表示入职时给员工看过该员工手册,但无签收,证明李琛知晓相关制度。

李琛对证据1表示其确实与吴某某存在矛盾,但李琛并未在电话中对吴某某进行人身攻击;对证据2真实性有异议,表示没有见过。

本院采证意见:关于证据1,李琛虽然否认在电话中对吴某某进行过人身攻击,但结合本院已查明事实,李琛确实存在对吴某某进行人身攻击并将其简历发到微信群中的行为,故本院对证据1欲证明内容予以确认;关于证据2,李琛表示其并未看到过,易财行公司未提供其他证据证明告知过李琛,故本院对证据2欲证明内容不予确认。

本院认为,关于诉请1,根据已查明事实,李琛作为易财行公司人力资源部招聘经理,在招聘过程中对应聘者进行人身攻击,并将应聘者个人简历擅自发送至理财行业负责人事招聘的交流微信群,并对其进行人身攻击,导致应聘者报警并有警察至易财行公司出警,其行为已严重违反其作为人事招聘人员的基本职业操守,对用人单位造成严重不良影响,易财行公司据此解除李琛劳动合同,合法有据,李琛要求易财行公司支付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诉请2,如前所述,本院对李琛证据1欲证明内容不予确认,李琛亦未提供其他证据证明其晚于17:30考勤的时间在从事其本职工作,且易财行公司明确表示员工加班需要填写加班申请单并经领导确认或由公司安排。其次,根据已查明事实,2015年9月、10月以及2016年2月,易财行公司因安排李琛加班或李琛填写加班申请单并经领导批准才支付加班工资,易财行公司每月也将工资单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李琛,李琛在职期间从未提出过异议。综上,根据现有证据,李琛要求易财行公司支付2015年8月12日至2016年3月17日延时加班工资,缺乏依据,在本案中难以支持。

李琛未对其余仲裁裁决提起诉讼,视为服从;易财行公司未对仲裁裁决提起诉讼,视为服从。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八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易财行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支付李琛2016年3月1日至同年3月17日工资差额1,517.66元;

二、驳回李琛的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元,免予收取。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马勇刚

人民陪审员  朱虹霞

人民陪审员  王兰芳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十八日

书记员  颜柏龄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