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但签署其他有效书面文件的,能否视为存在劳动合同?

案例简介

2016年7月11日,Y公司向李某出具《聘用通知》一份,载明:李某经面试合格,Y公司聘用李某担任公司供应链中心质量总监工作,请李某2016年7月12日9点到公司人力资源部报到。该《聘用通知》还载明:依双方面试时的协商结果,李某岗位的试用期为3个月,试用期月薪10000元,转正后月薪为12000元,劳动合同期限为三年。次日,李某按上述聘用通知的要求到Y公司报到入职,并填写了《员工信息登记表》。
2017年6月30日,李某从公司离职,并于2017年8月16日向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Y公司支付其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
仲裁庭审期间,Y公司拿出一份有李某签字的劳动合同提出抗辩。由于李某否认该《劳动合同》上的签字系本人所签,并申请笔迹鉴定,经XX司法鉴定所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载明劳动合同中李某的签名非李某本人所签写。仲裁委遂裁决Y公司向李某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100864元。
Y公司不服该仲裁裁决,向法院提起诉讼,其诉请如前。

一审法院认为:
最高人民法院公报案例发布:如用人单位与劳动者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但双方之间签署的其他有效书面文件的内容已经具备了劳动合同的各项要件,明确了双方的劳动关系和权利义务,具有了书面劳动合同的性质,则该文件应视为双方的书面劳动合同,对于劳动者提出因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而要求二倍工资的诉讼请求不应予以支持。《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二条针对实践中劳动合同签订率低以及《劳动法》第十六条仅规定“建立劳动关系应当订立劳动合同”而没有规定违法后果的立法缺陷,增设了二倍工资的惩罚,该第二倍差额的性质并非劳动者的劳动所得而是对用人单位违反法律规定的一种惩戒。二倍工资的立法目的在于提高书面劳动合同签订率、明晰劳动关系中的权利义务而非劳动者可以从中谋取超出劳动报酬的额外利益。因此,员工录用文件中载明的工作部门、工作地点、聘用期限、试用期、工资待遇等劳动合同主要条款的情况下,可以视为双方签订了书面劳动合同。
再者,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若干疑难问题的解答》第二十条规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签署的能够证明劳动关系内容的书面材料(如应聘登记表、聘用通知书、员工登记表等)包括了劳动期限、劳动报酬等内容,并按该内容实际履行的,应视为双方签订了书面劳动合同,用人单位不需要支付劳动者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
本案中,Y公司作为用人单位,其向李某出具的录用文件中明确载明了工作地点(Y公司)、工作部门(供应链中心)、聘用期限(三年)、试用期(3个月)、工资待遇(试用期月薪10000元,转正后月薪为12000元)等主要条款,甚至还明确了李某具体的工作岗位(质量总监)。故,应当视为双方已签订书面劳动合同,Y公司无需支付李某未签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李某不服该判决,随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认为:
本案问题的实质是Y公司是否与李某签订了书面劳动合同。
劳动合同是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的书面凭证,劳动合同的本质是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而产生的权利义务关系。因而,劳动合同仍然应当符合合同原理的内核,遵循合同的一般规律和价值取向。在劳动合同的订立阶段,劳动合同的双方当事人均享有一定程度的意思自治,有互相选择合同相对方的权利和自由,这是双方当事人遵循平等、自愿、自由原则的集中体现。一旦双方当事人形成了缔结劳动合同的合意,并且满足合同关于要约与承诺的相关规定,则劳动合同依法成立,双方的劳动关系依法建立。
结合本案,Y公司于2016年7月11日向李某发出《聘用通知》,该通知包含与李某订立劳动合同的意思表示,并且载明了李某入职的岗位、薪酬、合同期、试用期等劳动合同应当具备的主要条款,同时还明确了承诺期限。该通知符合要约的特征,是Y公司向李某发出的要约。2016年7月12日,李某在承诺期限内按上述聘用通知的要求到Y公司报到入职,并填写了《员工信息登记表》,李某的行为构成承诺,双方达成缔结劳动合同的合意。《聘用通知》与《员工信息登记表》具备书面劳动合同的性质,双方也按照相关内容实际履行,《聘用通知》与《员工信息登记表》能够证明双方建立了劳动关系。因此,《聘用通知》与《员工信息登记表》应当视为双方签订的书面劳动合同。
  综上所述,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号
(2018)川01民终8340号
判决时间
2018年5月25日
判决原文
李义超、成都亿盟恒信科技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被告):李义超,男,1972106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高媛媛,四川有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成都亿盟恒信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国(四川)自由贸易试验区成都高新区天华二路219号天府软件园C**层。
  法定代表人:王春波,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建国,四川恒和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李义超因与被上诉人成都亿盟恒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亿盟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成都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2018)川0191民初309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李义超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第一项,改判亿盟公司向李义超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100864元。事实和理由:一审法院参照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若干疑难问题的解答》、《最高人民法院公报》及《人民司法》相关案例,扩大法律解释范围,适用法律错误。地方司法意见和个案参考案例并非具有普遍约束力的规范性法律文件,我国也非判例法国家,且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意见规定,“按该内容实际履行的”,才可视为签订了劳动合同,而用人单位并未按约定发放工资,因此不应视为签订了劳动合同。
  亿盟公司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李义超的上诉请求,维持一审判决。
  亿盟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确认亿盟公司已与李义超签订了书面劳动合同,亿盟公司不向李义超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100864元;2.亿盟公司不向李义超支付鉴定费2200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711日,亿盟公司向李义超出具《聘用通知》一份,载明:李义超经面试合格,亿盟公司聘用李义超担任公司供应链中心质量总监工作,请李义超20167129点到公司人力资源部报到。该《聘用通知》还载明:依双方面试时的协商结果,李义超岗位的试用期为3个月,试用期月薪10000元,转正后月薪为12000元,劳动合同期限为三年。
  2016712日,李义超按上述聘用通知的要求到亿盟公司报到入职,并填写了《员工信息登记表》。
  2017630日,李义超从公司离职,双方于当日完成工作交接。
  李义超主张双方于劳动关系存续期间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并申请仲裁主张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亿盟公司则拿出一份有“李义超”签字的劳动合同提出抗辩,由于李义超否认该《劳动合同》上的签字系本人所签,并申请笔迹鉴定,经成都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委托,四川求实司法鉴定所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载明劳动合同中“李义超”的签名非李义超所签写。李义超垫付鉴定费2200元,仲裁裁决亿盟公司向李义超支付该鉴定费2200元。
  一审庭审中,双方均表示认可仲裁裁决所查明的李义超的月平均工资为9643/月。
  一审法院另查明,就本案所涉劳动争议事项,李义超作为申请人于2017816日向成都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成都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17121日作出成劳人仲委裁字(2017)10886号仲裁裁决,裁决:亿盟公司向李义超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100864元、鉴定费2200元。亿盟公司不服该仲裁裁决,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其诉请如前。
  一审法院认为:关于亿盟公司要求确认亿盟公司与李义超签订了书面劳动合同,亿盟公司不向李义超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100864元的主张。首先,劳动合同是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之间确立劳动关系,明确双方权利义务的协议。法律规定建立劳动关系应当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旨在更好地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使当事人的权利与义务固定下来,稳定劳动关系,至于采取何种书面形式或格式法律并没有更具体的强制性规定。其次,对书面劳动合同的形式认定可以适当放宽,可将具有劳动合同主要条款的非劳动合同书形式的文件认定为书面劳动合同,从而公平保护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同时,上述处理意见已经过最高人民法院公报案例发布,如《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13年第12期所发布的“北京泛太物流有限公司诉单晶晶劳动争议纠纷案”,该案的“裁判要旨”部分指出:《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二条关于用人单位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工资的规定,是对用人单位违反法律规定的惩戒。如用人单位与劳动者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但双方之间签署的其他有效书面文件的内容已经具备了劳动合同的各项要件,明确了双方的劳动关系和权利义务,具有了书面劳动合同的性质,则该文件应视为双方的书面劳动合同,对于劳动者提出因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而要求二倍工资的诉讼请求不应予以支持。该案例判决说理部分载明“《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二条针对实践中劳动合同签订率低以及《劳动法》第十六条仅规定“建立劳动关系应当订立劳动合同”而没有规定违法后果的立法缺陷,增设了二倍工资的惩罚,该第二倍差额的性质并非劳动者的劳动所得而是对用人单位违反法律规定的一种惩戒。二倍工资的立法目的在于提高书面劳动合同签订率、明晰劳动关系中的权利义务而非劳动者可以从中谋取超出劳动报酬的额外利益。结合单晶晶持有的《员工录用审批表》分析,该表已基本实现了书面劳动合同的功能。表中明确约定了单晶晶工作部门、工作地点、聘用期限、试用期、工资待遇等,并附有泛太物流公司法定代表人苏树平的签字,该审批表内容已经具备劳动合同的要件,能够既明确双方的劳动关系又固定了双方的权利义务,实现了书面劳动合同的功能”。一审法院还注意到,《人民司法.案例》2012年第24期中所刊登的“具备劳动合同基本条款的入职审批表可以视为劳动合同”案例中也是持前述观点。因此,一审法院认为,从强调“同案同判”以实现裁判尺度统一的目标来看,最高人民法院的公报案例有较高的指导作用,从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该公报案例以及《人民司法.案例》刊登的类似案例来看,员工录用文件中载明的工作部门、工作地点、聘用期限、试用期、工资待遇等劳动合同主要条款的情况下,可以视为双方签订了书面劳动合同。再次,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若干疑难问题的解答》(川高法民一〔20161)第二十条规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签署的能够证明劳动关系内容的书面材料(如应聘登记表、聘用通知书、员工登记表等)包括了劳动期限、劳动报酬等内容,并按该内容实际履行的,应视为双方签订了书面劳动合同,用人单位不需要支付劳动者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结合上述论述,本案中,亿盟公司向李义超出具的《聘用通知》载明:亿盟公司聘用李义超担任公司供应链中心质量总监工作,李义超岗位的试用期工为3个月,试用期月薪10000元,转正后月薪为12000元,劳动合同期限为3年。从上述聘用通知的内容来看,亿盟公司作为用人单位,其向李义超出具的录用文件中明确载明了工作地点(亿盟公司)、工作部门(供应链中心)、聘用期限(三年)、试用期(3个月)、工资待遇(试用期月薪10000元,转正后月薪为12000)等主要条款,甚至还明确了李义超具体的工作岗位(质量总监),上述《聘用通知》所载之内容与最高院公报案例中所涉之《员工录用审批表》的情形高度一致,参照最高院公报案例,应当视为双方已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亿盟公司无需支付李义超未签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
  关于亿盟公司要求不向李义超支付鉴定费2200元的主张。由于亿盟公司提交的劳动合同上的李义超签名并非李义超所签定,李义超为此垫付了鉴定费用2200元。依据该鉴定结论,李义超所垫付的鉴定费应由亿盟公司承担。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一十八条、第一百六十条之规定,判决:一、亿盟公司无需支付李义超未签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部分100864元;二、亿盟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李义超鉴定费2200元;三、驳回亿盟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5元,由亿盟公司负担。
  本案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证据。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对此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亿盟公司是否应当支付李义超未签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部分100864元,该焦点问题的实质是亿盟公司是否与李义超签订了书面劳动合同。若双方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则亿盟公司应当支付李义超未签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否则,亿盟公司将不予支付李义超二倍工资差额。对此,本院做如下评述:
  劳动合同是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的书面凭证,劳动合同的本质是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而产生的权利义务关系。因而,劳动合同仍然应当符合合同原理的内核,遵循合同的一般规律和价值取向。在劳动合同的订立阶段,劳动合同的双方当事人均享有一定程度的意思自治,有互相选择合同相对方的权利和自由,这是双方当事人遵循平等、自愿、自由原则的集中体现。一旦双方当事人形成了缔结劳动合同的合意,并且满足合同关于要约与承诺的相关规定,则劳动合同依法成立,双方的劳动关系依法建立。结合本案,亿盟公司于2016711日向李义超发出《聘用通知》,该通知包含与李义超订立劳动合同的意思表示,并且载明了李义超入职的岗位、薪酬、合同期、试用期等劳动合同应当具备的主要条款,同时还明确了承诺期限。该通知符合要约的特征,是亿盟公司向李义超发出的要约。2016712日,李义超在承诺期限内按上述聘用通知的要求到亿盟公司报到入职,并填写了《员工信息登记表》,李义超的行为构成承诺,双方达成缔结劳动合同的合意。《聘用通知》与《员工信息登记表》具备书面劳动合同的性质,双方也按照相关内容实际履行,《聘用通知》与《员工信息登记表》能够证明双方建立了劳动关系。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若干疑难问题的解答》第二十条规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签署的能够证明劳动关系内容的书面材料(如应聘登记表、聘用通知书、员工登记表等)包括了劳动期限、劳动报酬等内容,并按该内容实际履行的,应视为双方签订了书面劳动合同,用人单位不需要支付劳动者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因此,《聘用通知》与《员工信息登记表》应当视为双方签订的书面劳动合同,一审法院判决亿盟公司无需支付李义超二倍工资差额部分100864元,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李义超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李义超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张荣文

审判员: 夏旭东

审判员: 范艾玓

二O一八年五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罗爱妮

书记员: 吴 丹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