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签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居然可高达79个月?

案例简介

李某于1998年7月入职甲公司从事保安工作,随后从事库管工作。工作期间甲公司未为李某参加社会保险,双方直至2004年1月1日期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期限从2004年1月1日起至2004年12月31日止,李某月均工资为2672元。甲公司于2015年7月28日向李某发出了《复工通知书》,该通知书载明李某应当于2015年8月5日恢复正常上班。李某未在该时间内上班。李某与甲公司之间的劳动关系自2015年8月5日起解除。
李某向人民法院起诉,部分诉请为:一、1998年3月5日至2015年8月6日李某与甲公司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二、甲公司向李某支付2008年2月1日至2008年12月31日未签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5940元;三、甲公司向李某支付2009年1月1日至2015年8月5日应当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而未签订的二倍工资差额140889元。

一审法院认为:
根据庭审查明事实,李某于1998年7月至2015年8月期间与甲公司存在劳动关系。
关于2008年2月1日至2008年12月31日未签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5940元,二倍工资差额属惩罚性赔偿,受时效制度的限制,李某应当在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向甲公司主张权利。因此李某关于支付二倍工资差额的诉讼请求因超过时效,不予保护。
关于2009年1月1日至2015年8月5日应当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而未签订的二倍工资差额140889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十四条第三款的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满一年不与劳动者订立劳动合同的,视为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已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自2009年1月1日起,视为双方当事人已订立了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据此,李某主张未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的诉求,不予支持。
判决如下:一、李某与甲公司自1998年7月至2015年8月5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二、驳回李某的二倍工资差额请求。

二审法院认为: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是否应当支付未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
对于李某主张支付2008年2月1日至2008年12月31日未签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5940元的问题,二倍工资差额属惩罚性赔偿,受时效制度的限制,该项请求已经远超法律规定的一年期间仲裁时效,且李某也并未提供时效中断的任何证据,故对李某的该项诉讼请求因超过时效,本院亦不予支持。
对于李某要求支付2009年1月1日至2015年8月5日应当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而未签订的二倍工资差额140889元,根据我国《劳动合同法》第十四条第二款第(一)项、第八十二条的规定,用人单位违法不与劳动者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自应当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之日起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故李某的该项请求于法有据,经核算李某的金额计算并无不当,对于李某的该项主张本院予以支持。
判决如下:一、李某与甲公司自1998年7月至2015年8月5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二、由甲公司支付李某2009年1月1日至2015年8月5日应当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而未签订的二倍工资差额140889元;三、驳回李某主张支付2008年2月1日至2008年12月31日未签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5940元的请求。

案号
(2016)云01民终2211号
判决时间
2016年11月14日
判决原文

李红春、昆明美美百货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云01民终2211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李红春,男,1977年2月23日生,彝族,住云南省楚雄州姚安县,

委托代理人:彭泽,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上诉人(原审被告):昆明美美百货有限公司。

住所地:云南省昆明市潘家湾综合市场一楼。

法定代表人张振荣,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杨媛,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上诉人李红春因与上诉人昆明美美百货有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均不服昆明市五华区人民法院(2015)五法民一初字第64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5月16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经批准延长审理期限。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经审理确认的本案事实是:原告于1998年7月入职被告从事保安工作,随后从事库管工作。工作期间被告未为原告参加社会保险,双方直至2004年1月1日期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期限从2004年1月1日起至2004年12月31日止,原告月均工资为2672元。被告于2015年7月28日向原告发出了《复工通知书》,该通知书载明原告应当于2015年8月5日恢复正常上班。原告未在该时间内上班。原、被告之间的劳动关系自2015年8月5日起解除。原告先后三次向昆明市五华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提出仲裁请求。昆明市五华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分别做出了(2015)五劳人仲字第179号《仲裁裁决书》、(2015)五劳人仲字第191号《仲裁裁决书》、(2015)五劳人仲字第290号《仲裁裁决书》。现原告不服昆明市五华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2015)五劳人仲字第290号《仲裁裁决书》,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判令:一、原、被告间的事实劳动关系已经于2015年8月6日解除;二、1998年3月5日至2015年8月6日原、被告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三、原被告解除劳动关系时原告在被告单位连续工作的年限为17年零5个月;四、被告向原告支付2015年4月1日至2015年8月5日的应发工资差额1045元;五、被告向原告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46760元;六、被告按照应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金额的百分之五十向原告加付赔偿金23380元;七、被告向原告支付2008年2月1日至2008年12月31日未签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5940元;八、被告向原告支付2009年1月1日至2015年8月5日应当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而未签订的二倍工资差额140889元;九、被告向原告支付2003年6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休息日加班工资差额22805元;十、被告向原告支付2004年1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法定休假日加班工资差额5747元;十一、被告向原告支付2008年1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年休假工资差额10120元;十二、被告向原告支付失业保险金损失11436元。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原告的诉讼请求是否能够得到支持?根据庭审查明事实,原告提交的证据三至十三能够与证人证言相互印证,且从常理推断并不与逻辑相违背,证据三显示被告开业二周年时间为1998年8月,故确认原告入职时间为其所称的1998年7月,根据被告提交的证据,原、被告之间的劳动关系自2015年8月5日终止。因此,原告于1998年7月至2015年8月期间与被告存在劳动关系。关于原告诉讼请求第四项,被告已经举证证明自2015年4月停业整顿,期间向原告支付了生活费6400元整。故对原告的该项诉请,不予支持。关于原告诉讼请求第五项,因被告未为原告参加社会保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七条之规定,被告应当向原告支付经济补偿金,原告诉请与法有据,故被告应当向原告支付经济补偿金32064元(2672元×12个月)。关于原告诉讼请求第六项,与法无据,不予支持。关于原告诉讼请求第七项,二倍工资差额属惩罚性赔偿,受时效制度的限制,原告应当在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向被告主张权利。故原告主张2008年2月1日至2008年12月31日的二倍工资差额并未提供时效中断的任何证据,被告据此提出的时效已过的抗辩,因此原告关于支付二倍工资差额的诉讼请求因超过时效,不予保护。原告的第八项请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十四条第三款的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满一年不与劳动者订立劳动合同的,视为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已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自2009年1月1日起,视为双方当事人已订立了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据此,原告主张未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的诉求,不予支持。关于原告诉讼请求第九、十项,原告应当对自己进行加班的事实负有举证责任,原告未能举证,被告提交的证据均系单方制作,不予采证。原、被告均不能证明原告在2003年6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及2004年1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存在加班的事实,故对原告的该项诉请不予支持。关于原告诉讼请求第十一项,被告未能举证证明原告已休假或自愿放弃休假,根据《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第三条、第十条,《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第三条、第四条、第十条之规定,被告应当向原告支付原告2008年至2014年未休年休假工资9300元。对该项费用,予以支持。关于原告诉讼请求第十二项,根据《云南省失业保险条例》第三十八条的规定,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十四条、第三十八条、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七条、第八十二条、第八十五条、《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第三条、第十条,《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第三条、第四条、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六十五条、第一百一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原告李红春与被告昆明美美百货有限公司自1998年7月至2015年8月5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二、原告李红春与被告昆明美美百货有限公司之间的劳动关系自2015年8月5日解除;三、被告昆明美美百货有限公司应当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向原告李红春支付经济补偿金人民币32064元;四、同期,由被告昆明美美百货有限公司向原告李红春支付未休年休假工资人民币9300元;五、驳回原告李红春的其他诉讼请求。本案免收案件受理费。

宣判后,上诉人李红春、昆明美美百货有限公司均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上诉人李红春请求:一、维持昆明市五华人民法院(2015)五法民一初字第644号民事判决第二项;二、撤销昆明市五华人民法院(2015)五法民一初字第644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三项、第四项、第五项;三、1998年3月5日至2015年8月6日双方存在事实劳动关系;四、支付2015年4月1日至2015年8月5日的应发工资差额1045元;五、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46760元;六、按照应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金额的百分之五十加付赔偿金23380元;七、支付2008年2月1日至2008年12月31日未签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5940元;八、支付2009年1月1日至2015年8月5日应当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而未签订的二倍工资差额140889元;九、支付2003年6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休息日加班工资差额22805元;十、支付2004年1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法定休假日加班工资差额5747元;十一、支付2008年1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年休假工资差额10120元;十二、支付失业保险金损失11436元。本案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其主要事实和理由为:一审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根据李红春所提交的证据能够证明入职时间是1998年3月5日;在公司停业期间仅支付了6400元,而李红春的基本工资为7445元,尚欠1045元未付;李红春因公司未交社会保险、未签书面劳动合同、未付加班工资、未付未休年休假工资等理由解除劳动合同,公司理应支付经济补偿金,并按照50%的标准加付赔偿金。李红春主张的未签订书面合同的二倍工资赔偿未超过诉讼时效。根据《劳动合同法》第十四条第二款第(一)项和第八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上诉人主张的从2009年1月1日起至合同解除之日止支付未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于法有据,应当得到支持。李红春长期加班,应当享有的法定假日均未得到保障,对此已经有考勤记录可以证实,故对李红春主张的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法定休息日加班工资、未休年休假工资应当予以支持。由于公司没有依法为李红春购买失业保险,导致其无法领取失业金,故要求公司承担此损失。

针对李红春的上诉,昆明美美百货有限公司答辩称:其主张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均不应得到支持。

上诉人昆明美美百货有限公司上诉请求:撤销昆明市五华人民法院(2015)五法民一初字第644号民事判决,改判昆明美美百货有限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本案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其主要事实和理由为:一审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首先,一审确认李红春的入职时间错误,公司成立于2000年6月14日,李红春不可能在1998年就入职,对此公司已经提交一份劳动合同证明李红春是在2004年才入职。其次,李红春属于自动离职,其离职与办理社会保险与否也没有因果关系,公司一直通知李红春到岗上班及补办社保,但李红春一直都置之不理,其单方解除合同不具备合法性及合理性,公司不应支付任何补偿。第三,李红春没有任何证据证实其未休年休假,且该主张已经超过诉讼时效,不应得到支持。对于李红春的其他上诉主张一审没有支持于法有据,请求二审法院维持。

针对昆明美美百货有限公司的上诉,李红春答辩称:公司的上诉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法院驳回。

经询问双方当事人对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部分的意见,双方当事人均称入职时间与实际不符,李红春认为入职时间为1998年3月5日,昆明美美百货有限公司认为入职时间为2004年1月1日,此外双方当事人对一审认定的其它事实均无异议。

二审中李红春提交了如下新证据:云南省外出人员就业登记卡一份、职工守则一组、员工手册一份,欲证明昆明美美百货有限公司原为昆明荣利华工贸有限责任公司的下属机构,1998年2月22日李红春退伍后最初入职的新世界美食娱乐广场保安部也是昆明荣利华工贸有限责任公司的下属机构,职工守则制作时间是1998年6月,是在7月2日发给李红春的,其入职时间为1998年3月。对于李红春提交的证据,昆明美美百货有限公司均不予认可。因李红春所提交的证据,能够与一审中其提交的照片相互印证,证实李红春最早入职时间是在1998年的7月,故一审确认的入职时间并无不当,而李红春欲以该组证据证明其入职时间为1998年3月,从证据本身并不能反映出具体的入职时间,也不能同其他证据相互印证,故对李红春的这一证明事项本院不予采信。

昆明美美百货有限公司未提交新证据。

综上,本案经本院审理查明的案件事实与一审判决查明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归纳双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一、李红春的入职时间?二、是否应当支付未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三、是否应当支付休息日加班工资差额?四、是否应当支付法定休假日加班工资差额?五、是否应当支付2008年1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未休年休假工资差额?六、是否应当支付失业保险金损失?

本院认为:首先,针对李红春的入职时间,双方当事人存在较大争议,李红春主张1998年3月入职,昆明美美百货有限公司主张2004年1月入职,对此问题,根据李红春已经提交的证据职工守则、开业二周年纪念照片(时间为1998年8月),可以反映出其最早入职时间为1998年7月,对于李红春主张1998年3月就已经入职,但并没有证据予以证明,同时也与其自己提交的证据记载时间不符,故本院确认李红春入职时间为1998年7月。其次,对于劳动关系解除时间双方当事人没有异议,均认为2015年8月5日由李红春提出双方劳动关系解除,但对于解除原因双方存在争议。李红春认为因公司没有购买保险、没有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等原因故其主动提出解除双方的劳动关系,昆明美美百货有限公司则认为李红春属于自动离职,其离职与办理社会保险与否也没有因果关系,对此主张,因公司没有提交任何相应的证据证明劳动者系个人原因离职,故本院采信李红春的主张,确认离职原因系未签书面合同、未购买社会保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七条之规定,李红春主张要求支付经济补偿金的诉请于法有据,通过审理查明的情况,李红春工作17年零一个月,但因2008年以前李红春的离职情形不属于应支付经济补偿金的情形,故经济补偿金计算应从2008年1月1日起,共计7年零7个月,按照8年进行计算,其离职前12个月(因2015年4月公司暂停营业,故起止时间应为2014年4月至2015年3月)月平均工资为2758.41元,因李红春仅主张月平均工资为2672元,故以李红春主张的2672月为计算基础,经济补偿金金额应为21376元(2672元×8个月),对于李红春的该项诉请本院予以支持。至于是否应当支持李红春所请50%加付赔偿金问题,我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五条有明确规定,对于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未依法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的加付赔偿金应当先向劳动行政部门申请处理,但本案李红春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已经向劳动行政部门反映或劳动行政部门已经对此进行过处理,故对李红春的这一请求本院不予支持。第三,针对李红春主张的2015年4月1日至2015年8月5日的应发工资差额1045元的问题,双方当事人均认可在2015年4月公司一次性向李红春支付了6400元歇业工资,现李红春认为该工资过低,应当再补发1045元基本工资,对此,公司在停业期间所发该工资已经高于本地最低生活保障,符合法律的规定,李红春要求补发基本工资没有法律依据,对该项诉请本院不予支持。第四,对于李红春主张支付2008年2月1日至2008年12月31日未签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5940元的问题,二倍工资差额属惩罚性赔偿,受时效制度的限制,该项请求已经远超法律规定的一年期间仲裁时效,且李红春也并未提供时效中断的任何证据,故对李红春的该项诉讼请求因超过时效,本院亦不予支持。第五,关于李红春主张的要求支付2009年1月1日至2015年8月5日应当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而未签订的二倍工资差额140889元,根据我国《劳动合同法》第十四条第二款第(一)项、第八十二条的规定,用人单位违法不与劳动者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自应当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之日起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故李红春的该项请求于法有据,经核算李红春的金额计算并无不当,对于李红春的该项主张本院予以支持。第六,对于李红春主张休息日加班工资和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的问题,对加班事实李红春已经提交了考勤记录加以证实,并申请证人出庭作证,昆明美美百货有限公司并未提交证据推翻该考勤情况,故本院采信李红春提交的考勤记录,根据考勤情况计算李红春休息日加班共计580天,工资差额为30996元;法定节假日加班共计72天,工资差额为6441元,但鉴于李红春仅主张休息日加班工资差额22805元、法定休假日加班工资差额5747元,故本院对李红春要求支付2003年6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休息日加班工资差额22805元及2004年1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差额5747元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第七,关于李红春主张的2008年1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未休年休假工资10120元的诉请,因劳动者是否已休年休假的举证责任应由用人单位负担,现作为用人单位的昆明美美百货有限公司并没有提交任何证据证实李红春已经按规定享受年休假,故一审法院根据《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第三条、第十条,《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第三条、第四条、第十条之规定,确认昆明美美百货有限公司应当向李红春支付2008年至2014年未休年休假工资并无不当,但一审在计算金额时存在不当之处,经核算李红春应享有未休年休假工资为11780元,现李红春仅主张支付10120元,故对李红春的该项请求本院予以支持。第八,关于李红春主张的失业保险金损失11436元的诉请,因本案中李红春的离职系用人单位未签书面劳动合同、未买社会保险而由李红春提出解除劳动关系,不符合《失业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的领取失业保险的情形,故对李红春的该项诉请本院不予支持。至于昆明美美百货有限公司的上诉主张,如前所述,其要求不支付经济补偿金、未休年休假工资的请求均不能成立,对其上诉主张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本院依法予以改判;上诉人李红春的上诉主张部分能够成立,本院予以支持,部分不能成立,本院予以驳回;上诉人昆明美美百货有限公司的上诉请求及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予以驳回。据此,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项、第一百一十八条及《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二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昆明市五华区人民法院(2015)五法民一初字第644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二项;第一项即:“原告李红春与被告昆明美美百货有限公司自1998年7月至2015年8月5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第二项即:“原告李红春与被告昆明美美百货有限公司之间的劳动关系自2015年8月5日解除”;

二、撤销昆明市五华区人民法院(2015)五法民一初字第644号民事判决第三项、第四项和第五项;第三项即:“被告昆明美美百货有限公司应当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向原告李红春支付经济补偿金人民币32064元”;第四项:“同期,由被告昆明美美百货有限公司向原告李红春支付未休年休假工资人民币9300元”;第五项即:“驳回原告李红春的其他诉讼请求”。

三、由上诉人昆明美美百货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支付上诉人李红春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21376元;

四、由上诉人昆明美美百货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支付上诉人李红春2009年1月1日至2015年8月5日应当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而未签订的二倍工资差额140889元;

五、由上诉人昆明美美百货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支付上诉人李红春支付2003年6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休息日加班工资差额22805元;

六、由上诉人昆明美美百货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支付上诉人李红春2004年1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差额5747元;

七、由上诉人昆明美美百货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支付上诉人李红春2008年1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未休年休假工资10120元;

八、驳回上诉人李红春的其他诉讼请求;

九、驳回上诉人昆明美美百货有限公司的其他上诉请求。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元,由上诉人昆明美美百货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若负有义务的当事人不自动履行本判决,享有权利的当事人可在本判决规定履行期限届满后法律规定的期限内向原审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二年。申请执行时效的中止、中断,适用法律有关诉讼时效中止、中断的规定。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规定分期履行的,从规定的每次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未规定履行期间的,从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计算。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审判长  饶丽佳

审判员  徐斌

代理审判员  秦伟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十四日

书记员  黄秋茼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