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退两小时下班发生车祸,是否是工伤?

案例简介

王某系甲公司职工,其居住在甲公司职工宿舍内。2013年11月11日,王某应于晚八时下班,当日王某早于正常下班时间两个小时左右离开单位且未告知车间主管、公司领导等相关人员。当日下午六时左右,王某在天津市静海区104国道逆行在杨家园路口北50米处由东向西横过马路时发生交通事故致伤,负事故次要责任。王某就其受伤向社保局申请认定工伤,社保局于2015年6月18日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王某不服上述决定,提出行政复议,天津市静海区人民政府决定撤销社保局所作不予认定工伤决定,并由社保局重新作出工伤认定决定。社保局经再次调查后,于2017年4月5日重新作出《认定工伤决定书》,甲公司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法院认为: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六)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社保局提供的证据能够证实,王某是甲公司职工,2013年11月11日,王某早于下班时间两个小时离开公司,在下班回家的途中发生交通事故致伤,王某负事故次要责任。王某早于规定下班时间离岗,属于违反企业考勤管理制度,不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职工符合本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的规定,但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一)故意犯罪的;(二)醉酒或者吸毒的;(三)自残或者自杀的”规定的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甲公司主张现有证据只能证明王某离岗是去购买香烟,不能证明其是回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对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情形为‘上下班途中’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三)从事属于日常工作生活所需要的活动,且在合理时间和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的规定,王某在发生交通事故后于2013年11月11日的《入院记录》记载,其有吸烟史,王某在下班途中购买香烟亦未超出其日常生活所需要。甲公司在行政程序中所举证据不足以证明王某离开公司后发生的交通事故不在下班途中。社保局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的规定认定王某受到的交通事故伤害为工伤并无不当。

案号
(2018)津01行终118号
判决时间
2018年3月7日
判决原文

天津市茗维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天津市静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管理(劳动、社会保障)二审行政判决书

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8)津01行终118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天津市茗维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住所地天津市静海区双塘高档五金产业园104国道东侧156.6公里处。

法定代表人孙秀田,经理。

委托代理人张树刚,天津树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天津市静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天津市静海区开发区广海道9号。

法定代表人孙开祥,局长。

行政机关负责人赵全忠,天津市静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郝联民,天津市静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干部。

委托代理人周姿,天津市静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干部。

被上诉人(原审第三人)王玉廷,男,1962年2月26日出生,汉族,住黑龙江省铁力市。

委托代理人闫伟,天津观潮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天津市茗维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因工伤认定一案,不服天津市静海区人民法院(2017)津0118行初55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天津市茗维金属制品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张树刚,被上诉人天津市静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负责人赵全忠及委托代理人郝联民,被上诉人王玉廷的委托代理人闫伟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第三人王玉廷系原告天津市茗维金属制品有限公司职工,其居住在天津市鑫盛隆金属制品有限公司职工宿舍内。2013年11月11日,第三人应于晚八时下班,当日第三人早于正常下班时间两个小时左右离开单位且未告知车间主管、公司领导等相关人员。当日下午六时左右,第三人在天津市静海区104国道逆行在杨家园路口北50米处由东向西横过马路时发生交通事故致伤,负事故次要责任。第三人就其受伤向被告申请认定工伤,被告于2015年6月18日作出编号S112022320150921《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第三人不服上述决定,于2015年7月30日向天津市静海区人民政府提出行政复议,天津市静海区人民政府于2015年9月21日作出静政复决字(2015)9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决定撤销被告所作不予认定工伤决定,并由被告重新作出工伤认定决定。原告不服上述复议决定,向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5月13日作出(2015)一中行初字第0147号《行政判决书》,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原告不服一审判决,上诉于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9月26日作出(2016)津行终412号《行政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16年10月26日,天津市静海区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向被告转交了上述两份行政判决书,被告经再次调查后,于2017年4月5日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之规定,重新作出编号S112022320150921A《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第三人王玉廷受到的事故伤害为工伤,并送达原告,原告对被告所作认定工伤决定不服,向原审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原审法院认为,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的规定,被告天津市静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具有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的主体资格,对职工受到的伤害是否为工伤作出认定决定是其法定职权。被告提供的证据能够证实第三人王玉廷与原告天津市茗维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存在劳动关系,早于正常下班时间两小时下班,在天津市静海区104国道逆行回家途中至杨家园路口北50米处由东向西横过马路购买香烟时发生交通事故致伤,负事故次要责任。第三人属于提前下班,各方均无异议。被告根据《国务院法制办对<关于职工违反企业内部规定在上下班途中受到机动车伤害能否认定为工伤的请示>的复函》,认为第三人仅违反了企业内部规章制度,其购买香烟于回家路线并未作太大改变。因此,被告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的规定,重新作出编号S112022320150921A《认定工伤决定书》,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天津市茗维金属制品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天津市茗维金属制品有限公司负担。

上诉人天津市茗维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不服原审判决上诉称,根据被上诉人天津市静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第二次调查查明的事实,被上诉人王玉廷擅自离岗是去购买香烟,其在交通事故中受伤不属于应认定工伤的情形,被上诉人天津市静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工伤错误,原审判决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二审法院:1.撤销原审判决;2.撤销被上诉人天津市静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编号S112022320150921A《认定工伤决定书》,由被上诉人天津市静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重新作出对被上诉人王玉廷不予认定工伤的决定,或将本案发回原审法院重审;3.两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天津市静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承担。

被上诉人天津市静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辩称,被上诉人王玉廷系上诉人单位职工,平时与其妻居住在杨家园开发区天津市鑫盛隆金属制品有限公司职工宿舍内。2013年11月11日,被上诉人王玉廷下班时间应为晚八时,但其在下午六时左右擅自离岗,之后在距离杨家园道口约50米处由东向西横过马路时(如果回居住地应该是由西向东横过马路)发生交通事故致伤,被上诉人王玉廷负事故的次要责任。被上诉人天津市静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为被上诉人王玉廷受到的伤害,不属于合理时间、合理路线,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认定工伤的情形,因此于2015年6月18日作出编号S112022320150921《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天津市静海区人民政府复议撤销了编号S112022320150921《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和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行政判决均维持了天津市静海区人民政府作出的复议决定。因此,被上诉人天津市静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对被上诉人王玉廷申请工伤认定一案再次进行调查,在第二次调查期间,被上诉人王玉廷对当天早退两小时没有异议,自称由东向西横穿公路是去烟酒店买七匹狼香烟。因两级法院均维持了天津市静海区人民政府作出的复议决定,且考虑购买香烟对于合理路线没有太大改变。因此,被上诉人天津市静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7年4月5日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之规定,重新作出编号S112022320150921A《认定工伤决定书》。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王玉廷述称,被上诉人王玉廷系上诉人单位职工,其在事发当日连续工作二十四个小时后提前两个小时下班,按照当时厂里的规定,可以在做完基本工作以后提前下班。被上诉人王玉廷在合理的时间、合理的路线到附近的烟酒店购买香烟及其他物品,在过马路的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致伤属于工伤,被上诉人天津市静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所作《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原审判决亦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的规定,被上诉人天津市静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具有负责本行政区域内工伤保险工作的主体资格及依法作出工伤认定决定的法定职权。被上诉人天津市静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在受理被上诉人王玉廷提出的工伤认定申请后,审查了申请人依法应当提交的申请材料,向上诉人送达《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进行了调查核实,履行的行政程序并无不当。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六)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被上诉人天津市静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供的证据能够证实,被上诉人王玉廷是上诉人天津市茗维金属制品有限公司职工,2013年11月11日,被上诉人王玉廷早于下班时间两个小时离开公司,在下班回家的途中发生交通事故致伤,被上诉人王玉廷负事故次要责任。被上诉人王玉廷早于规定下班时间离岗,属于违反企业考勤管理制度,不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职工符合本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的规定,但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一)故意犯罪的;(二)醉酒或者吸毒的;(三)自残或者自杀的”规定的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上诉人主张现有证据只能证明被上诉人王玉廷离岗是去购买香烟,不能证明其是回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对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情形为‘上下班途中’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三)从事属于日常工作生活所需要的活动,且在合理时间和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的规定,被上诉人王玉廷在发生交通事故后于2013年11月11日的《入院记录》记载,其有吸烟史,被上诉人王玉廷在下班途中购买香烟亦未超出其日常生活所需要。上诉人在行政程序中所举证据不足以证明被上诉人王玉廷离开公司后发生的交通事故不在下班途中。被上诉人天津市静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的规定认定被上诉人王玉廷受到的交通事故伤害为工伤并无不当。上诉人要求撤销编号S112022320150921A《认定工伤决定书》的诉讼请求理据不足,原审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正确,本院应予维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亦无充分理由,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天津市茗维金属制品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于洪群

审判员 王桂英

代理审判员 魏欣

二〇一八年三月七日

书记员 时晓艳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