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顺盛隆石化建筑安装有限责任公司工会委员会与抚顺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伤认定决定一案二审行政判决书

案例简介

员工因被派去喂狗而被狗咬伤,是否属于工伤?
王小八系神隆公司员工。2015年10月,神隆公司领导安排王小八给公司特种作业工程处院内的二只藏獒狗喂食,不曾想到藏獒太凶猛,王小八被咬伤。王小八住院21天,医院诊断王小八右肱三头肌断裂伴缺损,肱二头肌部分断裂,肱动脉挫伤。
2015年12月8日,神隆公司工会向人社局申请对王小八进行工伤认定。2016年1月13日,人社局下达不予认定工伤决定,认定王小八被狗咬伤不符合工伤认定条件,决定不予认定或者视同工伤。
神隆公司工会对人社局作出的决定不服,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撤销人社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
一审法院认为,王小八被狗咬伤的地点是在原告神隆公司院内,时间也是在神隆公司规定的工作时间内,各方当事人对此均无异议。本案当事人之间的主要分歧,在于王小八被狗咬伤是否与工作有关。“因工作原因”,应理解为职工受伤与从事本职工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即职工因从事本职工作而受伤。王小八系公司电焊工,其本职工作并非是喂狗,其受伤情形不属于法律规定的工伤认定条件。另外,本院在追加第三人神隆公司参加诉讼时,要求其提供二只藏獒狗是公司资产的相关证明,而第三人神隆公司在规定期内未提供任何证据。因此,原告神隆公司工会关于王小八系因工作原因受伤的主张,本院无法支持。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中,各方当事人对王小八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受到伤害的事实没有争议,各方主要争议焦点是王小八所受伤害是否是因工作原因引起的。藏獒狗的权属是本案需要解决的问题,现在神隆公司认可咬伤王小八的藏獒狗权属属于该单位,被上诉人所作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并未查清藏獒狗权属的事实。在神隆公司无法提供藏獒狗权属的证据、人社局未进行调查核实的情况下,对王小八所受伤害不予认定工伤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案号
(2016)辽04行终163号
判决时间
2016年12月26日
判决原文

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6)辽04行终16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抚顺盛隆石化建筑安装有限责任公司工会委员会,住所地抚顺市东洲区东洲大街30-4号。

负责人李东萍,该公司工会主席。

委托代理人李国龙,该公司办公室工作人员。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抚顺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抚顺市新抚区琥珀街7号。

负责人邸志钢,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李洪亮,该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王秀芳,该局法律顾问。

原审第三人抚顺盛隆石化建筑安装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抚顺市东洲区东洲大街30-4号。

法定代表人赵启涛,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徐兴华,该公司维护工程处处长。

原审第三人闫桂波,住抚顺市东洲区。

上诉人抚顺盛隆石化建筑安装有限责任公司工会委员会(以下简称盛隆公司工会)因工伤认定决定一案,不服抚顺市望花区人民法院(2016)辽0404行初字第31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12月19日对该案件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上诉人盛隆公司工会委托代理人李国龙,被上诉人抚顺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人社局)委托代理人李洪亮、王秀芳,原审第三人抚顺盛隆石化建筑安装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盛隆公司)委托代理人徐兴华,原审第三人闫桂波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闫桂波系第三人盛隆公司电焊工。2015年10月1日8时50分许,盛隆公司领导安排闫桂波给公司特种作业工程处院内的二只藏獒狗喂食,闫桂波不慎被狗咬伤。闫桂波住院21天,医院诊断闫桂波右肱三头肌断裂伴缺损,肱二头肌部分断裂,肱动脉挫伤。2015年12月8日,原告盛隆公司工会向人社局申请对闫桂波进行工伤认定,同日被告人社局受理此案。2016年1月13日,人社局下达了编号2016002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认定闫桂波被狗咬伤不符合工伤认定条件,决定不予认定或者视同工伤。原告盛隆公司工会对人社局作出的决定不服向本院提起诉讼,请求撤销被告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规定,人社局具有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的主体资格。其受理工伤认定申请并作出工伤认定决定属于其职权范围。第三人盛隆公司未在法定期限内提出闫桂波工伤认定申请,原告盛隆公司工会在法定期限内有权向被告人社局提出闫桂波工伤认定申请,具有原告的诉讼主体资格。从原、被告向法庭提供的证据能够证实,闫桂波被狗咬伤的地点是在原告盛隆公司院内,时间也是在盛隆公司规定的工作时间内,各方当事人对此均无异议。本案当事人之间的主要分歧,在于闫桂波被狗咬伤是否与工作有关。《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一)款规定,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据此“因工作原因”,应理解为职工受伤与从事本职工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即职工因从事本职工作而受伤。闫桂波系公司电焊工,其本职工作并非是喂狗,其受伤情形不属于法律规定的工伤认定条件。另外,本院在追加第三人盛隆公司参加诉讼时,要求其提供二只藏獒狗是公司资产的相关证明,而第三人盛隆公司在规定期内未提供任何证据。因此,原告盛隆公司工会关于闫桂波系因工作原因受伤的主张,本院无法支持。综上所述,被告人社局是按照《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程序作出不予工伤认定的决定,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判决:驳回原告盛隆公司工会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承担。

上诉人盛隆公司工会上诉称,请求撤销一审判决,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主要理由:闫桂波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被狗咬伤,受伤职工在上班时间接受领导指派安排喂狗,理应就是工作,无可非议。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应认定工伤的情形。闫桂波被狗咬伤的事实也不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规定的不予认定工伤的情形。

被上诉人人社局辩称,闫桂波的工种是电焊工,喂狗不是他的本职工作,也不是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收尾性工作,更不是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其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规定的工伤认定情形。喂狗并不是公司的经营活动,狗也不是公司财产,所以喂狗不能认定是工作原因。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原审第三人盛隆公司辩称,不同意被上诉人的观点,上诉人单位距离公司的守卫不到300米,因为有几次盗窃的发生所以买了两条狗,因为闫桂波是上诉人单位的职工,所以让他去喂狗是正当的。

原审第三人闫桂波述称,作为工作人员服从领导是第三人的义务,这个事故发生后没有及时上报,是因为觉得没有那么严重,这个事情对第三人今后的工作、生活都有影响,第三人认为自己有合法的权利。

本院认定的事实与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基本相同。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被上诉人作出的2016002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认定事实是否清楚、适用法律是否合适,即闫桂波被狗咬伤的情形是否应认定为工伤。《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中,各方当事人对闫桂波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受到伤害的事实没有争议,各方主要争议焦点是闫桂波所受伤害是否是因工作原因引起的。藏獒狗的权属是本案需要解决的问题,现在盛隆公司认可咬伤闫桂波的藏獒狗权属属于该单位,被上诉人所作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并未查清藏獒狗权属的事实。在盛隆公司无法提供藏獒狗权属的证据、人社局未进行调查核实的情况下,对闫桂波所受伤害不予认定工伤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第八十九条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抚顺市望花区人民法院(2016)辽0404行初字第31号行政判决;

二、撤销抚顺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2016年1月13日作出的编号为2016002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共计100元,均由抚顺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徐铁军

审判员刘岩

代理审判员车承娇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  段学飞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