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肯恒山科技(广州)有限公司与陆小江劳动合同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

案例简介

以“心情不好”为由拒绝加班是否属于“不服从上级安排”?
陆某于1996年入职T公司,公司的员工手册奖惩部分规定,给予通报批评的情形包括:破坏公司环境卫生,乱写、乱画等;无正当理由不服从上级领导工作安排及工作调动。给予记过的情形包括:弄虚作假虚报工作成绩、伪造考勤记录等;一年内累计受到通报批评处分2次。予以开除处分的情形包括:一年内累计2次记过。
T公司主张,陆某虚报工时,为此提交了作业记录表,T公司据此给予记过处分。T公司主张,陆某以“心情不好”为由拒绝加班,不服从车间的安排,公司据此给予通报批评。公司将惩处张贴于布告栏,陆某在布告栏写下部分反抗言语,公司以陆某在布告栏上乱写乱画,给予通报批评。公司据此以陆某违纪为由解除双方的劳动合同。陆某不服公司解除,申请仲裁。
一审法院认为,对于陆某拒绝加班的行为,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陆某拒绝加班不属于无正当理由不服从上级领导工作安排的情形,亦非消极怠工,T公司以陆某拒绝加班和消极怠工给予通报批评,缺乏法律依据。因此,即使陆某虚报工时行为成立,T公司给予其记过处分,加上陆某在布告栏上乱写乱画行为给予的通报批评,陆某的违纪行为仍然未达到T公司的规章制度所规定的解除劳动合同条件。因此,T公司解除陆某的劳动合同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属于违法解除。
二审维持原判。

案号
(2016)粤01民终10984号
判决时间
2016年9月22日
判决原文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粤01民终1098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托肯恒山科技(广州)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法定代表人:BAUDOUINDUFAYETDELATOUR,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黄梦燕,广东胜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彭仲源,广东胜伦律师事务所实习人员。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陆小江,住重庆市石柱县。

上诉人托肯恒山科技(广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托肯公司)因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黄埔区人民法院(2016)粤0112民初135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陆小江于1996年6月1日入职托肯公司,双方于2008年3月1日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

托肯公司的员工手册奖惩部分规定,给予通报批评的情形包括:破坏公司环境卫生,乱写、乱画等;无正当理由不服从上级领导工作安排及工作调动。给予记过的情形包括:弄虚作假虚报工作成绩、伪造考勤记录等;一年内累计受到通报批评处分2次。予以开除处分的情形包括:一年内累计2次记过。托肯公司的员工手册签收表注明,员工手册囊括各项规章制度,包括员工奖惩管理制度、考勤管理制度、薪酬福利、绩效管理等。陆小江签收了托肯公司的员工手册。

托肯公司主张陆小江虚报工时,为此提交了作业记录表,上面备注栏有陆小江标注的工时,在机加部2015年9月份员工工时记录表中,陆小江签名并注明“工时是我的成绩,下面有些不属实,但记录是真的”。托肯公司于2015年11月13日对陆小江等人于9月份的虚报工时记录行为,根据员工奖惩管理制度的规定,给予记过处分。

托肯公司提交的员工奖惩申报表记载,2015年10月20日车间有紧急生产订单,要求操作员工加班生产时,陆小江等三位员工以“心情不好”为由拒绝,不服从车间的安排,当天该工序产出远低于日常水平,影响交付和生产力,建议通报批评。2015年11月13日,托肯公司对陆小江等人在车间有紧急生产任务,要求加班生产时,以“心情不好”为由拒绝;在工作中不服从车间的安排,消极怠工,导致当天该工序产出远低于日常水平,影响交付和生产力,违反员工奖惩管理制度的规定,给予通报批评处分。

托肯公司将对陆小江的惩处张贴于布告栏,陆小江在布告栏书写“冤枉,有意赶我们走”“冤枉,这是上层领导赶走老员工的手段,用权压人”等内容。2015年12月22日,托肯公司以陆小江在布告栏上乱写乱画,违反员工手册的相关规定,给予通报批评。

2015年12月22日,托肯公司出具《关于开除机加部陆小江的通知》,载明根据员工手册的相关规定,以陆小江的行为违反规章制度,通报批评2次等于记过1次,一年内累计2次记过,对陆小江予以开除处分。托肯公司并于当天将对陆小江的处分决定知会公司工会,并于2015年12月24日以邮政特快专递方式向陆小江送达该通知。

双方确认陆小江离职前十二个月月平均工资5461元。

双方因解除劳动合同发生争议,陆小江向广州开发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该会于2016年3月1日作出“穗开劳人仲案字[2016]95号”《裁决书》,裁决托肯公司向陆小江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100000元。托肯公司不服该仲裁裁决,于法定期限内诉诸原审法院。

上述事实有员工手册、作业记录表、机加部2015年9月份员工工时记录表、通报批评和记过处分通知、在布告栏乱写乱画照片、乱写乱画处分通知、《关于开除机加部陆小江的通知》及知会工会通知、邮政特快专递单、《裁决书》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证实。以上证据经过庭审质证,符合证据规则的要求,予以采信。

托肯公司在原审诉称:陆小江于1996年6月1日入职,最后一期劳动合同为2008年3月1日签订的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对陆小江在职期间虚报工时和乱涂乱画的行为,托肯公司分别给予记过和通报批评的处分。同时,陆小江还存在不服从工作安排以及消极怠工的违纪行为,托肯公司对此也进行了处分。陆小江签收并知悉托肯公司制定的员工手册,仍然多次违反规定。托肯公司于2015年12月22日依照员工手册的相关规定解除与陆小江的劳动合同,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的规定。据此,请求法院判令:1.托肯公司无须向陆小江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100000元;2.陆小江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陆小江在原审辩称:托肯公司在起诉状中所陈述的不是事实,托肯公司提交的证据是伪造。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托肯公司是否违法解除劳动合同。托肯公司根据员工手册的规定,以陆小江一年内累计2次记过解除劳动合同,那么,评判托肯公司对陆小江惩处的合法性是本案首先要认定的问题。对于陆小江拒绝加班的行为,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用人单位不得强迫或者变相强迫劳动者加班,因此陆小江拒绝加班不属于无正当理由不服从上级领导工作安排的情形,亦非消极怠工,托肯公司以陆小江拒绝加班和消极怠工给予通报批评,缺乏法律依据。因此,即使陆小江虚报工时行为成立,托肯公司给予其记过处分,加上陆小江在布告栏上乱写乱画行为给予的通报批评,陆小江的违纪行为仍然未达到托肯公司的规章制度所规定的解除劳动合同条件。因此,托肯公司解除陆小江的劳动合同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属于违法解除,应当向陆小江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鉴于“穗开劳人仲案字[2016]95号”《裁决书》所裁决的托肯公司向陆小江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100000元,并未超出陆小江依法应得的赔偿金数额,且陆小江亦未提起诉讼,故原审法院如劳动仲裁裁决金额判决。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第一款、第八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一、驳回托肯公司的诉讼请求;二、托肯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5日内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100000元给陆小江。托肯公司如未按本判决指定期间履行给付义务的,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托肯公司承担。

判后,托肯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陆小江有拒绝加班的权利,但并不意味着其有权消极怠工不服从上级领导的工作安排。一审时该公司已提交充分证据证明陆小江存在不服从工作安排消极怠工的违纪行为,陆小江在一审也承认其在2015年10月20日至10月23日的产量比往常有大幅降低,故其行为违反《员工手册》第四节第1条第6项的规定“无正当理由不服从上级领导工作安排及工作调动者”,应给予通报批评的处分。二、关于陆小江虚报工时与乱涂乱画的违纪行为,仲裁及一审均认定陆小江存在这两项违纪行为,陆小江未提出起诉或上诉,对该两项违纪事实,二审应直接确认。托肯公司上诉请求:一、撤销原审判决;二、改判托肯公司无须向陆小江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100000元;三、本案诉讼费由陆小江负担。

陆小江答辩称:不同意托肯公司的上诉请求。托肯公司所称其虚报工时、拒绝加班、不服从领导安排消极怠工都不属实。公司的布告对其栽赃陷害,侵犯其个人隐私,其未乱写乱画。请求二审法院依法处理。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判决查明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托肯公司《员工手册》第九章第四点规定:“员工有下列事件之一者给予记过,造成公司或他人财物损失的并需按照原价赔偿:……(6)无正当理由不服从上级领导工作安排及工作调动者”,对陆小江于2015年10月20日拒绝加班的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不属于《员工手册》规定的上述“无正当理由不服从上级领导工作安排及工作调动者”之情形,托肯公司对此给予通报批评违反法律规定;托肯公司提交的《关于处理机加部陆小江、叶仕迪、占小伟不服从工作安排的通知》内容显示,托肯公司对陆小江进行通报批评的情形系针对2015年10月20日陆小江拒绝加班,对该公司上诉主张陆小江于2015年10月20日至10月23日消极怠工的情形,并未进行处理。因此,托肯公司主张根据《员工手册》的规定,以陆小江一年内累计2次计过为由解除双方劳动关系,依据欠充分。原审法院认定托肯公司违法解除双方劳动关系,应向陆小江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原审法院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提交的证据对本案事实进行了认定,并在此基础上依法作出原审判决,合法合理,且理由阐述充分,本院予以确认。本院审理期间,托肯公司既未有新的事实与理由,也未提交新的证据予以佐证自己的主张,故本院认可原审法院对事实的分析认定,即对托肯公司的上诉请求,不予支持。综上所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判决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受理费10元,由托肯恒山科技(广州)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陈丹

审判员  邹群慧

代理审判员  陈静

二〇一六年九月二十二日

书记员  陈嘉慧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