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经理QQ被假冒,财务因此转账造成损失谁来承担?

案例简介

杜某在甲公司担任财务经理。2015年4月22日,杜某在收到以甲公司总经理李某名义发出的QQ消息后,通知出纳人员以分12笔转账的形式自甲公司的账户转出60万元到陌生账户。事后证明是有人冒用李某名义以QQ消息形式发送转账指令。杜某主张甲公司总经理李某在日常工作经常以QQ信息的形式指令其完成对外转账工作,故其收到QQ信息后才按照指令完成转账。甲公司主张李某通过QQ发出的转账付款指示所涉及的对方均为李某和杜某都认识的与其公司有业务往来的业务单位,上述情况与2015年4月22日向陌生账户转账的情况不同。甲公司向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杜某赔偿其经济损失。

一审法院认为:
就杜某的过错责任而言:杜某在未认真核实相关的汇款原因以及汇款相对人的基本信息,也未通过电话或直接确认的方式与公司相关领导沟通确认的情况下,即直接通知出纳人员转账汇款,杜某具有一定的过错。就甲公司的过错责任而言:甲公司内部的财务制度也确实存在管理不规范的情况,具有一定的漏洞。就杜某相关责任的承担比例问题:在确定劳动者赔偿责任时,应综合考虑劳动关系的隶属性、劳动者从事工作的性质、薪酬情况、用人单位的经营利益和经营风险以及劳动者的过错程度等因素,并结合权利义务相一致的原则综合确定劳动者的责任范围。判决:杜某支付北京甲公司经济损失十二万元。

二审法院认为:
根据民事法律的公平原则及权利义务相一致的原则,劳动者在履行职务的过程中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给用人单位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本案中,杜某作为专职财务工作人员,在履行职务的过程中应当对大额转账项目尽到高于普通人的注意义务,但其仅凭QQ消息指令,在未进行基本信息核实的情况下直接通知出纳人员汇款,上述行为表明杜某未能尽到财务人员的基本谨慎义务及工作职责,其在履行职务的过程中存在的过错已经达到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程度。同时,甲公司未能严格执行规范的财务制度,其公司内部在较长的时期内存在利用公共网络社交软件处理有关财务工作的情况,该公司亦应就其不当管理自担相应责任。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号
(2017)京02民终223号
判决时间
2017年4月26日
判决原文

北京鸿达飞扬机电设备有限公司等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京02民终223号

 

上诉人(原审互为原、被告):北京鸿达飞扬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房山区阎村镇张庄村北中路27号。

法定代表人:李忠升,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霍金朋,北京市常鸿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露萍,女,1990年1月20日出生,北京市常鸿律师事务所律师实习律师。

上诉人(原审互为原、被告):杜娟,女,1979年5月19日出生,汉族,无业。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京顺,北京市江山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北京鸿达飞扬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达飞扬公司)与上诉人杜娟因劳动争议一案,均不服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2016)京0111民初739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1月10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鸿达飞扬公司上诉请求:改判杜娟赔偿经济损失60万元及利息。鸿达飞扬公司主张杜娟在担任其公司财务经理期间,未经其公司同意,在未核实交易真实性的情况下向陌生账户转款600000元,造成其公司经济损失,杜娟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杜娟上诉请求:改判无需向鸿达飞扬公司支付赔偿金。杜娟主张因鸿达飞扬公司总经理李梦飞在日常工作中经常以QQ消息形式向其发送转款指令,事发当日其系根据QQ消息要求向外转款,事后发现该QQ消息是他人冒出李梦飞的名义所发,其已立即报警处理。杜娟认为本案涉及的诈骗案件事实未查明前无法确定其过错,其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鸿达飞扬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决:1.杜娟赔偿经济损失60万元及自2015年4月22日起至实际支付日止的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息计算暂至2016年5月22日);2.诉讼费由杜娟承担。

杜娟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决:无需赔偿鸿达飞扬公司经济损失24万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杜娟曾于2014年7月至2015年5月期间在鸿达飞扬公司工作,工作岗位为财务经理。2015年4月22日11时35分左右,杜娟在收到以鸿达飞扬公司总经理李梦飞名义发出的QQ消息后,通知出纳人员以分12笔转账的形式自鸿达飞扬公司的账户转出60万元到陌生账户。其后,鸿达飞扬公司总经理李梦飞发现该笔转账情况后通知杜娟其并未向杜娟发出转账指令,杜娟认为有人冒用李梦飞名义以QQ消息形式向其发送转账指令,故于当日向公安机关报案。目前,上述转出的60万元款项仍未追回。

鸿达飞扬公司主张杜娟在职期间未经公司同意且在未核实真实交易的情况下贸然转账,造成经济损失,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并提交了《鸿达飞扬公司财务管理制度》(以下简称《财务制度》)为证。杜娟对鸿达飞扬公司提交的《财务制度》不予认可,并称其没有见过上述文件,鸿达飞扬公司并无相关财务制度。杜娟主张鸿达飞扬公司总经理李梦飞在日常工作经常以QQ信息的形式指令其完成对外转账工作,故其在2015年4月22日中午收到QQ信息后才按照指令完成转账,其认可2015年4月22日对其发送转账指令的QQ账号并非之前李梦飞使用的QQ账号,但主张因当时来信的QQ账号所显示的头像、昵称及个性签名均与李梦飞实际用的QQ账号相同,且QQ系统并不显示实际的QQ账号号码,所以其误以为是李梦飞向其发送转账指令,事后通过网络后台查询,才知道发送转账指令的QQ账号并非李梦飞的QQ账号。

杜娟就其主张提交了2015年4月22日之前其与李梦飞本人的QQ账号通信记录,证明李梦飞之前经常通过QQ账号向其发出对外转账付款的指示。鸿达飞扬公司对杜娟提交的QQ记录真实性予以认可,但对杜娟陈述的证明目的不予认可,主张李梦飞通过QQ发出的转账付款指示所涉及的对方均为李梦飞和杜娟都认识的与其公司有业务往来的业务单位,杜娟大致了解收付款的相关背景信息,上述情况与2015年4月22日向陌生账户转账的情况不同。另就杜娟提交的QQ账号通信记录涉及的收付款事项,鸿达飞扬公司提交了配套的会计支出凭证和银行转账凭证。会计支出凭证上显示的制单时间、银行转账凭证上显示的交易时间与QQ通信记录上显示的指示时间相一致,但相关会计支出凭证上均未有杜娟的签字,部分会计支出凭证上亦没有李梦飞的签字,部分会计支出凭证上李梦飞的签字时间滞后于会计支出凭证上显示的制单时间和银行转账凭证上显示的交易时间。杜娟对鸿达飞扬公司提交的会计支出凭证和银行转账凭证的真实性予以认可,但称相关的会计支出凭证均是后补的,因为根据李梦飞在QQ账号上所做的指示,相关事项已经办完,所以出纳人员就没有让其本人签字,部分会计凭证上也没有李梦飞的签字或者由李梦飞后补签字。

另查,本案诉讼前,鸿达飞扬公司曾于2015年11月27日向北京市房山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房山区仲裁委)申请仲裁,要求杜娟赔偿其经济损失。2016年5月9日,房山区仲裁委作出京房劳人仲字[2016]第285号裁决书,裁决杜娟支付鸿达飞扬公司经济损失24万元。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杜娟和鸿达飞扬公司就公司资金被诈骗的过错责任、杜娟是否应对鸿达飞扬公司的经济损失承担责任以及如果杜娟应承担责任,在多大程度上承担责任的问题。

就杜娟的过错责任而言。尽管杜娟提交的诈骗事件发生前与公司总经理李梦飞的QQ通信记录显示双方曾在工作中交流确认收付款事项,但从双方QQ记录的上下文看,双方交流确认的相关收付款事项,杜娟大致了解收付款事项的相关背景信息,杜娟作为公司的财务工作人员,就公司的对外付款业务,有义务认真谨慎审查,在本次事件中,杜娟通过QQ接到要求汇款的信息后,在未认真核实相关的汇款原因以及汇款相对人的基本信息,也未通过电话或直接确认的方式与公司相关领导沟通确认的情况下,即直接通知出纳人员转账汇款,杜娟在此次事件中具有一定的过错,应当承担一定的责任。

就鸿达飞扬公司的过错责任而言。通过庭审查明的事实,在诈骗事件发生前,鸿达飞扬公司确实存在其公司总经理李梦飞通过QQ账号与杜娟交流确认收转账事项的事例,但QQ账号作为公开使用的互联网聊天软件,在涉及财产交易时确实存在一定的风险。另综合杜娟提交的QQ通信记录和鸿达飞扬公司提交的会计支出凭证和银行转账凭证来看,鸿达飞扬公司也确实存在通过QQ账号指示杜娟先办理转账事宜,后补领导签字的情况,因而综合以上证据和事实分析,鸿达飞扬公司内部的财务制度也确实存在管理不规范的情况,具有一定的漏洞。且在该次诈骗事件中出纳对外转账时,分12笔用时15分钟左右方将60万元全部转出,鸿达飞扬公司在此期间也未及时通知杜娟终止转账行为。综上,鸿达飞扬公司就此次事件的损失也存在一定的过错。

就杜娟相关责任的承担比例问题。在劳动者对用人单位的经济损失负有过错责任的情况下,劳动者就相关损失承担比例的问题,鸿达飞扬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双方曾作出过相关约定。故在确定劳动者赔偿责任时,应综合考虑劳动关系的隶属性、劳动者从事工作的性质、薪酬情况、用人单位的经营利益和经营风险以及劳动者的过错程度等因素,并结合权利义务相一致的原则综合确定劳动者的责任范围。另该诈骗事项属于网络诈骗案件,该案已经由公安机关受理,但被诈骗款项是否能够追回以及追回数额尚处于不确定的状态。故本院酌情确定杜娟就鸿达飞扬公司的经济损失承担20%的责任。鸿达飞扬公司要求杜娟支付利息的诉讼请求没有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据此,一审法院于2016年12月判决:一、杜娟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北京鸿达飞扬机电设备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十二万元;二、驳回北京鸿达飞扬机电设备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三、驳回杜娟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院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劳动者与用人单位的合法权益均受法律保护。根据民事法律的公平原则及权利义务相一致的原则,劳动者在履行职务的过程中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给用人单位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本案中,杜娟作为专职财务工作人员,在履行职务的过程中应当对大额转账项目尽到高于普通人的注意义务,但其在2015年4月22日的转账过程中,仅凭QQ消息指令,在未进行基本信息核实的情况下直接通知出纳人员汇款,上述行为表明杜娟未能尽到财务人员的基本谨慎义务及工作职责,其在履行职务的过程中存在的过错已经达到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程度。同时,鸿达飞扬公司未能严格执行规范的财务制度,其公司内部在较长的时期内存在利用公共网络社交软件处理有关财务工作的情况,该公司亦应就其不当管理自担相应责任。综合上述情况,一审法院在衡量劳动者及用人单位的过错程度后,考虑双方对风险及损失的分担能力,判决劳动者按比例承担损失赔偿责任,正确合理。现鸿达飞扬公司上诉要求杜娟赔偿全部损失,杜娟上诉主张不承担赔偿责任,本院均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北京鸿达飞扬机电设备有限公司负担5元(已交纳),由杜娟负担5元(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刘洁

审判员  王晓云

代理审判员  易晶晶

二○一七年四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  付鑫裕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