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益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与广州市越秀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管理再审复查与审判监督行政裁定书

案例简介

出差时走在路上与行人迎面碰撞受伤是不是工伤?
Z某是G公司的员工。2011年12月22日,Z某在到珠海出差时,被行人碰撞后突觉胸口剧痛,全身无力,当即经120急救中心送珠海市人民医院,后转广东省人民医院治疗。诊断结果为:1、上中胸段椎管内硬膜外占位?2、脊椎占位性病变(T1-5血肿)。
2012年6月27日Z某向广州越秀人社局申请工伤认定。人社部门受理后,向广州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提出伤情与病情关联性鉴定,该委于2013年4月28日出具《伤情与病情关联性鉴定意见书》,结论为:“Z某于2012年1月4日诊断为‘脊椎占位性病变(T1-5血肿)’的诊断意见,与其2011年12月22日在路上被人碰撞后胸口突然奇痛的伤情相关。”2013年5月22日人社局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五)项的规定,即“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认定Z某为工伤。

公司不服,向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该府维持了工伤认定决定。公司仍不服,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五)项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五)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
Z某作为公司员工到珠海出差并在出差期间受伤,且经广州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2012年1月4日诊断为‘脊椎占位性病变(T1-5血肿)’的诊断意见,与其2011年12月22日在路上被人碰撞后胸口突然奇痛的伤情相关,符合工伤认定的情形,故驳回公司的诉讼请求。
公司认为,Z某病发原因及过程出现多次反复,前后矛盾。在一审诉讼中称自己去珠海分公司为客户上培训课,于2011年12月22日早晨6时许返回广州时从宿舍下楼时突然摔倒不能动弹,后入院治疗。在行政复议中又称其在2011年12月22日早上准备出发回广州的路上,被一过路行人迎面碰撞后觉得胸口奇痛后入院治疗。病发原因前后不一,自相矛盾,并且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事实上,据了解,他是在2011年12月19日在珠海自己家中凌晨四时突发疾病,而并非如其所称是因公出差,在返回广州途中生病。一审法院仅凭《伤情与病情关联性的鉴定意见书》就判定属因工外出期间因工作原因受到伤害,证据不足,应依法撤销。从Z某向法庭提交的病历单据来看,2011年12月19日高位截瘫的病情被医院确诊为××病人本身先天性椎管内血管畸形导致,与病人是否工作无关。这种病症大多是突然发作,而且会出现高位截瘫。另从有接触的同事处了解到,Z某患病早有征兆,曾经突然晕倒,且下半身曾短时间瘫痪过。因此Z某突发此病并非是其宣称的因受撞所引起的受伤,而是因其自身身体因素造成的疾病。

二审法院维持原判。公司不服,向高院申请再审,高院审理后,驳回公司的再审申请。

案号
(2016)粤行申305号
判决时间
2016年4月29日
判决原文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裁定书

(2016)粤行申305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广州益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广州。

法定代表人:李晓光,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莅鹃,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潇潇,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广州市越秀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

法定代表人:黄永青,局长。

原审第三人:张莫明,男,汉族,住湖北省竹溪县。

再审申请人广州益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益腾公司)因与被申请人广州市越秀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下称越秀区人社局)工伤认定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穗中法行终字第144号行政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益腾公司申请再审称:依据越秀区人社局一审时提交的证据及张莫明行政复议时提交的证据所反映的内容,应认定张莫明的病情系在家中因自身疾病引发,而非与行人碰撞后受伤所致。并且,在尚未查证张莫明受伤的事实是否属实的情况下,广州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出具的穗劳鉴疑难(2013)52号《伤情与病情关联性鉴定意见书》不具有客观性、公正性和科学性。越秀区人社局作出越人社工伤认(2013)217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张莫明所受伤害为工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予撤销,原一、二审判决予以维持显属不当。请求依法对本案予以再审,撤销原一、二审判决,撤销越秀区人社局作出的越人社工伤认(2013)217号《工伤认定决定书》。

本院认为:张莫明为益腾公司员工,双方最后一期的劳动合同约定合同期限为三年(自2011年12月15日至2014年12月14日止),并约定张莫明的工作地点为广州。张莫明于2011年12月22日到珠海出差期间被人碰撞后受伤,后向越秀区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越秀区人社局受理后向益腾公司发出工伤案件协助调查通知书,要求其提供证据材料,并在调查期间就张莫明的受伤情况向广州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提出伤情与病情关联性鉴定;广州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于2013年4月28日出具穗劳鉴疑难(2013)52号《伤情与病情关联性鉴定意见书》,认定张莫明于2012年1月4日诊断为“脊椎占位性病变(T1-5血肿)”的诊断意见与其2011年12月22日在路上被人碰撞后胸口突然奇痛的伤情相关。越秀区人社局以上述鉴定结论为据,并依照《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五)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的规定,认定张莫明所受伤害为工伤,理据充分,并无不当。益腾公司对张莫明受伤的事实提出异议,认为张莫明不属工伤,但在越秀区人社局进行工伤认定期间,益腾公司并未依照《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的规定就其异议提供充足有效的证据予以证明;益腾公司亦未能提供证据推翻广州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出具的穗劳鉴疑难(2013)52号《伤情与病情关联性鉴定意见书》的鉴定结论,其认为该鉴定意见不能作为定案依据理据不足。因此,越秀区人社局作出越人社工伤认(2013)217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张莫明所受伤害为工伤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原一、二审判决予以维持并无不当。益腾公司认为原一、二审判决错误的再审申请意见,理由不成立。

综上,益腾公司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规定的情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十四条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广州益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方丽达

代理审判员  付庆海

代理审判员  窦家应

二〇一六年四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  温瑜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