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凯立达电子有限公司与粟银青、广州市萝岗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广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其他2015行终1737二审行政判决书

案例简介

外出培训在酒店房间休息时猝死是否属于工伤?
【查明案情】

陈某系第三人广州K电子有限公司员工,原告粟X系陈某的妻子。陈某被第三人派往M度假村参加萝岗区G机构组织的“企业品牌管理与营销主题培训班”课程,时间从2014年10月29日至31日,授课地点及住宿地点均在M度假村内。另外,第三人要求陈某在培训期间抽空构思自动化设备的技改方案。陈某于2014年10月29日下午17时凭身份证登记入住M度假村玉兰楼60X房。次日,陈某未参加培训。2014年11月1日15时左右,M度假村员工例行查房时发现陈某在房间内死亡。经公安部门勘察确认,陈某于2014年10月30日猝死。2014年11月25日,第三人向被告萝岗区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并表明其认为陈某死亡属于工伤的意见。被告萝岗区人社局受理后,分别向陈某的同事、原告以及萝岗区G机构的工作人员调查取证。被告萝岗区人社局于2015年1月16日作出《工伤认定决定书》,不认定陈某死亡为工伤,并于2015年1月20日送达原告及第三人。原告不服该《工伤认定决定书》,于2015年3月5日向被告广州市人社局申请行政复议。2015年4月21日,被告广州市人社局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被告萝岗区人社局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书》。

【一审观点】

一审法院认为:陈某是在用人单位指派外出学习期间猝死,即陈某死亡于因工外出期间。因工外出期间的工作具有特殊性,故劳动者在该期间从事与工作职责有关活动的时段和区域均应认定属于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陈某在培训机构安排的酒店休息属于“工作时间”延续的一种特殊情形,是原告因工外出工作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属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职责有关的活动。因此,陈某在酒店休息时猝死也应当认定为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上猝死。此外,虽然公安部门未查明陈某因何种疾病导致猝死,但猝死属于突发疾病死亡的情形,不属于受到伤害致死的情形,故也不属于死因不明的情形,不适用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2011年7月6日作出的《关于职工因公外出期间死因不明应否认定工伤的答复》。综上,陈某在酒店休息时猝死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规定的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上突发疾病死亡的情形。被告受理工伤认定申请后,查清了案件事实,依照法定程序作出是否工伤的认定,但适用法律、法规错误,依法应予撤销。

【上诉观点】

上诉人广州市开发区人社局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称一审法院适用法律不正确。一审人民法院确认陈某死亡于因工外出期间,但认为陈某在酒店休息属于“工作时间”延续的特殊情形,属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职责有关的活动,认为陈某猝死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的规定的情形。我局认为,一审人民法院适用法律错误。既然一审法院确认陈某死亡于因工外出期间,那么根据《工伤保险条例》中第十四条第(五)项对“因工外出期间”的规定:“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应当认定为工伤”,即《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因工外出期间”,只有因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才能认定为工伤,并未列有“突发疾病死亡”的情形。因此,陈某若属于因工外出期间突发疾病死亡的,根据该条规定,不应认定为工伤。此外,《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中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视同工伤”,《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二)、(三)项中对应当认定为工伤的情形限定为在“工作场所内”,在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中对视同工饬的情形则限定为在“工作岗位”,由此可见,从立法意图来看,法律对突发疾病死亡视同工伤的情形的限定更为严格,必须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上,而陈某在酒店休息时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情形,并非在工作时间,也并非在工作岗位,陈某死亡的情形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及第十五条规定的应当认定为工伤及视同工伤的情形。睡觉属于人正常的生理机能的需要,不因工外出、不工作也需要睡觉,一审人民法院不应对应当认定为工伤及视同工伤的情形过分扩大解释。因此,陈某外出学习期间在酒店睡觉时突发疾病死亡的情形,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及第十五条的情形,也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的规定,不应认定为工伤或视同工伤,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请求撤销一审法院判决,维持我局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书》。

【二审观点】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五)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第十五条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视同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因工外出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具有其特殊性,故劳动者在因工外出期间从事与工作职责有关活动的时间和空间均应认定属于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本案中,陈某在用人单位指派外出学习期间猝死,即陈某死亡于因工外出期间。陈某在培训机构安排的酒店休息属于“工作时间”的延伸,是陈某因工外出工作的一部分,属于在工作岗位上从事本职工作的活动。因此,陈某在酒店休息时猝死应当认定为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上猝死,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规定的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上突发疾病死亡的情形。一审法院判决撤销上诉人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书》及一审被告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并责令上诉人重新作出工伤认定决定的处理正确,本院予以支持。上诉人诉称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认为陈某外出学习期间在酒店睡觉突发疾病死亡的情形,不应认定为工伤或视同工伤,要求撤销一审判决的理由不成立,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案号
(2015)穗中法行终字第1737号
判决时间
2016年7月28日
判决原文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5)穗中法行终字第173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广州开发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原广州市萝岗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广州市萝岗区。

法定代表人:李雄慧,职务:局长。

委托代理人:许建华,该局工作人员。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粟银青,住广州市海珠区,系陈寨之妻。

委托代理人:周磊,广东恒益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范胜森,广东恒益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原审第三人:广州凯立达电子有限公司,住所地广州市萝岗区。

法定代表人:朱惠祥,职务: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蔡振雄,该司工作人员。

原审被告:广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广州市。

法定代表人:杨秦,职务:局长。

委托代理人:曹颖怡,该局工作人员。

上诉人广州市广州开发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因劳动和社会保障一案,不服广州市萝岗区人民法院(2015)穗萝法行初字第58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陈某乙系第三人广州凯立达电子有限公司员工,原告粟银青系陈某乙的妻子。陈某乙被第三人派往华辉度假村参加萝岗区工商联组织的“企业品牌管理与营销主题培训班”课程,时间从2014年10月29日至31日,授课地点及住宿地点均在华辉度假村内。另外,第三人要求陈某乙在培训期间抽空构思被银自动化设备的技改方案。陈寨于2014年10月29日下午17时凭身份证登记入住华辉度假村玉兰楼602房。次日,陈某乙未参加培训。2014年11月1日15时左右,华辉度假村员工例行查房时发现陈寨在房间内死亡。经公安部门勘察确认,陈某乙于2014年10月30日猝死。2014年11月25日,第三人向被告萝岗区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并表明其认为陈某乙死亡属于工伤的意见。被告萝岗区人社局受理后,分别向陈某乙的同事、原告以及萝岗区工商联的工作人员调查取证。被告萝岗区人社局于2015年1月16日作出穗萝人社工伤认[2015]015948号《工伤认定决定书》,不认定陈某乙死亡为工伤,并于2015年1月20日送达原告及第三人。原告不服该《工伤认定决定书》,于2015年3月5日向被告广州市人社局申请行政复议。2015年3月9日,被告广州市人社局作出《行政复议案件受理通知书》及《行政复议被申请人答复通知书》,受理原告的复议申请并要求被告萝岗区人社局提交书面答复及相关证据材料等。被告广州市人社局未通知用人单位广州凯立达电子有限公司作为第三人参加行政复议。2015年4月21日,被告广州市人社局作出穗人社复案字[2015]第2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被告萝岗区人社局作出的穗萝人社工伤认[2015]015948号《工伤认定决定书》。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被告萝岗区人社局作为本辖区内的社会保险行政主管部门,具有作出工伤认定的法定职权。《行政复议法》第十二条规定:“对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工作部门的具体行政行为不服的,由申请人选择,可以向该部门的本级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也可以向上一级主管部门申请行政复议”,被告广州市人社局作为被告萝岗区人社局的上一级主管部门,具有作出行政复议的法定职权。本案争议焦点:一、陈某乙死亡是否属于《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或视同工伤的情形;二、被告广州市人社局作出行政复议决定的程序是否合法。关于陈某乙死亡是否属于《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或视同工伤的情形的问题。陈某乙是在用人单位指派外出学习期间猝死,即陈某乙死亡于因工外出期间。因工外出期间的工作具有特殊性,故劳动者在该期间从事与工作职责有关活动的时段和区域均应认定属于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陈某乙在培训机构安排的酒店休息属于“工作时间’’延续的一种特殊情形,是原告因工外出工作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属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职责有关的活动。因此,陈某乙在酒店休息时猝死也应当认定为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上猝死。此外,虽然公安部门未查明陈某乙因何种疾病导致猝死,但猝死属于突发疾病死亡的情形,不属于受到伤害致死的情形,故也不属于死因不明的情形,不适用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2011年7月6日作出的《关于职工因公外出期间死因不明应否认定工伤的答复》。综上,陈某乙在酒店休息时猝死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规定的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上突发疾病死亡的情形。被告受理工伤认定申请后,查清了案件事实,依照法定程序作出是否工伤的认定,但适用法律、法规错误,依法应予撤销。关于被告广州市人社局作出行政复议决定的程序是否合法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十条第三款规定:“同申请行政复议的具体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其他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作为第三人参加行政复议。”第二十二条规定:“行政复议原则上采取书面审查的办法,但是申请人提出要求或者行政复议机关负责法制工作的机构认为有必要时,可以向有关组织和人员调查情况,听取申请人、被申请人和第三人的意见。第二十三条第二款规定:“申请人、第三人可以查阅被申请人提出的书面答复、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依据和其他有关材料,除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或者个人隐私外,行政复议机关不得拒绝”。第三人为被告萝岗区人社局作出的穗萝人社工伤认[2015]015948号《工伤认定决定书》中的用人单位,与该工伤认定决定具有利害关系,但被告广州市人社局在行政复议中,未通知第三人参加行政复议,使第三人不能依法行使陈述事实、提供证据、查阅材料、进行辩解、提出主张等程序权利,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设置第三人制度的规定,属程序违法。且被告广州市人社局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维持了被告萝岗区人社局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亦属适用法律、法规错误,故依法应予撤销。综上所述,原告要求撤销被告萝岗区人社局作出的不认定陈某乙死亡为工伤的工伤认定决定及被告广州市人社局作出的维持上述工伤认定决定的行政复议决定,于法有据,原审法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二)项、第(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一、撤销被告广州市萝岗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穗萝人社工伤认[2015]015948号《工伤认定决定书》;二、撤销被告广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穗人社复案字[2015]第2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三、被告广州市萝岗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六十日内重新作出认定陈某乙死亡为工伤的工伤认定决定。

上诉人广州市开发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不服原审判决,上诉至本院称:原审法院适用法律不正确。原审人民法院确认陈某乙死亡于因工外出期间,但认为陈某乙在酒店休息属于“工作时间”延续的特殊情形,属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职责有关的活动,认为陈某乙猝死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的规定的情形。我局认为,原审人民法院适用法律错误。既然原审法院确认陈某乙死亡于因工外出期间,那么根据《工伤保险条例》中第十四条第(五)项对“因工外出期间”的规定:“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应当认定为工伤”,即《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因工外出期间”,只有因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才能认定为工伤,并未列有“突发疾病死亡”的情形。因此,陈某乙若属于因工外出期间突发疾病死亡的,根据该条规定,不应认定为工伤。此外,《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中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视同工伤”,《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二)、(三)项中对应当认定为工伤的情形限定为在“工作场所内”,在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中对视同工饬的情形则限定为在“工作岗位”,由此可见,从立法意图来看,法律对突发疾病死亡视同工伤的情形的限定更为严格,必须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上,而陈某乙在酒店休息时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情形,并非在工作时间,也并非在工作岗位,陈某乙死亡的情形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及第十五条规定的应当认定为工伤及视同工伤的情形。睡觉属于人正常的生理机能的需要,不因工外出、不工作也需要睡觉,原审人民法院不应对应当认定为工伤及视同工伤的情形过分扩大解释。因此,陈某乙外出学习期间在酒店睡觉时突发疾病死亡的情形,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及第十五条的情形,也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的规定,不应认定为工伤或视同工伤,原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请求撤销原审法院判决,维持我局作出的穗萝人社工伤认[2015]015948号《工伤认定决定书》。原审法院第二项判决中,判决我局重新作出认定陈某乙死亡为工伤的工伤认定决定。《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二)项规定,行政行为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人民法院判决撤销或者部分撤销,并可以判决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根据该条规定,原审法院可判决我局重新作出工伤认定决定,但并不应直接判决我局重新作出认定陈某乙死亡为工伤的认定决定,原审法院判决有误,应予撤销。故上诉人请求:一、判令撤销广州市萝岗区人民法院(2015)穗萝法行初字第58号行政判决书,依法维持我局作出的穗萝人社工伤认[2015]015948号《工伤认定决定书》;二、判令被上诉人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上诉人粟银青答辩称一审判决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予以维持,依法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原审第三人广州凯立达电子有限公司、原审被告广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述称同意一审判决,请求予以维持。

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二)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三)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四)患××的;(五)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六)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七)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的其他情形。”第十五条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视同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二)在抢险救灾等维护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活动中受到伤害的;(三)职工原在军队服役,因战、因公负伤致残,已取得革命伤残军人证,到用人单位后旧伤复发的。职工有前款第(一)项、第(二)项情形的,按照本条例的有关规定享受工伤保险待遇;职工有前款第(三)项情形的,按照本条例的有关规定享受除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以外的工伤保险待遇。”因工外出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具有其特殊性,故劳动者在因工外出期间从事与工作职责有关活动的时间和空间均应认定属于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本案中,陈某乙在用人单位指派外出学习期间猝死,即陈某乙死亡于因工外出期间。陈某乙在培训机构安排的酒店休息属于“工作时间”的延伸,是陈某乙因工外出工作的一部分,属于在工作岗位上从事本职工作的活动。因此,陈某乙在酒店休息时猝死应当认定为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上猝死,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规定的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上突发疾病死亡的情形。原审法院判决撤销上诉人作出的穗萝人社工伤认[2015]015948号《工伤认定决定书》及原审被告作出的穗人社复案字[2015]第2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并责令上诉人重新作出工伤认定决定的处理正确,本院予以支持。上诉人诉称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认为陈某乙外出学习期间在酒店睡觉突发疾病死亡的情形,不应认定为工伤或视同工伤,要求撤销原审判决的理由不成立,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广州市开发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陈卫红

审判员 肖晓丽

审判员 汪毅

二〇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

书记员 殷松茂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