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伤获得第三人赔偿后,能否再要求工伤保险待遇?

案例简介

廖某系A公司员工,2015年4月14日晚,在上班途中发生本人不承担责任的交通事故身亡,经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为工伤。廖某家属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肇事司机及相关保险公司予以赔偿。2015年9月17日,法院判决保险公司支付给廖某家属死亡赔偿金487620元、丧葬费22848.5元、被抚养人生活费196322.22元。
2015年11月11日,A公司向医保局申请工伤保险待遇。医保局按补差原则扣除第三方责任赔偿进行核定,向A公司拨付了工伤保险补差92252元。廖某家属不服,以工伤保险待遇应足额支付为由提起行政诉讼,请求判令医保局按《工伤保险条例》标准足额支付工伤保险待遇。

法院认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第三款规定“职工因第三人的原因导致工伤,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以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已经对第三人提起民事诉讼为由,拒绝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第三人已经支付的医疗费用除外”。本案中,廖某在下班途中遇交通事故死亡,已被认定为工伤,应当享受工伤保险待遇,医保局应当向廖某家属支付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因工死亡补助金。医保局以补足方式核算工伤保险待遇,并作出工伤保险待遇拨付确认单,确有不当。廖某家属请求全额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符合法律规定。

案号
(2017)川行申161号
判决时间
2018年1月8日
判决原文

成都市新都区医疗保险事业管理局与曾华、廖兴华、肖宗会、廖嘉龙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给付二审行政判决书

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6)川01行终29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成都市新都区医疗保险事业管理局。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桂湖中路78号。

法定代表人谭明志,局长。

委托代理人单勇,四川诚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曾华,女,1979年7月25日出生,汉族,住成都市新都区。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廖兴华,男,1952年9月2日出生,汉族,住成都市新都区。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肖宗会,女,1954年7月21日出生,汉族,住成都市新都区。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廖某,男,2001年8月12日出生,汉族,住成都市新都区。

被上诉人曾华、廖兴华、肖宗会、廖某的共同委托代理人王明福,四川五方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成都市新西北光电有限公司。住所地:成都市新都区工业开发区南三路东段。

法定代表人刘杨,董事长。

上诉人成都市新都区医疗保险事业管理局(以下简称新都医保局)因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给付一案,不服四川省成都市双流区人民法院(2016)川0122行初1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廖耀洪系成都市新西北光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西北公司)员工,2015年4月14日晚,在上班途中发生本人不承担责任的交通事故身亡,经成都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为工伤。廖兴华、肖宗会系廖耀洪的父母,曾华、廖某系廖耀洪的妻子和儿子。曾华、廖兴华、肖宗会、廖某(以下简称曾华等4人)向成都市新都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肇事司机及相关保险公司予以赔偿。2015年9月17日,新都区人民法院作出(2015)新都民初字第4014号民事判决,判决相关保险公司支付给曾华等4人死亡赔偿金487620元、丧葬费22848.5元、被抚养人生活费196322.22元。2015年11月11日,新西北公司向新都医保局申请工伤保险待遇。新都医保局按补差原则扣除第三方责任赔偿进行核定,向新西北公司拨付了工伤保险补差92252元。曾华等4人不服,以工伤保险待遇应足额支付为由提起行政诉讼,请求判令新都医保局按《工伤保险条例》标准足额支付工伤保险待遇。

原审法院认为,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规定,新都医保局具有承办本行政区域内工伤保险事务的主体资格和法定职权。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六条“职工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且经工伤认定的,享受工伤保险待遇;……”和第三十八条“因工伤发生的下列费用,按照国家规定从工伤保险基金中支付:(八)因工死亡的,其遗属领取的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因工死亡补助金。”的规定,本案工亡职工廖耀洪在下班途中遇交通事故死亡,被依法认定为工伤,应当享受工伤保险待遇,新都医保局应当向曾华等4人支付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因工死亡补助金。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在曾华等4人已向侵权人提起民事诉讼并获得赔偿(丧葬费、死亡补助金和被抚养人生活费)706790.72元的情况下,新都医保局支付工伤保险待遇是否应当扣除上述款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第三款“职工因第三人的原因导致工伤,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以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已经对第三人提起民事诉讼为由,拒绝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第三人已经支付的医疗费用除外”的规定,新都医保局以曾华等4人已向侵权人提起民事诉讼并获得赔偿为由,拒绝全额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的理由不能成立,曾华等4人请求全额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原审法院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三条之规定,判决:新都医保局在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按照规定全额向曾华等4人支付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因工死亡补助金。案件受理费50元,由新都医保局负担。

宣判后,上诉人新都医保局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请求撤销原审判决,并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曾华等4人答辩称,原审法院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故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第三人新西北公司二审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当事人提供的的证据及依据均已随原审卷宗移送本院,本院认定查明的案件事实与原审判决一致。

本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三款的规定,上诉人新都医保局具有本案行政给付的行政职权。关于第三人侵权与工伤保险待遇责任是否竞合及如何适用法律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第二款规定:“因用人单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权造成劳动者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第三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第三款规定:“职工因第三人的原因导致工伤,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以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已经对第三人提起民事诉讼为由,拒绝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第三人已经支付的医疗费用除外”。根据上述司法解释的条款内容,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同时享有请求工伤保险待遇和向请求第三人侵权赔偿的权利。因第三人的原因造成工伤,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不应当以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已经对第三人提起民事诉讼或者获得民事赔偿为由,拒绝支付工伤保险待遇。本案中,廖耀洪在下班途中遇交通事故死亡,被依法认定为工伤,应当享受工伤保险待遇,新都医保局应当向曾华等4人支付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因工死亡补助金。被上诉人新都医保局以补足方式核算工伤保险待遇,并作出工伤保险待遇拨付确认单,确有不当。曾华等4人请求全额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原审判决结果并无不当,上诉人新都医保局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负担不变;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成都市新都区医疗保险事业管理局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李伟东

代理审判员  邱方丽

代理审判员  盛莉

二〇一六年七月五日

书记员  尹德兰

 

 

成都市新都区医疗保险事业管理局、曾华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管理(劳动、社会保障)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行政裁定书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裁定书

(2017)川行申161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成都市新都区医疗保险事业管理局。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桂湖中路78号。

法定代表人谭明志,局长。

委托代理人单勇,四川诚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曾华,女,1979年7月25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廖兴华,男,1952年9月2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肖宗会,女,1954年7月21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廖某,男,2001年8月12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

委托代理人王明福,四川五方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成都市新西北光电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工业开发区南三路东段。

法定代表人刘杨,董事长。

再审申请人成都市新都区医疗保险事业管理局(以下简称新都医保局)因曾华、廖兴华、肖宗会、廖某(以下简称曾华等4人)诉该局劳动和社会保障一案,不服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川01行终293号行政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完毕。

新都医保局再审称:被申请人已通过民事诉讼获得了民事赔偿,其要求申请人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的条件不成就。二审法院片面曲解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显属错误。请求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撤销二审判决,改判驳回被申请人的诉讼请求,由被申请人负担诉讼费。

曾华等4人答辩称:新都医保局不同意全额支付廖耀洪因工死亡的一次性工亡补助金、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工伤保险条例》、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和案例的精神。被申请人一审时的诉讼请求应予支持。请求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维持一、二审判决。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第三款规定“职工因第三人的原因导致工伤,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以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已经对第三人提起民事诉讼为由,拒绝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第三人已经支付的医疗费用除外”。本案中,廖耀洪在下班途中遇交通事故死亡,已被认定为工伤,应当享受工伤保险待遇,新都医保局应当向曾华等4人支付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因工死亡补助金。新都医保局以补足方式核算工伤保险待遇,并作出工伤保险待遇拨付确认单,确有不当。曾华等4人请求全额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符合法律规定,一审法院的判决结果并无不当,二审予以维持也是正确的。新都医保局申请再审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新都医保局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一百零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成都市新都区医疗保险事业管理局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王凤红

审判员  朱珠

审判员  蒋茜

二〇一八年一月八日

书记员  周明军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