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大田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与李娜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案例简介

哺乳期员工未履行公司请假手续是否能视为旷工?
李某2009年7月1日入职公司,任财务会计,后双方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李某于2014年3月10日至2015年3月10日为哺乳期。期间,李某在2014年12月22日至24日期间未按照公司规定办理请假手续。公司认为,其行为属于连续旷工3天,严重违反了《考勤管理制度》的规定,公司于2014年12月30日向李某发出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解除双方的劳动关系。
李某认为,其已经履行了请假的手续,和主管领导有过短信和微信的沟通,其能提供相应的病假单,公司是恶意将此段期间视为旷工。
公司认为,李某的行为即属于旷工,违反了公司的规章制度。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公司提交的诊断证明,医院建议公司2014年12月22日至24日休息三天,可以证明公司确实属于因病需要休假。加之公司提交的微信截屏、录音证据可以相互佐证,公司已经履行了向单位请假的义务,公司休病假的权利应当得到保护。现李某以公司没有履行请假手续,认定公司旷工,并以此解除劳动合同,缺乏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
二审法院认为,在李某提交了医院的诊断证明以及和公司相关领导的微信联系记录和录音记录的情形下,一审法院认定李某履行了请假手续并无不当,并据此认定公司以旷工为由与李某解除劳动关系系违法解除是正确的。公司提出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出具的诊断证明书与天津市河东区富民路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出具的诊断证明书是同一人所写,进而证明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出具的诊断证明书是虚假的,但没有提供相应的证据予以证明,属于公司的自行推断行为,且李某提供的诊断证明上盖有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急症休假专用章以及急诊科印章,对其真实性应予确认。二审维持原判。

案号
(2016)津01民终5085号
判决时间
2016年10月12日
判决原文

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津01民终508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天津大田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天津市和平区香港路10号樱花居A座。

法定代表人:刘勇,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章烈琳,人事行政职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震,天津华益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李娜,无职业。

上诉人天津大田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李娜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法院(2015)和民二初字第108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8月8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天津大田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上诉请求:依法撤销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法院(2015)和民二初字第1080号民事判决,将本案发回重审或者依法改判确认双方是合法解除劳动合同,无须向被上诉人支付经济补偿金。判令在被上诉人与上诉人进行工作交接之后再支付一审判决第二、三、四项确定的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一审法院查明事实不清,被上诉人虚构病情并伪造诊断证明书,应予认定,被上诉人连续旷工的事实应予认定,故解除劳动合同是合法解除,不应支付被上诉人经济补偿金。

李娜辩称,已经履行了请假的手续,和主管领导有过短信和微信的沟通,上诉人就此算我旷工是严重侵害我权益的行为,为此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天津大田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确认原告与被告解除劳动合同是合法有效的,原告无需向被告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36300元;2.判令原告无需向被告支付2014年12月份工资3300元及2015年1月份工资758.62元;3.判令原告无需向被告支付2014年至2015年度冬季采暖补贴335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被告李娜2009年7月1日入职原告处,任财务会计。2011年7月1日原、被告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被告于2014年3月10日至2015年3月10日为哺乳期。期间,原告认为被告自2014年12月22日至24日期间未按照公司规定办理请假手续,连续旷工3天,严重违反了《考勤管理制度》的规定,2014年12月30日原告向被告发出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解除双方的劳动关系。2013年12月30日至2014年12月30日期间,被告的月工资为3300元。

2014年12月22日被告在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因病就诊,该医院为其开具《诊断证明书》,建议被告从2014年12月22日至24日休息三天。

原告曾于2015年2月11日起诉被告,经审理做出(2015)和民二初字第0148号判决,判令原告给付被告2014年2月至2014年12月间的工资差额6183.91元,其中包含2014年12月份工资差额1000元,该笔款项原告已经执行完毕,被告确认收到此款。原告认可除1000元外,未向被告支付2014年12月份工资的剩余部分。

再查,原、被告发生纠纷后,被告向天津市和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该仲裁委员会于2015年11月3日以津和劳仲案字(2015)第0066号仲裁裁决书,裁决原告一次性支付被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36300元、2014年12月份工资3300元、2015年1月份工资758.62元、2014年至2015年度冬季取暖补贴335元,各项合计40693.62元。原告不服该裁决,提起诉讼。被告对裁决结果无异议。

一审法院认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条之规定,用人单位应当依法建立和完善劳动规章制度,保障劳动者享有劳动权利、履行劳动义务。休息权是劳动者的基本权利之一,病假是劳动者最基本的休息权,直接关系到劳动者的健康与生命安全,只要职工确有患病需停工治疗休养的事实,其病休权就应当受到保护。根据被告提交的诊断证明,医院建议被告2014年12月22日至24日休息三天,可以证明被告确实属于因病需要休假。加之被告提交的微信截屏、录音证据可以相互佐证,被告已经履行了向单位请假的义务,被告休病假的权利应当得到保护。现原告以被告没有履行请假手续,认定被告旷工,并以此解除劳动合同,缺乏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原告怀疑被告病假条的真实性,未提交相应的证据予以证实,不予采信。现原告主张被告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的证据不足,应认定原告解除劳动合同的行为为违法解除。据此,原告应向被告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36300元(3300元*5.5个月*2倍)。对于2014年12月工资(2014年11月26日至2014年12月25日)的问题,原告当庭自认未向被告发放,主张被告对工作未进行交接,但是没有明确应交接的事项,仅提出被告处尚有单位电脑一台,对此被告当庭表示同意返还,双方可以自行交接。原告提出的因被告12月份缺勤、迟到、旷工违纪而扣发的工资,没有证据予以证实,不予采信。据此,被告2014年12月的工资应为3300元,扣除原告为被告代缴的保险及公积金金额819.5元以及已经支付的1000元,原告还应向被告支付1480.5元。

对于2015年1月工资的问题,被告主张的时间是从2014年12月26日至2015年1月4日,但双方确认的工作时间是2014年12月26日至2014年12月30日,至于被告主张的2014年12月31日至2015年1月4日,被告仅提交打卡时的视频资料为证,由于该视频不能显示被告工作内容,也没有其他证据相互佐证,因此该视频资料不能证明被告在2014年12月31日至2015年1月4日期间的工作事实,故不予确认。故原告应向被告支付2014年12月26日至30日的5天的工资,即758.62元(3300元/21.75天*5天)。原告确认被告在2014年11月15日至2015年12月30日期间在原告处供职,同意支付该时间段的冬季取暖补贴125元,应予照准。判决:一、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原告向被告支付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36300元;二、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原告向被告支付2014年12月份工资差额1480.5元;三、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原告向被告支付2015年1月份工资差额758.652元;四、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原告向被告支付2014年度冬季取暖补贴125元;五、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诉讼受理费5元,由原告负担。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作为用人单位可以严格考勤制度和公司的各项规章制度,但不能据此剥夺劳动者请病假的权利。在被上诉人提交了医院的诊断证明以及和公司相关领导的微信联系记录和录音记录的情形下,一审法院认定被上诉人履行了请假手续并无不当,并据此认定上诉人以旷工为由与被上诉人解除劳动关系系违法解除是正确的。上诉人提出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出具的诊断证明书与天津市河东区富民路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出具的诊断证明书是同一人所写,进而证明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出具的诊断证明书是虚假的,但没有提供相应的证据予以证明,属于上诉人的自行推断行为,且被上诉人提供的诊断证明上盖有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急症休假专用章以及急诊科印章,对其真实性应予确认。综上所述,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天津大田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刘应红

审判员  王路

代理审判员  姜纪超

二〇一六年十月十二日

书记员  仇维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