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校大学生和单位之间在何种情况下可成立劳动关系?

案例简介

2015年11月18日,李某收到盖有甲公司公章的入职通知书一份,该通知书称李某符合甲公司房地产经纪人岗位要求,对李某加入甲公司表示欢迎,请李某于2015年11月29日来甲公司报到,并参加公司统一封闭式培训,试用期内底薪4000元,双方劳动关系的建立以及具体的权利义务最终以甲公司与李某签订的书面劳动合同为准,入职3个月后实习协议可盖章,实习生可在每年的2-6月申请回校答辩假,offer有效期截止到2016年7月31日;李某在上述通知书的“毕业生签字:”后签名,并在“毕业院校:”后填写“北京A学院”。
2015年11月29日,李某至甲公司实习。实习期间,李某每天上班,甲公司每月支付其工资。
2016年7月,李某毕业。2016年7月15日,李某与乙公司签订劳动合同书,约定合同期自2016年7月15日至2019年8月31日,李某的用工单位为甲公司。
后李某起诉,要求确认2016年7月15日之前与甲公司已经建立了事实劳动关系。

法院认为:
李某系即将毕业的学生,甲公司亦知晓李某即将毕业的情况,李某以毕业后即将就业为目的至甲公司实习,且实习期间向甲公司提供持续不间断的劳动,甲公司亦对李某实施劳动管理并支付劳动报酬。李某与甲公司之间符合形成劳动关系的基本要素,故李某要求确认与甲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的请求,法院予以支持。2016年7月15日后,李某与乙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双方建立劳动关系。
判决:确认李某与甲公司于2015年11月29日至2016年7月14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

案号
(2018)京03民终2656号
判决时间
2018年3月23日
判决原文

北京链家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与李立文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京03民终265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链家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将台路5号院16号楼601室。

法定代表人:左晖,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伟,北京炜衡(天津)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吕洪亮,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立文,男,1995年12月20日出生。

上诉人北京链家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链家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李立文劳动争议一案,不服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7)京0105民初2194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2月6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链家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法院判决;2.判令链家公司与李立文于2015年11月29日至2016年7月14日期间不存在劳动关系;3.诉讼费由李立文承担。事实和理由:2015年11月29日至2016年7月李立文属于在校学生,其仅为链家公司实习生,链家公司并未对其进行实际管理和支配,故李立文不属于劳动法意义上的劳动者,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

李立文辩称,同意一审法院判决。链家公司明知李立文即将毕业,李立文通过校招方式入职,在链家公司实习,毕业后即留在链家公司工作。李立文提供了不间断劳动,链家公司向李立文提供劳动报酬,业绩达标就转成正式员工,双方之间存在劳动关系。

李立文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确认李立文与链家公司2015年11月29日至2016年10月15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5年11月29日,李立文至链家公司实习。

李立文提交2015年11月18日,盖有链家公司公章的入职通知书一份,该通知书称李立文符合链家公司房地产经纪人岗位要求,对李立文加入链家公司表示欢迎,请李立文于2015年11月29日来链家公司报到,并参加公司统一封闭式培训,试用期内底薪4000元,双方劳动关系的建立以及具体的权利义务最终以链家公司与李立文签订的书面劳动合同为准,入职3个月后实习协议可盖章,实习生可在每年的2-6月申请回校答辩假,offer有效期截止到2016年7月31日;李立文在上述通知书的“毕业生签字:”后签名,并在“毕业院校:”后填写“北京工业职业技术学院”。

2016年5月10日9时20分,李立文驾驶二轮普通摩托车在×××与扈福印驾驶的小型轿车发生交通事故,李立文受伤。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石景山交通支队北辛安大队认定李立文与扈福印负事故同等责任。

同日,李立文至北京市红十字急诊抢救中心住院治疗,被诊断为左侧锁骨粉碎性骨折、右足骨开放伤口、左侧臂丛神经损伤、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脑震荡、全身多处皮擦伤、左肩胛骨骨折。

2016年8月22日至2016年9月19日,李立文至北京同安骨科医院住院治疗,被诊断为:左臂丛神经损伤、左锁骨陈旧性骨折。

李立文称其实习期间每天上班,链家公司每月支付其工资;李立文提交银行卡交易明细一份,该明细显示2016年3月至2016年10月,李立文账户内每月有工资入账。链家公司对银行卡交易明细表示认可。

2016年7月,李立文毕业。

2016年7月15日,李立文与前锦网络信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以下简称前锦公司)签订劳动合同书,约定合同期自2016年7月15日至2019年8月31日,李立文的用工单位为链家公司。

2017年3月10日,李立文向北京市朝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确认与链家公司有劳动关系。仲裁委员会以京朝劳人仲不字(2017)第00609号不予受理通知书决定:对李立文的仲裁请求不予受理。李立文不服该决定,故诉至法院。

以上事实,有京朝劳人仲不字(2017)第00609号不予受理通知书、银行卡明细、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诊断证明书、入职通知书、劳动合同书及双方当事人陈述在案佐证。

一审法院认为:发生劳动争议,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李立文系即将毕业的学生,链家公司亦知晓李立文即将毕业的情况,李立文以毕业后即将就业为目的至链家公司实习,且实习期间向链家公司提供持续不间断的劳动,链家公司亦对李立文实施劳动管理并支付劳动报酬;李立文与链家公司之间符合形成劳动关系的基本要素,故李立文要求确认与链家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的请求,一审法院予以支持。2016年7月15日后,李立文与前锦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双方建立劳动关系。综上,一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六条之规定,判决:一、确认李立文与链家公司于2015年11月29日至2016年7月14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二、驳回李立文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本院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对于即将毕业的大学生,且用人单位知晓该大学生即将毕业的情况,大学生以毕业后即将就业为目的,向用人单位提供持续不间断的劳动,用人单位亦对该大学生实施劳动管理并支付劳动报酬的情况下,可以认定构成劳动关系。李立文系即将毕业的学生,链家公司亦知晓李立文即将毕业的情况,李立文以毕业后即将就业为目的至链家公司实习,且实习期间向链家公司提供持续不间断的劳动,链家公司亦对李立文实施劳动管理并支付劳动报酬,故本院认为一审法院认定双方之间构成劳动关系并无不当,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链家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10元,由北京链家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刘建刚

审判员  李淼

审判员  高贵

二〇一八年三月二十三日

书记员  徐曼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