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递交辞职信后反悔能否撤销?

案例简介

陈某与A公司签订了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2016年3月8日,鉴于身体状况以及家庭关系等原因,陈某向A公司提交了《离职申请书》,申请与A公司协商解除劳动合同。3月25日,陈某提交了《关于撤回“离职申请书”的申请》,主张没有人在其离职申请书上签署同意的意见,因此离职问题应等陈某身体彻底康复后再议。2016年4月7日,陈某未再到岗上班。
2016年7月15日,陈某要求A公司为其安排相应的工作岗位,并支付拖欠的相应期限的薪资。A公司以双方劳动关系已于2016年4月8日解除为由拒绝了陈某的要求。陈某遂向仲裁委申请仲裁,要求A公司支付违法解除赔偿金及2016年4月8日至2016年7月25日的工资。

一审法院认为:
劳动者提前三十日以书面形式通知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陈某于2016年3月8日向公司提交了离职申请书,其已作出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的意思表示,且公司已收到其离职申请书。陈某提交撤回离职申请的申请是在公司收到其离职申请书之后,故其离职申请不能撤回。法院认定双方劳动合同因陈某辞职于2016年4月7日解除。故陈某要求A公司支付违法解除赔偿金的诉讼请求,无事实依据,法院不予支持。双方劳动合同解除后,A公司无需支付陈某工资。故陈某要求A公司支付2016年4月8日至2016年7月25日工资的诉讼请求,无事实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二审法院认为:
本案中,陈某主张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应就A公司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根据查明的事实,陈某于2016年3月8日向公司提出离职申请,此属于劳动者行使单方解除权的行为,不以用人单位的同意为构成要件,亦不能在用人单位收到后撤回。一审法院认定双方劳动关系因陈某辞职于2016年4月7日解除,符合法律规定。因此,陈某要求A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事实及法律依据均不足,一审法院驳回陈某该诉请,并无不当。陈某上诉坚持该项诉请,本院不予支持。

案号
(2018)京02民终10944号
判决时间
2018年11月14日
判决原文

陈镁伦与正大畜牧投资(北京)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原告):陈镁伦,男,1961年10月14日出生,汉族,无业,住长沙市雨花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小涛,北京京航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正大畜牧投资(北京)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东城区。
负责人:谢国民(DHANIN CHEARAVANONT),资深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顺华,男,正大畜牧投资(北京)有限公司人力资源经理。

上诉人陈镁伦因与被上诉人正大畜牧投资(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大畜牧公司)劳动争议一案,不服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2018)京0101民初168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10月19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因没有新的事实、证据,不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陈镁伦之委托诉讼代理人吴小涛,被上诉人正大畜牧公司之委托诉讼代理人陈顺华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陈镁伦上诉请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正大畜牧公司支付陈镁伦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726600元、休息日加班工资 65 222元、2016年4月8日至2016年7月25日拖欠工资60 649元。事实和理由:1996年,陈镁伦入职。2010年9月7日,陈镁伦与正大畜牧公司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岗位为市场部经理,近几年月工资为17 300元。2016年3月8日,陈镁伦向正大畜牧公司的下属单位即陈镁伦任职公司正大卜蜂(北京)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大卜蜂公司)提交了辞职申请。陈镁伦要求与正大卜蜂公司协商离职,但正大卜蜂公司并未回应。2016年3月24日,陈镁伦向正大卜蜂公司总经理谭述文提出撤回离职申请,谭述文让陈镁伦回去等通知。陈镁伦一直工作至2016年4月7日。2016年4月8日,陈镁伦无法进入公司,在家待岗。2016年7月19日,陈镁伦向正大畜牧公司邮寄要求安排工作及给付薪资的通知函。2016年7月25日,正大畜牧公司向陈镁伦邮寄通知书,主张双方劳动关系于2016年4月8日解除。陈镁伦提交离职申请书中明确显示需要有单位批准,在正大畜牧公司没有批准的情况下陈镁伦撤回申请,应视为该申请没有生效。正大畜牧公司发出解除通知属于违法解除。就解除劳动合同的原因、工资表、考勤表等应该由正大畜牧公司承担举证责任。
正大畜牧公司辩称,同意一审判决,不同意对方上诉请求。
陈镁伦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正大畜牧公司支付陈镁伦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726 600元;2.正大畜牧公司支付陈镁伦2015年3月至2016年3月休息日加班工资65 222元;3.正大畜牧公司支付陈镁伦2016年4月8日至2016年7月25日工资60 649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1996年12月1日,陈镁伦与正大集团农牧企业中国区签订劳动合同。此后,陈镁伦与正大集团各公司签订劳动合同。2010年9月7日,陈镁伦与正大畜牧公司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岗位为市场部经理,月工资为16 125元。双方签订合同后,陈镁伦被派往正大卜蜂公司工作。
2016年3月8日,陈镁伦提交了《离职申请书》,内容有:“尊敬的正大集团领导:本人于1996年9月加入集团,进入集团下属企业工作,为集团服务至今已有20年之久,先后在集团所属下属企业服务过的公司有:北京正大饲料有限公司、唐山正大饲料有限公司、秦皇岛正大有限公司、正大食品(秦皇岛)有限公司、北京正大蛋业有限公司、正大卜蜂(北京)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由于家庭及身体原因,特申请与集团协商解除劳动合同,请予以批准为盼。(注:本人自加入正大卜蜂以来,持续加班,无论晚上还是周末,导致夫妻关系紧张,濒临破裂边缘;再者,自从去年持续办展会,超体力超负荷工作,导致身体产生严重糖尿病,由于工作任务繁重,加上频繁加班加点,身体得不到妥当休息;鉴于家庭及身体原因,由于工作原因导致的此现状急需改善,特此申请)”。3月25日,陈镁伦提交了《关于撤回“离职申请书”的申请》,主张没有人在陈镁伦的离职申请书上签署同意的意见,等陈镁伦身体彻底康复后再议。2016年4月7日,陈镁伦未再到岗上班。
2016年7月15日,陈镁伦提交《要求安排合同约定的工作职务及支付2016年3月1日至今薪资通知函》,内容有:“我于2016年3月8日申请与正大集团下属的任职公司协商离职,但至今单位未有相关人员和我协商此事,且到2016年4月8日后未给我安排任何工作岗位,且未发放我3月份至今的薪资,鉴于我目前待岗的实际情况,请求公司及相关领导于2016年7月31日前给我安排相应的工作岗位,并支付拖欠我的相应期限的薪资,敬请回复”。2016年7月25日,正大畜牧公司回函给陈镁伦,告知:“你于2016年3月8日提交《离职申请书》,自2016年4月8日起未到公司上班;……你与正大畜牧投资(北京)有限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已于2016年4月8日解除”。
另查,陈镁伦向北京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2017年12月5日,北京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1.正大畜牧公司支付陈镁伦2016年3月1日至4月7日工资 19 831.9元;2.正大畜牧公司支付陈镁伦2015年及2016年未休年休假工资26 689.66元;3.驳回陈镁伦的其他仲裁请求。陈镁伦同意仲裁裁决第一和二项,不同意仲裁裁决第三项,诉至一审法院,诉如所请。
一审庭审中,陈镁伦提交行程核准表、考勤表和自行制作的加班统计表,以上证据证明加班的事实。正大畜牧公司认可行程核准表的真实性,但主张加班应以加班审批表为准;认可2016年1月考勤表的真实性,但不认可其他考勤表和加班统计表的真实性,主张是自行制作,不认可证明目的。
一审法院认为,劳动者、用人单位的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发生劳动争议,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同时,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双方均同意仲裁裁决第一、二项裁决结果,法院不持异议。
劳动者提前三十日以书面形式通知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陈镁伦于2016年3月8日向公司提交了离职申请书,其已作出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的意思表示,且公司已收到其离职申请书。陈镁伦提交撤回离职申请的申请是在公司收到其离职申请书之后,故其离职申请不能撤回。法院认定双方劳动合同因陈镁伦辞职于2016年4月7日解除。故陈镁伦要求正大畜牧公司支付违法解除赔偿金的诉讼请求,无事实依据,法院不予支持。双方劳动合同解除后,正大畜牧公司无需支付陈镁伦工资。故陈镁伦要求正大畜牧公司支付2016年4月8日至2016年7月25日工资的诉讼请求,无事实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劳动者主张加班费的,应当就加班事实的存在承担举证责任。现陈镁伦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存在休息日加班。故陈镁伦要求正大畜牧公司支付2015年3月至2016年3月休息日加班工资的诉讼请求,证据不足,法院不予支持。
判决:一、自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正大畜牧投资(北京)有限公司支付陈镁伦2016年3月1日至4月7日工资19 831.9元;二、自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正大畜牧投资(北京)有限公司支付陈镁伦2015及2016年未休年休假工资26 689.66元;三、驳回陈镁伦的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院二审期间,双方未提交新证据。本院对一审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陈镁伦主张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应就正大畜牧公司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根据查明的事实,陈镁伦于2016年3月8日向公司提出离职申请,此属于劳动者行使单方解除权的行为,不以用人单位的同意为构成要件,亦不能在用人单位收到后撤回。一审法院认定双方劳动关系因陈镁伦辞职于2016年4月7日解除,符合法律规定。因此,陈镁伦要求正大畜牧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事实及法律依据均不足,一审法院驳回陈镁伦该诉请,并无不当。陈镁伦上诉坚持该项诉请,本院不予支持。关于2016年4月8日至2016年7月25日工资,如前所述,因双方劳动关系于2016年4月8日解除,一审驳回陈镁伦要求正大畜牧公司支付其上述期间工资的请求,并无不当。陈镁伦上诉坚持该项诉请,因事实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关于加班工资,劳动者主张加班费的,应当就加班事实的存在承担举证责任。陈镁伦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的加班事实,一审法院驳回陈镁伦关于加班工资的诉请,并无不当。陈镁伦上诉坚持该请求,因事实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陈镁伦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陈镁伦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王 磊

审  判  员: 窦江涛

审  判  员: 王晓云

二O一八年十一月十四日

法 官  助 理:  周 珍

书  记  员: 陈丹妮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