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辱骂总监,是否能以严重违纪为由解除劳动合同?

案例简介

严某于2013年3月1日进入甲公司工作,在甲公司担任高级模特经纪。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6.3.15条规定,打架斗殴、暴力侵害、性骚扰、造谣诬陷、煽动闹事等扰乱公司正常秩序的,公司可以随时解除劳动合同而无需给予任何经济补偿。
2016年1月25日,甲公司以严某于当日上午在办公区工作期间对首席财务官包某出言不逊、恣意辱骂、侮辱,进行人身攻击、扰乱公司正常秩序,行为极其恶劣,对公司造成严重不良影响,违反劳动合同第6.3.15条规定为由,解除与严某的劳动合同。

一审法院认为:
严某是否存在严重违纪的行为。甲公司认为严某使用黄色的带有很大人身攻击性质的言辞辱骂财务总监包某,诸如:死胖,秃头等。这是对包某的侮辱、诽谤,同时还造成了办公区域的围观、混乱。而严某则认为,事件起因系2016年1月25日公司员工徐甲、徐乙先后去包某办公室商讨合同盖章一事,因包某就合同盖章一事辱骂和不尊重徐甲、徐乙,并用“getout”和“滚出去”等恶言相向。严某听闻后,便也敲门走进包某办公室,双方就合同盖章和不尊重女性的话题相互大声商讨,各执已见,期间并未使用不文明语言。
一方面,从双方证人证言来看,严某系因工作而与包某进行交涉,即使严某对包某讲了脏话,是严某处理事件不够冷静,所用言词过于偏激。但从事件起因来看,系因公司员工在与包某沟通工作时出现不洽,严某再次前去与包某沟通;从整个争执过程持续时间看,甲公司的证人刘某、郝某证明均只有2至3分钟;从严某辱骂行为造成的影响和后果来看,甲公司证人郝某陈述严某与包某争执时“我只知道我能听见,远点的不能确定”,甲公司证人刘某陈述严某口出脏言时“也没有什么人围观,大家都在工作。”可见,该事件并未如甲公司所言,造成了办公区域的围观、混乱。并且,即使严某在与包某发生口角争执时确实口出脏言,也还未达到劳动合同所规定的“造谣诬陷、煽动闹事”的严重程度。
另一方面,对劳动者的违纪处罚必须以事实为依据,并视劳动者违纪性质、违纪程度等作相应处理。甲公司作为用人单位,对员工有教育、管理的权力和义务,若员工确实存在有违人文素养、有损声誉形象的行为,甲公司作为用人单位可予以批评教育、加强管理。本案严某系初犯,且包某之间并无私愤,可先予警告、调整岗位等处罚,以观后效。若有再犯,再结合具体情况,确定严重程度是否要解除劳动关系。综合上述理由,甲公司认为严某存在严重违纪,并据此予以解除劳动合同,尚缺乏相应的事实及法律依据,故严某要求甲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的请求,予以支持。

二审法院认为:
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案号
(2017)沪02民终5489号
判决时间
2017年6月22日
判决原文

上海伊丽模特经纪有限公司与严佳劳动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沪02民终548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伊丽模特经纪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静安区。

法定代表人:CHIARASFONDRINI,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夏利群,上海瀛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奇新,上海瀛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严佳,男,1984年11月27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浦东新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旭,上海市银星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何凤仙,上海市银星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严佳因与被上诉人上海伊丽模特经纪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伊丽模特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2016)沪0106民初448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6月6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伊丽模特公司的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主文第一项,改判驳回严佳要求伊丽模特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88,047.54元的诉讼请求;2、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均由严佳承担。事实和理由:严佳在工作期间对公司财物总监进行辱骂、侮辱和人身攻击,严重扰乱了伊丽模特公司的正常秩序。根据双方劳动合同的约定,打架斗殴、暴力侵害、性骚扰、造谣诬陷、煽动闹事等扰乱公司正常秩序的行为属于严重违纪行为,公司有权随时解除劳动合同无需支付任何经济补偿,公司系合法解除劳动合同,无需支付严佳任何补偿或赔偿。当严佳出现严重违纪行为时,批评教育不是公司应尽的义务,且严佳的行为恶劣,多次在邮件中辱骂公司上级领导,批评教育已对其无效。综上,请求二审法院判如所请。

严佳辩称,严佳没有辱骂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平常表现一贯良好,伊丽模特公司的证人也无法证明严佳存在辱骂行为。伊丽模特公司解除劳动合同的理由是劳动合同第6.3.15条:打架斗殴、暴力侵害、性骚扰、造谣诬陷、煽动闹事等扰乱公司正常秩序的行为属于严重违纪行为,公司有权随时解除劳动合同无需支付任何经济补偿,但其主张的却是严佳存在辱骂公司高级管理人员的行为。综上,伊丽模特公司系违法解除双方之间的劳动合同,理应支付严佳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严佳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一、伊丽模特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88,047.54元;二、伊丽模特公司支付拖欠的提成26,807.85元(其中2015年10月9,235.75元、2015年11月6,693.89元、2015年12月10,878.22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严佳于2013年3月1日进入伊丽模特公司工作,双方签订一份期限为2013年3月1日至2016年2月28日的劳动合同,严佳每月固定工资为5,000元,2015年2月起调整为7,000元。严佳在伊丽模特公司担任高级模特经纪。

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6.3.15条规定,打架斗殴、暴力侵害、性骚扰、造谣诬陷、煽动闹事等扰乱公司正常秩序的,公司可以随时解除劳动合同而无需给予任何经济补偿。双方签订的岗位聘任书约定,严佳的业务提成比例:每月税前营业额30万-1%提成,每月税前营业额40万-1.2%提成,每月税前营业额50万-1.4%提成。

2016年1月25日,伊丽模特公司以严佳2016年1月25日上午,在办公区工作期间对首席财务官包文彬出言不逊、恣意辱骂、侮辱,进行人身攻击、扰乱公司正常秩序,行为极其恶劣,对公司造成严重不良影响,违反劳动合同第6.3.15条规定为由,解除与严佳的劳动合同。严佳离职前十二个月平均工资为14,674.59元。

2016年2月18日,严佳向上海市静安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伊丽模特公司:一、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88,047.54元;二、支付2015年10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工资26,807.85元。后该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对严佳的所有请求,皆不予支持。

一审法院认为,解决劳动争议,应当根据合法、公正、及时处理的原则,依法维护劳动争议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

1、严佳是否存在严重违纪的行为。伊丽模特公司认为严佳使用黄色的带有很大人身攻击性质的言辞辱骂财务总监包文彬,诸如:死胖,秃头等。这是对包文彬的侮辱、诽谤,同时还造成了办公区域的围观、混乱。伊丽模特公司为此申请刘某、郝某某、滕思佳三位证人出庭作证,证明严佳确实对包文彬使用上述不文明言辞。而严佳则认为,事件起因系2016年1月25日公司员工徐颖、徐莺先后去包文彬办公室商讨合同盖章一事,因包文彬就合同盖章一事辱骂和不尊重徐颖、徐莺,并用“getout”和“滚出去”等恶言相向。严佳听闻后,便也敲门走进包文彬办公室,双方就合同盖章和不尊重女性的话题相互大声商讨,各执已见,期间并未使用不文明语言。严佳为证明自己的主张,亦申请徐莺、殷慧慧两位证人出庭作证。一方面,从双方证人证言来看,严佳系因工作而与包文彬进行交涉,虽双方证人对严佳是否口出脏话,证词不一。然而,即使严佳对包文彬讲了脏话,是严佳处理事件不够冷静,所用言词过于偏激。但从事件起因来看,系因公司员工在与包文彬沟通工作时出现不洽,严佳再次前去与包文彬沟通;从整个争执过程持续时间看,伊丽模特公司的证人刘某、郝某某证明均只有2至3分钟;从严佳辱骂行为造成的影响和后果来看,伊丽模特公司证人郝某某陈述严佳与包文彬争执时“我只知道我能听见,远点的不能确定”,伊丽模特公司证人刘某陈述严佳口出脏言时“也没有什么人围观,大家都在工作。”可见,该事件并未如伊丽模特公司所言,造成了办公区域的围观、混乱。并且,即使严佳在与包文彬发生口角争执时确实口出脏言,也还未达到劳动合同所规定的“造谣诬陷、煽动闹事”的严重程度。另一方面,对劳动者的违纪处罚必须以事实为依据,并视劳动者违纪性质、违纪程度等作相应处理。伊丽模特公司作为用人单位,对员工有教育、管理的权力和义务,若员工确实存在有违人文素养、有损声誉形象的行为,伊丽模特公司作为用人单位可予以批评教育、加强管理。本案严佳系初犯,且包文彬之间并无私愤,可先予警告、调整岗位等处罚,以观后效。若有再犯,再结合具体情况,确定严重程度是否要解除劳动关系。综合上述理由,伊丽模特公司认为严佳存在严重违纪,并据此予以解除劳动合同,尚缺乏相应的事实及法律依据,故严佳要求伊丽模特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的请求,予以支持。结合双方确认的严佳工作年限及离职前十二个月平均工资的情况,伊丽模特公司应支付严佳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88,047.54元(14,674.59×3个月×2倍)。

2、伊丽模特公司是否应支付严佳提成26,807.85元。

关于提成如何计算,岗位聘任书仅约定每月税前营业额对应一定提成比例。伊丽模特公司认为,2015年提成规则发生了变化,增加了回款率,但提成比例有所提高,且实际执行一年有余。虽然严佳否认伊丽模特公司的主张,但伊丽模特公司关于提成规则已变化的意见可由严佳证人徐莺和殷慧慧、伊丽模特公司证人郝某某等多人的证言得到印证。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双方劳动合同未采用书面形式,但已经实际履行了口头变更的劳动合同超过一个月,当事人以未采用书面形式为由主张劳动合同变更无效的,不予支持。因此,严佳要求直接按税前营业额计算提成的意见,难以采纳。

截止最后一次庭审,伊丽模特公司主张,根据回款情况计算严佳2015年10月至12月的应发提成为10,337.18元,在2016年1月份时已发放3,049.95元,还余7,327.23元未发放。因严佳对提成应发数额不予认可,但未提供证据证明实际回款情况,严佳的意见不予采纳。关于已发放的3,049.95元,严佳亦表示未收到。但伊丽模特公司提供的2016年1月份工资明细显示业绩奖金为21,150.48元,该份工资明细详尽、具体地列明了收入具体项、收入总额、社保、公积金、税收及实得工资等栏目,确认该份证据的真实性。这份1月份工资明细中的实得数额严佳表示已收到,但认为其中不包括3,049.95元。在严佳提供作为证据的一份2016年1月工资应付款项明细中,包含2014年8月至9月提成,金额为18,100.53元。2016年1月实际发放时工资明细显示业绩奖金为21,150.48元,现伊丽模特公司主张差额3,049.95元系2015年10月至12月的部分提成,具有合理性,予以采信。因此,伊丽模特公司还应支付严佳2015年10月至12月提成7,327.23元。据此判决:一、上海伊丽模特经纪有限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严佳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人民币88,047.54元;二、上海伊丽模特经纪有限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严佳2015年10月至12月提成人民币7,327.23元。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

综上,一审法院查明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伊丽模特公司主张严佳存在严重违纪行为,公司系合法解除劳动合同,但伊丽模特公司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严佳的行为扰乱了公司的正常秩序,属于严重违纪。且伊丽模特公司解除合同的理由是双方劳动合同第6.3.15的约定,即员工存在打架斗殴、暴力侵害、造谣诬陷、煽动闹事等扰乱公司正常秩序的行为,公司可以随时解除而无需给员工任何经济补偿。但根据本案查明事实以及双方证人证言来看,严佳在工作中与公司财务主管发生了言语冲突,虽用词偏激,但该行为并不属于劳动合同约定的“打架斗殴、暴力侵害、造谣诬陷、煽动闹事”中的任何一种,亦未产生扰乱公司正常秩序的结果,尚达不到严重违纪的程度。故对伊丽模特公司的上述主张,本院不予采信。关于一审判决主文第二项,双方当事人都未提起上诉,本院予以维持。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元,由上诉人上海伊丽模特经纪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法官助理  梁芳

审判长  徐树良

审判员  姜婷

审判员  易苏苏

二〇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

书记员  徐丹阳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