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赌博受到行政拘留,公司可否解除劳动合同?

案例简介

郭某系甲公司员工。2014年11月27日,郭某伙同王某、赵某等人在一无名棋牌室内,利用麻将牌以“推筒子”的方式进行赌博活动被民警查获,受到行政拘留十日并处罚款五百元的处罚。2015年3月5日,甲公司对郭某就因赌博被行政拘留的问题进行谈话。2015年7月30日,甲公司以郭某赌博构成严重违纪解除劳动合同。
甲公司提交了《员工违规行为处理办法》(试行)(第一百四十七条规定“员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解除劳动合同:(四)因赌博……等违法行为受到治安处罚的。”)、《培训教育签到簿》(郭某签字,培训内容:3、关于印发《员工违规行为处理办法(试行)》的通知”)、《处罚决定通知书》(被处罚人签收:郭某)、甲公司给其工会的《告知函》、《员工违规问责复议申请表》(内容为郭某申请复议)及《复议决定通知书》(维持给予复议申请人解除劳动合同的处罚,郭某签收)及《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签收人:郭某)。郭某认可甲公司所出示证据中有其签字的真实性,该证据载明了单位解除劳动合同的事实及法律依据,该院予以采信。

一审法院认为:
郭某因赌博被公安机关处以拘留十日的行政处罚,其行为严重违反劳动合同及甲公司的相关规章制度,甲公司解除劳动合同的行为有事实及法律依据。郭某虽主张其未参与赌博,但没有提起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其主张签署《培训教育签到簿》时没有下面的培训内容,但亦未举证。郭某存在因赌博被行政拘留10天的事实,而《员工违规行为处理办法》(试行)规定存在该行为可解除劳动合同,甲公司也向郭某送达了《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并履行了内部审批程序,郭某也行使了内部复议权利,故甲公司的解除行为并无不当。综上,郭某的相关主张,缺乏事实依据,该院难以采信,故对于郭某要求撤销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继续履行劳动合同的请求该院不予支持。

二审法院认为:
根据查明的事实,郭某因赌博被公安机关处罚,该行为严重违反了甲公司的规章制度,甲公司依据劳动合同约定,与郭某解除劳动合同,具有事实及法律依据。关于郭某主张的其没有提起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系因甲公司未及时通知其下岗或开除,但是否提起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均系郭某对其自身权利的行使,与甲公司是否通知其解除劳动合同没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因此,郭某提出的上诉理由均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案号
(2017)京03民终1602号
判决时间
2017年2月24日
判决原文

郭紫东与北京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京03民终160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郭紫东,男,1971年12月8日出生,住北京市丰台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北大街16号2层、5层-9层、16层-19层。

法定代表人:王金山,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松山,北京市兰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程阳,北京市兰台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郭紫东因与被上诉人北京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农商行公司)劳动争议一案,不服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5)朝民初字第6243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2月3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郭紫东上诉请求: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农商行公司履行劳动合同,郭紫东继续上班工作。事实和理由:郭紫东没有提起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的原因是,拘留到期后郭紫东就去上班了,正常开支,没有人在行政复议期内通知郭紫东下岗或开除;单位出具的《培训教育签到簿》上面既没有签到时间,也没有学习内容,且郭紫东主张学习的时间是在其拘留的第二年三四月份;一审法院认为农商行公司通知了郭紫东解除合同,郭紫东亦行使了内部复议权利,郭紫东对此不服;农商行公司让郭紫东错过申诉期,再解除其合同,是精心策划的。

农商行公司辩称,同意一审判决。

郭紫东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撤销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继续履行劳动合同;2.如果无法支持第一项诉讼请求,要求单位把离职手续办理了,包括转移档案、办理社会保险。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就双方解除劳动合同效力问题,农商行公司主张郭紫东参与赌博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10天,提交了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区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京公丰刑罚决字[2014]007290号),其中显示“2011年6月份,因赌博被朝阳分局行政拘留。现查明2014年11月27日2时许,郭紫东伙同王珍珠、赵秀莲等人在本市丰台区福顺里2号楼的一无名棋牌室内,利用麻将牌以“推筒子”的方式进行赌博活动,后被民警查获。……现决定给予郭紫东行政拘留十日并处罚款五百元的处罚。自2014年11月28日至2014年12月8日止。”、出示了《谈话笔录》(显示“谈话时间:2015年3月5日下午1:53-2:26,谈话地点:丰台支行第二会议室,谈话内容:邢建民:2014年11月27日-12月8日,8天未到岗,未事先请假,经查系因参与赌博被行政拘留10天(京公丰行罚决字[2014]007290号)。郭紫东答:情况属实。邢建民:按照《北京农村商业银行员工违规行为处理办法(试行)》第147条规定,应予解除劳动合同,为个人考虑,建议由本人自己向单位提出辞职。郭紫东:申请按旷工处理,保留工作,给予停薪等处罚。邢建民、王宝华:农商行有明确规定,必须解除劳动合同。郭紫东:回去考虑一下,下周三给答复,看具体采取方式。……被谈话人:郭紫东”)。郭紫东认可上述证据签字的真实性,不认可证明目的,承认被拘留10天的事实,表示罚款未实际缴纳,主张被行政拘留出来后一直提供劳动至2015年7月15日,因当时单位未以其赌博被行政拘留为由与其解除劳动关系,故其未申请行政复议,现农商行公司以赌博为由与其解除劳动关系,其再去申请行政复议,农商行公司知已过复议期限,之后去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法院尚未受理。农商行公司表示郭紫东被行政拘留出来后工作至2015年6月12日,主张其公司内部早已作出开除处理,当时没有通知郭紫东的原因是郭紫东实际在支行工作,解除情况需报到总行,需要请示总行及批复,时间比较长。郭紫东认可其实际工作地点在支行。农商行公司提交了《北京农村商业银行员工违规行为处理办法》(试行)(第一百四十七条规定“员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解除劳动合同:(四)因赌博……等违法行为受到治安处罚的。”)、《培训教育签到簿》(其中“培训时间为空白,签到处显示‘郭紫东’字样的签字,下面显示培训内容:3、行发[2014]162号关于印发《北京农村商业银行员工违规行为处理办法(试行)》的通知”)、《丰台支行违规处罚委员会审议表》(显示“委员审议意见:同意按照我行相关规定予以解除劳动合同处罚”)、2015年4月17日丰台支行给总行的《关于给予郭紫东解除劳动合同处罚的请示》、2015年6月4日总行给丰台支行的《关于同意解除郭紫东劳动合同的批复》、《处罚决定通知书》(显示“被处罚人姓名:郭紫东;处罚原因:被处罚人于2014年11月27日因参与赌博被行政拘留;处罚依据:《北京农村商业银行员工违规行为处理办法》(试行)等;处罚意见:经总行违规问责委员会2015年第3次会议审议通过,同意给予被处罚人解除劳动合同的处罚;异议申辩的途径及期限:被处罚人如对事实处罚结果存在异议,应自接到本通知书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向总行违规问责委员会提出书面复议申请,逾期不再受理。被处罚人签收:郭紫东,2015年6月12日。”)、丰台支行给其工会的《告知函》、《北京农商银行丰台支行工会委员会会议纪要》、《北京农商银行员工违规问责复议申请表》(显示“郭紫东,2015年7月1日,申请复议理由:1、申请人认为其在派出所认定的情况与实际不符,签字等行为非本人意愿;2、申请人提出其曾于1993年冬天在花乡信用社草桥储蓄所上班期间煤气中毒,当时未按工伤申报。所在机构意见:……丰台支行违规问责委员会对其提出复议申请的理由不予同意。……”)及《复议决定通知书》(显示“维持给予复议申请人解除劳动合同的处罚,复议申请人签收:郭紫东,2015年7月24日”)及《北京农村商业银行解除劳动而合同通知书》(显示“郭紫东:因赌博等违法行为受到治安处罚,依据……,与郭紫东解除劳动合同,劳动合同解除时间2015年7月30日。签收人:郭紫东,2015年7月24日”)。郭紫东不认可《北京农村商业银行员工违规行为处理办法》(试行)、《丰台支行违规处罚委员会审议表》、《关于给予郭紫东解除劳动合同处罚的请示》、《关于同意解除郭紫东劳动合同的批复》、《告知函》、《会议纪要》及《北京农工商银行员工违规问责复议申请表》,表示其未见过上述证据,承认《培训教育签到簿》的签字为本人所签,主张其赌博被行政拘留出来后签署的,签字时没有下面的培训内容,郭紫东认可农商行公司所出示证据中有其签字的真实性,该证据载明了单位解除劳动合同的事实及法律依据,该院予以采信。

一审法院认为,郭紫东因赌博被公安机关处以拘留十日的行政处罚,其行为严重违反劳动合同及农商行公司的相关规章制度,农商行公司解除劳动合同的行为有事实及法律依据。郭紫东虽主张其未参与赌博,但没有提起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其主张签署《培训教育签到簿》时没有下面的培训内容,但亦未举证。郭紫东存在因赌博被行政拘留10天的事实,而《北京农村商业银行员工违规行为处理办法》(试行)规定存在该行为可解除劳动合同,农商行公司也向郭紫东送达了《北京农村商业银行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并履行了内部审批程序,郭紫东也行使了内部复议权利,故农商行公司的解除行为并无不当。综上,郭紫东的相关主张,缺乏事实依据,该院难以采信,故对于郭紫东要求撤销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继续履行劳动合同的请求该院不予支持。

关于郭紫东要求农商行公司把离职手续办理了,包括转移档案、办理社会保险的诉讼请求未经过仲裁前置程序,该院不予处理。

据此,一审法院于2016年10月判决:驳回郭紫东的诉讼请求。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证据。

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是农商行公司与郭紫东解除劳动合同是否违反法律规定。根据查明的事实,郭紫东因赌博被公安机关处罚,该行为严重违反了农商行公司的规章制度,农商行公司依据劳动合同约定,与郭紫东解除劳动合同,具有事实及法律依据。关于郭紫东主张的其没有提起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系因农商行公司未及时通知其下岗或开除,但是否提起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均系郭紫东对其自身权利的行使,与农商行公司是否通知其解除劳动合同没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关于郭紫东主张的其是在拘留之后学习的公司规章制度,由于其未对此提供相应证据,本院对该主张不予采信;关于郭紫东主张的农商行公司精心策划致使其错过申诉期,亦缺乏事实依据。因此,郭紫东提出的上诉理由均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郭紫东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郭紫东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咸海荣

审判员  程磊

代理审判员  常洪雷

二〇一七年二月二十四日

书记员  蔡佳琦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