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虚构身份入职公司,未签订劳动合同,可否要求二倍工资?

案例简介

吴某持台属证,称自己是爱国将领张学良的曾孙,向甲公司求职。2012年5月31日至2013年4月2日,吴某在甲公司任办公室主任,双方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2013年11月25日,吴某申请仲裁,要求甲公司支付未签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经查明,吴某有两个甘台E证字0526号台属证,一个为1998年通过天水市台办办理,主要记载吴某在台主要亲属为“张学良,男,98岁,现住夏威夷”,相关内容为手写,该证没有经办单位天水市台办的盖章。另一个台属证系个人伪造,伪造张学良系吴某曾祖。

一审法院认为:
根据2015年6月4日天水市台办核实吴某的1998年甘台E证字0526号台属证为真实的台属证,而非假冒台属身份,故不存在欺诈。2012年5月31日至2013年4月2日吴某在甲公司任办公室主任,双方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因甲公司未和吴某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故应支付双倍工资差额。

二审法院认为:
吴某应聘时证明张学良系其曾祖的台属证是伪造的,其1998年的台属证不能证明张学良系其曾祖,且在公安机关、甲公司及本院陈述其与张学良的亲属关系前后不一。综上,吴某用假的台属证,假冒张学良曾孙应聘工作,以致甲公司作出错误的认识,高薪录用吴某,吴某的行为构成欺诈。本案双方当事人达成了口头劳动合同,因吴某的欺诈行为,导致双方的口头劳动合同无效。故劳动者主张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不予支持,理由如下:二倍工资适用的前提条件是双方之间存在合法有效的口头劳动合同。本案因吴某的欺诈行为,导致双方形成的口头劳动合同无效,故吴某不符合要求甲公司支付其二倍工资的前提条件。根据《劳动合同法》规定,劳动合同因劳动者的原因被确认无效,劳动者应当赔偿给用人单位造成的损失;劳动者已提供劳动的,可以获得相同或者相近岗位劳动报酬。

案号
(2016)辽01民终6918号
判决时间
2016年11月14日
判决原文

沈阳超越百年贸易有限公司与吴超劳动争议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辽01民终691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沈阳超越百年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沈阳市。

法定代表人:李哲,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邱波,男,1960年3月14日出生,汉族,住址沈阳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孙万军,男,1972年9月23日出生,汉族,住址黑龙江省北安市。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吴超,男,1959年2月22日出生,汉族,住址甘肃省天水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唐玉华,辽宁同格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沈阳超越百年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超越百年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吴超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沈阳市和平区人民法院[2015]沈和民四初重字第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6月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诉讼代理人邱波和孙万军、被上诉人吴超及诉讼代理人唐玉华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超越百年公司上诉请求:改判驳回吴超的诉讼请求。事实与理由:吴超伪造台属证,冒充爱国将领张学良的曾孙求职,并称在北京有很广的人脉,可以帮助公司推销产品,扩大公司影响力。吴超的欺诈行为,导致公司产生错误认知,高薪录用吴超,造成公司巨大的经济损失。吴超以欺诈手段与公司形成的劳动合同无效,公司无须支付吴超二倍工资。

吴超答辩称:本案是劳动争议纠纷,吴超是否为台属与本案没有任何关系,且台属证是真实的。双方成立事实劳动关系,超越百年公司未与吴超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即应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维持原判。

吴超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要求超越百年公司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15万元。

一审法院查明:2012年5月31日至2013年4月2日吴超在超越百年公司任办公室主任,双方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2013年11月25日,吴超向沈阳市和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超越百年公司支付未签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该委不予受理,吴超不服,诉至法院。

中共甘肃省委台湾工作办公室于2014年9月3日出具《证明》,载明:姓名为吴超,证件号为甘台E证字0526号的台属证,经核实确认,我办从未发过此证件。随后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分局以涉嫌伪造、变造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罪将吴超刑事拘留;后对吴超取保候审。天水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以下简称天水市台办)于2014年12月17日为吴超出具《证明》,载明:经省台办确认,此证件为1998年办理的真实证件,此证已于2000年12月31日到期。一审法院向天水市台办发函,就吴超台属证真伪予以核实。天水市台办于2015年6月4日向一审法院出具书面材料说明:2014年9月3日吴超来我办所持甘台E证字0526号台属证系个人伪造证件。2014年12月17日吴超再次来我办,所持甘台E证字0526号台属证,为1998年办理的真实证件,但此证已于2000年12月31日到期。

一审法院认为,关于吴超是否存在欺诈行为,双方劳动合同是否有效的问题。根据2015年6月4日天水市台办核实吴超拥有真实的甘台E证字0526号台属证,而非假冒台属身份,故不存在欺诈。2012年5月31日至2013年4月2日吴超在超越百年公司任办公室主任,双方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因超越百年公司未和吴超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故应支付双倍工资差额。

一审法院判决:一、超越百年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支付吴超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104,672.50元;二、驳回吴超其他诉讼请求。

本院审理查明,吴超有两个甘台E证字0526号台属证,一个为1998年通过天水市台办办理,主要记载吴超在台主要亲属为“张学良,男,98岁,现住夏威夷”,相关内容为手写,该证没有经办单位天水市台办的盖章。另一个台属证系个人伪造,伪造张学良系吴超曾祖,相关内容为机打。

甘肃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以下简称甘肃省台办)于2016年10月10日向本院出具《证明》,证明手写版的甘台E证字0526号台属证,于1998年办理,因时间较长,相关信息无法核实,吴超与张学良的亲属关系无法查清。本院组织双方当事人对甘肃省台办出具的《证明》质证时,吴超认可持伪造张学良系其曾祖的台属证向超越百年公司应聘。

吴超于2014年9月11日接受公安机关讯问时表示,作为张学良的曾孙,不清楚为何与张学良不同姓,其是张学良的亲属一事是已去世的母亲告知的。2014年9月3日超越百年公司向公安机关报案时陈述,吴超应聘时自称其为爱国将领张学良的曾孙,他自己的名字是周恩来给取的,不姓张是因为文革期间为了保护张学良后人,并被转移到甘肃秘密保护……。2016年9月30日吴超在接受本院询问时,自述其是张学良姑姑的第四代外孙,2016年10月27日吴超在本院自述其为张学良姐姐的亲孙。吴超在接受公安机关讯问时,陈述如果不是以张学良曾孙应聘,很难被录用。超越百年公司陈述吴超应聘时自述其作为爱国将领张学良的曾孙,在北京有很广的人脉,可以帮助公司推销产品,扩大公司影响力。公司录用吴超后,发现被骗后向公案机关报案。本院对原审法院查明的其它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1、吴超是否属于冒充张学良的曾孙求职,其行为是否构成欺诈。2、采取欺诈手段订立劳动合同的效力问题。3、因劳动者的原因导致口头劳动合同无效,用人单位是否承担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根据双方的陈述和答辩,本院结合案件事实,论证如下:

(一)关于吴超是否属于冒充张学良的曾孙求职,是否构成欺诈的问题。吴超应聘时证明张学良系其曾祖的台属证是伪造的,其1998年通过天水台办办理的台属证不能证明张学良系其曾祖,其没有证据证明张学良系其曾祖,且在公安机关、超越百年公司及本院陈述其与张学良的亲属关系前后不一。综上,足以认定吴超属于冒充爱国将领张学良曾孙求职。吴超用假的台属证,假冒张学良曾孙应聘工作,以致超越百年公司作出错误的认识,高薪录用吴超,吴超的行为构成欺诈。

(二)关于采取欺诈手段订立劳动合同的效力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条规定:“用人单位有权了解劳动者与劳动合同直接相关的基本情况,劳动者应当如实说明。”第二十六条规定:“一方以欺诈手段,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见的情况下签订的合同无效。”本案双方当事人达成了口头劳动合同,因吴超的欺诈行为,导致双方即使签订了劳动合同亦无效,同理双方之间达成的口头劳动合同亦无效。

(三)关于因劳动者的原因导致口头劳动合同无效,用人单位是否承担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问题。本院认为,因劳动者欺诈行为,导致其与用人单位之间达成的口头劳动合同无效,劳动者主张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不予支持,理由如下:第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二条第一款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超过一个月不满一年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该条规定在第七章“法律责任”项下,是对用人单位未及时和劳动者签订书面劳动合同而承担的法律责任,是种惩罚性赔偿。目的是为防止用人单位不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侵害劳动者合法权益。从该条可以得出二倍工资适用的前提条件是双方之间存在合法有效的口头劳动合同。本案因吴超的欺诈行为,导致双方形成的口头劳动合同无效,故吴超不符合要求超越百年公司支付其二倍工资的前提条件。二倍工资意在保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免遭用人单位侵害,本案如支持吴超二倍工资请求,将变相支持了吴超的非法行为,与立法宗旨不符,亦有违诚信原则。第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六条“劳动合同依照本法第二十六条规定被确认无效,给对方造成损害的,有过错的一方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和第二十八条“劳动合同被确认无效,劳动者已付出劳动的,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劳动报酬。劳动报酬的数额,参照本单位相同或者相近岗位劳动者的劳动报酬确定”之规定,劳动合同因劳动者的原因被确认无效,不管是书面劳动合同还是口头劳动合同均无效,劳动者应当赔偿给用人单位造成的损失;劳动者已提供劳动的,可以获得相同或者相近岗位劳动报酬。本案吴超应当赔偿给单位造成的损失,同时吴超实际工作十个月左右,可以参照相同或者相近岗位的工资标准获得十个月左右劳动报酬。现吴超主张劳动报酬以外的未签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没有法律依据。

综上所述,上诉人超越百年公司的上诉请求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八条、第八十二条第一款、第八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沈阳市和平区人民法院[2015]沈和民四初重字第1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吴超的诉讼请求。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共20元,由被上诉人吴超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金鑫

审判员  贺新发

代理审判员  李祥玉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十四日

书记员  石双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