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签署放弃缴纳社保声明是否有效?

案例简介

2011年12月15日,王某与甲公司签订劳动合同书。2015年9月,王某向甲公司邮寄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以甲公司未为其缴纳社会保险为由辞职。甲公司提交王某签名的声明一份,内容为:由于本人原因,主动放弃在北京办理社会保险和社会保险局规定的一切保险,由本人在甲公司领取保险补助自行办理,在职期间及离职以后不再要求甲公司为本人补办上述保险,如果由于本人的决定而引起社保局对甲公司的处罚,由本人负责。甲公司提交的王某签名的工资条显示甲公司每月支付王某社保补助,2012年标准为600元,2013年标准为750元,2015年标准为900元;王某的月基本工资为1827元。2015年10月29日,王某申请仲裁,以甲公司未足额缴纳社保为由,要求其支付王某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等。

一审法院认为:
王某自己签字确认放弃缴纳社会保险,愿意每月领取保险补助;且甲公司提交的王某签字的工资表可证明甲公司确实每月向王某支付了保险补助,现王某又以甲公司未为其缴纳社会保险为由辞职,不符合用人单位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的法定条件,故王某的该项诉讼请求,该院不予支持。

二审法院认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四十六条之规定,用人单位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的,劳动者可以解除劳动合同,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本案中,甲公司未依法为王某缴纳社会保险,王某据此提出解除劳动合同,甲公司应当向王某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关于甲公司提交的声明,本院对该声明的真实性予以确认。但是,用人单位负有自行申报按时足额缴纳社会保险费的法定责任,劳动者应当缴纳的社会保险费由用人单位代扣代缴。本案中,甲公司将声明文本交由王某签署,双方通过发放社保补助的形式而不向社会保险经办机构缴纳社会保险费,双方之间的上述约定违反了国家现行法律、行政法规的约定,应属无效。一审判决认定甲公司无需支付王某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属于适用法律错误,本院予以纠正。

案号
(2016)京03民终10854号
判决时间
2016年10月26日
判决原文

王保凤上诉北京顺口溜餐饮文化连锁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一案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京03民终1085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原审被告):王保凤,女,1970年5月11日出生。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星,北京市致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原审原告):北京顺口溜餐饮文化连锁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93号院18号楼1层104室。

法定代表人:许娜,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宋青,女,该公司职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彭希,北京市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王保凤因与被上诉人北京顺口溜餐饮文化连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口溜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6)京0105民初1949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9月28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王保凤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星、被上诉人顺口溜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宋青、彭希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王保凤上诉请求:1.维持原判第一项、第二项,撤销原判第三、四项,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2.请求判决顺口溜公司支付王保凤2012年12月11日至2015年8月31日未休年休假的工资报酬3848.24元;3.请求判决顺口溜公司支付王保凤2011年12月11日至2015年8月31日共计4个月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计13385.17元;4.诉讼费用由顺口溜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一审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1.王保凤认为本案的关键系顺口溜公司提交的王保凤放弃社会保险的声明能否成为顺口溜公司拒绝支付解除劳动关系补偿的抗辩理由。首先,依法缴纳社会保险是用人单位与职工应尽的义务,是由社会保险法和劳动法强制规定的,该声明因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而无效。其次,该声明系用人单位强迫职工签署的,并非出自王保凤意愿提出的申请,王保凤入职顺口溜公司前依法缴纳了社会保险。再次,王保凤主张的是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也就是王保凤这四年辛苦劳作的工龄补偿,而非未缴纳社会保险的补偿,基于公平原则用人单位应予支付。因此,顺口溜公司应当支付王保凤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2.对于年休假工资一节,一审判决少计算了劳动者的绩效工资等,简单地用基本工资加社保补助作为年休假工资的计算基数,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导致年休假数额计算错误,判决不公。根据《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第十一条之规定,“计算未休年休假工资报酬的日工资收入按照职工本人的月工资除以月计薪天数(21.75天)进行折算。前款所称月工资是指职工在用人单位支付其未休年休假工资报酬前12个月剔除加班工资后的月平均工资。在用人单位工作时间不满12个月的,按实际月份计算月平均工资。”另外,一审判决违法错误分配举证责任、偏袒用人单位,免除用人单位应支付劳动者的未休年休假工资报酬是错误的。

顺口溜公司辩称,服从一审判决,不同意王保凤的上诉请求,请求维持一审判决。

王保凤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确认2011年12月11日至2015年8月31日期间王保凤与顺口溜公司存在劳动关系;2.顺口溜公司支付王保凤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14000元;3.顺口溜公司支付王保凤2011年12月11日至2015年8月31日期间未休年休假工资8931元;4.顺口溜公司支付王保凤2015年8月工资3241元。

顺口溜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确认2011年12月15日至2015年8月31日期间顺口溜公司与王保凤存在劳动关系;2.顺口溜公司不支付王保凤2015年8月工资3241元;3.顺口溜公司不支付王保凤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13385.17元;4.顺口溜公司不支付王保凤2012年12月11日至2015年8月31日期间未休年休假工资3848.24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1年12月15日,王保凤与顺口溜公司签订劳动合同书,约定合同期限自2011年12月15日至2017年3月31日,王保凤担任后厨厨师工作,每月基本工资1305元。王保凤称其2011年12月11日入职顺口溜公司;顺口溜公司称王保凤2011年12月15日入职;王保凤提交盖有顺口溜公司公章的工作证明一份,该证明有“王保凤2011年12月11日起在我公司从事洗碗工”的表述;顺口溜公司对此表示认可。王保凤在顺口溜公司工作至2015年8月31日。2015年9月,王保凤向顺口溜公司邮寄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以顺口溜公司未为其缴纳社会保险为由辞职。顺口溜公司提交王保凤签名的声明一份,内容为:由于本人原因,主动放弃在北京办理社会保险和社会保险局规定的一切保险,由本人在顺口溜公司领取保险补助自行办理,在职期间及离职以后不再要求顺口溜公司为本人补办上述保险,如果由于本人的决定而引起社保局对顺口溜公司的处罚,由本人负责。顺口溜公司提交的王保凤签名的工资条显示顺口溜公司每月支付王保凤社保补助,2012年标准为600元,2013年标准为750元,2015年标准为900元;王保凤的月基本工资为1827元。王保凤称其未休年休假,顺口溜公司称王保凤的年休假已休,但未保存资料。王保凤未提交入职顺口溜公司之前的工作经历的证据。顺口溜公司提交的工资条显示2015年8月,王保凤的实发工资为3241元。2015年,顺口溜公司支付给王保凤的月工资中扣除了餐费500元。2015年10月29日,王保凤向北京市朝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朝阳仲裁委)申请仲裁,要求顺口溜公司支付工资等。朝阳仲裁委以京朝劳人仲字[2015]第16556号裁决书裁决:1.确认2011年12月11日至2015年8月31日期间顺口溜公司与王保凤存在劳动关系;2.顺口溜公司支付王保凤2015年8月工资3241元;3.顺口溜公司支付王保凤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13385.17元;4.顺口溜公司支付王保凤2012年12月11日至2015年8月31日期间未休年休假工资3848.24元;5.驳回王保凤的其他仲裁请求。王保凤、顺口溜公司对裁决结果均持有异议,故诉至一审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发生劳动争议,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顺口溜公司称王保凤入职时间为2011年12月15日,但王保凤提交的盖有顺口溜公司公章的工作证明显示王保凤2011年12月11日入职,故该院采信王保凤的相关主张。王保凤自己签字确认放弃缴纳社会保险,愿意每月领取保险补助;且顺口溜公司提交的王保凤签字的工资表可证明顺口溜公司确实每月向王保凤支付了保险补助,现王保凤又以顺口溜公司未为其缴纳社会保险为由辞职,不符合用人单位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的法定条件,故王保凤的该项诉讼请求,该院不予支持。王保凤2015年10月29日申请仲裁,2013年10月29日之前的未休年休假工资,因超过用人单位保留相关资料两年待查的期限,故该院不予支持。2013年10月30日至2014年12月31日的年休假,顺口溜公司称已安排王保凤休假,但未举证,该院不予采信;顺口溜公司应支付王保凤该期间未休年休假工资1253.79元[(1827元+900元)÷21.75×5×2]。王保凤自己提出离职,其要求顺口溜公司支付离职当年未休年休假工资的请求,缺乏法律依据,该院不予支持。关于2015年8月工资,顺口溜公司提交的工资条显示的数额与王保凤主张的金额一致,该院予以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一、确认顺口溜公司与王保凤于2011年12月11日至2015年8月31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二、顺口溜公司于判决生效后7日内给付王保凤2015年8月工资3241元;三、顺口溜公司于判决生效后7日内给付王保凤2013年10月30日至2014年12月31日期间未休年休假工资1253.79元;四、顺口溜公司无需给付王保凤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13385.17元;五、驳回王保凤的其他诉讼请求;六、驳回顺口溜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院二审期间,顺口溜公司向本院提交了王保凤2015年2月、3月、4月的工资条,用以证明王保凤的工资构成。3张工资条上均有王保凤签名。王保凤认为上述3张工资条不属于二审程序中的新证据,但认可工资条的真实性,不认可该证据的证明目的。

对当事人二审争议的事实,本院认定如下:

关于王保凤的工资,双方均认可顺口溜公司以银行转账的形式向王保凤发放工资,每月15日发放上个月工资。根据王保凤提交的银行交易明细:2014年9月工资3290元、2014年10月工资3100元、2014年11月工资3277元、2014年12月工资3158元、2015年1月工资3403元、2015年2月工资3366元、2015年3月工资3240元、2015年4月工资3550元、2015年5月工资3035.5元、2015年6月工资3320元、2015年7月工资3175元。另,双方均认可王保凤2015年8月工资3241元。关于工资构成,顺口溜公司提交了2012年4月、6月、9月,2013年6月,2015年2月、3月、4月、5月、8月的工资条,王保凤认可上述工资条的真实性。其中,2015年的5张工资条显示,王保凤的工资包括满勤基本工资、加班费、代扣餐费500元/月、绩效工资等。经询,顺口溜公司认可王保凤离职前12月的实发工资中均代扣了餐费。

关于顺口溜公司提交的有王保凤签名的声明,顺口溜公司认可是其提供的文本样式,称系王保凤入职时所签。王保凤在一审中认可声明中其签名的真实性,二审中不认可其签名的真实性,但经本院释明其不申请鉴定。

本院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鉴于顺口溜公司与王保凤均服从一审判决第一项、第二项,故本院确认顺口溜公司与王保凤于2011年12月11日至2015年8月31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并认定顺口溜公司应给付王保凤2015年8月工资3241元。结合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意见,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顺口溜公司是否应支付王保凤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以及一审判决认定的未休年休假工资是否正确。

关于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四十六条之规定,用人单位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的,劳动者可以解除劳动合同,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本案中,顺口溜公司未依法为王保凤缴纳社会保险,王保凤据此提出解除劳动合同,顺口溜公司应当向王保凤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关于顺口溜公司提交的声明,王保凤在一审中认可其签名的真实性,尽管王保凤在二审中不认可其签名的真实性,但经本院释明其不申请鉴定,其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故本院对该声明的真实性予以确认。但是,用人单位负有自行申报按时足额缴纳社会保险费的法定责任,劳动者应当缴纳的社会保险费由用人单位代扣代缴。本案中,顺口溜公司将声明文本交由王保凤签署,双方通过发放社保补助的形式而不向社会保险经办机构缴纳社会保险费,双方之间的上述约定违反了国家现行法律、行政法规的约定,应属无效。因此,顺口溜公司以王保凤签署声明为由拒绝支付其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缺乏法律依据;王保凤的该项上诉主张,于法有据,应予支持。关于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的数额,应以劳动者在劳动合同解除前十二个月的平均工资为计算基数,经本院核算,王保凤主张的经济补偿数额,不高于法律规定的标准,本院予以支持。一审判决认定顺口溜公司无需支付王保凤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属于适用法律错误,本院予以纠正。

关于王保凤主张的未休年休假工资。劳动者主张用人单位支付其未休年休假工资的,用人单位应当对已安排劳动者休年假或已向劳动者支付未休年休假工资的情况进行举证。本案中,用人单位就此未能提供证据予以证明,其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本案中,王保凤于2015年10月29日申请仲裁,故顺口溜公司应举证证明在此之前两年内安排王保凤休年休假的情况,因顺口溜公司未能提供其已安排王保凤休假的证据,故其应当支付王保凤2013年10月30日至2015年8月31日期间未休年休假工资2006元。王保凤关于2013年10月29日之前未休年休假工资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用人单位与职工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时,当年度未安排职工休满应休年休假的,应当按照职工当年已工作时间折算应休未休年休假天数并支付未休年休假工资报酬,故一审法院以王保凤提出离职为由未予支持王保凤离职当年的未休年休假工资,亦适用法律错误,本院亦予以纠正。

综上所述,王保凤的关于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和2015年未休年休假工资的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条第一款、第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第四十六条第(一)项、第四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六条,《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第五条、《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第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6)京0105民初19497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二项;

二、撤销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6)京0105民初19497号民事判决第三项、第四项、第五项、第六项;

三、北京顺口溜餐饮文化连锁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给付王保凤二○一三年十月三十日至二○一五年八月三十一日期间未休年休假工资二千零六元;

四、北京顺口溜餐饮文化连锁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给付王保凤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一万三千三百八十五元一角七分;

五、驳回王保凤的其他诉讼请求;

六、驳回北京顺口溜餐饮文化连锁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20元,由王保凤负担10元(已交纳5元,余款5元于本判决生效后7日内交纳),由北京顺口溜餐饮文化连锁有限公司负担10元(于本判决生效后7日内交纳)。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王保凤负担5元(已交纳),由北京顺口溜餐饮文化连锁有限公司负担5元(于本判决生效后7日内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巴晶焱

审判员 程磊

代理审判员 王天水

二〇一六年十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 张瀮元

书记员 耿梦琪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