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未按聘用意向书要求完成体检,可否导致意向书不生效?

案例简介

2015年8月18日,石某与甲公司签署《聘用意向书》一份,其中约定:1、拟聘用职位为主任软件工程师。2、需要参加公司指定医院的健康体检,在2015年8月25日前完成,聘用意向书的生效日将以健康体检报告到达日或者拟入职日中较晚日期为准。……4、正式聘用关系将以劳动合同签署之日起开始生效。石某在确认人处签名并书写身份证号及日期,确认“完全理解本聘用意向书的内容并接受本聘用意向书的全部条件”。
直至2015年8月26日,石某的体检报告中缺项,未作肝功能检查。同日,甲公司通知石某,由于其未按照“聘用意向书”上的要求,在2015年8月25日前完成公司所规定的全部体检内容,根据聘用意向书的相关条款,此聘用意向书无法生效,故决定收回此聘用意向书。石某向法院起诉请求判令甲公司赔付石某固定年薪27.6万元。

一审法院认为:
缔约过失责任是指在合同成立前的缔约过程中,因缔约人一方过失致合同不成立或无效所应承担的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规定,当事人在订立合同过程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给对方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即:1、假借订立合同,恶意进行磋商;2、故意隐瞒与订立合同有关的重要事实或者提供虚假情况;3、有其他违背诚实信用原则的行为。本案中,石某主张其未能入职甲公司并一直失业至今,系因甲公司单方面收回聘用意向书,导致其不能入职造成的,故甲公司应承担缔约过失责任。根据本案中双方提交的证据材料,双方对于石某任职事宜进行了认真磋商后,甲公司向石某发出了聘用意向书。且从聘用意向书内容来看,其生效日将以石某的健康体检报告到达日或者拟入职日中较晚日期为准,“入职体检……在2015年8月25日前完成”。由此可见,石某于2015年8月25日前完成入职体检系聘用意向书的生效条件,且石某签字确认“完全理解本聘用意向书的内容并接受本聘用意向书的全部条件”。而石某并未如期完成入职体检系导致聘用意向书不生效继而被甲公司收回的主要原因,并导致双方未能形成劳动合同关系。甲公司对此结果发生并无过错,亦无不诚信行为。因此,现石某要求甲公司承担缔约过失责任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该院不予支持。

二审法院认为:
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案号
(2017)京01民终5218号
判决时间
2017年8月1日
判决原文

石立冬与路通世纪(中国)科技有限公司缔约过失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京01民终5218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石立冬,男,1974年11月7日出生,汉族,无业,住北京市昌平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路通世纪(中国)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东北旺西路8号中关村软件园方舟大厦2层。

法定代表人:高剑松,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邢炜烜,北京市莱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郭燕清,北京市莱博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石立冬因与被上诉人路通世纪(中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路通世纪公司)缔约过失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7)京0108民初280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石立冬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改判路通世纪公司赔付石立冬缔约责任损失27.6万元;2.一、二审诉讼费由路通世纪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一审法院认为石立冬没有按期完成入职体检,未支持石立冬的诉讼请求。实际上,石立冬已经按照路通世纪公司聘请的北京北海医院的要求完成了体检,该医院已经在聘用意向书确定的2015年8月25日前将体检报告汇到了路通世纪公司。路通世纪公司的人事招聘人员看到“肝功能检查”一项缺失,曾打电话与石立冬沟通此事,并发了邮件。因此,石立冬的入职体检只是缺项,而非未按期完成体检。一审法院认定完成入职体检是聘用意向书的生效条件也是错误的。该意向书中只提到,石立冬如果未在意向书上签字确认,或者报到时未提交离职证明原件、身份证原件和复印件、学历学位证原件及复印件,意向书才会失效。石立冬虽然有责任提交证据,但是不能超过能力极限。路通世纪公司的招聘员曾表示缺项的体检报告不影响入职,但据说该人已经被路通世纪公司裁员,石立冬无法找到,不应当再要求石立冬举证。石立冬未检测肝功能的原因是当时加班过度,担心失血过度会有危险,希望过段时间再做肝功能检查。事实上体检报告缺项也可以通过补检来弥补。因路通世纪公司人事经理的缔约责任过失,石立冬一直未能找到合适的工作,造成了大量的工资等损失,该公司应当赔偿。

路通世纪公司答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理由:一、2015年8月,路通世纪公司在社会公共招聘论坛上发布招聘广告,石立冬将个人简历主动投给公司。据石立冬讲,其在京东工作,因工作压力和个人生活安排,希望在北京的北部地区求职,方便上班。经过面试,路通世纪公司拟聘用石立冬,双方2015年8月18日签署《聘用意向书》。该聘用意向书明确规定,石立冬应在2015年8月25日前,到路通世纪公司指定医院完成健康体检,否则聘用意向书不生效。然而,直至2015年8月26日,石立冬也未完成入职的健康体检,注:石立冬体检缺项,未作肝功能检查,且拒绝对不完成体检的原因进行解释,并表示如果公司要求其完成体检,其就选择不加入路通世纪公司。鉴于石立冬不能在约定时间内完成健康体检,公司于2015年8月26日收回了《聘用意向书》,并通知了石立冬。此后,石立冬与路通世纪公司未再发生联系,石立冬也未将上一家单位的离职证明交给过路通世纪公司,双方始终未建立劳动关系或其他工作关系,石立冬从未向路通世纪公司提供过任何劳动。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公司指定的入职健康体检,是石立冬与路通世纪公司签署的《聘用意向书》的生效条件,是双方的约定。石立冬因自身原因没有完成体检,违反约定,导致《聘用意向书》不能生效,被公司收回,石立冬对此应承担责任。路通世纪公司在招聘石立冬过程中,没有违法及不当之处,没有损害石立冬的合法权益,不应承担石立冬诉求的所谓赔偿金额。二、本案虽为“缔约过失责任”争议,但并不属于民商事纠纷中的缔约过失争议。本案争议是石立冬在入职公司期间,与路通世纪公司在拟建立劳动关系过程中产生的争议,属于劳动争议范畴,应适用我国劳动法律法规予以解决。

石立冬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1.判令路通世纪公司赔付石立冬固定年薪27.6万元;2.判令路通世纪公司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5年8月,石立冬与路通世纪公司就主任软件工程师岗位的求职、入职进行协商,并进行了面试。

2015年8月18日,石立冬与路通世纪公司签署《聘用意向书》一份。主要内容为:1、拟聘用职位为主任软件工程师。2、需要参加公司指定医院的健康体检,在2015年8月25日前完成,聘用意向书的生效日将以健康体检报告到达日或者拟入职日中较晚日期为准。3、工资为每月22600元(税前),每月伙食补助400元。4、正式聘用关系将以劳动合同签署之日起开始生效。5、于2015年9月1日9时-10时带以下材料报到并办理入职手续,具体包括:离职证明原件等。双方还就社会保险、带薪年假等作出约定。石立冬在确认人处签名并书写身份证号及日期,确认“完全理解本聘用意向书的内容并接受本聘用意向书的全部条件”。路通世纪公司加盖了人事专用章。

2015年8月20日,北京京东尚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为石立冬开具了离职证明,主要内容显示:石立冬于2014年6月10日入职,2015年8月20日双方解除劳动关系。

2015年8月26日,汤森路透人力资源部以电子邮件的形式通知石立冬,由于其未按照“聘用意向书”上的要求,在2015年8月25日前完成公司所规定的全部体检内容,根据聘用意向书的相关条款,此聘用意向书无法生效,故决定收回此聘用意向书。此后,石立冬虽与路通世纪公司就此进行过沟通,但路通世纪公司未给石立冬办理入职手续。

庭审中,石立冬增加诉讼请求,要求判令路通世纪公司赔付其固定年薪35万元,但未在法定期间内交纳诉讼费用。石立冬陈述其未完成肝功能检查的原因为:在原单位工作很忙,没有时间,且该项检查需要抽血,想过一段时间再做。石立冬就路通世纪公司曾承诺过可以不做肝功能检查,不影响入职一节,未能提交证据予以证明。

一审法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缔约过失责任是指在合同成立前的缔约过程中,因缔约人一方过失致合同不成立或无效所应承担的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规定,当事人在订立合同过程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给对方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即:1、假借订立合同,恶意进行磋商;2、故意隐瞒与订立合同有关的重要事实或者提供虚假情况;3、有其他违背诚实信用原则的行为。本案中,石立冬主张其未能入职路通世纪公司并一直失业至今,系因路通世纪公司单方面收回聘用意向书,导致其不能入职造成的,故路通世纪公司应承担缔约过失责任。根据本案中双方提交的证据材料,双方对于石立冬任职事宜进行了认真磋商后,路通世纪公司向石立冬发出了聘用意向书。且从聘用意向书内容来看,其生效日将以石立冬的健康体检报告到达日或者拟入职日中较晚日期为准,“入职体检……在2015年8月25日前完成”。由此可见,石立冬于2015年8月25日前完成入职体检系聘用意向书的生效条件,且石立冬签字确认“完全理解本聘用意向书的内容并接受本聘用意向书的全部条件”。而石立冬并未如期完成入职体检系导致聘用意向书不生效继而被路通世纪公司收回的主要原因,并导致双方未能形成劳动合同关系。路通世纪公司对此结果发生并无过错,亦无不诚信行为。因此,现石立冬要求路通世纪公司承担缔约过失责任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该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驳回石立冬的全部诉讼请求。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证据。

本院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缔约过失责任是指当事人在订立合同过程中,有违背诚实信用原则的行为,造成了另一方当事人的损失,因此承担赔偿受害人损失的法律后果。《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二条规定,当事人在订立合同过程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给对方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一)假借订立合同,恶意进行磋商;(二)故意隐瞒与订立合同有关的重要事实或者提供虚假情况;(三)有其他违背诚实信用原则的行为。本案中,石立冬主张因路通世纪公司单方面收回聘用意向书,导致其未能入职该公司且一直失业至今,造成其损失,路通世纪公司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对此本院认为,从双方签订的《聘用意向书》来看,双方对于石立冬任职事宜进行了认真磋商后,路通世纪公司向石立冬发出了聘用意向书。该聘用意向书第2条约定,石立冬需要参加公司指定医院的健康体检,在2015年8月25日前完成,聘用意向书的生效日将以健康体检报告到达日或者拟入职日中较晚日期为准。从该约定来看,石立冬有义务于2015年8月25日前完成入职体检,对此,石立冬亦签字确认“完全理解本聘用意向书的内容并接受本聘用意向书的全部条件”。石立冬未如期完成入职体检系路通世纪公司收回聘用意向书的主要原因,并导致双方未能正式签订劳动合同,在此过程中路通世纪公司并没有违反诚实信用原则的行为。石立冬上诉称,其已经完成了体检,并提交了体检报告,但其本人亦自认,体检过程中并未进行肝功能检查,故石立冬提交体检报告并不符合双方约定的要求。石立冬上诉主张,路通世纪公司的招聘员曾表示缺项的体检报告不影响入职,但未能就此提交有效证据证明其该项主张,其应当承担相应的不利后果。综上,石立冬要求路通世纪公司承担缔约过失责任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石立冬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540元,由石立冬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黄占山

审判员  刘海云

代理审判员  刘婷

二〇一七年八月一日

书记员  亢娜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