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放弃参保又以未缴社保为由要求补偿金,是否应支持?

案例简介

张某于2009年1月入职甲公司担任驾驶员一职,其在《驾驶员、乘务员招聘申请表》中自行书写“由于本人已办统筹,申请本公司不再办理,请公司予以批准”,表格下方记录“社会统筹保险金,每月600元,根据劳动者个人要求以现金形式补给,直接计算发放到每月工资总额中”。2009年4月30日张某与甲公司签订了一份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书》,再次确认每月600元社会统筹保险金直接发放到每月工资总额中。庭审中,张某提交的银行交易明细与甲公司提交的工资表数额一致,根据工资表,张某的工资由工资、节能奖、全勤奖、工龄工资、三金现金补贴600元等费用组成。2016年1月6日张某以甲公司未缴纳社会保险费为由,提出离职,解除双方劳动关系。另查,张某2009年至2014年已在其他单位缴纳了养老保险。张某起诉请求判决甲公司向张某支付经济补偿金。

法院认为: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甲公司是否应向张某支付经济补偿金。劳动关系存续期间用人单位应当为劳动者办理社会统筹参保手续并缴纳养老保险费。劳动者要求用人单位为其缴纳养老保险费的,应当以在该用人单位存在养老保险账户为前提。本案中,上诉人张某在入职被上诉人甲公司《驾驶员、乘务员招聘申请表》中,明确填写其在原单位已办理了社保手续,本人申请公司不再为其办理社会统筹参保手续。同时,在《驾驶员、乘务员招聘申请表》及《劳动合同书》中均载明工资中包含有600元社会统筹保险金。该事实与甲公司提交的工资表的分项及数额能相互印证,且张某对劳动合同中的本人签名及单位每月发放的工资总额均予以认可。根据上述事实,申请人张某入职时已明确表示不要求单位为其办理社会保险,并同意将社会统筹保险金以现金形式发放到工资中,现其又以单位未为其缴纳社会保险为由,请求支付经济补偿金,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判决如下:驳回张某的诉讼请求。

案号
(2018)陕民申885号
判决时间
2018年5月22日
判决原文

张学雅二审民事判决书

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陕01民终8492号

上诉人(原审原、被告)张学雅,男,汉族,1970年9月14日出生,住陕西省西安市新城区含元路13号永吉新村西3号楼2号。

委托代理人潘明强,陕西博纳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罗育,陕西博纳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被告)西安雁舞客运服务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雁展路6号。

法定代表人杨碧玉,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杨航军,陕西凌安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姣姣,陕西凌安松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上诉人张学雅与被上诉人西安雁舞客运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法院(2017)陕0113民初34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张学雅于2009年1月入职雁舞公司担任驾驶员一职,其在《驾驶员、乘务员招聘申请表》中自行书写“由于本人已办统筹,申请本公司不再办理,请公司予以批准”,表格下方记录“社会统筹保险金,每月600元,根据劳动者个人要求以现金形式补给,直接计算发放到每月工资总额中”。2009年4月30日张学雅与雁舞公司签订了一份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书》,再次确认每月600元社会统筹保险金直接发放到每月工资总额中。庭审中,张学雅提交的西安银行交易明细与雁舞公司提交的工资表数额一致,根据工资表,张学雅的工资由工资、节能奖、全勤奖、工龄工资、三金现金补贴600元、综合奖操心费组成。2016年1月6日张学雅以雁舞公司未缴纳社会保险费、未排班为由,提出离职,解除双方劳动关系。另查,张学雅2009年至2014年已在其他单位缴纳了养老保险。

上述事实,有招聘申请表、劳动合同书、西安银行交易明细、工资表、离职书、养老保险查询网页、雁劳仲案字[2016]107-7号裁决书等证据及原审法院庭审笔录在卷佐证,并经当庭核对无误。

原审法院认为,关于张学雅主张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六条规定,发生劳动争议,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庭审中,雁舞公司提交了其与张学雅于2009年4月30日签订的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书,不存在未签订劳动合同的情形,张学雅要求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因无事实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关于张学雅要求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一项,虽然雁舞公司未给张学雅缴纳社会保险属实,但张学雅已在其他单位参保,在入职时书面申请放弃社会保险参保手续,双方又在劳动合同中约定了社会保险金发放到工资中,且实际上张学雅也每月领取了社会保险金600元。张学雅对未缴纳社会保险具有一定的过错,现其以雁舞公司未给其缴纳社会保险为由解除合同并要求支付经济补偿金,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原审法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兹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驳回原告(被告)张学雅的诉讼请求。二、被告(原告)西安雁舞客运服务有限责任公司不向原告(被告)张学雅支付经济补偿金26159.58元。案件受理费10元,由原告(被告)张学雅承担。

张学雅不服原审判决上诉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1、上诉人在被上诉人不给其缴纳社会保险的情况下被迫无奈缴纳养老保险,而一审法院却认定“上诉人己在其他单位参保。”这明显与事实不符;2、《劳动法》第72条:“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此条规定目的就是使包括上诉人在内的劳动者在年老、患病、工伤、失业、生育等情况下获得帮助和补偿。而现在被上诉人却没有给上诉人缴纳社会保险,既使被上诉人以现金形式代替缴纳社会保险,也是违反劳动法第72条强制性规定,是无效的;3、从《劳动法》第七十条“国家发展社会保险事业,建立社会保险制度,设立社会保险基金,使劳动者在年老、患病、工伤、失业、生育等情况下获得帮助和补偿”可以看出社会保险指的是五险,即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从被上诉人提交的工资表明细反映出600元社会保险费指的是三金现金补偿,可见被上诉人至少还有两险(两金)没有依法给上诉人缴纳。一审法院认为社会保险指的是三金(三险)是对法律的理解错误;4、从整个庭审过程可以看出,被上诉人没有依法给上诉人缴纳社会保险。《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规定,用人单位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劳动者可以解除劳动合同:(三)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的。第四十六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一)劳动者依照本法第三十八条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上诉人根据上述规定,要求被上诉人支付经济补偿金,完全符合以上法律规定。一审法院却不支持,明显是适用法律错误;5、上诉人每天的工资及工作安排都是由被上诉人决定的,上诉人要想在被上诉人处工作,那么上诉人必须听从被上诉人安排,否则就只能失业。被上诉人的招聘申请表变更记录中载明的“社会统筹保险金,每月600元,根据劳动者个人要求以现金方式补给,直接计算发放到每月工资总额中”的内容,是被上诉人提前打印好的,上诉人被迫无奈的情况下写的,其也违反了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应是无效的。一审法院认为其有效存在明显错误;6、被上诉人给上诉人每月社会保险费600元,这与西安市实际缴纳社会保险费数目数额相差如此悬殊,作为一个成年人,要不是被迫无奈,是不会接受的。一审法院认为上诉人没有缴纳社会保险具有一定过错,毫无道理。被上诉人不但免去应该承担的法定义务,还变相获利,其也存在错误。一审法院将整个过错算在上诉人一个人头上,既不合法,也不合理。综上所述,上诉人提出上诉请求:1、请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或者改判;2、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西安雁舞客运服务有限责任公司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劳动关系存续期间用人单位应当为劳动者办理社会统筹参保手续并缴纳养老保险费。劳动者要求用人单位为其缴纳养老保险费的,应当以在该用人单位存在养老保险账户为前提。本案中,上诉人张学雅在入职被上诉人西安雁舞客运公司《驾驶员、乘务员招聘申请表》中,明确填写其在原单位已办理了社保手续,本人申请公司不再为其办理社会统筹参保手续。同时,在《驾驶员、乘务员招聘申请表》及《劳动合同书》中均载明工资中包含有600元社会统筹保险金。根据上述事实,上诉人张学雅在自愿放弃西安雁舞客运公司为其缴纳社保费并领取了社保补贴的情况下,又以未缴纳社保费为由要求西安雁舞客运公司支付经济补偿金于理不通。

综上,上诉人张学雅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判决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张学雅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王浩

审判员  刘志愿

审判员  姜华

二〇一七年七月四日

书记员  梁丹

 

张学雅与西安雁舞客运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劳动争议纠纷申请再审民事裁定书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8)陕民申885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被告、二审上诉人):张学雅,男,汉族,1970年9月14日出生。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被告、二审被上诉人):西安雁舞客运服务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雁展路6号。

法定代表人:陈碧玉,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刘建生,该公司车队经理。

再审申请人张学雅因与被申请人西安雁舞客运服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雁舞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陕西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陕01民终849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张学雅申请再审称,雁舞公司所提供的《劳动合同》造假,不应作为认定事实的证据;雁舞公司未给申请人张学雅缴纳法律规定的全部社会保险系违法行为,法院却认定张学雅具有过错,属认定事实错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二条的规定,雁舞公司应为张学雅缴纳社保,而未进行缴纳,依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四十六条应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金。故原审判决明显错误,申请法院再审本案。

雁舞公司提交意见称,张学雅入职时,书面放弃社保,现又以单位未为其缴纳社保为由主张经济补偿金,违反诚实信用原则。雁舞公司对未缴纳社保没有过错,不应向张学雅支付经济补偿金。二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法院驳回张学雅的再审申请。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雁舞公司是否应向张学雅支付经济补偿金。张学雅主张其于2009年4月30日与雁舞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书》的第七页中手写内容非本人书写,该合同系造假。经审查,张学雅入职时,在《驾驶员、乘务员招聘申请表》明确表示不要求单位为其办理社会保险,该表格“变更记录”一栏亦载明“社会统筹保险金,每月600元,根据劳动者个人要求以现金形式补给,直接计算发放到每月工资总额中。”该事实与雁舞公司提交的工资表的分项及数额能相互印证,且张学雅对劳动合同中的本人签名及单位每月发放的工资总额均予以认可,故张学雅认为《劳动合同书》为造假的申请理由不能成立。申请人张学雅入职时已明确表示不要求单位为其办理社会保险,并同意将社会统筹保险金以现金形式发放到工资中,现其又以单位未为其缴纳社会保险为由,请求支付经济补偿金,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一审法院未支持其诉请,二审法院予以维持,并无不当。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张学雅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赵建民

审判员  王选民

代理审判员  李娜

二〇一八年五月二十二日

书记员  安娜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