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提前下班遇车祸身亡,能否认定工伤?

案例简介

杨某系某科技公司职工,2016年1月23日,杨某应于17时30分下班,却在当日早于正常时间下班。当日下午17时10分,杨某在XX大道发生交通事故致死,负事故次要责任。
第三人李某系杨某妻子,李某向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申请认定工伤,该局于2017年9月13日作出认定工伤的决定书。科技公司对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所作认定工伤决定不服,主张杨某未经请假擅自离厂,离厂目的不详,且发生事故的时间并非是下班,不能认定交通事故发生在下班途中,不符合工伤认定的情形,遂提起行政诉讼,要求驳回第三人李某的工伤认定申请。

一审法院认为:
杨某即便没有请假离厂,仅属于违反企业考勤管理制度,不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职工符合本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的规定,但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一)故意犯罪的;(二)醉酒或者吸毒的;(三)自残或者自杀的”规定的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因此,杨某是否请假离厂不影响工伤的认定。最终,法院判决驳回科技公司的诉讼请求。

二审法院认为:
杨某未经请假提前下班,属于违反企业内部劳动纪律,不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规定的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杨某发生交通事故的地点处于其回家的合理路线上,科技公司提供的证据不能证实杨某不属于应认定为工伤的情形,故科技公司的意见,不予采纳。

案号
(2018)津01行终467号
判决时间
2018年8月27日
判决原文

天津仁汇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天津市静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管理(劳动、社会保障)二审行政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原告)天津仁汇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天津市静海区大邱庄镇恒泰路5号。
  法定代表人甘增会,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世洪,天津朋展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天津市静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天津市静海区开发区广海道9号。
  法定代表人孙开祥,局长。
  委托代理人郝联民,天津市静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干部。
  被上诉人(原审第三人)李淑芹,女,1953115日出生,汉族,住黑龙江省讷河市。
  委托代理人张树刚,天津树刚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天津仁汇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因工伤认定一案,不服天津市静海区人民法院(2018)津0118行初26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天津仁汇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世洪,被上诉人天津市静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委托代理人郝联民,被上诉人李淑芹的委托代理人张树刚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第三人李淑芹之夫杨国胜系原告天津仁汇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职工,2016123日,杨国胜应于1730分下班,当日,杨国胜早于正常时间下班。当日下午1710分,杨国胜在天津市静海区××大道发生交通事故致死,负事故次要责任。第三人向被告申请认定工伤,被告于2017913日作出编号:S112022320161336《认定工伤决定书》。原告对被告所作认定工伤决定不服,提起行政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的规定,被告天津市静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具有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的主体资格,对职工受到的伤害是否为工伤作出认定决定是其法定职权。被告天津市静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在受理第三人提出的工伤认定申请后,审查了申请人依法应当提交的申请材料,向原告送达《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进行了调查核实,履行的行政程序并无不当。《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六)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被告天津市静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供的证据能够证实,杨国胜是原告天津仁汇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职工,早于正常时间下班,在下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致死,负事故次要责任。原告主张杨国胜没有提前离厂的请示与批准,发生事故的时间并非是下班,不符合工伤认定的情形。一审法院认为杨国胜即便没有请假离厂,仅属于违反企业考勤管理制度,不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职工符合本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的规定,但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一)故意犯罪的;(二)醉酒或者吸毒的;(三)自残或者自杀的”规定的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因此,杨国胜是否请假离厂不影响工伤的认定。被告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的规定,作出编号:S112022320161336《认定工伤决定书》,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天津仁汇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天津仁汇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负担。
  上诉人天津仁汇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称:《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的认定工伤的情形为:“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本案中,杨国胜未经请假擅自离厂,离厂目的不详,不能认定交通事故发生在下班途中,被上诉人作出工伤认定的行政行为缺乏证据证明,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认定工伤的情形。上诉人请求二审法院:1.撤销天津市静海区人民法院(2018)津0118行初26号行政判决,改判由被上诉人天津市静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重新作出行政行为,驳回被上诉人李淑芹的工伤认定申请;2.案件受理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天津市静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答辩称:2016628日,被上诉人天津市静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受理了杨国胜之妻李淑芹提出的工伤认定申请,并依法进行调查。经调查,杨国胜系上诉人天津仁汇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职工,2016123日在下班回家途中发生交通事故致亡,杨国胜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被上诉人天津市静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的规定,认定杨国胜为工伤,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李淑芹表示同意被上诉人天津市静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答辩意见。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的规定,被上诉人天津市静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具有负责本行政区域内工伤保险工作的主体资格及依法作出工伤认定决定的法定职权。被上诉人天津市静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供的证据可以证明,杨国胜系上诉人的职工,杨国胜于2016123日在下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死亡,杨国胜承担事故次要责任的事实。被上诉人天津市静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履行了受理、调查等程序,作出编号:S112022320161336《认定工伤决定书》并依法送达,履行行政程序并无不当。关于上诉人提出杨国胜未经请假擅自离厂,离厂目的不详,不能认定交通事故发生在下班途中的意见,因未经请假提前下班,属于违反企业内部劳动纪律,不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规定的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杨国胜发生交通事故的地点处于其回家的合理路线上,上诉人提供的证据不能证实杨国胜不属于应认定为工伤的情形,故上诉人的意见,不予采纳。被上诉人天津市静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编号:S112022320161336《认定工伤决定书》正确。一审判决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正确,本院应予维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天津仁汇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于洪群

审 判 员: 王桂英

代理审判员: 魏 欣

二O一八年八月二十七日

法官: 助理  闫树超

书 记 员: 许 洁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