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拒绝跨区调动工作地点,能否算旷工?

案例简介

2011年8月25日,侯某与甲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合同期限从2011年9月10日至2016年9月9日。双方约定侯某的工作地点在沈阳,鉴于甲公司属于全国连锁企业,因工作需要,可在甲公司所在的集团经营业务覆盖地区范围内对侯某的工作地点进行调整、变更。合同履行期间,甲公司颁布了《员工手册》,且侯某在员工手册签收单上进行了签字。《员工手册》中规定,员工一个月之内累计三天旷工、一年之内累计五天旷工的,属于严重违反单位的规章制度,单位有权解除劳动合同。
2016年3月,甲公司将侯某工作地点调整至A区1店。2016年6月2日,甲公司为侯某作出《工作安排通知书》,该通知书的主要内容为将侯某的工作地点变更至B区2店,岗位为管理岗,月度薪资标准不变并要求侯某在6月6日到新的工作岗位报到。同时该通知书提醒侯某逾期不到,公司将按旷工处理并有权解除劳动合同。2016年6月2日和6月6日甲公司通过EMS将工作安排通知书分别邮寄至侯某在劳动合同上预留的地址和原工作地点A区1店,但侯某未到指定办公地点上班。2016年7月4日,甲公司再次做出工作安排通知书,要求侯某于7月6日到新的工作岗位报到并将该通知书邮寄至侯某在劳动合同中预留的地址以及原工作地点A区1店,侯某仍未到指定办公地点上班。2016年7月21日,甲公司认为从2016年7月6日起侯某未能到指定办公地点上班,造成旷工时间12天,该情形已经严重违反员工手册的条款,遂与侯某解除了劳动关系
  侯某向区仲裁委申请仲裁,认为甲公司属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并要求甲公司给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120743.36元。

法院认为:
本案中,甲公司在2016年6月2日,根据企业的经营调整侯某的工作岗位属于企业经营自主权的范畴,该工作地点的调整并不违反劳动合同中关于工作地点的约定且该调整的工作岗位并不具有侮辱性和惩罚性的性质,因此侯某应当服从甲公司的工作安排。即便侯某对甲公司的工作安排存有意见,也应当采取沟通协商的态度,而非采取拒绝到新的工作岗位报到的对抗方式。为此,甲公司多次采取送达工作安排通知书的方式要求侯某到新的工作岗位报到并提醒侯某拒绝到新岗位报到的后果,但侯某均未能听从公司的工作安排,其拒绝到新岗位工作的解决方式不应当被倡导和提倡,因此甲公司以侯某自2016年7月6日起累计12天未到新工作岗位报到按旷工处理并无不当。由于侯某在2016年7月连续多日旷工的行为已经违反甲公司员工手册中规定的一个月之内连续旷工3天以上的规定,属于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定制度。因此甲公司以侯某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解除与侯某之间的劳动关系符合法律规定,故对于侯某的该项主张不予支持。

案号
(2017)辽民申4602号
判决时间
2018年3月19日
判决原文
侯磊与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原告、并案被告):侯磊。
  委托诉讼代理人:佟光明,辽宁良友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并案原告):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住所地沈阳市大东区。
  法定代表人:马野军,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马洪生,该公司法律顾问。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英华,该公司员工。

  上诉人侯磊因与被上诉人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沈阳市大东区人民法院(2016)辽0104民初1330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71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侯磊上诉请求:1、请求判决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支付20164-6月工资差额2300元;2、请求判决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支付20167月工资5200元;3、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120743.36元;4、请求判决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支付2008-2016年共计184天的周末加班费87981元;5、请求判决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赔偿未办理失业保险相关手续造成的损失17136元。事实和理由:一、原审判决事实认定错误,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对我的降职降薪是违法行为,不属于企业自主经营权范畴,我对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的违法降职降薪行为有权拒绝,其未到浑南打卡上班不属于旷工行为,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以此为由解除劳动合同属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应向我支付184天周末加班费,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应支付未为办理失业保险造成的损失;二、原审判决遗漏重要证据;三、原审判决法律适用错误。
  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辩称,请求驳回侯磊的上诉。
  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原判,改判不支付侯磊年休假工资;2、由侯磊承担全部诉讼费用。事实及理由:原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
  侯磊辩称,请求驳回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的上诉。
  侯磊一审起诉请求:1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20743.36元。2、请求判决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支付2015-2016年共计10天未休带薪年休假工资报酬8011元。3、请求判决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支付2008-2016年共计184天的周末加班费87981元,4、请求判决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赔偿未办理失业保险相关手续造成的损失17136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08910日,双方签订劳动合同,合同期限从2008910日至201199日,合同约定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安排侯磊在管理岗位从事管理工作,侯磊采取标准工时制。关于劳动报酬双方约定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按制定的薪酬制度和考核制度向侯磊发放工资。双方还约定《员工手册》作为该合同的附件。在《员工手册》中规定,一个月之内累计三天旷工、一年之内累计五天旷工,属于严重违反单位的规章制度,单位有权解除劳动合同。2011825日,双方续签劳动合同,合同期限从2011910日至201699日。双方约定侯磊的工作地点在沈阳,鉴于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属于全国连锁企业,因工作需要,可在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所在的集团经营业务覆盖地区范围内对侯磊的工作地点进行调整、变更。同时双方在合同中约定侯磊采取标准工时制。侯磊因工作需要加班的,应办理申请手续,经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同意后方可加班。侯磊月度考勤需由本人确认,若对月度考勤有异议,最迟应在发薪后10日内提出书面申请,逾期未提出视同认可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提供的考勤记录。在该合同通知条款中双方约定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在本合同履行过程中发出或者提供的所有通知、文件、文书、资料等,均以本合同所列明的侯磊居住地地址或者户籍所在地地址进行送达,任何一方如变更地址,应及时书面通知对方,在一方通知前,另一方如按未变更地址邮寄送达的,视为其已经履行了通知义务。在该合同中,双方同时约定员工手册作为该劳动合同的附件。双方在履行劳动合同过程中,侯磊在薪资发放确认表上签字。201211日,侯磊在员工手册签收单上签字。201341日,双方约定侯磊采取不定时工作制。2006年起,沈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批准了沈阳苏宁公司实行不定时工作制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审批。20163月,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将侯磊工作地点调整至苏宁铁西广场店。
  201662日,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为侯磊作出《工作安排通知书》,该通知书的主要内容为将侯磊的工作地点变更至浑南基地办公区三楼,岗位为管理岗,月度薪资标准不变并要求侯磊在66日到新的工作岗位报到。同时该通知书提醒侯磊逾期不到,公司将按旷工处理并有权解除劳动合同。201662日和66日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通过EMS将工作安排通知书分别邮寄至侯磊在劳动合同上预留的地址沈阳市铁西区兴工南街31-2号楼和原工作地点苏宁铁西广场店。201674日,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再次做出工作安排通知书,要求侯磊于76日到新的工作岗位报到并将该通知书邮寄至侯磊在劳动合同中预留的地址以及原工作地点苏宁铁西广场店。2016721日,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认为从201676日起侯磊未能到指定办公地点上班,造成旷工时间12天已经严重违反员工手册的条款与侯磊解除劳动关系。并将违纪解除通知书邮寄至侯磊在劳动合同中预留的地址以及原工作地点苏宁铁西广场店。201682日,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通过邮寄方式向侯磊邮寄送达催办通知书,要求侯磊携带本人身份证和户口本等到单位办理领取失业金的相关手续。在此之后,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亦通过微信的方式通知侯磊到公司办理领取失业金的相关手续。
  另查明,2011720日,苏宁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和苏宁电器集团通过召开苏宁电器职工代表大会,会议通过了员工手册修订内容并自2012年起启用修订后的版本。
  2016923日,侯磊向沈阳市大东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请求要求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给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120743.36元、支付违法降薪工资差额2300元、支付未发的20167月份工资5200元、支付2009年至2016年未休年休假工资26369元、支付184天周末加班费87981元以及未办理失业保险相关手续造成的损失17136元。20161115日,沈阳市大东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仲裁裁决,双方均对仲裁裁决不服,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关于侯磊要求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给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赔偿金的主张。根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二项规定,劳动者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本案中,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在201662日,根据企业的经营调整侯磊的工作岗位属于企业经营自主权的范畴,该工作地点的调整并不违反劳动合同中关于工作地点的约定且该调整的工作岗位并不具有侮辱性和惩罚性的性质,因此侯磊应当服从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的工作安排。即便侯磊对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的工作安排存有意见,也应当采取沟通协商的态度,而非采取拒绝到新的工作岗位报到的对抗方式。为此,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多次采取送达工作安排通知书的方式要求侯磊到新的工作岗位报到并提醒侯磊拒绝到新岗位报到的后果,但侯磊均未能听从公司的工作安排,其拒绝到新岗位工作的解决方式不应当被倡导和提倡,因此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以侯磊自201676日起累计12天未到新工作岗位报到按旷工处理并无不当。由于侯磊在20167月连续多日旷工的行为已经违反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员工手册中规定的一个月之内连续旷工3天以上的规定,属于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定制度。因此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以侯磊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解除与侯磊之间的劳动关系符合法律规定,故对于侯磊的该项主张不予支持。对于侯磊在庭审中称并未收到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邮寄的工作安排通知书、违纪解除通知书等的主张,由于双方在合同中已经明确约定侯磊的送达地址和在起诉状的住址均为沈阳市铁西区兴工南街31-2号,且侯磊在起诉状称其一直在铁西广场店打卡,因此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已经按劳动合同中约定的地址和侯磊打卡的地址邮寄送达的相关文件符合法律规定,应当认定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履行了通知义务。
  关于侯磊要求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给付2015年和2016年未休年休假工资的主张。侯磊在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工作未满10年,因此侯磊在2015年和2016年共计享有7天的年休假。故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应当给付侯磊未休年休假工资共计3347元(5200/21.75*7*200%)。
  关于侯磊要求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给付周末加班费的主张。在201341日之前,侯磊在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担任店长,对于工资的构成侯磊是清楚的,且侯磊已经在薪资发放确认表上签字确认,侯磊也未能在收到工资后提出过异议,因此对于侯磊要求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给付201341日之前的加班费的主张不予支持。由于在201341日之后,双方在劳动合同中已经变更为不定时工作制,而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的不定时工作制已经经过劳动行政部门的审批,因此对于侯磊要求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给付201341日之后的周末加班费的主张不予支持。综上,对于侯磊的该项主张不予支持。
  关于侯磊要求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给付未为侯磊办理失业保险相关手续而造成的失业金损失的主张。根据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提供的催办通知书和微信截屏,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已经通知侯磊在规定的时间内提供办理领取失业金的相关证件,但是由于侯磊的原因拒绝提供导致无法办理领取失业金的手续,侯磊应当自行承担领取不能的法律后果,故对于侯磊的该项主张不予支持。
  关于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提出的不支付侯磊20167月份工资5200元的主张。由于侯磊在201676日起未到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指定的工作岗位报到,属于旷工。因此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应当支付侯磊20167月份4天的工资共计791元(4300/21.75*4天)。
  关于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提出的不支付侯磊工资差额2300元的主张。由于侯磊与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在劳动合同中约定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按薪酬制度和考核制度向侯磊发放工资,基本工资不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根据员工的岗位不同发放的薪资不尽相同,属于用人单位的经营自主权。根据侯磊提供的银行对账单,侯磊在20164月、5月和6月份的实发工资为6482.37元、3971.62元和3993.66元,均高于合同约定的基本工资,因此对于侯磊要求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支付工资差额的仲裁请求不予支持。
  对于侯磊在庭审中提出的员工手册并未经过民主程序的问题。由于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系苏宁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以及苏宁电器集团的子公司,因此员工手册已经经过总公司的职工代表大会的批准,因此员工手册对于子公司应当适用,且作为店长的侯磊已经实际了解员工手册的内容,故对于侯磊的该项主张不予支持。
  一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第三条之规定,判决:一、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10日内给付侯磊未休年休假工资3347元;二、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10日内返还侯磊20167月份工资791元;三、驳回侯磊以及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其他诉讼请求。如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未按本判决所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义务,则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0元,由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承担。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关于支付工资差额2300元的问题。由于侯磊与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在劳动合同中约定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按薪酬制度和考核制度向侯磊发放工资,基本工资不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侯磊在20164月、5月和6月份的实发工资为6482.37元、3971.62元和3993.66元,均高于合同约定的基本工资,故一审法院对侯磊该项请求不予支持并无不当。
  关于支付20167月份工资5200元的问题。侯磊在201676日起未到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指定的工作岗位报到,未在新岗位提供劳动,属于旷工,因此一审法院确定由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支付侯磊20167月份4天的工资共计791元(4300/21.75*4天)并无不当。
  关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赔偿金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二项规定,劳动者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本案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在201662日,根据企业的经营调整侯磊的工作岗位属于企业经营自主权的范畴,该工作地点的调整并不违反本案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关于工作地点的约定。侯磊对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的工作安排存有意见,应与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沟通协商。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多次采取送达工作安排通知书的方式要求侯磊到新的工作岗位报到并提醒侯磊拒绝到新岗位报到的后果,但侯磊均未能听从公司的工作安排,因此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以侯磊自201676日起累计12天未到新工作岗位报到按旷工处理并无不当。侯磊在20167月连续多日旷工的行为已经违反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员工手册中规定的一个月之内连续旷工3天以上的规定,属于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定制度,因此一审法院确定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以侯磊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解除与侯磊之间的劳动关系符合法律规定,对侯磊的该项主张不予支持并无不当。
  关于周末加班费的问题。在201341日之前,侯磊已经在薪资发放确认表上签字确认,侯磊也未能在收到工资后提出过异议,因此对于侯磊要求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给付201341日之前的周末加班费的主张不予支持。201341日之后,侯磊的工作岗位已经施行不定时工作制,且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的不定时工作制已经经过劳动行政部门的审批,故对侯磊要求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给付201341日之后的周末加班费的主张亦不予支持。
  关于未办理失业保险相关手续而造成的失业金损失问题。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已经提供催办通知书和微信截屏,证明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已经通知侯磊在规定的时间内提供办理领取失业金的相关证件,但由于侯磊的原因导致无法办理领取失业金的手续,侯磊应当自行承担领取不能的法律后果,故侯磊无权向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主张失业金损失。
  关于2015年和2016年未休年休假工资的问题。侯磊在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工作未满10年,因此侯磊在2015年和2016年共计享有7天的年休假。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提出侯磊已经休带薪年休假,且侯磊领取的工资中已经包含该项费用,但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就此未能举证,故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的该项上诉请求不应支持。
  综上所述,侯磊、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的上诉请求均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侯磊缴纳),由上诉人侯磊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缴纳),由上诉人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王银华

审 判 员: 丁广昱

代理审判员: 李元旬

二O一七年八月一日

书 记 员: 谢 媛

 

侯磊劳动争议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并案被告,二审上诉人):侯磊,男,198538日出生,户籍地:河北省唐山市丰南区,现住辽宁省沈阳市铁西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佟光明,上海市海华永泰(沈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并案原告,二审被上诉人):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住所地:辽宁省沈阳市大东区东顺城街17号。
  法定代表人:马野军,该公司总经理。

  再审申请人侯磊因与被申请人沈阳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一案,不服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辽01民终722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再审申请。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侯磊申请再审称,一、原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一)、关于被申请人补发4-6月工资差额。再审申请人有证据证明,其原工资标准为5200元;被申请人在原审中未提供证据证明其降低申请人工资标注至4300元的合法性。(二)关于被申请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被申请人的安排不属于正常的工作调动,自20163月,被申请人连续三次对再审申请人降职降薪目的是迫使再审申请人离职,属于变相裁员;再审申请人不存在旷工的情形,再审申请人拒绝被申请人违法降职、降薪继续在原岗位打卡上班,此种异地打卡的行为不能等同于旷工;被申请人解除劳动合同的依据是《员工手册》,但其提交的证据无法证明《员工手册》的制作符合劳动合同法规定的民主程序,非法的规章制度不具有约束力。(三)关于被申请人应支付加班费。再审申请人提供的工资OA截图及工资银行流水已证明《薪资发放表》不真实,原审法院根据该份证据认定被申请人己支付201341日前的加班费是错误的;被申请人提供的关于适用不定时工作制的审批文件未附员工名单,原审法院认定自201341日后再审申请人适用不定时工作制是错误的;即使适用不定时工作制,被申请人在原审未提供证据证明己安排再审申请人进行了184天的补休。(四)关于被申请人应赔偿未办理失业保险造成的损失。1、被申请一直要求再审申请人签订放弃诉讼权利的文件,否则不为其办理离职后相关手续;2、被申请人至今未为再审申请人开具《离职证明》就是证据。二、原判决适用法律错误。结合上文,二审判决不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一)项,而应适用第一百七十条(二);原审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二)认定被申请人解除劳动合同合法,但未审查被申请人的规章制度是否合法、再审申请人是否达到“严重”的程度,属于适用法律错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六)项的规定,请求再审本案。
  本院经审查认为,关于侯磊提出的支付工资差额2300元的问题。由于再审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在劳动合同中约定被申请人按薪酬制度和考核制度向再审申请人发放工资,基本工资不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再审申请人在20164月、5月和6月份的实发工资为6482.37元、3971.62元和3993.66元,均高于合同约定的基本工资,故一审法院对再审申请人该项请求不予支持并无不当。
  关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赔偿金的问题。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二项规定,劳动者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本案被申请人在201662日,根据企业的经营调整再审申请人的工作岗位属于企业经营自主权的范畴,该工作地点的调整并不违反本案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关于工作地点的约定。再审申请人对被申请人的工作安排存有意见,应与被申请人沟通协商。被申请人多次采取送达工作安排通知书的方式要求再审申请人到新的工作岗位报到并提醒再审申请人拒绝到新岗位报到的后果,但再审申请人均未能听从公司的工作安排,因此被申请人以再审申请人自201676日起累计12天未到新工作岗位报到按旷工处理并无不当。再审申请人在20167月连续多日旷工的行为已经违反被申请人员工手册中规定的一个月之内连续旷工3天以上的规定,属于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定制度。二、被申请人的员工手册系2011720日经过苏宁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和苏宁电器集团通过召开苏宁电器职工代表大会所通过的员工手册修订内容,并自2012年起启用修订后的版本。再审申请人主张该手册违反法定程序的理由不能成立。因此,一、二审法院确定被申请人以再审申请人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解除与再审申请人之间的劳动关系符合法律规定,对再审申请人的该项主张不予支持并无不当。
  关于加班费的问题。在201341日之前,再审申请人已经在薪资发放确认表上签字确认,再审申请人也未能在收到工资后提出过异议。故一、二审法院对于再审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给付201341日之前的周末加班费的主张不予支持并无不当。201341日之后,再审申请人的工作岗位已经施行不定时工作制,且被申请人的不定时工作制已经经过劳动行政部门的审批,故一、二审法院对再审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给付201341日之后的周末加班费的主张亦不予支持亦无不当。
  关于未办理失业保险相关手续而造成的失业金损失问题。被申请人已经提供催办通知书和微信截屏,证明被申请人已经通知再审申请人在规定的时间内提供办理领取失业金的相关证件,但由于再审申请人的原因导致无法办理领取失业金的手续,再审申请人应当自行承担领取不能的法律后果。故一、二审法院认定再审申请人无权向被申请人主张失业金损失并无不当。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侯磊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丁 海

审判员: 高山丹

审判员: 马 凯

二O一八年三月十九日

书记员: 丁威扬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