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在禁烟区吸烟,公司是否可解除劳动关系?

案例简介

郑某于2007年8月24日入职甲公司。2016年4月26日,郑某在禁烟区的厕所内携带打火机并吸烟被保安发现,郑某在《园区事件当事人报告单》中对此事实亦予以确认。2016年6月15日,甲公司根据《奖惩管理办法》第5.5.6.B14条解除了与郑某之间的劳动合同,并告知了工会。《奖惩管理办法》第5.5.6规定:员工有下列情事之一者,视为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公司得予违纪辞退;该条项下第B(14)项载明:在园区内,擅自用火或从事可能引起火灾的行为(包括在禁烟区吸烟、点火焚烧等)。
另查明,甲公司主要从事电子产品的生产制造,为技术及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对厂区环境和生产安全的要求较高,很多电子产品的配件具有易燃易爆性,不能遇到高温。基于对防火的特殊要求,甲公司也自行制定了《消防安全管理办法》,明确厂区内除在指定地点可以吸烟外,其他地点禁止吸烟。
郑某请求判决甲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93510元。

法院认为:
劳动者严重违反用人单位规章制度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首先,解除劳动关系的制度依据。甲公司适用的《奖惩管理办法》的内容没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也不存在明显不合理的情形,其中将在禁烟区吸烟认定为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的行为是基于公司生产经营的特殊性及安全生产的需要而作出合理制度安排,具有必要性和合理性,系属经营自主权的范畴,且该管理办法对全体员工进行了公示,故该管理办法对郑某具有约束力,依法可作为甲公司解除劳动关系的依据。其次,解除劳动关系的事实依据。郑某对甲公司主张的其在禁烟区吸烟的违纪事实予以认可,故甲公司解除与郑某的劳动关系有充分事实依据。最后,解除劳动关系的程序问题。甲公司已向郑某送达了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并将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告知了工会,解除程序合法。综上,郑某的劳动违纪事实清楚,其行为违反了《奖惩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甲公司据此解除与郑某的劳动关系,不违反法律规定。

案号
(2017)苏05民终10040号
判决时间
2017年12月27日
判决原文

郑小辉与凯硕电脑(苏州)有限公司经济补偿金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苏05民终1004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郑小辉,男,1980年1月18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广水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蒋建江,苏州市吴中区木渎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凯硕电脑(苏州)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苏州高新区金枫路233号。

法定代表人:魏晓燕,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东栋,女,该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宋晓丹,女,该公司员工。

上诉人郑小辉因与被上诉人凯硕电脑(苏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硕公司)经济补偿金纠纷一案,不服苏州市虎丘区人民法院(2016)苏0505民初401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11月7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郑小辉上诉请求: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并依法改判凯硕公司支付郑小辉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93510元。事实和理由:郑小辉于2007年8月24日进入凯硕公司工作,被解除劳动合同前与凯硕公司间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为凯硕公司成型三科人员。2016年4月24日夜间12点多,郑小辉在洗手间吸烟被保安发现,6月15日被凯硕公司开除。凯硕公司开除郑小辉的决定违法,应支付经济赔偿金。因此,请求二审法院查明事实,判如所请。

凯硕公司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郑小辉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凯硕公司支付郑小辉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赔偿金18个月的平均工资93510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郑小辉于2007年8月24日入职凯硕公司,双方于郑小辉入职当日直接签订了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合同起始日期即为该日。

另查明,2016年4月26日0时32分,郑小辉在禁烟区的厕所内携带打火机并吸烟被保安发现,郑小辉在《园区事件当事人报告单》中对此事实亦予以确认,并声明部门对非吸烟区禁止抽烟有宣导,希望从轻处理。2016年6月15日,凯硕公司以郑小辉在园区内擅自用火或从事可能引起火灾的行为(包括在禁区吸烟、点火焚烧等)违反了凯硕公司《奖惩管理办法》第5.5.6.B14条,并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的规定,解除了与郑小辉之间的劳动合同,并要求郑小辉即日起办理完全部离职手续。凯硕公司解除与郑小辉劳动合同的行为告知了工会。

再查明,凯硕公司适用的《华中营运中心奖惩管理办法》(该办法也适用于名硕、康硕所有在职员工)经员工代表大会等民主程序制定并在厂区公告栏予以公示,该办法第5.5.6规定:员工有下列情事之一者,视为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公司得予违纪辞退,案情重大者,移送公安机关严办;该条项下第B(14)项载明:在园区内,擅自用火或从事可能引起火灾的行为(包括在禁烟区吸烟、点火焚烧等)。

又查明,凯硕公司主要从事电子产品的生产制造,为技术及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对厂区环境和生产安全的要求较高,很多电子产品的配件具有易燃易爆性,不能遇到高温。基于对防火的特殊要求,凯硕公司也自行制定了《消防安全管理办法》,明确厂区内除在指定地点可以吸烟外,其他地点禁止吸烟。

因对凯硕公司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的行为持有异议,郑小辉作为申请人遂于2016年6月28日向苏州市虎丘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请求裁决被申请人即凯硕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93510元。2016年8月15日,苏州市虎丘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做出苏虎劳仲案字[2016]第460号仲裁裁决书,裁决驳回申请人的所有仲裁请求。郑小辉对上述裁决结果不服,于法定期间内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

一审庭审中,凯硕公司陈述如法院认定凯硕公司系违法解除与郑小辉的劳动关系,那么对郑小辉计算的经济赔偿金的金额93510元不持异议。

以上事实,有《劳动合同书》、解除/终止劳动合同证明、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仲裁裁决书及邮寄凭证、《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薪资明细、《园区事件当事人报告单》、情况说明及邮寄凭证、《华中营运中心奖惩管理办法》、公告栏照片、员工代表大会会议记录、位置示意图、《消防安全管理办法》,以及一审法院庭审笔录等证据予以证实。

一审法院认为,用人单位为了维护正常的生产经营秩序,保障安全生产,有权制定劳动规章制度,只要该规章制度的制定程序合法,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等规定,并且向劳动者进行了公示或告知,可以作为用人单位用工管理的依据。本案中,凯硕公司对郑小辉作出解除劳动合同处罚的依据即《华中营运中心奖惩管理办法》内容不违反法律规定,经民主程序制定且已经进行了公示,故可作为凯硕公司用工管理的依据。作为一家对防火有着特殊要求的企业,凯硕公司对火源严加控制以保障安全生产十分必要,凯硕公司制定的上述奖惩管理办法将在禁烟区吸烟认定为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的行为亦为合理,凯硕公司依据《华中营运中心奖惩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给予在禁烟区吸烟的郑小辉解除劳动合同的处分并无不当,无需支付经济赔偿金。故郑小辉以凯硕公司违法解除劳动合同为由要求其支付经济赔偿金的诉讼请求于法无据,一审法院碍难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条、第三十九条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驳回郑小辉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元,由郑小辉负担。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后,理应遵守用人单位依法制定的各项规章制度,服从用人单位的日常管理和正当的工作安排。用人单位根据民主程序制定且内容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并向劳动者公示的规章制度,对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均有约束力。劳动者严重违反用人单位规章制度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首先,解除劳动关系的制度依据。凯硕公司适用的《华中营运中心奖惩管理办法》的内容没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也不存在明显不合理的情形,其中将在禁烟区吸烟认定为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的行为是基于公司生产经营的特殊性及安全生产的需要而作出合理制度安排,具有必要性和合理性,系属经营自主权的范畴,且该管理办法对全体员工进行了公示,故该管理办法对郑小辉具有约束力,依法可作为凯硕公司解除劳动关系的依据。其次,解除劳动关系的事实依据。郑小辉对凯硕公司主张的其在禁烟区吸烟的违纪事实予以认可,故凯硕公司解除与郑小辉的劳动关系有充分事实依据。最后,解除劳动关系的程序问题。凯硕公司已向郑小辉送达了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并将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告知了工会,解除程序合法。综上,郑小辉的劳动违纪事实清楚,其行为违反了《华中营运中心奖惩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凯硕公司据此解除与郑小辉的劳动关系,不违反法律规定。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并无不当,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郑小辉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王岑

审判员  蔡燕芳

审判员  林李金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  韩颖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