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向上司吐口水,公司可否解除劳动合同?

案例简介

2016年7月1日,甲公司、慧某订立劳动合同。2017年6月29日,慧某在工作场所与甲公司的经理宋某产生争论,过程中慧某向宋某吐口水。2017年6月29日,甲公司向慧某发送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载明“鉴于您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现根据员工手册中的员工行为准则相关规定立即解除劳动合同的不当行为:打斗,攻击,威胁,挑衅导致在公司场所发生的斗殴行为。经公司研究决定,立即解除与您的劳动合同。”
甲公司《员工手册》其中第七章纪律规定第三节纪律处分中立即解除劳动合同载明“立即解除劳动合同的不当行为列举: b)极其不可接受的个人行为-打斗、攻击、威胁、挑衅导致在公司场所发生斗殴行为。-是在工作场所开始某攻击行为如打斗的主要责任人,造成严重后果(包括造成无论价值多少的财产损失、人身损害)…”。
2017年7月20日,慧某申请仲裁,要求甲公司支付其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一审法院认为:
劳动者严重违反用人单位规章制度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甲公司向一审法院提供经慧某签字确认的员工手册,该员工手册对双方均具有约束力。结合甲公司、慧某举证质证及庭审陈述可见,慧某认可其存在吐口水的行为,但甲公司、慧某均陈述事发过程中慧某与甲公司经理宋某之间并未发生斗殴行为。一审法院认为,员工手册已明确载明存在打斗、攻击、威胁、挑衅且导致斗殴行为发生的情况下,可以立即解除劳动合同,故甲公司依据员工手册第七章第三节纪律处分中“打斗、攻击、威胁、挑衅导致在公司场所发生的斗殴行为”的规定,解除与慧某之间的劳动合同缺乏依据,应属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甲公司应支付慧某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二审法院认为:
劳动者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由于用人单位在经济实力、信息获取等方面的强势地位,用人单位在证据占有、收集、提供等方面都优于劳动者,故法律对用人单位苛以更高的举证义务。本案中,甲公司以慧某存在员工手册中规定的“打斗、攻击、威胁、挑衅导致在公司场所发生的斗殴行为”为由单方解除了与慧某的劳动合同,应由甲公司对违纪事实的存在进行举证。综观一审中双方提供的证据材料,虽慧某存在吐口水的行为,但甲公司并没有充分证据证明慧某存在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中所载的斗殴行为。由此,具有举证优势的甲公司并无充分证据证明其上诉主张成立,应承担相应的不利后果。故一审法院认定甲公司系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并无不当,甲公司应当向慧某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赔偿金。一审判决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案号
(2018)苏05民终2040号
判决时间
2018年4月23日
判决原文

太仓博泽汽车部件有限公司与慧亮亮劳动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苏05民终204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太仓博泽汽车部件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太仓港经济技术开发区新区广州路188号。

法定代表人:于海彬,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何骏,北京观韬中茂(苏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缪阳,北京观韬中茂(苏州)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慧亮亮,男,1989年10月2日出生,汉族,住山东省东明县。

上诉人太仓博泽汽车部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泽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慧亮亮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太仓市人民法院(2017)苏0585民初564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2月27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博泽公司上诉请求: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上诉人系合法解除与被上诉人的劳动合同并无需支付赔偿金,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与理由:被上诉人存在吐口水及推搡行为,严重违反上诉人规章制度,上诉人可依据员工手册予以辞退;被上诉人的行为严重危害管理秩序、违反公序良俗,上诉人解除劳动合同合理有序。

被上诉人慧亮亮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人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博泽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请求判令博泽公司无需支付慧亮亮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11000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年7月1日,博泽公司、慧亮亮订立劳动合同,合同期限自2016年7月1日至2019年6月30日,慧亮亮在博泽公司从事操作工工作。博泽公司为慧亮亮参加了社会保险。

2017年6月29日,慧亮亮在工作场所与博泽公司的经理宋某产生争论。

2017年6月29日,博泽公司向慧亮亮发送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载明“慧亮亮先生,您与博泽公司于2016年7月1日签署了劳动合同,合同期限自2016年7月1日至2019年6月30日。鉴于您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现根据员工手册中的员工行为准则相关规定立即解除劳动合同的不当行为:打斗,攻击,威胁,挑衅导致在公司场所发生的斗殴行为。经公司研究决定,立即解除与您的劳动合同。你的最后工作日为2017年6月29日。本通知自送达至您之日:2017年6月29日起生效,即自解除日起您与公司的劳动关系解除”。后慧亮亮离开博泽公司。慧亮亮离职前12个月平均工资为5609元/月。

2017年7月3日,博泽公司将上述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快递至太仓市高新区工会。

2017年7月20日,慧亮亮向太仓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博泽公司支付其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11000元。太仓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17年9月19日作出太劳人仲案字[2017]第534号仲裁裁决书,裁决确认博泽公司解除劳动合同系违法,自本裁决书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博泽公司一次性支付慧亮亮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11000元。博泽公司不服该仲裁裁决,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

一审审理过程中,博泽公司提供2014年1月版的《员工手册》,其中第七章纪律规定第三节纪律处分中立即解除劳动合同载明“立即解除劳动合同的不当行为列举:a)多次违规-连续12个日历月内受到二级警告两次。b)极其不可接受的个人行为-打斗、攻击、威胁、挑衅导致在公司场所发生斗殴行为。-是在工作场所开始某攻击行为如打斗的主要责任人,造成严重后果(包括造成无论价值多少的财产损失、人身损害)…其他行为-任何其他合适于立即解除劳动合同或法律法规规定允许解除劳动合同的严重不当行为”。2016年7月,慧亮亮签字确认收到上述员工手册。

为证明慧亮亮于2017年6月29日存在攻击、威胁、侮辱、挑衅经理宋某并朝其吐口水的行为,博泽公司司向一审法院提供:1.2017年6月29日博泽公司内视频,视频显示当日9时17分左右,慧亮亮与宋某产生争论。2.2017年6月29日博泽公司人事与慧亮亮的谈话录音,载明“慧亮亮:我没打人就是没打人,我是碰了他一下,因为他让我上夜班,我感觉人挺不住了,我从夜班到白班…慧亮亮:那我没有打人,你凭什么开除我啊?人事:你朝他脸上吐口水啊慧亮亮:吐口水就能开除我吗?人事:这个还不算吗?这是严重的对人的一个侮辱行为…慧亮亮:我哪来的打斗,我就吐他口水,你们公司这么严重又是打斗又是攻击、挑衅…慧亮亮:我没推他,当时我就点他了一下,我没推他,员工手册上把打斗、攻击、威胁、挑衅,挑衅可以算是一种,但是我没有攻击、殴打。人事:我们没说你殴打,但是你有吐口水的行为。慧亮亮:那你们单单吐口水就把人开除啦,吐口水只能算是侮辱…慧亮亮:我没有打斗、攻击,我是往他脸上吐口水了,我承认。但是我没有打斗、攻击,这一点你们是诬赖。人事:你吐口水吐在地上我不算你攻击,你是吐在人家脸上…”。3.证人宋某当庭陈述:“慧亮亮不服从我的批评,在现场和我发生了非常激烈的争吵。争吵过程中,慧亮亮伸手朝我身上推了两下,我当时就说有事说事,不要动手动脚的。慧亮亮说我动你又怎么样,又朝我脸上推了两下。我害怕慧亮亮后面有进一步的过激行为,就叫班长去叫保安。在班长去叫保安的过程中,慧亮亮朝我脸上吐了一次口水…没有身体上的碰撞、没有进行斗殴”。慧亮亮对上述视频、录音的真实性没有异议,认可其吐口水了,但不知道有没有吐到宋某脸上。对宋某的证言存在异议,认为宋某在撒谎,是宋某先挑衅,其没有骂宋某。

以上事实,由博泽公司提供的仲裁裁决书、视频、录音光盘及文字整理材料、员工手册、员工手册签收单、违纪警告函、通知工会快递凭证,慧亮亮提供的劳动合同书、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银行明细及一审中当事人陈述、庭审笔录等证据予以证实。

一审法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双方当事人对同一事实分别举出相反的证据,但都没有足够的依据否定对方证据的,人民法院应当结合案件情况,判断一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是否明显大于另一方提供的证据的证明力,并对证明力较大的证据予以确认。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对解除劳动合同是否违法存在争议的,由主张解除劳动合同一方负举证责任。劳动者严重违反用人单位规章制度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博泽公司向一审法院提供经慧亮亮签字确认的员工手册,该员工手册对双方均具有约束力。结合博泽公司、慧亮亮举证质证及庭审陈述可见,慧亮亮认可其存在吐口水的行为,但博泽公司、慧亮亮均陈述事发过程中慧亮亮与博泽公司经理宋某之间并未发生斗殴行为。一审法院认为,员工手册已明确载明存在打斗、攻击、威胁、挑衅且导致斗殴行为发生的情况下,可以立即解除劳动合同,故博泽公司依据员工手册第七章第三节纪律处分中“打斗、攻击、威胁、挑衅导致在公司场所发生的斗殴行为”的规定,解除与慧亮亮之间的劳动合同缺乏依据,应属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博泽公司应支付慧亮亮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慧亮亮主张按照5500元/月平均工资计算赔偿金为11000元,系其对自身权益的处置,符合法律规定,一审法院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第八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七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确认博泽公司解除与慧亮亮之间的劳动合同系违法。二、博泽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支付慧亮亮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11000元。三、驳回博泽公司的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收取5元,由博泽公司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判决查明事实相一致。

本院认为:劳动者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由于用人单位在经济实力、信息获取等方面的强势地位,用人单位在证据占有、收集、提供等方面都优于劳动者,故法律对用人单位苛以更高的举证义务。本案中,博泽公司以慧亮亮存在员工手册中规定的“打斗、攻击、威胁、挑衅导致在公司场所发生的斗殴行为”为由单方解除了与慧亮亮的劳动合同,应由博泽公司对违纪事实的存在进行举证。综观一审中双方提供的证据材料,虽慧亮亮存在吐口水的行为,但博泽公司并没有充分证据证明慧亮亮存在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中所载的斗殴行为。由此,具有举证优势的博泽公司并无充分证据证明其上诉主张成立,应承担相应的不利后果。故一审法院认定博泽公司系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并无不当,博泽公司应当向慧亮亮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赔偿金。一审判决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所述,博泽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元,由上诉人太仓博泽汽车部件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汪文

审判员  朱婉清

审判员  锁文举

二〇一八年四月二十三日

书记员  王蕾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