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参加公司组织的骑行活动时受伤能否认定工伤?

案例简介

姚某为甲公司员工。甲公司与AA旅行社签订旅游合同,于2016年3月5日组织公司员工至千岛湖旅游。该二日游行程安排员工在第一天中餐后,可环湖骑行,以“一边欣赏湖光山色,一边回忆儿时的快乐时光”,姚某遂参加了该活动。然在骑行过程中,姚某不慎摔伤。第二天行程结束后公司员工返回南京。 2016年3月7日,姚某至医院就诊,医院诊断姚某右手第三掌骨骨折,并于当日住院治疗。2016年12月28日,姚某向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人社局经调查核实后,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认为姚某系在参加公司组织的自愿性质的旅游期间不慎受伤,姚某受到的事故伤害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应当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决定不予认定(或视同)工伤。姚某不服,遂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
姚某受伤的情形并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规定的应当认定为工伤和视同工伤的情形。姚某认为其是在参加单位组织的千岛湖旅游中的骑自行车活动时受伤,属于参加单位组织的文体活动时受到伤害,应当认定为工伤。
用人单位组织职工参加旅游观光、休闲娱乐活动,不属于用人单位安排或组织职工参加文体活动的情形,姚某在旅游期间从事与工作职责无关的活动,不能认定为因工作原因。人社局对姚某所受伤害决定不予认定(或视同)工伤符合法律法规的规定。法院不予支持姚某要求撤销该《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并要求人社局重新作出认定工伤决定的诉讼请求。

二审法院认为: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姚某在千岛湖旅游期间因参加自行车环湖骑行活动受伤是否应当认定为工伤。《工伤保险条例》第一条规定:“为了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促进工伤预防和职业康复,分散用人单位的工伤风险,制定本条例。”即工伤保险制度设立宗旨是为保障因工作受伤或患职业病的职工的合法权益,故员工受伤是否系工作原因或因履行工作职责是判断是否认定为工伤的重要衡量标准。对此,江苏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关于实施〈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处理意见》第八条规定:“用人单位安排或者组织职工参加文体活动,应作为工作原因。用人单位以工作名义安排或者组织职工参加餐饮、旅游观光、休闲娱乐等活动,或者从事涉及领导、个人私利的活动,不能作为工作原因。职工因工外出期间从事与工作职责无关的活动受到伤害的,不能作为工作原因。”
本案中,姚某系在甲公司组织的千岛湖旅游过程中,因参加自行车环湖骑行活动受伤,属于参加用人单位组织的旅游观光活动,根据上述规定,不能作为工作原因。人社局根据相关证据及调查核实的情况,决定不予认定姚某为工伤,符合相关规定。
  综上,法院维持原判。

案号
(2018)苏01行终188号
判决时间
2018年5月7日
判决原文

姚飞与南京市建邺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南京华纳工贸实业有限公司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管理(劳动、社会保障)行政确认二审行政裁定书

 

上诉人(原审原告)姚飞,男,1984年2月15日生,汉族,住南京市建邺区。
委托代理人常开余,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法律服务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南京市建邺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南京市建邺区。
法定代表人易善平,南京市建邺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
出庭负责人马来宝,南京市建邺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副调研员。
委托代理人陈勇,南京市建邺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魏琦芸,江苏天地仁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南京华纳工贸实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南京市建邺区。
法定代表人乔犁月,南京华纳工贸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孙建民,江苏同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姚飞因诉被上诉人南京市建邺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称建邺区人社局)、原审第三人南京华纳工贸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称华纳工贸公司)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确认一案,不服南京铁路运输法院(2017)苏8602行初1310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六条之规定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姚飞于2016年3月1日入职华纳工贸公司。华纳工贸公司与中国康辉南京国际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称康辉南京旅行社)签订旅游合同,于2016年3月5日组织公司员工至千岛湖旅游,第二天行程结束后返回南京。2016年3月7日,姚飞至江苏省中医院就诊,医院诊断姚飞右手第三掌骨骨折,姚飞于当日住院治疗。2016年12月28日,姚飞向建邺区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建邺区人社局于同日受理后,于2017年1月4日向华纳工贸公司邮寄送达了工伤认定举证通知及相关材料。2017年1月19日,华纳工贸公司向建邺区人社局提交了答辩意见和有关证据。建邺区人社局经调查核实后,于2017年2月24日作出宁人社工不认字〔2016〕JY0261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以下称《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认为姚飞系在参加公司组织的自愿性质的千岛湖旅游期间,不慎受伤,姚飞受到的事故伤害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应当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决定不予认定(或视同)工伤。姚飞不服,遂向原审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的规定,建邺区人社局作为建邺区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其辖区内的职工工伤认定工作,具有对其管辖范围内发生的工伤依法进行认定的法定职权。《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二)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三)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四)患职业病的;(五)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六)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七)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的其他情形。”《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视同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二)在抢险救灾等维护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活动中受到伤害的;(三)职工原在军队服役,因战、因公负伤致残,已取得革命伤残军人证,到用人单位后旧伤复发的。”本案中,姚飞受伤的情形并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规定的应当认定为工伤和视同工伤的情形。姚飞认为其是在参加单位组织的千岛湖旅游中的骑自行车活动时受伤,属于参加单位组织的文体活动时受到伤害,应当认定为工伤。经查,姚飞参加的千岛湖中心湖区二日游行程安排显示,第一天中餐后可环湖骑行,以“一边欣赏湖光山色,一边回忆儿时的快乐时光”,用人单位并未组织自行车比赛。原审法院认为,本案中,用人单位组织职工参加旅游观光、休闲娱乐活动,不属于用人单位安排或组织职工参加文体活动的情形,姚飞在旅游期间从事与工作职责无关的活动,不能认定为因工作原因。建邺区人社局对姚飞所受伤害决定不予认定(或视同)工伤符合法律法规的规定。姚飞向建邺区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建邺区人社局履行了受理、调查核实、作出决定、送达等法定程序,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姚飞要求撤销该《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并要求建邺区人社局重新作出认定工伤决定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条、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姚飞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姚飞负担。
上诉人姚飞上诉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被上诉人建邺区人社局在未与证人见面、无法核实证人身份的情况下,依据电话调查内容认定原审第三人华纳工贸公司组织的是“自愿性质的旅游活动”,据此作出的行政行为主要证据不足,认定事实不清。被上诉人采用电话询问方式进行调查核实,违反了《工伤认定办法》相关规定,存在程序性错误。原审法院将存在关联性问题的旅游公司宣传资料作为定案依据,并作出“不属于用人单位安排或组织职工参加文体活动的情形”的认定,与被上诉人建邺区人社局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的理由不符。我国其他地区也有对类似情形予以认定为工伤的案例,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及被上诉人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责令被上诉人在规定期限内重新作出工伤认定。本案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建邺区人社局答辩称,被上诉人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被上诉人为查明案件事实而进行相应行政调查,无论是对证人通过电话询问方式进行查实还是通过社保系统查询证人是否是原审第三人员工,都是被上诉人的调查工作,相关调查行为不需要对上诉人和原审第三人进行展示。被上诉人作出是否认定工伤的决定是结合双方证据,在进行调查核实后,依据事实和法律作出,没有也不可能仅凭单个证据或某个细节作出认定。因各地的规定不尽相同,案件具体细节也不完全一致,不能简单套用。上诉人姚飞提供的其他地区的案例与本案没有关联性,不予采信与法有据。被上诉人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不应被撤销,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应当予以维持。请求二审法院依法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第三人华纳工贸公司陈述称,上诉人是在自行车环湖骑行中受伤,该活动本来就是一边骑行一边欣赏千岛湖风光的娱乐休闲活动,并不是自行车比赛,也不涉及工作内容。被上诉人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于法有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判决驳回上诉人姚飞的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原审原告姚飞和原审被告建邺区人社局提交的证据和依据均已随案移送本院。本院经审理认定,原审质证、认证符合法律规定,本院对原审判决认证的证据予以认可。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之规定,被上诉人建邺区人社局作为南京市建邺区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具有负责本行政区域内工伤保险工作的法定职责。建邺区人社局于2016年12月28日受理姚飞提出的工伤认定申请后,通知华纳工贸公司进行答辩。经审查后,于2017年2月24日作出《认定工伤决定书》并送达当事人,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的相关规定。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上诉人姚飞在千岛湖旅游期间因参加自行车环湖骑行活动受伤是否应当认定为工伤。对此,本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第一条规定:“为了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促进工伤预防和职业康复,分散用人单位的工伤风险,制定本条例。”即工伤保险制度设立宗旨是为保障因工作受伤或患职业病的职工的合法权益,故员工受伤是否系工作原因或因履行工作职责是判断是否认定为工伤的重要衡量标准。对此,江苏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关于实施〈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处理意见》予以了进一步细化。该意见第八条规定:“用人单位安排或者组织职工参加文体活动,应作为工作原因。用人单位以工作名义安排或者组织职工参加餐饮、旅游观光、休闲娱乐等活动,或者从事涉及领导、个人私利的活动,不能作为工作原因。职工因工外出期间从事与工作职责无关的活动受到伤害的,不能作为工作原因。”根据本案在卷证据,上诉人姚飞系在华纳工贸公司组织的千岛湖旅游过程中,因参加自行车环湖骑行活动受伤,属于参加用人单位组织的旅游观光活动,根据上述规定,不能作为工作原因。被上诉人建邺区人社局根据相关证据及调查核实的情况,决定不予认定姚飞为工伤,符合《工伤保险条例》及江苏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关于实施〈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处理意见》的规定。
关于上诉人姚飞提出的被上诉人建邺区人社局通过电话调查即认定华纳工贸公司组织的是“自愿性质的旅游活动”,明显证据不足、程序违法的意见,对此,本院认为,被上诉人建邺区人社局在工伤认定过程中,具有对相关证据进行调查、核实的职责。建邺区人社局通过电话调查对原审第三人华纳工贸公司在工伤认定过程中提交的证据进行核实,并结合其他证据作出认定,并无不当。关于上诉人姚飞提出的应参照其他地区类似案例进行裁判的上诉意见,本院认为,具体案件应当具体分析,并结合本地区的相关规定作出认定。该案例的具体情节与本案的情况并不一致,且江苏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关于实施〈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处理意见》第八条已经作出明确规定,参加用人单位组织的旅游观光活动不能作为工作原因,被上诉人建邺区人社局据此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符合上述规定。上诉人姚飞提出的上述上诉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上诉人姚飞请求撤销原审判决及被上诉人建邺区人社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的上诉请求和理由缺乏相应的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50元,由上诉人姚飞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刘苏文

审判员: 洪 途

审判员: 陆俊騑

二O一八年五月七日

书记员: 孙 皓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