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办理落户后从公司离职,属于违背诚实信用原则!

案例简介

2015年9月6日,田某入职甲公司,并签署了正式的《劳动合同》和《落户协议》,劳动合同约定期限为5年,具体为2015年9月6日至2020年12月31日终止。《落户协议》约定,田某服务年限为5年,具体期限与双方签署的劳动合同期限一致,田某户口进京落户后,由园区管委会对田某的《常住人口登记卡》等相关户籍资料进行管理,集体户口管理期为五年,田某在服务期限内不得随意迁出户口。若乙方违反本协议约定提前迁户口,则甲方向乙方按照剩余年限的100元/天收取管理费;若乙方在甲方服务(工作)未满五年提前离职,则乙方于离职时向甲方支付补偿金。
2016年8月30日,田某落户园区集体户,2016年9月后,田某以买房为由将户口卡首页复印件和户口卡原件从管委会借出,在借出时甲公司在户口卡首页复印件上明确写明“仅限购买房屋使用”,但田某于2017年1月自行将户籍迁出至其购买的房屋地址,并于2017年2月向甲公司提出辞职。
甲公司于2017年10月25日向仲裁委提出申请,请求裁决田某向公司支付未满五年提前离职的补偿金391666.63元,并要求田某向甲公司赔偿因服务期内提前离职造成的损失2342993元。仲裁委驳回了甲公司的请求,甲公司不服该裁决,遂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
本案中,田某违反了双方在《落户协议》中的约定和借出户籍卡时的承诺,违背诚实信用原则。虽用人单位为其招用的劳动者办理了本市户口,双方据此约定了服务期和违约金,用人单位以双方约定为依据要求劳动者支付违约金的,不应予以支持,但确因劳动者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给用人单位造成损失的,劳动者应当予以赔偿;且田某与甲公司在签署的《落户协议》中约定了田某提前离职的补偿金,可以视为双方对违反《落户协议》约定给用人单位造成损失的计算方法进行了事前协商,田某对提前离职应承担的赔偿责任应有心理预期。综合以上分析,法院认为田某在入职签署相关协议时承诺了服务年限,但仅履行一年多即辞职,其擅自迁出户口的行为违背了双方的约定和借出户籍卡时的承诺,其行为亦给甲公司在后续人才引进工作带来一定的影响,基于诚实信用原则的考量,法院酌情确定由田某向甲公司赔偿150000元为宜,对甲公司主张的过高部分,法院不予支持。
  田某不服一审判决,遂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认为:
用人单位为其招用的劳动者办理了本市户口,双方据此约定了服务期和违约金,用人单位以双方约定为依据要求劳动者支付违约金的,不应予以支持,但确因劳动者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给用人单位造成损失的,劳动者应当予以赔偿。本案中,田某违反了双方在《落户协议》中的约定,明显违背诚实信用原则。鉴于进京户口指标属于稀缺资源,甲公司为田某办理进京落户手续属于用人单位为劳动者提供特殊待遇,且田某在服务期届满前违反诚实信用原则提出辞职给甲公司造成损失,一审法院综合考虑田某已履行的劳动合同期限、在甲公司的工资待遇等因素,酌定田某向甲公司赔偿损失150000元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所述,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号
(2018)京01民终7006号
判决时间
2018年10月26日
判决原文
田鹏与北京东华原医疗设备有限责任公司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被告):田鹏,男,1989331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朝阳区。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北京东华原医疗设备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昌平区科技园区振超路1号。
  法定代表人:南龙,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鄂秀珅,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洁,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田鹏因与被上诉人北京东华原医疗设备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东华原公司)劳动争议一案,不服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2018)京0114民初82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87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田鹏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东华原公司的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1、一审法院对补偿金性质认定错误,补偿金具有明显的违约金性质,而非损失计算方法的事前协商,如果东华原公司有确切损失应当提供具体证据予以证明;2、田鹏离职是经过部门主管签字同意而非擅自离职,未违反诚实信用原则;3、一审判决适用法律有误,东华原公司并未对田鹏支出专项高额培训费用。
  东华原公司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田鹏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东华原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田鹏向东华原公司支付未满五年提前离职的补偿金391 666.63元;2、田鹏向东华原公司支付因服务期内提前离职造成的损失2 342 993元;3、田鹏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田鹏于201592日与东华原公司签署了《非北京生源高校毕业生引进协议书》,该引进协议约定,甲方(即东华原公司,下同)为乙方(即田鹏,下同)安排工作,并已向乙方明确告知其工作地点、岗位、工资待遇和服务年限,乙方已充分了解甲方对自己的工作安排和相关待遇,在甲方的工作时间将不低于协议规定的服务年限。201596日,田鹏填写《员工入职登记表》,登记表中待遇协议约定薪资试用期为4400元,转正后月工资为5500元。同日,田鹏与东华原公司签署正式《劳动合同》和《落户协议》,劳动合同约定期限为5年,具体为201596日至20201231日终止,担任储备经理岗位,按东华原公司现行工资确定田鹏的工资标准,按照公司《薪酬制度》执行。《落户协议》显示自本协议生效之日起,东华原公司为田鹏办理进京落户手续,田鹏一方按照东华原公司的安排从事相关工作,协议约定服务年限为5年,自201596日至20201231日止,与双方签署的劳动合同期限一致。田鹏户口进京落户后,落户到北京市昌平区科技园区管委会集体户口,地址为北京市昌平区超前路9号,由园区管委会对乙方的《常住人口登记卡》等相关户籍资料进行管理,如乙方出现借用或户口转出,均由甲方负责办理,乙方无权直接办理。集体户口管理期为五年【注:甲方与乙方的劳动合同期限一致】,乙方在服务期限内不得随意迁出户口。若乙方违反本协议约定提前迁户口,则甲方向乙方按照剩余年限的100/天收取管理费;若乙方在甲方服务(工作)未满五年提前离职,则乙方于离职时向甲方支付补偿金,补偿金标准为10万元/年×乙方在甲方应服务的剩余年限(5-乙方已服务年限),不满一年的按月折算。
  双方签署《劳动合同》和《落户协议》后,东华原公司先后向有权机关提交了《2015年非北京生源毕业生进京审批表》、《关于接收非京籍应届硕士毕业生田鹏的申请》等落户手续,2016830日,田鹏通过2015届应届毕业生指标落户至园区集体户(北京市昌平区超前路9号)。20169月至10月,田鹏以买房为由将户口卡首页复印件和户口卡原件从管委会借走。同时,公司在户口卡首页复印件书写“仅限购买房屋使用”。20171月,田鹏将户籍迁出至自己购买的房屋地址。2017213日,田鹏向公司提出离职,其部门总监在辞职申请书上写明“同意,相关程序请人事协助”。
  2017710日,东华原公司向中关村科技园区昌平园管理委员会提交了《关于田鹏集体户口卡页借走未还的情况说明》,东华原公司在说明中称“……2010年至2016年除田鹏外,公司无借卡不还、无迁出未销户的情况,如有隐瞒,园区可中止对公司户籍服务……”。东华原公司于20171025日向北京市昌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裁决:1、田鹏向东华原公司支付未满五年提前离职的补偿金391 666.63元;2、田鹏向东华原公司赔偿因服务期内提前离职造成的损失2 342 993元。后该委作出裁决:驳回东华原公司的申请请求。东华原不服该裁决,在法定期限内诉至法院。
  庭审中,东华原公司称在辞职申请书提交人事部门后,公司领导不同意其辞职,并没有完成离职程序,后田鹏便没到公司上班,公司称无法联系到田鹏,田鹏称没人告诉其公司不同意离职,也没人联系其上班等事宜。
  一审法院认为:诚实信用原则系民法的基本原则之一,该原则要求民事主体在从事民事活动中应当秉持诚实、恪守承诺。本案中,田鹏与东华原公司在入职时签署了《劳动合同》和《落户协议》,东华原公司依照约定为田鹏办理了本市户籍,双方在落户协议中明确约定田鹏的户籍进京后,由园区管委会对其常住人口登记卡等相关户籍材料进行管理,如田鹏出现借用或者户口转出,均由东华原公司负责办理,田鹏无权直接办理。2016830日,田鹏落户园区集体户,20169月后,田鹏以买房为由将户口卡首页复印件和户口卡原件从管委会借出,在借出时东华原公司在户口卡首页复印件上明确写明“仅限购买房屋使用”。但田鹏并未按照双方的约定和借出时的承诺,未经园区管委会和东华原公司,在20171月自行将户籍迁出至自己购买的房屋中,其后在20172月提出离职后未再实际到东华原公司工作,法院认为田鹏违反了双方在《落户协议》中的约定和借出户籍卡时的承诺,违背诚实信用原则。
  近年来,本市先后出台多种政策,严格控制特大城市人口规模,20169月,北京市人民政府下发《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意见要求严格规范户口审批管理,按照总量控制、结构调整、适度从严的原则,推进建立各类落户渠道和政策的统筹机制,在此大背景下,本市的户籍指标实为一种稀缺资源,因此法院认为用人单位为其招用的劳动者办理了本市户口,双方据此约定了服务期和违约金,用人单位以双方约定为依据要求劳动者支付违约金的,不应予以支持,但确因劳动者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给用人单位造成损失的,劳动者应当予以赔偿。依据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田鹏与东华原公司在签署的《落户协议》中约定了田鹏提前离职的补偿金,可以视为双方对违反《落户协议》约定给用人单位造成损失的计算方法进行了事前协商,田鹏对提前离职应承担的赔偿责任应有心理预期。综合以上分析,法院认为田鹏在入职签署相关协议时承诺了服务年限,但仅履行一年多即辞职,其擅自迁出户口的行为违背了双方的约定和借出户籍卡时的承诺,其行为亦给东华原公司在后续人才引进工作带来一定的影响,基于诚实信用原则的考量,法院酌情确定由田鹏向东华原公司赔偿150 000元为宜,对东华原公司主张的过高部分,法院不予支持。考虑到田鹏在毕业后仅工作一年多,故在履行期间上法院酌情予以考虑。
  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五条、第二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田鹏于判决生效后90日内向北京东华原医疗设备有限责任公司赔偿损失150 000元;二、驳回北京东华原医疗设备有限责任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期间,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用人单位为其招用的劳动者办理了本市户口,双方据此约定了服务期和违约金,用人单位以双方约定为依据要求劳动者支付违约金的,不应予以支持,但确因劳动者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给用人单位造成损失的,劳动者应当予以赔偿。本案中,根据田鹏与东华原公司签署的《落户协议》约定,田鹏服务年限为5年,自201596日至20201231日止,与双方签署的劳动合同期限一致,田鹏户口进京落户后,由园区管委会对田鹏的《常住人口登记卡》等相关户籍资料进行管理,集体户口管理期为五年,田鹏在服务期限内不得随意迁出户口。2016830日,田鹏落户园区集体户,20169月后,田鹏以买房为由将户口卡首页复印件和户口卡原件从管委会借出,在借出时东华原公司在户口卡首页复印件上明确写明“仅限购买房屋使用”,但田鹏于20171月自行将户籍迁出至其购买的房屋地址,并于20172月向东华原公司提出辞职,本院认为,田鹏违反了双方在《落户协议》中的约定,明显违背诚实信用原则。鉴于进京户口指标属于稀缺资源,东华原公司为田鹏办理进京落户手续属于用人单位为劳动者提供特殊待遇,且田鹏在服务期届满前违反诚实信用原则提出辞职给东华原公司造成损失,一审法院综合考虑田鹏已履行的劳动合同期限、在东华原公司的工资待遇等因素,酌定田鹏向东华原公司赔偿损失150 000元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对田鹏不同意向东华原公司赔偿损失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田鹏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十元,由田鹏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何 锐

审  判  员: 张 瑞

审  判  员: 王丽蕊

二O一八年十月二十六日

法 官: 助 理   高天琪

书  记  员: 宋惠玲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