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为上班做准备而前往亲友住处的途中发生事故,能否认定为工伤?

案例简介

罗某是F公司的车间配电室电工,其经常居住地为XX县南阳乡双龙村1组33号。因F公司未向员工提供宿舍,而罗某的工作时间又存在深夜交接班的情况,因此罗某为了方便第二天上班提前一天出发前往亲友的住处五通桥。2017年8月23日罗某休息,8月24日上白班,上班时间从7:45至20:00时。为方便第二天上早班,2017年8月23日上午10时左右,罗某照常驾驶着自己的二轮摩托车从南阳乡双龙村出发向五通桥方向行驶,车行驶至XX县罗城至南阳路段时,与一辆对向而行的重型半挂牵引车发生碰撞,发生两车受损。经XX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罗某在此次交通事故中不承担任何责任。
  2018年3月26日,市人社局受理了罗某的工伤认定申请,并向F公司发出举证通知书,要求F公司提供证据材料。经调查,市人社局于2018年5月23日作出不予认定工伤的决定,认定罗某受到的事故伤害不属于工伤。罗某不服,认为自己在驾驶途中发生的交通事故理应属于在合理的上下班途中发生的交通事故,市社保局应当认定为工伤,遂诉至法院,请求撤销《不予认定工伤决定》并重新作出工伤认定决定。

法院认为: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罗某是否属于在上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即罗某为了方便第二天上班提前一天出发前往亲友住处的途中发生交通事故能否认定为“在上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本院认为,职工工伤的“上下班途中”是指职工以上下班为目的,在合理时间内往返于工作地和居住地的合理路线途中。
从空间因素上讲,《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的“上下班途中”通常是指从居所到工作场所之间的正常合理路线。本案中,罗某发生交通事故时是从南阳乡双龙村出发到其亲友家,并非是从居所到工作场所,而是从经常居住地到临时居住地,即其目的地不是工作场所,不属于往返于工作地和居住地的合理路线。
从时间因素上讲,“上下班途中”包括职工正常工作的上下班途中,也包括职工加班加点的上下班途中。本案中,罗某为方便第二天上早班,提前一天从南阳乡双龙村出发前往其亲友家途中发生交通事故,事故发生时距离上诉人上班时间间隔20多个小时,不属于合理时间往返于工作地和居住地。
综上所述,罗某从南阳乡双龙村前往五通桥途中不是合理的上下班途中,罗某发生的交通事故并不是上下班途中发生的交通事故,不属于工伤。法院最终驳回了罗某的诉讼请求。

案号
(2019)川11行终34号
判决时间
2019年4月16日
判决原文
上诉人罗光奇因诉被上诉人乐山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及原审第三人四川省乐山市福华通达农药科技有限公司工伤认定一案二审行政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原告):罗光奇,男,19751021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犍为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肖斗波,四川升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乐山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团山街555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11511000008550234X
  法定代表人:魏立先,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蔡志勇,该局工作人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正权,四川齐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四川省乐山市福华通达农药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乐山市五通桥区桥沟镇,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111006695640941
  法定代表人:张华,董事长。

  上诉人罗光奇因诉被上诉人乐山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市人社局)及原审第三人四川省乐山市福华通达农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华公司)工伤认定一案,不服四川省峨眉山市人民法院(2018)川1181行初69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41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94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罗光奇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肖斗波,被上诉人市人社局出庭负责人叶晓琼及该局委托诉讼代理人蔡志勇、刘正权到庭参加诉讼。原审第三人福华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原审原告是原审第三人福华公司二乙酯车间配电室电工。为方便第二天上早班,2017823日上午10时左右,原审原告驾驶二轮摩托车从南阳乡双龙村出发向五通桥方向行驶,车行驶至犍为罗城至南阳路4KM+800M处时,与一辆对向而行的重型半挂牵引车发生碰撞,发生两车受损,原审原告受伤的交通事故。经犍为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原审原告在此次事故中无责任。
  2018326日,原审被告受理原审原告的工伤认定申请,向原审第三人发出举证通知书,要求原审第三人提供证据材料。原审被告经调查,于2018523日作出乐人社工伤决定(五通桥区)〔20180086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以下简称《不予认定工伤决定》),认定原审原告受到的事故伤害不属于工伤。原审原告不服,于2018626日诉至一审法院,请求:1.依法撤销乐人社工伤决定(五通桥区)〔20180086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并重新作出工伤认定决定;2.本案诉讼费由原审被告承担。
  另查明,原审原告的经常居住地为犍为县南阳乡双龙村133号。2017823日原审原告休息,824日原审原告上白班,上班时间从7:4520:00时。
  上述事实,有工伤认定申请表、受理通知书、举证通知书、送达回执、劳动合同、诊断证明书、出院记录、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调查笔录、考勤表、休假登记单、交接班记录、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以及一审庭审笔录在卷予以证实。
  一审法院认为,原审被告具有受理乐山市行政区域内的工伤认定申请并作出相应工伤认定结论的法定职权。“上下班途中”,是指职工以上下班为目的,在合理时间内往返于工作地和居住地的合理路线途中。对“上下班途中”的认定,可以参照是否以上下班为目的、上下班路途的方向、距离的远近及时间因素等综合判断。本案中,从路线和目的看,根据原审原告陈述,其当天的目的地是五通桥区的工友家或者亲友罗桂华家,原审原告从南阳乡双龙村家中出发到五通桥,是从其经常居住地前往临时居住地,其目的地并不是工作场所,目的也不是为了上班,而是为了第二天上班方便;从时间和距离看,犍为县南阳乡双龙村和五通桥区之间距离约37公里,即使考虑路况不好以及绕路情况,原告从823日上午10点出发到824日上午745分上班,中间时间足有20多个小时,也超出了合理的上下班时间。因此,原审原告从南阳乡双龙村前往五通桥途中不是合理的上下班途中。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款第六项“职工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的规定,本案中,原审原告发生的交通事故并不是上下班途中发生的交通事故,故不属于工伤,原审被告的作出不予认定工伤结论并无不当。据此,一审法院对于原审原告要求撤销乐人社工伤决定(五通桥区)〔20180086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的主张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审原告罗光奇的诉讼请求。本案受理费50元,由原审原告罗光奇负担。
  上诉人罗光奇上诉称,原审第三人没有为其员工提供宿舍,上诉人的工作时间又存在深夜交接班的情况,上诉人为方便第二天上白班提前一天出发,在驾驶途中发生交通事故属于在合理的上下班途中发生的交通事故,应认定为工伤。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请求二审法院判决撤销原判,依法改判支持上诉人的一审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市人社局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第三人未到庭陈述意见。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职工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中,双方当事人对于上诉人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这一事实无争议,存有争议的问题是上诉人是否属于在上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即上诉人为了方便第二天上班提前一天出发前往亲友住处的途中发生交通事故能否认定为“在上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本院认为,职工工伤的“上下班途中”是指职工以上下班为目的,在合理时间内往返于工作地和居住地的合理路线途中。从空间因素上讲,《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的“上下班途中”通常是指从居所到工作场所之间的正常合理路线。本案上诉人发生交通事故时是从南阳乡双龙村出发到其亲友罗桂华家,并非是从居所到工作场所,而是从经常居住地到临时居住地,即其目的地不是工作场所,不属于往返于工作地和居住地的合理路线。从时间因素上讲,“上下班途中”包括职工正常工作的上下班途中,也包括职工加班加点的上下班途中。本案中,上诉人为方便第二天上早班,提前一天从南阳乡双龙村出发前往其亲友罗桂华家途中发生交通事故,事故发生时距离上诉人上班时间间隔20多个小时,不属于合理时间往返于工作地和居住地。据此,一审法院认为上诉人发生的交通事故不是上下班途中发生的交通事故,不属于工伤,判决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上诉人罗光奇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罗光奇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易晓芸

审 判 员: 罗喆予

审 判 员: 钟小红

二O一九年四月十六日

法官: 助理 吕林真

书 记 员: 朱蕾汀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