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娟与广州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确认劳动关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案例简介

员工考核不称职又不同意培训,怎么办?
王某于2013年11月1日入职广州宜云公司,任销售人员。王某于2014年第三、第四季度绩效考核不达标被评定为不称职。之后公司于2015年2月13日通过电子邮件通知王某进行岗位再培训,王某当日表示拒绝。当日,公司通过邮件安排王某对负责的“梅州项目”每周的周一至周四在梅州出差跟客户作一线的沟通交流,本计划为期一个月。对此王某没有回复。
2015年3月3日公司以王某拒绝参加岗位再培训计划,不服从公司安排,予以记大过处分。
公司于2015年3月8日发电子邮件给王某,要求其反馈梅州出差工作情况及填写工作计划。王某于2015年3月9日以其工作地点在广州不是梅州,以及是单身妈妈不可以长期安排在外出差的理由予以拒绝。
2015年3月9日公司以王某2015年3月2日至3月5日期间不服从前往梅州出差的工作安排,拒绝接受技术培训,并且拒绝按上级要求撰写每天工作报告,予以第二次记大过处分。
公司于2015年3月13日将上述两次记大过处分的通知书通过快递寄往王某入职时填写的住址,均被王某拒收。之后公司于2015年3月20日将两次记大过通知的内容以短信形式告知王某。
2015年3月25日公司以王某先后两次被公司记大过处分,根据《员工手册》第55条规定,决定从2015年3月25日起解除与王某的劳动合同。
公司的《员工手册》第5条调岗调职规定其中包括在职期间,员工由于被评定为“不称职”的,公司有权对员工工作岗位进行调整或者进行培训;第53条记大过规定其中包括故意不完成公司或上级交办的工作,不服从上级工作安排的;第55条解除劳动合同规定包括在职期间累计被处以记大过处分的,一年内又再次因违纪行为被处以任何性质的处分的。
双方发生劳动争议,王某申请仲裁要求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仲裁委不予支持,王某不服,提起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由于王某两次季度绩效考核不称职,公司根据员工手册,有权对王某进行岗位培训,对此王某予以拒绝。之后公司安排王某前往梅州出差,王某再次予以拒绝,因此,王某的上述行为均属于不服从上级工作安排,公司给予王某两次记大过的处分,符合公司的员工手册规定。
王某一年内两次被记大过,公司根据员工手册,有权解除与王某的劳动合同。因此,王某主张公司违法解除劳动合同,本院不予支持,王某据此要求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36000元,本院予以驳回。
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案号
(2016)粤01民终4659号
判决时间
2016年5月6日
判决原文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粤01民终465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占娟,住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

委托代理人:刘斌,广东高义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朱文燕,广东高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广州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侯俊峰,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龙英,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梁佩欣,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占娟因与被上诉人广州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亦云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穗海法民一初字第127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判决:驳回占娟的诉讼请求。本案受理费10元,由占娟负担。

判后,占娟不服,提起上诉。上诉请求:1、撤销原审判决;2、改判亦云公司支付占娟2013年11月1日至2015年3月25日期间的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36000元;3、改判亦云公司支付占娟报销费用3915元;4、改判亦云公司支付本案诉讼费。上诉理由:一、原审判决认为占娟第三、四季度业绩考核不达标,与本案证据不符。二、原审判决认为占娟拒绝亦云公司培训安排没有任何事实依据。三、原审判决认为占娟拒绝亦云公司安排的出差与现有证据不符,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四、亦云公司在短时间内对占娟进行密集的记过处分,且没有提供占娟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的证据证明占娟违纪事实,有悖于常理,明显恶意处罚员工,以此达到其接触劳动合同的目的。

亦云公司答辩:不同意占娟的上诉请求,坚持一审的答辩意见。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判决查明事实一致。

另查明,占娟在二审庭询中陈述,在职期间,其有通过电子邮件与公司进行工作沟通,由于公司没有为其配备公司邮箱,均是通过其个人邮箱与公司进行工作沟通,但不能提供邮件往来的相关记录。

本院认为,关于劳动合同解除问题。亦云公司提交了有占娟签名的2014年第三季度业绩指标责任书、2014年第三季度绩效考核表、2014年第四季度业绩指标责任书和2014年第四季度绩效考核表,予以证明占娟2014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绩效考核不称职;占娟确认上述证据中签名的真实性,但认为指标责任书中的指标是团队指标以及其签名并不代表其同意考核结果,而且考核结果是其签名后补写的。对此,本院认为,有占娟签名的指标责任书已经明确记载人员只有占娟一人即该指标任务当属于占娟本人,占娟主张指标任务属于团队指标的理由不成立;占娟虽然主张考核表中的分数和“不称职”都是其签名后补写的,但没有提交证据证明,故对其主张不予采信。因此,本院确认亦云公司主张的占娟两个季度绩效考核不称职的事实。在此情况下,根据占娟签收的员工手册有关规定,亦云公司有权对考核不称职的占娟进行岗位培训。亦云公司主张其多次通过电子邮件及当面沟通的方式要求占娟参加岗位培训,但占娟均予以拒绝,之后公司启动绩效改进计划并安排占娟前往梅州出差,占娟又再次拒绝,亦云公司为此提交了电子邮件往来记录;占娟否认其收到亦云公司发送的有关岗位培训和出差安排的邮件,并表示发出拒绝岗位培训和出差安排的回复邮件也不是其本人所用的邮箱,即亦云公司并没有为其配备公司邮箱,其与公司进行工作沟通都是通过个人邮箱。本院认为,占娟虽然否认亦云公司提交的电子邮件往来记录的真实性,但其确认有通过电子邮件与亦云公司进行工作沟通,只是主张是通过其个人邮箱,但却从未提交任何邮件往来记录,即占娟在确认有通过邮件进行工作沟通的前提下却不能证明是通过其个人邮箱进行的主张,据此,根据证据盖然性原则,本院采信亦云公司提交的电子邮件往来记录,即确认占娟拒绝参加岗位培训和出差安排的事实。基于上述事实,亦云公司根据员工手册的有关规定,分别对占娟作出了两次记大过处分决定,并在占娟当面拒绝签收后通过EMS快递方式将上述决定邮寄到占娟入职时填写的居住地址,并在邮件封面上对文件主要内容进行了描述,上述邮件因收件人拒收而被退回。占娟虽然否认其收到该两份处分通知书,但亦云公司提交的违纪员工处分通知书、EMS快递单、会议签到表、入职登记表及手机短信等证据相互印证形成证据链足以证明亦云公司已经将两次处分通知告知占娟。由于占娟一年内两次被记大过,亦云公司根据员工手册解除双方劳动合同合法有据,原审法院驳回占娟要求亦云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请求的处理,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关于差旅费用报销问题。原审法院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提交的证据对占娟没有按照亦云公司的有关规定履行报销手续的事实进行认定,并在此基础上判决驳回占娟的费用报销请求,合法合理,且理由阐述充分,本院予以确认。本院审理期间,占娟既未有新的事实与理由,也未提交新的证据予以佐证自己的主张,故本院认可原审法院对事实的分析认定,即对占娟的上诉请求,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占娟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谷丰民

代理审判员 李婷

代理审判员 黄小迪

二〇一六年五月六日

书记员 林颖敏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