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位以“落户”为由收取户籍管理费,员工离职后要求公司返还户籍管理费,是否应支持?

案例简介

卢某于2015年4月1日入职甲公司,于甲公司下属机构乙研究所从事设计工作,2017年7月因个人原因离职。2015年3月,卢某曾与乙研究所签署《户籍管理协议》,双方约定内容包括:由该所为卢某解决北京市落户指标,负责办理落户手续及集体户口管理事宜;卢某除因“由研究所推荐调动至集团公司内部其他单位”原因之外与该所解除或终止劳动合同的,均需按一定标准缴纳户籍管理费。2017年7月,卢某向甲公司的子公司丙公司缴纳145000元,对此甲公司、丙公司主张系由丙公司为卢某提供户籍管理服务,故在迁移户口时收取户籍管理费。
卢某离职后提起仲裁,要求甲公司、丙公司返还户籍管理费,仲裁委做出不予受理案件通知书。卢某提起诉讼。

法院认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五条明确规定,除该法第二十二条和第二十三条规定的情形外,用人单位不得与劳动者约定由劳动者承担违约金。然而,用人单位虽然不能以办理本市户口为由与劳动者约定或变相约定服务期和违约金,但确因劳动者违反诚实信用原则解除劳动合同,给用人单位造成损失的,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九十条的规定,劳动者应当予以赔偿。本案中,卢某的提前解除劳动合同行为违背诚实信用原则,亦必然导致甲公司因户籍管理、招聘、交接等事宜产生经济损失,故卢某要求返还已支付的户籍管理费,缺乏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判决:驳回卢某的诉讼请求。

案号
(2018)京01民终4589号
判决时间
2018年5月28日
判决原文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京01民终458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卢宇飞,男,1988年5月18日出生,汉族,网银在线(北京)科技有限公司软件开发工程师,住北京市海淀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建超,北京申辉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申维丰,北京申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航天时代电子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永丰产业基地永捷北路3号。

法定代表人:刘眉玄,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辰,男,中国航天时代电子有限公司职员。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航天时代电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北省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高科技园。

法定代表人:刘眉玄,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宝志,男,航天时代电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职员。

上诉人卢宇飞因与被上诉人中国航天时代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航天时代公司)、航天时代电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航天时代股份公司)劳动争议一案,不服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7)京0108民初5619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5月1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因当事人没有新的证据、事实和理由,不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卢宇飞及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建超、申维丰、被上诉人航天时代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刘辰、被上诉人航天时代股份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宝志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卢宇飞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或改判航天时代公司、航天时代股份公司返还卢宇飞户籍管理费145000元。事实和理由:1.《户籍管理协议》中的违约条款应为无效,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2.卢宇飞要求退还户籍管理费用不违反诚实信用原则;3.一审判决认定卢宇飞离职导致航天时代公司经济损失,缺少证据支持;4.本案不属于劳动者支付违约金适用的两种情形;5.一审判决只注重了民事法律关系,没考虑到劳动法律关系。

航天时代公司辩称,航天时代公司没有收取相关费用,不同意卢宇飞的上诉请求。

航天时代股份公司辩称,航天时代股份公司收取的户籍管理费是合法的,同意一审判决。

卢宇飞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航天时代公司、航天时代股份公司返还卢宇飞户籍管理费145000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卢宇飞于2015年4月1日入职航天时代公司,于无人机系统工程研究所从事设计工作,2017年7月因个人原因离职。2015年3月,卢宇飞曾与无人机系统工程研究所签署《户籍管理协议》,双方约定由该所为卢宇飞解决北京市落户指标,负责办理落户手续及集体户口管理事宜;卢宇飞除因“由研究所推荐调动至集团公司内部其他单位”原因之外与该所解除或终止劳动合同的,均需按一定标准缴纳户籍管理费;工作12个月内(含)解除劳动合同的,需缴纳户籍管理费100000元,13至36个月(含)解除劳动合同,在12个月100000元基础上每多增加一个月需多缴纳3000元,172000元封顶;第37个月(含37个月)后解除劳动合同,在36个月172000元基础上每多增加一个月减少6000元。2017年7月,卢宇飞向航天时代公司的子公司航天时代股份公司缴纳145000元,对此航天时代公司、航天时代股份公司主张系由航天时代股份公司为卢宇飞提供户籍管理服务,故在迁移户口时收取户籍管理费。卢宇飞、航天时代公司、航天时代股份公司均认可卢宇飞离职时就户籍管理费数额等未签署书面协议。

另查,无人机系统工程研究所系航天时代公司下属机构,无独立法人资格。

卢宇飞于2017年11月6日以要求航天时代公司、航天时代股份公司返还户籍管理费等为由向北京市海淀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诉,仲裁委做出海劳仲审字[17]第1927号不予受理案件通知书。卢宇飞不服仲裁处理结果,于法定期限内提起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卢宇飞与无人机系统工程研究所曾签署《户籍管理协议》,就卢宇飞落户及户籍管理费用等问题达成一致,属卢宇飞与无人机系统工程研究所自愿签署,鉴于无人机系统工程研究所无独立法人资格系航天时代公司下属机构,故相关权利义务均应由航天时代公司承担。航天时代股份公司系航天时代公司的子公司,其提供户籍管理服务、收取户籍管理费均基于卢宇飞与航天时代公司之劳动关系基础之上,故案件属于劳动争议纠纷范畴,航天时代股份公司亦属于适格被告。依据《户籍管理协议》的约定航天时代公司无人机系统工程研究所为卢宇飞解决北京市落户指标,负责办理落户手续及集体户口管理事宜,确存在一定成本支出。卢宇飞于2017年7月因个人原因离职,并交纳了户籍管理费,其离职行为必然导致航天时代公司因招聘、交接等事宜产生经济损失,亦违背诚实信用原则。航天时代公司、航天时代股份公司基于户籍管理收取一定费用并无不当之处。且卢宇飞在离职时已向航天时代股份公司支付相关费用,系已经履行《户籍管理协议》所规定的义务,故卢宇飞要求返还已支付的户籍管理费,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九条,判决:驳回卢宇飞的诉讼请求。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五条明确规定,除该法第二十二条和第二十三条规定的情形外,用人单位不得与劳动者约定由劳动者承担违约金。显然,第二十五条系强制性规定,用人单位不得违反该规定,直接或变相与劳动者约定在不符合第二十二条和第二十三条规定的情形下仍由劳动者承担违约金。然而,用人单位虽然不能以办理本市户口为由与劳动者约定或变相约定服务期和违约金,但确因劳动者违反诚实信用原则解除劳动合同,给用人单位造成损失的,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九十条的规定,劳动者应当予以赔偿。本案中,卢宇飞的提前解除劳动合同行为违背诚实信用原则,亦必然导致航天时代公司因户籍管理、招聘、交接等事宜产生经济损失,故卢宇飞要求返还已支付的户籍管理费,缺乏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卢宇飞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十元,由卢宇飞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秦顾萍

审 判 员 姚 红

审 判 员 吴博文

二〇一八年五月二十八日

法官助理 张 治

法官助理 张江南

书 记 员 刘 佳

书 记 员 王晓逊

书 记 员 王婧琦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