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梦想之巅体育俱乐部有限公司与陈超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案例简介

韦小宝于2015年12月1日入职天地会,担任教练员。韦小宝正常工作至2016年3月21日,当月15日至17日请事假三天。天地会主张其因韦小宝旷工造成合作单位与公司解约,双方就该公司不再向韦小宝追要赔偿、由其申请离职达成一致。韦小宝认为天地会解除违法,要求其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为此,天地会提交《离职申请》一份,载明“本人韦小宝严重违反公司工作没有服从公司工作无故旷工对公司造成经济损失,失去所服务校区,给公司带来的影响自愿扣除全部工资,保证不在公司服务校区工作,如诋毁公司形像愿接授一切处发。本人自愿离职以后跟公司在无关系”,落款处申请人韦小宝签字并注明身份证号×××,时间为2016年3月21日。

对此,韦小宝认可该份申请的真实性,但主张系因受到天地会胁迫所书写,为此提交当日的对话录音一份,韦小宝陈述对话人包括天地会总舵主陈某、堂主郑某,在场还有其他不认识的人,《离职申请》的内容由其照着郑某所说来写。

天地会认可该录音的真实性,但主张《离职申请》并非是在受胁迫下书写,只是在技术上指导其书写;即使有胁迫,也是以不追究其赔偿责任换取自动离职;即使有限制人身自由的情况,也应作为刑事案件进行报案,但其至今未报案。

一审法院认为,关于解除劳动合同问题,尽管《离职申请》系韦小宝所写,且载明其自愿离职,但韦小宝主张系受天地会胁迫所写,并提交有现场录音,天地会认可该录音的真实性,但否认存在胁迫行为,主张系指导其进行书写。综合该录音中的对话氛围、语气、用词等因素,显然并非进行技术指导,而系以韦小宝及其家人的生命健康进行威胁、恐吓,强迫韦小宝按照该公司既定意图和措辞书写《离职申请》。退而言之,即便韦小宝存在旷工、不服从工作安排等情况,天地会亦应通过正常途径进行依法处理和解决,而非采取胁迫行为令其作出违背真实意思的辞职表示。因此,法院认为《离职申请》并非韦小宝的真实意思表示,应属无效。韦小宝据此要求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的请求,有充分的事实和法律依据,予以支持。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问题是劳动合同的解除原因。虽然《离职申请》载明韦小宝自愿离职,但韦小宝提交的现场录音证明韦小宝书写《离职申请》时受到了天地会的胁迫,《离职申请》并非韦小宝的真实意思表示,应属无效。天地会关于韦小宝系自行离职的上诉主张,不能成立,天地会应支付韦小宝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案号
(2017)京01民终903号
判决时间
2017年2月10日
判决原文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京01民终90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北京梦想之巅体育俱乐部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北三环西路甲18号中鼎大厦B座402A。

法定代表人:王伟,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阎雯,女,北京梦想之巅体育俱乐部有限公司员工。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陈超,男,1986年4月25日出生。

上诉人北京梦想之巅体育俱乐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梦想之巅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陈超劳动争议一案,不服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6)京0108民初3195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1月1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因当事人没有提出新的事实、证据和理由,不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梦想之巅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阎雯、被上诉人陈超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梦想之巅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第二项,改判梦想之巅公司不支付陈超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4365.5元。事实和理由:陈超系自行离职,没有办理离职手续,也不上班,梦想之巅公司无法取得相应的离职手续。

陈超辩称:2016年3月21日陈超接到电话去公司,公司胁迫其写离职申请。

梦想之巅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确认无需支付陈超2016年2月1日至2016年3月14日工资6853元;2.确认无需支付陈超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4452.57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陈超于2015年12月1日入职梦想之巅公司,担任足球教练员,双方签订期限自入职当日起至2018年11月30日的劳动合同;陈超正常工作至2016年3月21日,当月15日至17日请事假三天;工资支付至2016年1月31日。双方认可真实性的陈超银行明细显示2016年1月21日、2月19日分别入账3200元、5531元,陈超主张是2015年12月和2016年1月工资,梦想之巅公司则主张是2015年12月和2016年1月工资和奖金。

关于解除劳动合同,梦想之巅公司主张因陈超旷工造成合作单位与公司解约,双方就该公司不再向陈超追要赔偿、由其申请离职达成一致。为此,提交《离职申请》一份,载明“本人陈超严重违反公司工作没有服从公司工作无故旷工对公司造成经济损失,失去所服务校区,给公司带来的影响自愿扣除全部工资,保证不在公司服务校区工作,如诋毁公司形像愿接授一切处发。本人自愿离职以后跟公司在无关系”,落款处申请人陈超签字并注明身份证号×××,时间为2016年3月21日。

对此,陈超认可该份申请的真实性,但主张系因受到梦想之巅公司胁迫所书写,为此提交当日的对话录音一份,陈超陈述对话人包括公司总经理王伟、副总经理秦X,在场还有其他不认识的人,《离职申请》的内容由其照着秦X所说来写。该录音包括如下内容:“王伟:过来!来!陈超过来!……你挺忙是吧!”、“(不明身份的人):蹲这!蹲这!叫你蹲着听不懂吗?!”、“王伟:你挺忙是不是?是不是?……窗帘拉上!”、“(不明身份的人):你个傻逼!操你妈的!盯你好几天了,知道不?”、“王伟:……到了周三周四让你去,还去不了,前章村校区因为你的教学事故从此失去了,你之前两次怎么从公司怎么滚蛋,心里没数是吗?是不是不给你一样的空间,你自己他妈的给脸不要脸了?”、“王伟:……我他妈没空跟你说话,你也不配跟我说话!记住他,拍他照片,走到哪盯到他哪!”、“(不明身份的人):我兄弟现在就在你家门口呢!”、“王伟:秦X,给他办离职,告诉所有兄弟操你妈就盯他!”、“(不明身份的人):……你他妈的你干啥呢!王总很少找我们,找我们你也知道为了啥!”、“秦X:本人陈超严重违反公司制度……没有服从公司安排上课……无故旷工……对公司造成了经济损失……”、“(不明身份的人):你他妈连字不会写啊?手把手教你啊!”、“秦X:失去所服务校区……给公司带来了影响……自愿……扣除全部工资……不在公司服务校区工作……如再诋毁公司形象……愿接受一切处罚……本人自愿离职以后再跟公司无关系……写上你的名……然后申请人……”、“(不明身份的人):来!妈的!记着啊!看清楚了,我一会让兄弟跟着,你知道吗,你!以后从今天起,再有对公司不利的事,记着,腿给你打折了!……”、“秦X:重写一个吧,这个不行,错别字太多了”、“(不明身份的人):给我好好写啊!操你妈的给脸不要脸!”、“王伟:要不是念你妈躺在医院里边,今天进来就废了你!”、“秦X:把你身份证给我。陈超:没拿身份证”、“秦X:把身份证号写下面……在这写个‘保证’,‘不在’前面写个保证”、“他不保证,让他来公司试试,老婆孩子要不想好,我天天上你家折腾你去……”、“(不明身份的人):完事就让走就行了呗,孙子吓得跟傻逼似的!”、“(不明身份的人):……告诉你啊!你再做对公司不利的事,他妈腿给你削折了!听见了吗?”。

对此,梦想之巅公司认可该录音的真实性,但主张《离职申请》并非是在受胁迫下书写,只是在技术上指导其书写;即使有胁迫,也是以不追究其赔偿责任换取自动离职;即使有限制人身自由的情况,也应作为刑事案件进行报案,但其至今未报案。

陈超以要求梦想之巅公司支付工资、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为由,向北京市海淀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该委作出京海劳人仲字[2016]第6894号裁决书,裁决:一、梦想之巅公司支付陈超2016年2月1日至2016年3月14日工资6853元;二、梦想之巅公司支付陈超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4452.57元;三、驳回陈超其他仲裁请求。梦想之巅公司不服仲裁结果,于法定期间内向法院提起诉讼,陈超未起诉。

一审法院认为,关于工资问题,陈超正常工作至2016年3月21日,当月15日至17日请事假三天,梦想之巅公司仅支付工资2016年1月31日,陈超主张工资截止日为2016年3月14日,法院不持异议,现根据双方认可的实发工资数额为标准对陈超2016年2月1日至2016年3月14日工资进行核算,梦想之巅公司应支付陈超上述期间的工资6372.63元。

关于解除劳动合同问题,尽管《离职申请》系陈超所写,且载明其自愿离职,但陈超主张系受梦想之巅公司胁迫所写,并提交有现场录音,梦想之巅公司认可该录音的真实性,但否认存在胁迫行为,主张系指导其进行书写。综合该录音中的对话氛围、语气、用词等因素,显然并非进行技术指导,而系以陈超及其家人的生命健康进行威胁、恐吓,强迫陈超按照该公司既定意图和措辞书写《离职申请》。退而言之,即便陈超存在旷工、不服从工作安排等情况,梦想之巅公司亦应通过正常途径进行依法处理和解决,而非采取胁迫行为令其作出违背真实意思的辞职表示。因此,法院认为《离职申请》并非陈超的真实意思表示,应属无效。陈超据此要求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的请求,有充分的事实和法律依据,予以支持,梦想之巅公司应支付陈超该项赔偿金4365.50元。

判决:1.梦想之巅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陈超支付二○一六年二月一日至二○一六年三月十四日期间的工资6372.63元;2.梦想之巅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陈超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4365.5元。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法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问题是劳动合同的解除原因。虽然《离职申请》载明陈超自愿离职,但陈超提交的现场录音证明陈超书写《离职申请》时受到了梦想之巅公司的胁迫,《离职申请》并非陈超的真实意思表示,应属无效。梦想之巅公司关于陈超系自行离职的上诉主张,不能成立,梦想之巅公司应支付陈超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综上所述,梦想之巅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十元,由北京梦想之巅体育俱乐部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秦顾萍

审判员  姚红

审判员  张建清

二○一七年二月十日

书记员  王晓逊

书记员  王婧琦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