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员工在网上发帖对公司做出不实评价,是否构成侵犯名誉权?

案例简介

李某曾就职于甲公司,双方2016年2月至2017年4月期间存在劳动关系,2017年4月劳动关系解除。双方因产生劳动争议均申请劳动仲裁,甲公司要求李某支付泄露商业秘密违约金,李某要求甲公司支付提成、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等。至本案原审庭审时,仲裁委尚未作出裁决。
2017年5月4日,乙网站发布《甲公司诈骗员工,行为恶心》一文,甲公司主张文中如下内容侵犯其名誉权:“每一个老师都在外面渠道上搞到的发票提交给公司用来作抵扣,如果不交,公司便实打实扣”;“甲公司现在带项目的老师都是从人才市场上招聘过来的企业层,很多都是没有驻厂管理界经验,然而很多有经验的老师都会被踢出局”;“发了第五月份的工资,提成一分都没发放,过河拆桥,找理由开除员工,吞掉员工该有的项目提成,”就是这样一家的黑心企业;“比工厂还要黑!!!”。甲公司认为上述内容会让客户感到甲公司偷税漏税、员工没有经验,给客户留下不良印象。李某确认上述文章由其所写,但文章标题由李某朋友拟定,该朋友经李某同意后将文章标题及内容一并发表至网上;李某主张甲公司未向其发放提成,且上述文章内容属实,但无提供证据证实。甲公司起诉要求李某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公开赔礼道歉等。

一审法院认为:
本案所涉文章内容由李某所写,虽然标题由李某朋友拟定,但发表在网上系经过李某同意的,故仍可视为李某的行为。李某、甲公司产生劳动争议,应当遵循法律途径解决,李某在仲裁委尚未作出裁决,即对劳动争议未有定性前,针对甲公司发布“黑心企业”、“比工厂还要黑!”等字眼,具有故意性和过错,客观上导致甲公司社会评价降低,故构成对甲公司名誉权的侵害。甲公司起诉要求李某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于法有据,原审法院予以支持。

二审法院认为:
李某因与甲公司发生劳动争议纠纷,在网上发布针对甲公司的文章,本应遵循客观、合理、全面地反映事实的原则。但李某在文章中使用了“诈骗员工”、“黑心企业”、“比工厂还要黑!”等字眼,明显超出了客观、合理的限度。且李某在文章中,认为甲公司招聘没有经验的员工,随意开除员工等内容,均没有提供证据证实。原审法院据此认定李某的行为客观上导致甲公司社会评价降低,构成对甲公司名誉权的侵害,并判决李某删除相关文章、赔礼道歉、赔偿甲公司的损失,有事实和法律的依据,本院对此依法予以维持。

案号
(2018)粤01民终6224号
判决时间
2018年5月7日
判决原文

李祖军、广州市朗欧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名誉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粤01民终622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李祖军,男,1984年6月6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常德市安乡县。

委托代理人:卫保玉,广东卓恩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林曼丽,广东卓恩律师事务所实习人员。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广州市朗欧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天源路961号自编A栋503。

法定代表人:王雁秋,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潘文静,广东天穗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李祖军因与被上诉人广州市朗欧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名誉权纠纷一案,不服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2017)粤0106民初1356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上诉人曾就职于被上诉人,双方2016年2月至2017年4月期间存在劳动关系,2017年4月劳动关系解除。双方因产生劳动争议均向广州市天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被上诉人要求上诉人支付泄露商业秘密违约金,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支付提成、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等。至本案原审庭审时,仲裁委尚未作出裁决。

2017年5月4日,中国株洲网(××)发布《广州朗欧企业咨询管理有限公司诈骗员工,行为恶心》一文,被上诉人主张文中如下内容侵犯其名誉权:“每一个老师都在外面渠道上搞到的发票提交给公司用来作抵扣,如果不交,公司便实打实扣”;“朗欧现在带项目的老师都是从人才市场上招聘过来的企业层,很多都是没有驻厂管理界经验,然而很多有经验的老师都会被踢出局(收入达到一定程度后,至于有何不知情,你们自己看王总的笔记记录,自行分析)”;“发了第五月份的工资,提成一分都没发放,过河拆桥,找理由开除员工,吞掉员工该有的项目提成,”就是这样一家的黑心企业;“比工厂还要黑!!!”。被上诉人认为上述内容会让客户感到被上诉人偷税漏税、员工没有经验,给客户留下不良印象。上诉人确认上述文章由其所写,但文章标题由上诉人朋友拟定,该朋友经上诉人同意后将文章标题及内容一并发表至网上;上诉人主张被上诉人未向其发放提成,且上述文章内容属实,但无提供证据证实。

原审法院另查,被上诉人因本次诉讼支出公证费660元、律师费5000元。原审庭审中,被上诉人明确第二项诉讼请求为要求上诉人在中国株洲网刊登道歉。被上诉人无提供证据证实上诉人的行为给该司造成的具体损失。

原审法院认为,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名誉权是指公民、法人对其名誉享有不受他人侵害的权利。侵害名誉权的构成要件包括行为人实施了侮辱、诽谤等违法行为,发生侵害名誉权的损害事实,行为人具有过错,违法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有因果关系。本案所涉文章内容由上诉人所写,虽然标题由上诉人朋友拟定,但发表在网上系经过上诉人同意的,故仍可视为上诉人的行为。上诉人、被上诉人产生劳动争议,应当遵循法律途径解决,上诉人在仲裁委尚未作出裁决,即对劳动争议未有定性前,针对被上诉人发布“黑心企业”、“比工厂还要黑!”等字眼,具有故意性和过错,客观上导致被上诉人社会评价降低,故构成对被上诉人名誉权的侵害。被上诉人起诉要求上诉人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于法有据,原审法院予以支持。另,被上诉人无举证证实损失情况,原审法院酌情判令上诉人赔偿被上诉人经济损失10000元及其他支出5000元。

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八)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李祖军自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日内删除中国株洲网(××)《广州朗欧企业咨询管理有限公司诈骗员工,行为恶心》一文。二、李祖军自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连续五天在中国株洲网(××)上刊登公开声明向广州市朗欧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赔礼道歉(内容以法院审查为准)。三、李祖军自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广州市朗欧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经济损失10000元、其他支出5000元。四、驳回广州市朗欧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其他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500元,由李祖军负担。

上诉人李祖军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称,请求二审法院在查清案件事实的基础上,依法作出判决,撤销一审的各项判决,驳回被上诉人的各项诉讼请求。一、上诉人在中国株洲网上所发布的信息,均为真实情况,并不存在捏造和歪曲事实的情形,所以上诉人对被上诉人并没有侮辱、诽谤的行为,并没有侵犯被上诉人的名誉权。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劳动争议仲裁一案,也确认了被上诉人存在拖欠工资的情形,可以证明上诉人所发布的信息属实。

二、上诉人并没有诽谤被上诉人,上诉人只是如实发布信息,所以一审法院认为上诉人存在侮辱、诽谤被上诉人的情形,要求上诉人承担侵权责任,存在法律适用错误。

综上,上诉人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各项判决;2、驳回被上诉人的各项诉讼请求;3、被上诉人承担一审以及二审的诉讼费用。

被上诉人广州市朗欧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答辩称,请求维持原判,上诉人在中国株洲网发布的文章有不客观的内容,有诋毁的表述,降低了被上诉人的社会评价,已经给被上诉人造成了一定的损失。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查明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二审期间,上诉人提供了广州市天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的穗天劳人仲案[2017]2448号《仲裁裁决书》,证明被上诉人存在拖欠工资以及随意解雇员工的情形,上诉人在网上发布的内容是属实的。被上诉人认为,该裁决书因被上诉人的起诉而没有生效,裁决书不能证明被上诉人有随意解雇员工的事实,裁决书只是认定双方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

本院认为,上诉人因与被上诉人发生劳动争议纠纷,在网上发布针对被上诉人的文章,本应遵循客观、合理、全面地反映事实的原则。但上诉人在文章中使用了“诈骗员工”、“黑心企业”、“比工厂还要黑!”等字眼,明显超出了客观、合理的限度。且上诉人在文章中,认为被上诉人招聘没有经验的员工,随意开除员工等内容,均没有提供证据证实。原审法院据此认定上诉人的行为客观上导致被上诉人社会评价降低,构成对被上诉人名誉权的侵害,并判决上诉人删除相关文章、赔礼道歉、赔偿被上诉人的损失,有事实和法律的依据,本院对此依法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依法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上诉人李祖军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陈瑞晖

审判员  肖凯

审判员  黄小迪

二〇一八年五月七日

书记员  彭泽鑫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