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规定提前离职不能享受年终奖,可以吗?

案例简介

苗某原系甲公司员工。2016年3月4日苗某申请离职。经甲公司审批,苗某于2016年3月31日正式离职。2016年3月25日甲公司向苗某发放了2016年3月的工资,未发放2015年度年终奖。苗某称2015年度其被评为B级,对应标准年终奖数额为四倍本人月工资,甲公司拖欠其2015年度年终奖。为此,苗某提供了员工手册,其中第二章第五条第二款规定:“公司可根据企业的经营情况决定是否向员工发放奖金。即使发放的话,该奖金也只是对完成工作任务且产生额外贡献员工的激励或奖励(须根据公司业绩及员工绩效考核结果确定)。因此,若双方的劳动合同在绩效奖金发放之前解除或终止或员工本人在绩效奖金发放前提出辞职申请的,则员工无权享受上述奖金。”

一审法院认为:
年终奖是用人单位根据全年经济效益和对员工全年工作业绩的综合考核情况而发放的一次性奖金,属于合法劳动报酬的范畴,而不只是用人单位激励员工、留住人才的手段,用人单位不得无故拖欠或克扣。
关于提前离职即不能享受年终奖的规定。在劳动关系中,劳动者提供劳动,用人单位支付工资是各自的主要义务。现甲公司的该项规定实际是甲公司免除自身法定责任,排除苗某权利的规定,应属无效条款。甲公司仍负有向苗某支付年终奖的责任。

二审法院认为:
甲公司主张苗某在发放年终奖之前申请离职,根据员工手册中“若双方的劳动合同在绩效奖金发放之前解除或终止或员工本人在绩效奖金发放前提出辞职申请的,则员工无权享受上述奖金”的规定,其公司无需支付年终奖。因劳动者享有取得劳动报酬的权利,年终奖亦是其正常劳动的劳动报酬,员工手册的此项规定排除了劳动者获得劳动报酬的权利,应为无效,一审法院所作认定并无不妥。

案号
(2017)京02民终484号
判决时间
2017年2月28日
判决原文

北京凯德嘉茂西直门房地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与苗苗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京02民终48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凯德嘉茂西直门房地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号西环广场6层。

法定代表人:陈子威,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郝伟,北京市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苗苗,女,1979年1月20日出生。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中华,北京市信利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北京凯德嘉茂西直门房地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德嘉茂公司)因与被上诉人苗苗劳动争议一案,不服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2016)京0102民初1930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1月16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凯德嘉茂公司上诉请求:撤销原判,请求改判驳回苗苗的诉讼请求或者发回重审。事实和理由: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我公司在2015年全年已经足额支付了苗苗的薪酬,年终奖作为公司自行制定的奖励措施,属于用人单位的自主权;一审法院认定员工手册部分条款无效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苗苗辩称,同意一审法院判决,年终奖也是工资的一部分,用人单位应依法支付劳动者报酬,不同意凯德嘉茂公司的上诉请求、事实和理由。

苗苗向一审法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凯德嘉茂公司支付2015年度年终奖29000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苗苗原系凯德嘉茂公司员工。2015年6月10日,双方签订了期限为2015年6月12日至2016年6月11日的劳动合同。苗苗岗位为物业主任,月工资为7250元,每月27日左右发放当月工资。2016年3月4日苗苗申请离职。经凯德嘉茂公司审批,苗苗于2016年3月31日正式离职。2016年3月25日凯德嘉茂公司向苗苗发放了2016年3月的工资,未发放2015年度年终奖。双方均认可苗苗主张的年终奖即员工手册规定的绩效奖金、电子邮件记载的年度花红。

苗苗称2015年度其被评为B级,对应标准年终奖数额为四倍本人月工资,凯德嘉茂公司拖欠其2015年度年终奖。为此,苗苗提供了员工手册(认可系入职时公司发放)、电子邮件打印件。其中,员工手册第二章第五条第二款规定:“但公司可根据企业的经营情况决定是否向员工发放奖金。即使发放的话,该奖金也只是对完成工作任务且产生额外贡献员工的激励或奖励(须根据公司业绩及员工绩效考核结果确定)。因此,若双方的劳动合同在绩效奖金发放之前解除或终止或员工本人在绩效奖金发放前提出辞职申请的,则员工无权享受上述奖金。”;第三章第三条第五款规定:“绩效奖金的计算方法:标准绩效奖金×(奖金年度在职天数-无薪假天数-医疗期病假天数-旷工天数)÷365。”。电子邮件未能显示发件人、收件人、发送时间等信息,内容为:“各位同事:自2016年3月24日起,您将可以通过CHRIS自助服务查看您个人的2015年度花红通知信,……。按照公司人力资源政策:若双方的劳动合同在年度花红发放之前解除或终止或员工本人在年度花红发放前提出辞职申请的,则员工无权享受年度花红。……。”。对此,凯德嘉茂公司表示认可员工手册的真实性,但认为苗苗2015年度年终评级为PL5没有年终奖,且苗苗也不符合年终奖的发放条件。凯德嘉茂公司不认可电子邮件的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及证明目的,认为该电子邮件仅为打印件,不清楚取得来源,没有显示收件人、发件人等基本信息,不符合电子邮件作为证据的形式要求,亦无法显示与本案的关联性。

同时,凯德嘉茂公司为证明无需支付年终奖向法院提交了考核表及电子邮件打印件。其中,考核表为英文本,凯德嘉茂公司未提供翻译件。电子邮件显示:“……。1)年度花红:主动离职:员工提出辞职日期(离职通知日期)在2016-3-27当天或之前的员工均不可享受2015年度花红。……。对于近期的离职人员,请按照上述原则确定该员工是否享有年度花红和调薪,并体现在离职结算和薪资结算中。”;“各位同事,……,请知悉并告知管理层提前安排好与员工沟通的时间。……。12.2016-3-24(星期四),员工可以可以通过CHRIS系统在线查看年度花红通知信……。请注意:……,2015年评估等级为PL5的员工将不享受年度花红和调薪,亦无需发放通知信。……。”。电子邮件的发件人、收件人、抄送对象均不包括苗苗。对此,苗苗表示,考核表真实性不认可,可以通过电脑直接制作。我们部门曾召开2015年度考评会,直属领导物业部物业经理左建强、同事李建军、初金武、王骏、高俊娟一起参会,会中苗苗被评为B级,上述其他同事依次被评为C、B、B、C级。会议作了会议纪要,在物业经理王骏处保管。电子邮件的真实性认可,但不清楚评级为PL5将不享受年终奖的情况。经询,凯德嘉茂公司表示公司没有年终奖发放办法或实施方案,会在法院指定期间内核实上述人员是否为公司员工,是否在职,上述会议纪要是否存在,并提交苗苗被评为PL5级的依据、苗苗所在部门员工2015年度评级结果及年终奖发放记录的证据。但凯德嘉茂公司最终未能按期提交上述核实意见及证据。

关于苗苗2015年度考勤情况。凯德嘉茂公司称公司没有考勤统计,旷工天数无法确认,无薪假天数为3天、医疗期病假天数为0天。对此,苗苗表示2015年度其无薪假天数为3天,医疗期病假天数、旷工天数均为0天。

苗苗曾将凯德嘉茂公司申诉至北京市西城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要求凯德嘉茂公司支付2015年度年终奖29000元。2016年6月29日,该仲裁委员会作出了京西劳人仲字[2016]第1983号裁决书,裁决驳回苗苗的请求。苗苗不服该裁决,起诉至一审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相关规定,“工资”是指用人单位依据国家有关规定或劳动合同的约定,以货币形式直接支付给本单位劳动者的劳动报酬,一般包括计时工资、计件工资、奖金、津贴和补贴、延长工作时间的工资报酬以及特殊情况下支付的工资等。年终奖是用人单位根据全年经济效益和对员工全年工作业绩的综合考核情况而发放的一次性奖金,属于合法劳动报酬的范畴,而不只是用人单位激励员工、留住人才的手段,用人单位不得无故拖欠或克扣。

本案中,凯德嘉茂公司发放了2015年度年终奖,但没有向苗苗支付年终奖。凯德嘉茂公司不支付的理由有二,一是苗苗在发放年终奖之前申请离职,不符合员工手册关于年终奖发放条件的规定;一是苗苗年终评级为PL5级,而该级没有年终奖。关于提前离职即不能享受年终奖的规定。在劳动关系中,劳动者提供劳动,用人单位支付工资是各自的主要义务。现凯德嘉茂公司的该项规定实际是凯德嘉茂公司免除自身法定责任,排除苗苗权利的规定,应属无效条款。凯德嘉茂公司仍负有向苗苗支付年终奖的责任。关于苗苗年终评级不能享受年终奖的意见。凯德嘉茂公司虽称苗苗年终评级为PL5级不应享受年终奖,但并未向法院出示对苗苗定级的相关证据,也未向法院提交已将有关制度规定向苗苗公示、送达的证据,仅凭一张考核表英文本,法院无法采信凯德嘉茂公司的该项抗辩意见。凯德嘉茂公司虽称无法确认苗苗2015年度的旷工情况,但原因却是其公司没有考勤统计,故其应当承担相应不利后果,法院认定苗苗2015年度旷工天数为0天。因凯德嘉茂公司未能向法院出示苗苗年终奖计算标准,法院只能依据苗苗的陈述意见及凯德嘉茂公司员工手册的相关规定核算苗苗2015年度年终奖数额。因此,法院对苗苗诉讼请求的合理部分予以支持,不合理部分不予支持。判决:一、判决生效后七日内,北京凯德嘉茂西直门房地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支付苗苗二〇一五年度年终奖15950元;二、驳回苗苗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院二审期间,双方均未提交新证据。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凯德嘉茂公司主张苗苗在发放年终奖之前申请离职,根据员工手册中“若双方的劳动合同在绩效奖金发放之前解除或终止或员工本人在绩效奖金发放前提出辞职申请的,则员工无权享受上述奖金”的规定,其公司无需支付年终奖。因劳动者享有取得劳动报酬的权利,年终奖亦是其正常劳动的劳动报酬,员工手册的此项规定排除了劳动者获得劳动报酬的权利,应为无效,一审法院所作认定并无不妥。

凯德嘉茂公司主张苗苗的年终评级为PL5级,该评级的员工不应享受年终奖。因用人单位作出的开除、除名、辞退、解除劳动合同、减少劳动报酬、计算劳动者工作年限等决定而发生的劳动争议,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因此,凯德嘉茂公司应对苗苗评级为PL5级的评价依据,以及经过合法程序制定的PL5级不享受年终奖的相关制度承担举证责任,但凯德嘉茂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上述事项,其公司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判令凯德嘉茂公司支付苗苗年终奖并无不妥。凯德嘉茂公司的上诉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北京凯德嘉茂西直门房地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王丰伦

审判员 杨志东

代理审判员闫科

二○一七年二月二十八日

书记员 王铎霖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