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裁撤岗位并提供面试机会,员工拒绝面试,公司解除劳动关系是否合法?

案例简介

王某系N公司员工,于2007年5月4日进入N公司工作,双方于2014年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约定岗位为冰柜管理员。后N公司将王某的工作岗位调整到财务部门从事会计工作。2017年2月7日,N公司向王某发出电子邮件,推荐天津地区销售代表岗位的面试机会给王某,要求其于2017年2月8日下午5点前书面回复是否接受此岗位的面试机会,如果在2017年2月8日下午5点前没有得到书面回复,视为王某放弃该机会。鉴于王某未在规定期限内回复公司,N公司遂以王某所在职能部门的组织架构调整,王某工作岗位会计已经被取消,劳动合同订立时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导致劳动合同无法履行且双方无法另行达成协议为由,与王某解除劳动合同。
王某认为N公司在机构调整后财务部门并未撤销,N公司与王某解除劳动合同行为构成违法解除,遂于2017年3月6日向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N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差额。该委员会最终裁决N公司支付王某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差额。N公司对该裁决不服,遂起诉至法院。

法院认为:
N公司调整部门组织架构,不属于法律规定可以导致劳动合同无法履行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的情形,其应就调岗与解除劳动合同事宜,与王某进行充分沟通协商,妥善处理好对王某的安置问题。虽然N公司在与王某解除劳动合同之前亦向其提供了天津地区销售代表岗位的面试机会,但该岗位与王某在N公司与其解除劳动合同时从事的岗位会计以及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岗位冰柜管理员相比,应当属于性质截然不同的工作岗位,差异较大。可见N公司在为王某协调岗位时,并未考虑到岗位的关联性与合理性。从此点来看,N公司并未能充分就王某岗位调整问题与王某进行充分的协商,在此种情形下,N公司与王某解除劳动合同,构成违法解除,N公司应向王某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综上,法院驳回了N公司的请求。

案号
(2017)津02民终6903号
判决时间
2017年11月7日
判决原文
天津雀巢有限公司、王彦劳动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原告):天津雀巢有限公司,住所地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南海路149号。
  法定代表人:RASHIDALEEMQURESHI,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沙利梅,女,该公司职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胡锐利,北京隆安(天津)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王彦,女,汉族,1981927日出生,住天津市滨海新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潘峰,北京中伦文德(天津)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天津雀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雀巢公司)因与被上诉人王彦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2017)津0116民初8195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1025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询问当事人,依据法律规定,不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雀巢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第一项,改判不支付王彦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差额29276.8元;2、一、二审诉讼费用由王彦承担。事实和理由:雀巢公司与王彦解除劳动合同合法有效,解除前与王彦进行了充分协商与沟通,另一审对赔偿金计算错误,不应将住房公积金津贴列入王彦离职前12个月平均工资中。
  王彦辩称,不同意雀巢公司的上诉请求。
  雀巢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依法判决雀巢公司不予支付王彦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差额33420元;2、本案诉讼费用由王彦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王彦系雀巢公司员工,于200754日进入雀巢公司工作,双方于2014年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约定岗位为冰柜管理员。后雀巢公司将王彦工作岗位调整到财务部门从事会计工作。201727日,雀巢公司向王彦发出电子邮件,内容为:现推荐天津地区销售代表岗位的面试机会给你,请于201728日下午5点前书面回复是否接受此岗位的面试机会,如果在201728日下午5点前没有得到书面回复,视为你放弃该机会。2017213日,雀巢公司以王彦所在职能部门的组织架构调整,王彦工作岗位会计已经被取消,劳动合同订立时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导致劳动合同无法履行且双方无法另行达成协议为由,与王彦解除劳动合同。王彦离职前一年月平均工资为3869.55(扣除加班费及冬季取暖补贴、集中供热取暖补贴、高温补贴)。雀巢公司已经支付王彦离职补偿金47911元。
  另查明,雀巢公司经组织机构调整后,财务部门尚未取消。
  王彦于201736日向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仲裁请求为要求雀巢公司:1、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差额39575元;2、为王彦办理失业金申领手续、社会保险和人事档案转移手续。该委员会于2017510日出具津开劳仲字[2017]115号仲裁裁决书,裁决内容为:一、雀巢公司支付王彦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差额33420元;二、雀巢公司协助王彦办理失业金申领手续、社会保险和人事档案转移手续。雀巢公司对该仲裁裁决不服,起诉至一审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诉争焦点在于雀巢公司与王彦解除劳动合同行为是否构成违法解除。虽然雀巢公司称其之所以与王彦解除劳动合同系因王彦所在职能部门的组织架构调整,王彦工作岗位会计已经被取消,雀巢公司与王彦解除劳动合同行为不构成违法解除,而王彦对此并不认可,认为公司在机构调整后财务部门并未撤销,雀巢公司与王彦解除劳动合同行为构成违法解除。对此,一审法院认为,雀巢公司根据经营发展的需要,将公司的部分职能进行外包属于其经营自主权范围,但其前提是应当妥善处理好对员工的安置问题。虽然雀巢公司在与王彦解除劳动合同之前亦向其提供了天津地区销售代表岗位的面试机会,但该岗位与王彦在雀巢公司与其解除劳动合同时从事的岗位会计以及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岗位冰柜管理员相比,应当属于性质截然不同的工作岗位,雀巢公司在为王彦协调岗位时,并未考虑到岗位的关联性与合理性,从此点来看,雀巢公司并未能充分就王彦岗位调整问题与王彦进行充分的协商,在此种情形下,雀巢公司与王彦解除劳动合同,构成违法解除。至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的数额,双方的分歧在于住房公积金津贴是否列入工资构成,由于该项目属于津贴范围,因此,住房公积金津贴应当列入工资构成,经核算,王彦离职前一年月平均工资在扣除加班费及冬季取暖补贴、集中供热取暖补贴、高温补贴后为3869.55元,王彦在一审庭审中认可离职一年月平均工资为3859.39元,一审法院根据该数额计算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的数额,但因王彦入职年限在20081月之前为1年,在20081月之后为9.5年,则雀巢公司应当给付王彦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数额为77187.8元(3859.39*1+3859.39*9.5*2),因雀巢公司已经给付王彦离职补偿金47911元,则雀巢公司还需给付王彦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差额29276.8元。对于雀巢公司要求不给付王彦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差额的诉请,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一审法院判决:“一、原告天津雀巢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被告王彦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差额29276.8元;二、原告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协助被告办理失业金申领手续、社会保险和人事档案转移手续;三、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原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收取5元,由原告负担4元,由被告负担1元”
  二审中,双方均未提交新证据。
  二审经审理查明,王彦与雀巢公司均认可王彦离职前一年月平均工资为3858.64元(扣除加班费及冬季取暖补贴、集中供热取暖补贴、高温补贴)。二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雀巢公司调整部门组织架构,不属于法律规定可以导致劳动合同无法履行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的情形,其应就调岗与解除劳动合同事宜,与劳动者进行充分沟通协商,现雀巢公司无充分证据证实协商情况,仅在20172月份向劳动者发出岗位选择通知,提供岗位与原岗位差异较大,且雀巢公司主张薪酬待遇不变并无佐证,自发出岗位选择通知至向劳动者发出解除劳动合同通知,未见充分沟通的时间与行为,一审认定雀巢公司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并无不当,雀巢公司应向劳动者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关于赔偿金的数额,赔偿金计算基数应以劳动者离职前12个月平均应发工资为准,雀巢公司的上诉主张不能成立,另双方认可不扣除公积金津贴,王彦离职前一年月平均工资为3858.64元,核算雀巢公司还需给付王彦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差额29261.8元,二审予以调整。
  综上所述,雀巢公司的部分上诉请求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2017)津0116民初81952号民事判决第二项;
  二、撤销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2017)津0116民初81952号民事判决第一项;
  三、上诉人天津雀巢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被上诉人王彦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差额29261.8元;
  四、驳回上诉人天津雀巢有限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天津雀巢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朱立军

代理审判员: 王孟璐

代理审判员: 滕光鑫

二O一七年十一月七日

书 记 员: 刘 谨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