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能否单方撤回解除劳动合同通知?

案例简介

2012年8月1日,盛某与甲公司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约定盛某担任生产经理。2015年11月2日,甲公司出具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称盛某利用工作和职务便利,要求车间员工到其哥哥公司帮忙,有些员工害怕遭到打击报复,只能听从盛某的指令,有的没有听从指令,便遭到盛某的打击报复,盛某的行为违反了《员工手册》第三章奖惩制度第二条第八款第(15)项的规定,经公司研究报工会同意后决定,自2015年11月2日起与盛某解除劳动关系。2016年6月7日,盛某申请仲裁,仲裁委员会以盛某已经超过法定退休年龄为由,对其申请不予受理。盛某随后提起诉讼。2016年7月15日,甲公司向盛某发出通知函,称盛某在甲公司工作已经超过15年,且应于2016年5月28日退休,故撤回2015年11月2日对其作出的解除劳动关系通知,原劳动合同继续履行至盛某退休日,并补发盛某退休日前的工资63698元。后该通知函因盛某拒收而退回。

一审法院认为:
用人单位以劳动者严重违反规章制度为由与劳动者解除劳动合同,用人单位就劳动者是否存在严重违反规章制度的事实及规章制度的制订是否合法负有举证责任。本案中,甲公司以盛某利用工作和职务便利,要求车间员工到其哥哥公司帮忙,违反公司规章制度为由,与盛某解除劳动合同,但并未举证证明盛某存在上述违纪事实,故甲公司与盛某解除劳动合同缺乏事实依据,属违法解除劳动合同。2015年11月2日,甲公司与盛某解除劳动合同,双方劳动关系已经解除,盛某向法院提起诉讼后,甲公司又撤销解除劳动合同通知,该撤销行为不能否定双方劳动合同已经实际解除的事实,盛某要求甲公司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赔偿金的请求,符合法律规定,一审法院予以支持。

二审法院认为:
甲公司以盛某利用工作和职务便利,要求车间员工到其哥哥公司帮忙,违反公司规章制度为由,与盛某解除劳动合同,但并未举证证明盛某存在上述违纪事实,故甲公司与盛某解除劳动合同缺乏事实依据,属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盛某作为劳动者有要求给付经济赔偿金或请求继续履行劳动合同的权利。现盛某已选择要求给付经济赔偿金的方式。甲公司以单方行为撤回解除劳动合同通知并以补足工资为由主张劳动合同继续存在,无事实和法律依据。甲公司单方撤销解除劳动合同通知的行为不能否定双方劳动合同已经实际解除的事实,故其主张不予给付经济赔偿金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案号
(2017)苏05民终4492号
判决时间
2017年7月28日
判决原文

盛新英与苏州丹龙纺织有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苏05民终449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苏州丹龙纺织有限公司,住所地苏州市吴江区震泽镇八都明港大道。

法定代表人:阿齐兰·阿·阿齐兰,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屠家充,女,该公司员工。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盛新英,女,1966年5月28日出生,汉族,住苏州市吴江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沈荣,江苏李杏珍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苏州丹龙纺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丹龙公司)与被上诉人盛新英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不服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法院(2016)苏0509民初776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5月3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丹龙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不支付违法解除合同赔偿金。事实与理由:丹龙公司已撤回对盛新英的解除劳动合同通知并在盛新英完全没有付出劳动的前提下补足了盛新英至其退休止的工资、社保等,完全保障了盛新英作为劳动者的权益。

盛新英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盛新英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丹龙公司支付盛新英经济赔偿金480000元;2、丹龙公司支付盛新英加班费132096元;3、本案诉讼费由丹龙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盛新英系丹龙公司员工。2012年8月1日,盛新英与丹龙公司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一份,约定盛新英担任生产经理职务,工作时间为每天工作8小时,每周休息1天,每月基本工资为1370元,含平时加班费、周六加班费和各项补贴费用的工资总额为8000元。2015年11月2日,丹龙公司出具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一份,称盛新英利用工作和职务便利,要求车间员工到其哥哥公司帮忙,有些员工害怕遭到打击报复,只能听从盛新英的指令,有的没有听从指令,便遭到盛新英的打击报复,盛新英的行为违反了《员工手册》第三章奖惩制度第二条第八款第(15)项的规定,经公司研究报工会同意后决定,自2015年11月2日起与盛新英解除劳动关系。2016年6月7日,盛新英向苏州市吴江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下称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同日,仲裁委员会以盛新英已经超过法定退休年龄为由,对其申请不予受理。盛新英收到不予受理通知书后在法定期限内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2016年7月15日,丹龙公司向盛新英发出通知函,称盛新英在丹龙公司工作已经超过15年,且应于2016年5月28日退休,故撤回2015年11月2日对其作出的解除劳动关系通知,原劳动合同继续履行至盛新英退休日,并补发盛新英退休日前的工资63698元。同日,丹龙公司向盛新英转账63698元。后该通知函因盛新英拒收而退回。

另查明:2014年11月至2015年10月,盛新英的应发工资数额分别为:11222.08元、12756.35元、13029.81元、13462.17元、15042.50元、15852.48元、17720.44元、14977.66元、11548.56元、12108.00元、14491.58元、13216.39元,平均工资为13785.67元。庭审中,丹龙公司对盛新英的工作年限予以认可。

以上事实,由盛新英提交的不予受理通知书、银行对账单、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丹龙公司提交的劳动合同、工资明细、考勤报表、通知函、进账单、补发工资明细,以及当事人的当庭陈述予以证实。

一审法院认为,用人单位以劳动者严重违反规章制度为由与劳动者解除劳动合同,用人单位就劳动者是否存在严重违反规章制度的事实及规章制度的制订是否合法负有举证责任。本案中,丹龙公司以盛新英利用工作和职务便利,要求车间员工到其哥哥公司帮忙,违反公司规章制度为由,与盛新英解除劳动合同,但并未举证证明盛新英存在上述违纪事实,故丹龙公司与盛新英解除劳动合同缺乏事实依据,属违法解除劳动合同。2015年11月2日,丹龙公司与盛新英解除劳动合同,双方劳动关系已经解除,盛新英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后,丹龙公司又撤销解除劳动合同通知,该撤销行为不能否定双方劳动合同已经实际解除的事实,盛新英要求丹龙公司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赔偿金的请求,符合法律规定,一审法院予以支持。盛新英在丹龙公司工作年限超过十六年不足十六年六个月,丹龙公司应当支付盛新英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赔偿金454927.11元(13785.67*16.5*2)。当事人解除劳动合同后,丹龙公司向盛新英支付63698元,该部分款项应当在经济赔偿金中扣除,丹龙公司还应向盛新英支付经济赔偿金391229.11元。关于盛新英要求丹龙公司支付加班工资的诉讼请求,当事人签订的劳动合同中约定盛新英的领取的工资中已经包含了每周加班一天的工资,并且丹龙公司向盛新英发放的加班工资数额不低于以当地最低工资为基数计算的加班工资数额,故盛新英该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条、第四十七条、第四十八条、第八十七条的规定,判决:一、苏州丹龙纺织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盛新英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赔偿金391229.11元。二、驳回盛新英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5元,由盛新英负担2元,苏州丹龙纺织有限公司负担3元。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盛新英进入丹龙公司工作,双方依法建立了劳动关系,双方均应该按照法律规定行使权利、履行义务。劳动合同的解除是最关系劳动者切身利益的行为,用人单位单方解除与劳动者的劳动合同应秉承相当审慎的态度,以保障劳动者的合法权益不受损害。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丹龙公司解除与盛新英的劳动合同是否合法。丹龙公司以盛新英利用工作和职务便利,要求车间员工到其哥哥公司帮忙,违反公司规章制度为由,与盛新英解除劳动合同,但并未举证证明盛新英存在上述违纪事实,故丹龙公司与盛新英解除劳动合同缺乏事实依据,属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盛新英作为劳动者有要求给付经济赔偿金或请求继续履行劳动合同的权利。现盛新英已选择要求给付经济赔偿金的方式。丹龙公司以单方行为撤回解除劳动合同通知并以补足工资为由主张劳动合同继续存在,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丹龙公司单方撤销解除劳动合同通知的行为不能否定双方劳动合同已经实际解除的事实,故其主张不予给付经济赔偿金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件受理费10元,由苏州丹龙纺织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石水根

审判员  蔡燕芳

审判员  林李金

二〇一七年七月二十八日

书记员  孙丹丹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