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与员工签订承包合同,是否可排除劳动关系的认定?

案例简介

2010年3月21日,A公司与田某签订了期限为2010年3月21日至2013年3月21日的《劳动合同书》,记载田某担任A公司喷油车间喷油工。2015年1月29日,甲方A公司与乙方田某就油房工作签订了期限为2015年4月1日至2016年3月31日的《油房承包合同》,约定乙方组织油房所需要的熟练工人按甲方要求完成油房工作任务,甲方按时支付乙方每月承包费1万元。2016年4月15日,双方再次签订期限为2016年4月1日至2016年6月31日的《油房承包合同》,将计费方案约定为每月保底费5000元加按完成喷油面积计算的计件费用。2016年5月31日,田某以A公司拖欠工资为由提出解除劳动合同。田某起诉要求A公司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69090元。

一审法院认为:
根据A公司与田某所签《油房承包合同》及其履行情况,A公司与田某于2015年4月1日至2016年6月31日期间为承包关系,故田某基于劳动关系要求A公司向其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缺乏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二审法院认为:
本案中的《油房承包合同》条款表明,田某进行油房工作时所用的原材料是由A公司提供,田某需要按照A公司的要求完成工作任务,需要服从A公司管理人员的统一指挥、调配和检查,并遵守A公司制定的各项规章制度,并且特别规定,田某应当随叫随到,不到的话A公司有权进行处罚,如无事田某还需要服从A公司的其他安排。以上条款均表明,田某与A公司之间存在着一种支配与服从、管理和被管理的从属关系,此明显区别于平等民事主体之间签订的承包合同。虽然双方在第一份《油房承包合同》中约定,A公司需每月支付田某承包费10000元(包括补伙食、补工龄、尘补、房补等福利),在第二份《油房承包合同》中双方又约定,田某每月保底费为5000元另加计件费(按每完成喷油面积三百平方英尺计费22元整),但以上内容均属于田某具体劳动报酬的计算标准与计算方法,并且在第一份《油房承包合同》中还涉及到伙食、房补、工龄等原本应当在劳动合同中加以约定的事项,故双方签订的《油房承包合同》虽然表述记载有承包的字样,但是具有劳动合同的性质。因A公司与田某均具备法律、法规规定的劳动关系的主体资格,A公司制定的各项规章制度适用于田某,同时田某需要接受A公司的劳动管理,从事A公司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并且该项劳动属于A公司的业务组成部分,所以本院据此认定,双方在签订《油房承包合同》期间依然存在劳动关系。二审法院最终判决A公司支付田某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55250元。

案号
(2017)京02民终1216号
判决时间
2017年5月4日
判决原文

田明辉等与劳动争议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京02民终121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明辉耀荣家具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丰台区长辛店乡吕村7号。

法定代表人:邬瑞添,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宛利军,男,1979年6月4日出生,北京明辉耀荣家具有限公司财务主管,住公司宿舍。

上诉人(原审原告):田明辉,男,1979年10月16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蕲春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星,北京致诚农民工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律师。

上诉人北京明辉耀荣家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明辉耀荣公司)因与上诉人田明辉劳动争议一案,均不服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2016)京0106民初2607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7年2月4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田明辉上诉请求:同意原审判决第一项,请求撤销原判第二项,依法改判明辉耀荣公司支付我押金500元、2008年3月18日至2016年5月31日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69090元;诉讼费由明辉耀荣公司负担。事实与理由:我于2008年3月18日入职明辉耀荣公司从事木工工作,入职时明辉耀荣公司收取了押金500元,至今未退。明辉耀荣公司于2015年12月至今一直拖欠工资,故我于2016年5月31日被迫离职,明辉耀荣公司未支付我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另外,我离职前月均工资为8128元,经计算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为69090元。

明辉耀荣公司上诉请求: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我公司无需支付田明辉2016年4月至2016年5月期间承包费10420元。事实与理由: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应当予以改判。

田明辉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明辉耀荣公司支付:1.押金500元;2.2016年4月工资5420元、2016年5月工资5000元;3.2008年3月18日至2016年5月31日期间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69090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0年3月21日,明辉耀荣公司与田明辉签订了期限为2010年3月21日至2013年3月21日的《劳动合同书》,记载田明辉担任明辉耀荣公司喷油车间喷油工。2015年1月29日,甲方明辉耀荣公司与乙方田明辉就油房工作签订了期限为2015年4月1日至2016年3月31日的《油房承包合同》,约定乙方组织油房所需要的熟练工人按甲方要求完成油房工作任务,甲方按时支付乙方每月承包费1万元,并约定春节工厂放假按天计算承包费。2016年4月15日,双方再次签订期限为2016年4月1日至2016年6月31日的《油房承包合同》,将计费方案约定为每月保底费5000元加按完成喷油面积计算的计件费用。2016年5月31日,田明辉以明辉耀荣公司拖欠工资为由提出解除劳动合同。明辉耀荣公司2016年1月、2月工资表载有田明辉情况,2016年3月、4月工资表无田明辉情况。2016年5月12日,明辉耀荣公司出具《欠条》,记载“今欠到田明辉三月和四月喷油承包工资壹万伍仟肆佰贰拾元整”。明辉耀荣公司及田明辉均认可明辉耀荣公司已向田明辉支付《欠条》中所载欠款10000元,明辉耀荣公司亦表示同意支付《欠条》中的承包费5420元,并表示如根据《油房承包合同》约定,其应当支付田明辉2016年5月保底承包费,则其同意支付。田明辉2016年1月1日至2016年4月30日期间打卡记录显示其部分日期存在打卡一次的情况,明辉耀荣公司其他人员提交的打卡记录显示出勤当日打卡四次。田明辉提交的储蓄对账单记载其承包油房工作前的最高收入为5082元。田明辉主张入职时明辉耀荣公司收取其押金500元,明辉耀荣公司对此不予认可。田明辉表示2015年3月以前油房有五名工人干活,其承包后由其一个人干活,活多时请人一起干活。

2016年6月1日,田明辉向北京市丰台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本案前置仲裁申请,要求明辉耀荣公司支付押金500元、2015年12月至2016年5月期间工资29432元及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69090元。2016年10月31日,仲裁委员会作出京丰劳人仲字[2016]第3041号裁决书,认为依有据可查的事实,田明辉与明辉耀荣公司系承包关系,且未能举证证明明辉耀荣公司收取押金的事实,故驳回田明辉的各项仲裁请求。田明辉不服,起诉至法院。明辉耀荣公司表示同意仲裁裁决结果。

一审法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根据明辉耀荣公司与田明辉所签《油房承包合同》及其履行情况,明辉耀荣公司与田明辉于2015年4月1日至2016年6月31日期间为承包关系,故田明辉基于劳动关系要求明辉耀荣公司向其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缺乏依据,法院不予支持。田明辉未能举证证明明辉耀荣公司向其收取押金的事实,故其要求明辉耀荣公司支付押金的诉讼请求,证据不足,法院不予支持。根据田明辉提交的《欠条》以及双方2016年4月15日所签《油房承包合同》的约定,明辉耀荣公司应向田明辉支付2016年4月承包费5420元及2016年5月保底费5000元,明辉耀荣公司亦同意支付,故对田明辉相关诉讼请求,法院予以支持。综上,判决:1.北京明辉耀荣家具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支付田明辉2016年4月至2016年5月期间承包费10420元;2.驳回田明辉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院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未提交新证据。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审理过程中,明辉耀荣公司自愿申请撤回上诉。

本院认为,明辉耀荣公司虽然在本案审理期间提出撤回上诉的请求,但田明辉坚持提出上诉,故本院对本案应当继续审理并作出判决。根据明辉耀荣公司出具的《欠条》、双方签订的《油房承包合同》以及双方均认可的曾经支付过田明辉10000元的事实可以认定,明辉耀荣公司仍欠田明辉10420元工资尚未支付,故其应当补足上述款项。本案的另一争议焦点为双方自2015年4月1日至2016年3月31日签订《油房承包合同》期间,是否构成劳动关系。明辉耀荣公司主张双方在上述期间已经变更为承包关系,田明辉对此不予认可并主张双方仅是签订了内部承包合同,其与明辉耀荣公司之间依然存在劳动关系。虽然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应当签订书面的劳动合同,但是用人单位亦有权根据其自身状况,确定其经营管理与业务开展的具体形式。

本案中的《油房承包合同》条款表明,田明辉进行油房工作时所用的原材料是由明辉耀荣公司提供,田明辉需要按照明辉耀荣公司的要求完成工作任务,需要服从明辉耀荣公司管理人员的统一指挥、调配和检查,并遵守明辉耀荣公司制定的各项规章制度,并且特别规定,田明辉应当随叫随到,不到的话明辉耀荣公司有权进行处罚,如无事田明辉还需要服从明辉耀荣公司的其他安排。以上条款均表明,田明辉与明辉耀荣公司之间存在着一种支配与服从、管理和被管理的从属关系,此明显区别于平等民事主体之间签订的承包合同。虽然双方在第一份《油房承包合同》中约定,明辉耀荣公司需每月支付田明辉承包费10000元(包括补伙食、补工龄、尘补、房补等福利),在第二份《油房承包合同》中双方又约定,田明辉每月保底费为5000元另加计件费(按每完成喷油面积三百平方英尺计费22元整),但以上内容均属于田明辉具体劳动报酬的计算标准与计算方法,并且在第一份《油房承包合同》中还涉及到伙食、房补、工龄等原本应当在劳动合同中加以约定的事项,故双方签订的《油房承包合同》虽然表述记载有承包的字样,但是具有劳动合同的性质。明辉耀荣公司依据上述《油房承包合同》主张双方属于承包关系,本院不予采信。

因明辉耀荣公司与田明辉均具备法律、法规规定的劳动关系的主体资格,明辉耀荣公司制定的各项规章制度适用于田明辉,同时田明辉需要接受明辉耀荣公司的劳动管理,从事明辉耀荣公司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并且该项劳动属于明辉耀荣公司的业务组成部分,所以本院据此认定,双方在签订《油房承包合同》期间依然存在劳动关系。一审法院对此未予认定并驳回田明辉有关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的诉讼请求,有所不当,本院应予纠正。关于田明辉离职前12个月的平均工资标准,本院根据双方均认可的证据予以综合认定,田明辉于2008年3月18日入职,明辉耀荣公司并未及时足额支付田明辉的劳动报酬,故其应当根据法律规定向田明辉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55250元,田明辉未能举证证明明辉耀荣公司向其收取押金的事实,本院对其有关返还押金的上诉请求不予支持。综上所述,田明辉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七条、第九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2016)京0106民初26079号民事判决;

二、北京明辉耀荣家具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支付田明辉2016年4月至2016年5月期间的劳动报酬10420元;

三、北京明辉耀荣家具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支付田明辉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55250元;

四、驳回田明辉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北京明辉耀荣家具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卜晓飞

审判员  刘艳

审判员  王磊

二〇一七年五月四日

书记员  陈津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