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计经调岗转任人事,工作纰漏造成损失,公司能否要求赔偿?

案例简介

甲公司(甲方)与贺某(乙方)签订《劳动合同》,约定:乙方根据甲方工作需要,担任财务部会计岗位工作。关于双方劳动合同履行情况,甲公司主张贺某入职时为财务部会计,2016年3月公司总经理和贺某谈话,让其做人事专员,当时贺某是答应的;因贺某漏缴员工社保,给公司造成损失,公司于2016年5月16日与贺某解除劳动合同,并出示了报告书、违纪通知书、解除劳动合同书、员工终止任职表等予以佐证。现甲公司请求法院判决贺某赔偿甲公司损失6639.62元。
贺某主张双方约定的岗位是会计,后被调整为人事,劳动合同未进行任何变更,调整时贺某就跟负责人说没有从事过人事,无法办理人事社保的相关工作,负责人说无碍,也未进行岗前培训,现在出现社保漏缴等情况不是其责任。

一审法院认为:
双方所签订的劳动合同明确约定贺某的工作岗位为财务部会计,而非从事人事工作;在工作期间,甲公司将贺某工作岗位调整为具有较强专业性质的社保住房专员,但未对其进行相关岗前培训,即使甲公司所述损失事实成立,但其自身亦负有一定责任,故贺某无需承担赔偿责任。判决:驳回甲公司的诉讼请求。

二审法院认为:
甲公司录用贺某时,贺某的工作岗位为财务部会计,非社保专员岗位;后经双方协商,虽然贺某同意调整为社保专员岗位,但因从事社保类业务需要具有一定的专业知识,甲公司将贺某调整为从事社保业务,应当对贺某进行社保类业务培训,但诉讼中,甲公司未提供对贺某进行培训的相关证据,故贺某对社保业务不熟悉的责任在甲公司。另外,从甲公司提供的证据来看,贺某出现错误的原因是其对社保业务不熟悉,而非故意或严重失职,故甲公司要求贺某承担赔偿责任,没有相应依据。

案号
(2017)京03民终7851号
判决时间
2017年7月10日
判决原文

北京三杰圣一人力资源有限公司与贺宇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京03民终7851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北京三杰圣一人力资源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呼家楼(京广中心)商务楼07层05室。

法定代表人:李立新,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珣,女,北京三杰圣一人力资源有限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潘昌君,男,北京三杰圣一人力资源有限公司员工。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贺宇,女,1983年8月15日出生,住北京市西城区。

上诉人北京三杰圣一人力资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杰圣一公司)与被上诉人贺宇因劳动争议一案,不服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6)京0105民初6006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6月2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三杰圣一公司上诉请求:撤销原审法院判决,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上诉理由:1.贺宇从事社保专员一职,是双方充分沟通后进行了岗位调整,也对其进行了岗前培训,原审法院属于认定事实错误。2.原审法院过分保护了劳动者,忽略了用人单位的权益,违反公平原则。

贺宇坚持其在原审法院诉讼中的意见,未提出上诉。

三杰圣一公司在原审法院诉请:1.判决贺宇赔偿三杰圣一公司损失6639.62元;2.判决贺宇向三杰圣一公司赔礼道歉。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1、关于双方签订劳动合同情况,三杰圣一公司(甲方)与贺宇(乙方)签订《劳动合同》,约定:本合同期限自2015年12月10日至2017年12月9日;乙方根据甲方工作需要,担任财务部会计岗位工作。2、关于双方劳动合同履行情况,三杰圣一公司主张贺宇入职时为财务部会计,2016年3月公司总经理和贺宇谈话,让其做人事专员,当时听说贺宇是答应的;因贺宇漏缴员工社保,给公司造成损失,公司于2016年5月16日与贺宇解除劳动合同,并出示了报告书、违纪通知书、解除劳动合同书、员工终止任职表等予以佐证。贺宇主张双方约定的岗位是会计,后被调整为人事,劳动合同未进行任何变更,调整时其就跟负责人说没有从事过人事,无法办理人事社保的相关工作,负责人说无碍,也未进行岗前培训,现在出现社保漏缴等情况不是其责任。

原审法院判决认为:双方所签订的劳动合同明确约定贺宇的工作岗位为财务部会计,而非从事人事工作;在工作期间,三杰圣一公司将贺宇工作岗位调整为具有较强专业性质的社保住房专员,但未对其进行相关岗前培训,即使三杰圣一公司所述损失事实成立,但其自身亦负有一定责任,故贺宇无需承担赔偿责任。关于三杰圣一公司主张要求赔礼道歉之请求,不属劳动争议案件审理范围,本案不予处理。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北京三杰圣一人力资源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对证据的审核认定符合相关法律规定,据此认定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以上事实有当事人在二审期间的陈述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三杰圣一公司录用贺宇时,贺宇的工作岗位为财务部会计,非社保专员岗位;后经双方协商,虽然贺宇同意调整为社保专员岗位,但因从事社保类业务需要具有一定的专业知识,三杰圣一公司将贺宇调整为从事社保业务,应当对贺宇进行社保类业务培训,但诉讼中,三杰圣一公司未提供对贺宇进行培训的相关证据,故贺宇对社保业务不熟悉的责任在三杰圣一公司。另外,从三杰圣一公司提供的证据来看,贺宇出现错误的原因是其对社保业务不熟悉,而非故意或严重失职,故三杰圣一公司要求贺宇承担赔偿责任,没有相应依据。综上所述,三杰圣一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北京三杰圣一人力资源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解学锋

审判员  杜丽霞

代理审判员  霍思宇

二〇一七年七月十日

书记员  温宇辰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