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文化”可否作为解除劳动合同的依据?

案例简介

赵某在甲公司工作。甲公司在2015年10月19日群发给全体员工名为“企业文化价值观”的邮件,其中要求员工“正直务实、实事求是、敢作敢为,拒绝个人利益诱惑,诚信”。2017年4月28日,甲公司向全体员工发送母亲节活动的邮件,载明“将你们神圣的一票投给最有共鸣最走心的文案”。从赵某的微信聊天记录中可以看出赵某知晓其同事张某为其刷票200票。赵某的丈夫为赵某刷票1,000票。赵某在数个微信群中明确要求群友为其投票。甲公司员工手册规定“伪造单据、文件、意图骗取公司财物”属于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的行为,公司可随时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
甲公司于2017年5月27日以赵某违反员工应当遵守的诚信以及公司一贯倡导的“正直务实”价值观且存在意图骗取公司财物的行为为由,与赵某解除劳动合同。赵某申请仲裁,要求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仲裁支持了赵某的请求。甲公司不服,诉至法院。

法院认为:
甲公司作为一家互联网电子商务企业,“正直务实”应当是该类型企业应有的价值观,而且对于“正直务实”理应有着比传统行业更高的要求,所以甲公司在员工手册之外另行制订了“正直务实”的价值观以及违反该价值观后甲公司可以采取的处理措施等规定是企业自主用工权的体现,上述内容应当认定为甲公司的规章制度。甲公司决定在企业开展母亲节的相关活动,设立一等奖500元礼品,鼓励全体员工参与该企业文化的投票活动,同时防止作弊,明确规定每位员工只能投一票。赵某参加了甲公司开展的母亲节活动,为了获取价值高的礼品,赵某采用与正直务实的企业文化价值相背的手段,分别让其丈夫、同事刷票,一举使其获得大量投票数。赵某这种刷票行为,属于伪造企业单据、文件的行为,意图就是获取企业财产。甲公司为了严格执行企业各项规章制度,教育广大员工遵纪守章,杜绝弄虚作假的投票行为,对赵某严重违反企业规章制度和核心价值观的行为,决定解除双方劳动合同于法有据,不应承担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的法律责任。判决:甲公司无需支付赵某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案号
(2018)沪02民终1841号
判决时间
2018年5月7日
判决原文

赵君芬与上海中彦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沪02民终184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赵君芬,女,1989年3月29日出生,汉族,住贵州省。

委托诉讼代理人:鲁小良,北京市盈科(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中彦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原名上海中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崇明区。

法定代表人:葛永昌,首席执行官。

委托诉讼代理人:邢立人,北京观韬中茂(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赵君芬因与被上诉人上海中彦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彦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2017)沪0151民初821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2月8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赵君芬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中彦公司向赵君芬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78,549元;一、二审案件受理费由中彦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对于员工手册,中彦公司并没有在赵君芬入职的时候提供过纸质的员工手册,在赵君芬入职后,中彦公司也没有通知赵君芬已将员工手册发至内部通讯工具系统,赵君芬并不知道员工手册的内容,该员工手册对赵君芬不具有任何约束力。员工手册是中彦公司提供的格式文本,对于其中排除员工主要权利、加重员工责任、减轻公司责任和义务的条款应当属于无效。对于员工手册中公司可以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的约定,中彦公司并没有对赵君芬尽到提示、告知的义务,所以员工手册中明显加重员工责任、排除员工权利的条款对赵君芬也不具有任何约束力。赵君芬亲友帮其拉票不应认定为员工手册中“伪造单据、文件,意图骗取公司财物”的行为。中彦公司并没有明确禁止公司员工以外的人参与投票,也没有对投票方式有任何明确的限制,而且中彦公司行政人员已经明确告知赵君芬外部人员可以投票,所以拉票行为只是投票的一种方式,拉票也是有成本的,所得的投票结果都是真实的,不存在编造、捏造即不存在采取技术手段来造假,拉票不是伪造。对于员工手册中“伪造单据、文件,意图骗取公司财物”,应当以公司员工本人恶意伪造单据、文件,意图骗取公司重大财物才能称得上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公司设置的礼品不能完全等同于公司的财物,而且中彦公司的活动礼品价值极低,不能算作重大公司财物。赵君芬虽在微信聊天群内拉票,但对于其亲友拉票的行为并不知情,而且在知道后已经进行了有效地阻止,赵君芬在主客观上并不存在恶意伪造单据、文件,意图骗取公司财物的过错。中彦公司在制定活动规则时应当充分考虑到投票的方式,如果仅限于公司员工投票,则应当在活动规则中明确阐明,否则就应接受所有的投票结果。中彦公司在解除劳动合同后才通知工会,在解除劳动合同的程序上明显违法,一审法院认定本案合同解除程序合法,实属适用法律错误。

中彦公司辩称:中彦公司在2015年10月19日通过电子邮件群发给全体员工名为《返利企业文化价值观》的电子邮件,要求员工“正直务实:实事求是、敢作敢为,拒绝个人利益诱惑,诚信”。中彦公司在2017年5月10日再次通过电子邮件群发给全体员工名为《返利人的名义》,明确经公司调查后发现违纪行为中有知情不报者,视为违反公司的正直价值观,也会进行严格处理;对于有违纪行为的同事,经公司证实后有权立即进行曝光、单方解除劳动合同,并保留起诉员工赔偿的权利。上述电子邮件中的内容为中彦公司的规章制度,对赵君芬具有约束力。中彦公司向赵君芬发送相关电子邮件中明确了公司举行的母亲节活动规则:为公司全体员工参与,且每位员工只能投一票。从赵君芬的微信聊天记录、公证书中可以看到赵君芬在2017年5月11日就已经知道同事张钰坤为其刷票200票,张钰坤系在淘宝网上买票,而张钰坤和赵君芬是同部门同事。赵君芬在数个微信群中明确要求群友为其投票,并为此发送微信红包,微信聊天记录中还反映赵君芬丈夫为其刷了1,000票,一审庭审中赵君芬陈述该1,000票是通过向淘宝网上专门为他人提供投票服务的店铺支付费用后由该店铺帮助投票而得到的。赵君芬显然存在让不特定的大量社会人员刷票甚至存在买票的行为,让同事以外的人员进行上述行为已经违反了中彦公司举办母亲节活动由全体员工参与,且每人一票的投票规则,赵君芬的丈夫及同事在淘宝网上为其买票的行为更是严重违反了该投票规则。赵君芬的行为显然属于违反正直务实的价值观,严重影响中彦公司开展母亲节活动的初衷,中彦公司可以根据《返利人的名义》的电子邮件规定的相关条款单方解除与赵君芬的劳动合同。同时,中彦公司的员工手册也规定了伪造单据、文件,意图骗取公司财物的行为属于严重违纪行为,公司可以单方解除劳动合同。中彦公司是互联网企业,基本实现了无纸化办公,平时的考勤、请假申请、工资以及规章制度的查看、相关文件申报、审批等全都是通过电子数据、电子文件进行的。因此,公司规定的伪造单据、文件当然包含了伪造电子数据、电子文件,而不仅仅指狭义的书面文件。中彦公司虽没有成立工会,但还是在2017年6月2日将该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送达了上海市徐汇区漕河泾街道总工会,履行了解除员工劳动合同通知工会的义务。

中彦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中彦公司无需支付赵君芬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78,549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赵君芬于2015年4月23日进入中彦公司工作,担任招商经理,双方签订劳动合同的期限为2015年4月23日至2018年6月30日,赵君芬每月工资8,000元,另有奖金。赵君芬离职前12个月平均工资为15,767.83元。中彦公司于2017年5月27日以赵君芬违反员工应当遵守的诚信以及公司一贯倡导的“正直务实”价值观且存在意图骗取公司财物的行为为由,与赵君芬解除劳动合同。赵君芬工作至2017年5月27日。赵君芬于2017年6月20日向上海市徐汇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中彦公司支付赵君芬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78,549元。该委裁决中彦公司支付赵君芬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78,549元。中彦公司不服仲裁裁决,诉至一审法院。

中彦公司在2015年10月19日通过电子邮件群发给全体员工名为“返利企业文化价值观”的电子邮件,该邮件内容中要求员工“正直务实、实事求是、敢作敢为,拒绝个人利益诱惑,诚信”。2017年4月28日,中彦公司通过群发电子邮件的方式向全体员工发送名为“我想大声告诉您,我的超人妈妈”母亲节活动的电子邮件,该邮件载明“本次活动的最终胜利者全权交给宝宝们来决定,将你们神圣的一票投给最有共鸣最走心的文案”,“所有奖项都会寄到妈妈的手中,寄去返利er的孝心和返利大家庭的诚意”,“一等奖(1名)500元左右礼品”等。2017年5月9日,中彦公司在活动微信投票通道中写明“最走心的文案靠返利er来决定”,“大家为你们最心仪最有共鸣的文案投上神圣的一票”,“投票截止时间为2017年5月12日00:00,请所有返利er踊跃参与”。2017年5月11日中彦公司在该活动微信投票通道上再次写明“感恩各位返利宝宝们的支持”,“有宝宝问第一期投过票了,那第二弹的我也想投票可以投吗?答:当然可以啦!但是每个推送文只能投一票哦”,“请所有返利er踊跃参与”。

赵君芬的微信聊天记录中可以看到赵君芬知晓其同事张钰坤为其刷票200票,张钰坤系在淘宝上买票。赵君芬的丈夫为赵君芬刷票1,000票。赵君芬在数个微信群中明确要求群友为其投票。

中彦公司员工手册第七章第十二项“伪造单据、文件、意图骗取公司财物”属于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的行为,公司可随时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

一审审理中,赵君芬表示其丈夫为其刷的1,000票是通过向淘宝上专门为他人提供投票服务的店铺支付费用后,由该店铺帮助投票而得,但自己未授意任何人刷票,且是行政人员告诉自己可以通过外部人员投票后,才转发朋友圈。

一审法院认为:中彦公司作为一家互联网电子商务企业,“正直务实”应当是该类型企业应有的价值观,而且对于“正直务实”理应有着比传统行业更高的要求,所以中彦公司在员工手册之外另行制订了“正直务实”的价值观以及违反该价值观后中彦公司可以采取的处理措施等规定是企业自主用工权的体现,上述内容应当认定为中彦公司的规章制度。中彦公司以员工手册的方式将相关规章制度通知赵君芬,还通过名为“返利企业文化价值观”、“返利人的名义”的电子邮件将上述“正直务实”价值观的内容也送达了赵君芬,因此上述规章对赵君芬具有约束力。中彦公司在2017年5月举办了“母亲节投票活动”,从中彦公司发送的“我想大声告诉您”母亲节活动的电子邮件、中彦公司设置的微信投票通道中的文字内容来看,很明确规定了该活动的规则为中彦公司全体员工参与投票,每位员工只能投一票,获奖者将获得相应的奖品。上述规则也已通过电子邮件、微信投票通道等方式通知到了赵君芬,赵君芬理应知晓该规则。通过赵君芬的微信聊天记录、赵君芬庭审陈述、中彦公司提供的公证书以及员工手册来看,赵君芬在参与母亲节活动的过程中存在着向同事以外的人员进行拉票以及其丈夫、同事在淘宝网为其买票的行为,这些行为导致赵君芬获得的票数大幅度地超过了中彦公司的员工人数。中彦公司举行母亲节活动是为了建设企业文化的需要,而企业文化建设也是企业生产经营的重要组成部分,赵君芬的上述行为显然破坏了该活动的初衷,违反了中彦公司母亲节活动中“全体员工参与,且每人一票”的投票规则以及中彦公司“正直务实”价值观,亦是属于“伪造单据、文件,意图骗取公司财物”的行为,因此,中彦公司在2017年5月27日以赵君芬违反员工应当遵守的诚信以及一贯倡导的“正直务实”价值观且存在骗取公司财物的行为为由,单方解除和赵君芬的劳动合同的行为,符合中彦公司“正直务实”的价值观之规定以及员工手册的相关规定,且中彦公司在2017年6月2日已经将该解除以EMS方式送达了漕河泾街道总工会。综上,中彦公司的该解除行为属于合法解除。庭审中赵君芬提出的该解除所依据的“正直务实”价值观不属于中彦公司的规章制度且未能通知赵君芬,赵君芬不存在违反母亲节活动投票规则的行为,不存在违反“正直务实”价值观及《员工手册》相关规定的行为且该解除未能提前通知工会的抗辩理由,并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采纳。据此判决:上海中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无需支付赵君芬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78,549元。

经本院审理查明,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属实。

本院另查明:中彦公司在一审法院作出判决之后,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批准,企业名称变更为上海中彦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本院认为:企业文化是在一定条件下,企业生产经营和管理活动中所创造的具有该企业特色的精神财富和物质形态。它包括文化观念、价值观念、企业精神、道德规范、行为准则、企业制度等,其中价值观是企业的核心。企业文化是推动企业发展的不竭动力,是企业个性化的根本体现,也是企业生存、竞争和发展的灵魂。中彦公司倡导员工树立正直务实、实事求是、诚实信用的价值观并将该价值观作为员工的行为准则,要求员工贯彻执行。中彦公司为了丰富员工文化生活,决定在企业开展母亲节的相关活动,设立一等奖500元礼品,鼓励全体员工参与该企业文化的投票活动,同时防止作弊,提高大众认可的公平性,明确规定每位员工只能投一票。赵君芬参加了中彦公司开展的母亲节活动,为了获取价值高的礼品,赵君芬采用与正直务实的企业文化价值相背的手段,分别让其丈夫、同事刷票,一举使其获得大量投票数。赵君芬这种刷票行为,属于伪造企业单据、文件的行为,意图就是获取企业财产。中彦公司为了严格执行企业各项规章制度,教育广大员工遵纪守章,杜绝弄虚作假的投票行为,对赵君芬严重违反企业规章制度和核心价值观的行为,决定解除双方劳动合同于法有据,不应承担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的法律责任。赵君芬在仲裁、一审审理中,都认可中彦公司员工手册的真实性,并未提出过中彦公司在开展母亲节活动之后才告诉赵君芬员工手册的内容,现赵君芬认为中彦公司没有履行告知员工手册的义务,从而否定员工手册对其具有的约束力,赵君芬该诉称意见缺乏依据,本院不予采纳。中彦公司虽在与赵君芬解除劳动合同前没有将该解除决定通知工会,但在起诉前已经补正通知工会的程序,根据司法解释规定,中彦公司上述补正行为视为履行了通知工会的义务。赵君芬诉称中彦公司解除劳动合同程序违法,本院不予采信。赵君芬上诉称中彦公司行政人员告知其外部人员可以参与投票活动,故其拉票行为并未损害中彦公司利益,但该行政人员既不是中彦公司领导,也未经中彦公司授权可以代表企业对此次活动规则作出解释,该行政人员表述并不能反映中彦公司真实意思表示。中彦公司在一审法院判决之后改变了企业名称,故对一审判决主文中关涉中彦公司名称的内容应作相应变更。综上所述,赵君芬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变更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2017)沪0151民初8219号民事判决主文上海中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无需支付赵君芬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78,549元,为上海中彦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无需支付赵君芬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78,549元。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共计人民币20元,由上诉人赵君芬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法官助理  周嫣

审判长  王安

审判员  姜婷

审判员  易苏苏

二〇一八年五月七日

书记员  储继波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